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私产(二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夏天的白天长,回到傅家的时候天还亮着。冷飒先去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看看时间也不早了不用出门便穿着一件银灰色的居家服窝在沙发里给白曦几个一一打了个电话。这两天忙着适应新环境,险些把小伙伴儿们给忘了。

    今天出去玩了一圈回来,冷飒终于捡起了自己丢掉的良心给人拨电话了。

    要说嫁到傅家有什么好处,那就是傅凤城的房间里和书房里都有电话。冷飒暂时没有染指傅凤城的书房的意思,她自己的书房又还在装修中,于是冷飒就理所当然地霸占了卧室外间的电话。

    毫无意外地等到了白曦和安露西的一顿怒吼以表达对她好几天不打电话报平安的不满,白曦甚至夸张地表示她害怕冷飒在傅家被傅钰城和郑缨给害死了。

    对此冷飒表示白曦同学太夸张了,傅钰城和郑缨想要弄死她还差点火候呢。

    “好啦,好啦,我这不是忘了嘛。”冷飒连忙安抚电话对面的小暴龙。

    “忘了?!”白曦更加出离愤怒了。

    冷飒叹气,“曦曦同学,你动动脑子好伐?我昨天才刚回门呢,怎么可能今天就被人弄死了。”

    白曦理所当然地道:“就是因为你回过门了,所以别人才跟方便下手啊。”回过门了就是傅家的人了。

    “好吧。”冷飒耸耸肩,“说得直白一点,就他俩还弄不死我。”

    白曦顿了一下,“哦…我想起来了。”历时数日,白曦终于想起了冷飒那一日救她于危难的英勇事迹和飒爽英姿。

    这反射弧都可以绕地球一圈了。

    “好啦,我很快就会回学校了,咱们学校见。”冷飒笑着安抚道。

    “嗯。”白曦乖乖应道,“学校见!”

    “少夫人。”见她放下了电话,站在门外的袁映才走了进来。

    “有什么事吗?”

    袁映点点头,将手里抱着的一堆账册放到冷飒跟前,“这是顺伯让我给少夫人送过来的,顺伯说这些都是大少的产业,以后该交给少夫人来打理。少夫人马上要会学校了,如果方便的话他想请少夫人在回学校之前交接一下。”

    冷飒揉了揉额头,“还有这事儿啊,既然一直都是顺伯管着的,傅凤城也信任他……”

    冷飒是不太想管傅凤城的东西,之前那三十万她可以当成是傅凤城的投资和一部分日常费用,但是如果连傅凤城的私产都跟她掺和到一起将来会很麻烦。

    袁映也不奇怪她这反应,“顺伯说方便的话想见见少夫人。”

    “这有什么不方便的?请他过来便是。”虽然顺伯管着了傅凤城院子里的事务甚至他私人的财务,但这两天冷飒还真没见过这位几次。

    傅凤城院子里人少,顺伯又要管着一大堆私产,工作量确实已经远远超过了这个年纪的老人应该承受的了。

    袁映转身出去传话,不一会儿顺伯就走了进来。

    顺伯是一个已经年近花甲的老人,须发都已经花白背脊却挺得笔直。身形有些消瘦,眼神清晰还透着几分锐利。

    “少夫人。”

    冷飒含笑点点头,“顺伯,坐下说话。”

    顺伯谢过了,有些拘束地坐了下来。

    “这几天辛苦您了。”冷飒对顺伯说道,顺伯连连摆手,“少夫人言重了,都是…都是我们分内的事。承蒙大少爷信任,原本我这老头子也该多为大少做几年事情,只是…年纪越大就越昏聩,许多事情都力不从心了,只怕还要劳累少夫人。”

    冷飒一怔,“顺伯是要……”

    顺伯连忙摇头,“我以前侍候老太爷和老夫人,后来跟着大少爷,以后大少爷和大少夫人若是不嫌弃我这老头子,我还是想跟着两位的。只是这些生意上的事情我见识短实在是不擅长,年纪大了脑子也不灵活很是误事,还请少夫人见谅。”

    “顺伯言重了,这些年都辛苦你了。”冷飒道,“你的意思我知道了,不过这事儿我要先跟大少商量一下,你看咱们明天再说可好?”

    顺伯点头,“少夫人说得是。”

    也不耽搁,顺伯便起身告退了。

    冷飒看着他虽然背脊挺直却依然明显苍老的背影,也不由得轻叹了口气。

    这是一个跟他祖父一样从古旧走到现在的老人,只是她祖父还抱着自己那一堆老旧地规矩关起门来过自己的日子,这位老人家却不得不跟着时代变迁一路向前。

    他从小就是家仆,做了一辈子家仆已经年近花甲才又换了一个主子。

    但是这个小主子与他跟了一辈子的主子并不一样,他眼里并不当顺伯是下人而是一个员工,给了他自由身允许他随时可以离开,甚至因为信任他交付了他更多的权力和大量的产业。

    但是…顺伯却并没有因此而放松安心,反倒是会为了这样的变化感到不安。

    毫无疑问顺伯是很能干的,这几天无论冷飒有什么事情他都能以最快的速度安排地妥妥帖帖。但是他也确实很谨小慎微,即便是在冷飒这个才刚过门的少夫人面前也恭恭敬敬。

    他对傅凤城忠心耿耿是因为傅凤城是他跟了一辈子的两位老主人托付给他的,但是说到底他跟着傅凤城也不过才两三年而已。所以他会担心有一天自己老了没用了大少爷或者新的少夫人会不会将自己赶走?

    他没有妻子儿女,没有家人血亲,如果傅凤城不要他了他不知道自己能去哪里。

    因为这份担忧不安,他兢兢业业地打理着傅凤城交付给他的产业。在傅凤城结婚之后,立刻识趣的将自己手中的产业交出去,盼着少夫人看在他识趣的份上不要容不下他。

    这是一种被烙在身上一辈子即便是努力挣扎也除不尽的烙印和枷锁。

    冷飒将手中的账册放到一边忍不住轻叹了口气。

    “叹什么气?”傅凤城推着轮椅进来,看着歪在沙发上的冷飒问道。

    冷飒坐起身来微微挑眉,“你娘和弟弟没找你麻烦啊?”结婚才三天,傅钰城岳父的大舅子就出事儿了。而且不用想就知道是傅凤城动的手,傅夫人还罢了傅钰城能忍得住才是怪事。

    傅凤城淡然道:“夫人希望他们找我麻烦?”

    “我没有!怎么会?你别乱说啊。”冷氏否认三连。

    “呃,还是说正事吧,刚才顺伯过来跟我说……”不等她说完,傅凤城就道,“我知道,先前顺伯跟我说过。你若是不嫌麻烦接了就是,原本我也要找人替他,交给你也是名正言顺。”

    “我很忙的大爷。”

    傅凤城瞥了她一眼,“许兰静和袁映拿着我那么高的薪资,不是请回来当摆设的,你如果觉得人不够用还可以再找。我没有功夫打理那些产业,顺伯年事已高本就力不从心,这两年确实辛苦他了。”马上就要年过花甲的顺伯本来就该退休养老了,他却还一直在操劳。

    顺伯跟着老太爷和老夫人一直是管家里的事情的,旧时的人外面的生意自然有外庄管事去打理。不过傅凤城常年不在家也没有那么多心思打理这些东西就只能先劳烦顺伯了。原本打算这两年腾出手了再来料理,如今既然有了冷飒交给她也无不可。

    冷飒杵着下巴,“我明白了。”

    这些肯定不是傅凤城的全部产业,只是必须放在明面上的那一部分。毕竟谁都知道老太爷和老太太留给了他不少东西,如果什么都没有只会更惹人怀疑。

    所以,傅大少爷暗地里到底隐藏了多少东西谁也不得而知,难怪能一出手就是几百万眼睛眨都不眨一下呢。

    冷飒随手拿过账册翻了翻,“还真的挺不少。”不过她对当职业经理人不感兴趣。

    “每年净收益的一半归你。”

    冷飒的手刚好翻到账册最后面去年年终结算那一页,顺伯的帐做得非常干净,冷飒一眼就看到了账册上的数字。

    呃…其实也不是不可以。创业金不好赚呐。

    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是同意了,傅凤城微微点头还不忘提醒,“另外…提醒夫人一下,虽然夫人对这些不感兴趣,但是感兴趣的人还是很多的。”

    “……”你直说你娘想要这些东西我又不会抽你,这世上也没见过几个一心向挑起媳妇和亲娘不合的男人了。

    别的男人不在娘和媳妇之间两头受气搞的焦头烂额就该偷笑了,傅大少玩得就是高端!

    “大少,少夫人,四少和四少夫人求见!”门外,兰静清的声音传了进来。

    冷飒摸着下巴幸灾乐祸地看着傅大少,“哦呀,看来麻烦虽然会迟到但是不会消失啊。”

    傅凤城冷冷地扫了她一眼,“让他们去书房。”然后侧首对冷飒说,“夫人陪我一起去吧。”

    冷飒不乐意,“我为什么要去见那个傻叉?”

    “……”傅凤城无语,“你不想知道他们要说什么?”

    冷飒表示我不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