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滚出去!(一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傅钰城和郑缨坐在傅凤城的书房里,兰静将两人请进去连茶都没有上一杯就退出去了。倒不是兰静不知道待客之道,而是在京城读书的时候被各种皇室秘闻宫斗情节洗过脑的兰静担心郑缨肚子里的孩子,觉得还是什么都不要上更安全一些。

    傅钰城握着郑缨的手坐在沙发上,一边打量着整个书房。

    傅钰城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的,但是他也确实极少来这个地方依然感到十分陌生。

    傅凤城的书房很大是两间房打通的,带着几分古朴意味的书房里整整两面墙都是各种书籍和文件。一张巨大的实木雕花大桌放在书墙前面,桌上还摆着一盏台灯一部电话和各种文具文件书籍。

    他们坐着的一组沙发和茶几跟卧室外间的摆设相差无几,显然是用来接待客人说话的地方,不过傅凤城常年不在家自然也没什么客人来。

    郑缨却是第一次来这里,打量着书房的目光有几分好奇也有带着几分比较。

    不得不说傅凤城的院子里跟傅钰城截然不同,即便是有冷飒兰静三人布置傅凤城这座院子除了大几乎没什么优点了。傅钰城的院子却是傅夫人亲自布置的,处处精细雅致,即便是郑缨这样早就习惯了住别墅的人也丝毫不觉得有不方便和不习惯的地方。

    傅钰城的书房也跟傅凤城的完全不一样。

    没这么大,虽然也放了不少书但是郑缨看得出来那些书真的只是放着而已。

    “大少,少夫人。”门外传来了兰静的声音,“四少爷和四少夫人在里面。”

    冷飒推着傅凤城从外面走了进来,傅凤城院子里所有房间的门槛都早就被拆掉了,进出房间自然也完全不费力气。

    “大哥。”坐在沙发里的两人连忙站起身来,“…大嫂。”傅钰城看了冷飒一眼,还是有些勉强地叫了一声。

    傅凤城平静地点了下头,“坐。”

    “谢谢大哥。”

    冷飒推着傅凤城走到沙发旁边停下,对望着自己的两人笑了笑,“你们聊,不用管我。”就转身走向了旁边的书墙。

    看着傅凤城这一屋子的书,冷飒突然觉得其实也不是不能接受在书房的墙壁上打一个暗门的事情了。毕竟这么多的书而且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很难买到的古籍真本,确实是很让人垂涎啊。

    哦,不要误会。

    冷爷并不是爱书如命真的打算将这两面墙的书都一一拜读。只是纯粹的羡慕有这么多书的傅凤城而已,就像是很多人看见书就想买但是未必真的想读,毕竟…买书如山倒,读书如抽丝啊。

    我都花了这么多钱和力气买了,为什么还要花力气去读?

    不过这会儿她也没什么兴趣和傅钰城夫妻俩在那里大眼瞪小眼,从书架上抽了一本先前教授推荐过的书,就坐在书桌后面的椅子里低头翻看起来了。

    傅钰城盯着她这一番举动眉头紧皱,直到冷飒坐下看书仿佛真的完全没有理会他们的意思这才收回了视线看向傅凤城。

    傅凤城神情淡定如故,似乎也没有觉得冷飒这样做有什么问题,更没有让冷飒回避的意思。傅钰城和郑缨都心知肚明,傅凤城并不打算单独跟他们聊,也不打算瞒着冷飒这些事情。

    两人对视了一眼都在对方眼底看到了困惑的神色,傅凤城和冷飒的关系有这么好吗?

    见两人不说话,傅凤城微微皱眉,“有事?”

    提起正事两人立刻放开了心中的杂念,郑缨垂眸不语,傅钰城沉声道:“大哥,我们…是为了薛斌的事来的。”

    傅凤城神情淡漠地看着他,“你想说什么?”

    傅钰城顿了一顿,深吸了一口气,“大哥,薛斌毕竟是阿缨的舅舅,请你高抬贵手放他一马。”如果不是已经试过了所有能用的法子除了去求傅督军,傅钰城是绝不会来找傅凤城的。

    在找傅督军帮忙和找傅凤城谈判之间,傅钰城艰难地选择了后者。

    “薛斌?我为什么要放过他?”傅凤城并不遮遮掩掩,相当爽快地就承认了薛斌的事情与自己有关。

    傅钰城咬牙,“大哥,公报私仇有意思么?薛斌就算得罪了你,他毕竟是阿缨的亲舅舅,都是一家人你弄成这样,让外人怎么看?”

    “一家人?”对上傅凤城的眼神,傅钰城有些不自在地移开了眼睛。他说薛斌跟他们是一家人,但是傅凤城是他的亲哥哥,他也没有放过傅凤城又怎么好意思请傅凤城放过薛斌呢?

    但是他却不得不说,“大哥,爹不许别人将那批货的事情传出去,外人什么都不知道。在他们眼里,薛斌没有得罪过你。”

    在外人眼中,傅凤城手伸得那么长去收拾一个远在洛州的海关署次长,如果薛斌没有得罪过傅凤城那就只能是因为傅钰城了。

    “所以?”傅凤城问道。

    傅钰城忍着气,“这次的事情本就是个意外,更何况…爹已经对你从轻发落了,你转过头来就对付薛斌,是对爹的处置有什么不满吗?”

    书房里一片恍如凝滞的沉默,就连坐在书桌后面看书的冷飒翻书的手都顿住了抬头看了傅钰城一眼。

    书房里突然响起了一声低沉的笑声,傅凤城微微眯眼打量着眼前这个他同父同母的亲弟弟,“你在…威胁我?”

    傅钰城刚要回话,就被旁边的郑缨拉住了。

    郑缨轻声说,“大哥,钰城不是这个意思。我们真的只是想请大哥高抬贵手放过我舅舅。这次的事情着实是个意外,我舅舅绝没有想要害大哥的意思他根本不知道那批货是大哥的,只是因为那批货事关重大他、他胆子小,才急急匆匆上报的。”

    傅钰城脸色微沉,郑缨在傅凤城面前如此放低姿态让他心情十分不爽。

    本来就是傅凤城的错,私自购买制造武器的生产设备这种事情放在哪里不是大罪?现在弄得倒像是他们对不起他似的,凭什么?

    傅凤城淡淡道:“他并没有做错。”错的是卫长修,散漫惯了才敢直接过海关还让人给扣了。

    郑缨原本准备了一堆的话顿时被堵住了喉咙里,人家如此的通情达理,她一时间倒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傅钰城有些不耐烦地靠进了沙发里,瞪着傅凤城沉声道,“你想怎么样?直说吧!”

    傅凤城轻笑了一声,“出去。”

    “什么?”傅钰城一愣,险些以为自己是耳朵不好听错了,傅凤城竟然什么都不说直接赶他走?这就是没得谈的意思了?

    “傅凤城!你别欺人太甚!”傅钰城猛地站起身来,“大不了让所有人来评评理!我倒要看看这件事到底是谁理亏!”

    一瞬间傅钰城心中恶念丛生,他是真的很想公布傅凤城被夺职的真正原因,让所有人都来看看傅凤城到底都做了些什么。这种冲动在一瞬间甚至盖过了傅督军的警告,哪怕就是被爹重重责罚他也不能让傅凤城好过!

    傅凤城并不着急,“如果母亲只教了你这些,那就滚出去。”

    “傅凤城!”傅钰城气得涨红了脸,忍不住上前两步朝傅凤城而去。其实这一刻他并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只是不由自主地就那么做了。

    “嗖!”

    “啪!”

    一道残影掠过,划过了大半个书房之后糊到了傅钰城的脸上。

    傅钰城只觉得脸和鼻子一瞬间剧烈地疼痛,有些呆滞地伸手接住了从自己脸上掉下来的东西。

    是一本书。

    一本硬封描金看起来价值不菲的书,当然这本书虽然不算厚但是总量却不轻。

    一滴鼻血滴落在了被傅钰城接在手里的书封面上。

    冷飒对上书房里齐刷刷落到自己身上的三双眼睛有些无辜地眨了眨眼睛,“啊,抱歉,条件反射。”

    她真的不是想救傅凤城,傅凤城那货哪儿需要她来救啊?就算坐在轮椅上,要收拾傅钰城只怕也不是什么麻烦事。

    所以她也不知道她拿在手里正在看的书为什么会飞到傅钰城的脸上去,只能说傅钰城那张脸实在是太招人恨了。

    “冷明玥!”傅钰城紧紧地抓着手里的书,咬牙切齿。

    “钰城!”郑缨也回过神来了,连忙站起身来有些艰难地走到傅钰城跟前去查看他的伤。只是她如今怀着身孕,淡淡的血腥味让她很不舒服。

    “叫大嫂。”

    “叫大嫂!”

    两个声音同时在书房里响起,冷飒有些意外地看了傅凤城一眼,傅凤城眼神还是冷飕飕的看不出来在想些什么。

    冷飒站起身来走到三人跟前,扫了一眼傅钰城狼狈的模样在心里幸灾乐祸的啧了一声,“礼貌呢,谁允许你叫我名字的?大少,你弟弟礼貌有待加强。”

    傅凤城微微点头,“夫人说得是,另外…他也是你弟弟。”

    冷飒扭头看了看正接过郑缨的手帕搽鼻血的傅钰城摇摇头,“我弟弟可不好当。”

    傅凤城想起冷峰和傅扬城对冷飒的敬畏,点头表示赞同。

    傅钰城哪里能想到自己认真地来找傅凤城谈判,竟然受到了对方这样的对待。傅钰城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但是对面两个人显然跟他的感受完全相反。

    郑缨也有些沉不住气了,咬牙道:“大哥如果不愿意网开一面就算了,何必还要这样…”

    哎呀,好像又要傅凤城背锅了啊。

    冷飒笑眯眯地看看傅凤城又看看郑缨和傅钰城并不打算做解释。

    傅凤城平静地道:“老四,别让我再说一遍,出去。”

    “你别后悔!”傅钰城哪里受得了这个气,冷哼了一声抛下这句话拉起郑缨就往外面走去。

    “唉,等等。”冷飒见状连忙开口。

    傅钰城回头冷冷地看着她,冷飒指了指还被他拿在手里的书,“书留下啊。”她才看了没几页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