132、不会说话就闭嘴(一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上次大家一起吃饭是结婚第一天,当时在场的还有傅督军的四位姨太太。但那是为了给两位新人认人,以后除非是什么特殊的日子或者傅督军傅夫人特意吩咐,那四位基本上都不会在前院出现了。如此一家子也还是坐了两桌。

    傅凤城冷飒还有傅钰城郑缨两对新婚夫妇与傅督军和傅夫人坐了一桌,剩下的人又分别坐了一桌。

    饭桌上也是一片静悄悄的,很有些食不言寝不语的意思。

    冷飒觉得这顿饭吃的有些无趣还有些压抑,瞥了一眼另一边同样静悄悄的偏厅,觉得其他人的感觉应该也跟她差不多。

    等到傅督军放下了碗筷,其他人也才跟着放了下来。

    傅督军却并没有急着离席,而是看了一眼坐在傅凤城身边的冷飒,“老大媳妇这是要去上学了?”

    冷飒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校服点了点头,在一屋子衣着精致华丽的女眷中,她这一身校服还是挺显眼的。幸好她也不孤单,另一边还有傅安妮和傅扬城陪她呢。

    “着急么?”傅督军问道。

    冷飒知道傅督军怕是有事情要说,看了看时间摇头,“不着急。”

    傅家吃早饭的事情很早,毕竟傅督军和傅凤城原本都是时间相当规律且有正事在身的人,每天起床出门的时间都很早。

    而大学的上课时间,相对来说还是比较晚的。

    傅督军点点头,“行,那就在这儿把事情说了吧。”傅督军显然是懒得换地方,挥挥手示意佣人把桌子收拾干净了,也让在偏厅吃饭的人都过来。

    坐在另一边的几个人明显不知道傅督军有什么事要说,都是一脸茫然。傅凤城神色平静如水,看不出任何情绪,也没有丝毫意外之色。显然无论傅督军说什么,他都不关心。

    傅督军扫了众人一眼,才开口道,“老大和老四都结婚了,如今咱们家里除了几个小的婚姻大事也就都办完了。夫人跟我商量过,老四两口子学校原本都还有课要上,但是如今…就都先暂时休学吧。老四从明天起去军中,先跟着…先跟着姚观。至于老四媳妇,就夫人看着办吧。”

    傅督军本身虽然不是不懂文墨的粗人,但是他自己也没有上过大学。

    到了他们这样的身份地位也不认为一个大学文凭算什么重要的事情,正相反傅督军非常不满意傅钰城这些年在学校受的教育,他本身就已经打算将傅钰城扔到军中好好打磨了,休学自然不是什么大事。

    “是,爹。”傅钰城和郑缨齐声应道。

    其他人看着傅督军的眼神都有些疑惑,这些跟他们有什么关系?

    “老大。”傅督军目光看向傅凤城。

    傅凤城神色平静点了下头,傅督军点了点冷飒的位置,“你媳妇都还知道要念书,你也别整天给我在家里待着。既然不去军中了……”傅督军微微眯眼,思索了片刻道:“那就先去……”

    众人都不由自主地盯着傅督军,傅钰城的心更是已经提起来了。生怕傅督军一个偏心又把傅凤城给塞进了哪个实权部门,却不想不等傅督军的话说完就听傅凤城淡淡道,“不去。”

    傅督军的话顿时堵在了嗓子眼里,怒瞪着傅凤城道:“老子还没说去哪儿你就不去?!”

    傅凤城道:“哪儿都不去。”

    “……”傅督军顿时气得直喘气,指着傅凤城道,“混账!你还想一直躲在家里让老子养你不成?!”

    傅凤城不以为然,淡淡道:“你什么时候养过我?”

    傅督军想吐血。

    傅大少生来就是天之骄子,早些年傅督军在外面打天下一年也见不到儿子两面。

    傅大少还没满月就被傅老夫人抱到身边抚养,傅老太爷和傅老夫人家底丰厚儿子有本事不差钱,在吃穿用度上从来不会亏钱孙儿。可以说傅凤城小时候物质生活绝对过得比傅督军自己小时候还金贵。

    九岁以后被送出国去,虽然傅督军按时让人去探望送生活费打点日常生活,但是傅老太爷和傅老夫人比他更爱送钱。毕竟傅督军有一群姨太太和儿女,傅老太爷和傅老夫人却只看重这一个远在国外的孙儿,老人表达喜爱的方式就是送钱。

    而那些年傅凤城在国外送回来的东西的价值也远超过傅督军给予他的。

    等到傅凤城回国之后,虽然才十六岁傅督军却已经发现自己压根管不了这个儿子了。但是对此他并不生气,儿子越出息他越高兴,只是这混账有时候说话太气人了。

    而现在……傅欠债六百万督军,可能确实养不起这个儿子。

    “大哥,你怎么这么跟爹说话?”傅钰城突然开口,“爹也是为了你好,就算你现在……”

    “老四。”傅凤城淡淡道,“你如果学不会好好说话就闭嘴。”

    傅钰城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傅夫人脸色也是一沉,“凤城,钰儿是你弟弟!你就是这么对你弟弟的?是不是连我这个做娘的你也不放在眼里了?”

    傅凤城仿佛没有听到傅夫人的话,盯着傅钰城冷声道,“让你去军中是磨炼性情能力的,不是让你去教人勾心斗角耍嘴皮子的。对我有不满就直接说出来,学女人挑拨离间上眼药,你真是出息了。”

    “咳咳。”冷飒轻咳了一声,低声问道,“大少对女人有什么不满?”

    傅凤城沉默了一下,同样压低了声音回道,“夫人误会了,我是说他连上眼药都学艺不精。”

    “……”你们特么当旁边的人都是聋子吗?

    “你!”傅钰城一张俊脸涨得通红,当着这么多兄弟姐妹还有自己父母妻子的面被傅凤城这么嘲讽,傅钰城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当然了,他更想要扑过去掐死傅凤城。

    “够了!”傅夫人神色冰冷地盯着傅凤城,“钰儿年纪小,你身为兄长理应好好教导,这么羞辱他是你们身为兄嫂应该做的事情吗?”

    冷飒委屈地眨了眨眼睛,她没有羞辱傅钰城傅夫人对儿子不满为什么要带上她?

    傅凤城微微挑眉,“母亲想要我教导他?”

    “……”傅夫人沉默了片刻,才冷笑一声,“是我忘了,他资质不足哪里配让你教导。”

    冷飒在心中叹了口气,傅夫人还真是防备着傅凤城啊。竟然是丝毫让傅钰城落到傅凤城手里的危险都不敢冒,难不成她真的笃定傅凤城会整死傅钰城?

    不会吧?傅凤城真想要弄死傅钰城哪里用得着等到现在啊。

    碰!

    傅督军一拍桌面,震得桌上的茶杯都跳了跳,“你们当我不存在吗?!”

    站在一边的傅应城等人连忙低下头心中暗暗叫苦,每次都是这样这大房母子两个斗法,他们全都是炮灰。

    别的大户人家是嫡系和庶子偏房斗,到了他们家倒好,嫡系母子俩就先不对付了。

    傅夫人轻哼了一声,“督军,横竖凤城也不是我带大的,我是管不了他了。我就想问问,他这样羞辱弟弟是咱们傅家的规矩?”

    “……”我特么难道能说我觉得他说的没错?

    傅督军扫了傅凤城一眼,“老大,老四不是小孩子了,别当着他媳妇的面说这些。”男人都是要面子的嘛。

    说完傅督军话锋一转,目光落到傅钰城的身上。傅钰城心中一跳,“爹……”

    傅督军淡淡道:“以后好好说话,我傅政的儿子没有学那些不入流的阴私手段的。”

    傅钰城只觉得眼睛都要红了,他爹还不如不开口呢!这跟傅凤城说得有什么区别?就是说他学那些不入流的手段给傅凤城上眼药吗?

    傅钰城气得心脏都要炸开了,他不懂到底是为什么?

    傅凤城在他爹面前从来都是毫无礼数随意顶撞,他爹经常被气得七窍生烟骂傅凤城混账不孝的时候不在少数。他说话婉转一些礼貌一些,他爹又嫌他不入流?难不成他也要学傅凤城那样说话?

    说到底,还是偏心!

    傅夫人更是气得铁色铁青,“督军!”

    傅督军扭头看着她,傅夫人紧紧拽着手中的帕子盯着傅督军,“钰儿做了什么你就要这样说他?这是做爹的该对儿子说的话么?他要是真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错事,你还不如直接打死他!督军这样说,是说我…教子无方么?”

    傅督军看着傅夫人这副模样就觉得头痛,但是傅夫人对傅钰城明显的偏袒也让傅督军非常不悦,“夫人的意思是,我不能管教自己的儿子?”

    傅夫人不由得一怔,“我不是这个意思……”

    “夫人嫌我说他说重了,我骂老大的时候你怎么不开口?”

    傅督军不是什么感情细腻的人,但是至少他还是知道他骂傅凤城的时间绝对比骂傅钰城要多得多。可从来没见过傅夫人为大儿子说过一句话,“方才老大如果不打断他,他想说什么?”傅督军冷冷问道。

    傅夫人哑然,傅督军扫了傅钰城一眼,“告状,上眼药,往人伤口上戳,夫人就是教他这么当弟弟的?”

    傅夫人身体晃了晃,撑着桌面才站稳了。

    大厅里一片沉默。

    傅督军轻哼了一声,看向傅凤城,“老大,你既然不肯听我安排,你想做什么?”

    “前两天跟宋朗谈了一点事情,还没定。”傅凤城淡然道。

    “宋野的儿子?”傅督军心中一动,想了想道:“算了,既然这样你自己看着办吧。”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