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回礼和报复?(一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少夫人。”冷飒坐在花园里悠闲地看着不远处正和傅钰城一起快步走进傅夫人的院子里的郑缨的背影,对她挺着个肚子还能如此脚下生风表示钦佩。

    回头看到明显是专门过来找自己的兰静,冷飒扬眉问道,“四少夫人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兰静看看四周,俯身靠近冷飒身边低声道:“四少夫人的舅舅被抓了。”

    “谁?”冷飒有些茫然,兰静的声音压得更低了,“就是那…洛州海关署次长的那个舅舅。”

    冷飒恍然大悟,再看向已经失去了两人身影的院门神情就变得有几分意味深长了。

    昨天才刚刚告发了傅凤城,今天就被抓了,这可真是巧了啊。

    冷飒站起身来拍拍自己的衣服,“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兰静眨了眨眼睛,“少夫人,咱们……”

    冷飒伸手一手捏住她的下巴一手按住她的头顶轻轻合上她还想要说话的小嘴儿,“别废话,这是别人的事儿,跟咱们没关系。”

    兰静了悟,“那少夫人…就不管了?”

    冷飒笑道:“当然不用管了,我们只要…看戏就好了。快回去吧,别耽误少夫人去看戏。”

    “哦。”兰静乖巧地点头转身走了,冷飒正要转身往傅夫人院子里去,就看到梁夫人带着梁娆迎面而来。

    梁夫人已经四十出头,长相端方有些微的富态,看上去倒是难得的和善,“大少夫人,没打扰你吧?”

    梁夫人身份特殊自然也不必那么顾忌傅夫人,别人不怎么敢接近冷飒她却没有这个顾虑。

    冷飒笑道,“夫人说笑了,我小名明玥,您叫我名字就好了。”

    梁夫人也不客气,“那好,我也不客气了。明玥,我听娆娆说她跟你很聊得来,这丫头爱胡闹让你见笑了。”

    “阿娆聪慧伶俐,怎么会是胡闹,夫人好福气。”

    梁夫人脸上笑容更甚了几分,原本她虽然不像许多人一样认为傅夫人不喜欢冷飒就是冷飒不好,但是多少也觉得这位少夫人只怕是有些不好接近。

    倒是没想到她不仅能跟自己女儿交好,言谈举止也毫无失礼之处跟没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当下笑容也更多了几分真诚,“不如咱们去那边坐坐?”

    “夫人请。”冷飒笑道。

    傅夫人看着傅钰城和郑缨急匆匆地进来不由得皱起了眉头,目光落在郑缨的身上好一会儿才慢慢移到傅钰城脸上,语气却十分平静,“这个时候你来这里做什么?不知道今天有贵客吗?”

    傅钰城有些不以为然,“娘,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就算有贵客又怎么了?难道我还不能见那些客人了?”

    傅夫人叹了口气,“行了,我不想听你这些歪理。说罢,到底有什么事?”

    傅夫人说这话,眼睛却是盯着郑缨的。

    郑缨心中不由得一跳,握了一下傅钰城拉着自己的手先一步开口,“娘,都是我不好,是我拉着钰城跟我一起来的。”

    “娘,我……”傅钰城连忙想要为郑缨辩解。

    傅夫人却并不想听他的辩解,“什么事让你这么着急?”

    郑缨红着眼睛,“娘,我舅舅今早被洛州警局的人给抓走了。”

    “什么?!”傅夫人显然也很是意外,厉声道。

    郑缨眼睫轻颤,“家里刚接到我舅妈从洛州打来的电话,我娘也吓坏了…我、我怕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这才找了钰城商量。”

    傅夫人定了定神,看着郑缨,“你舅舅…就是那个薛斌?”

    “是。”郑缨点头,“娘,我舅舅肯定是被冤枉的,他一向胆子不大怎么敢去做那些事情?而且…您不觉得这时间太巧了吗?”

    “你想说什么?”

    郑缨小声道:“娘,昨天才刚出了…大哥的事情,今天我舅舅就被抓了。这事儿会不会是大哥那边动的手脚?不是我小人之心,实在是……”

    傅夫人微闭着眼睛仿佛是在闭目养神,郑缨也不再说话和傅钰城站在一边等候着。

    他们都知道傅夫人自然不是真的在闭目养神,她只是在思考而已。

    傅钰城和郑缨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几分凝重。

    傅钰城的眼底还有几分懊悔和恼怒。

    他竟然还是小看了傅凤城,原本以为爹解除了他所有职务和权力,他就没办法再做什么了,却没有想到傅凤城的报复竟然来的这么快。

    丢掉一个海关署次长的位置不算什么,但是……如果这事情传了出去,以后的人想要跟着他做事或者与傅凤城为敌,只怕都要再三掂量了。

    不知过了多久,傅夫人才终于慢慢睁开了眼睛道:“我知道了。”

    两人都是一愣,傅钰城忍不住问,“娘,您……”

    傅夫人淡淡道:“现在我有事,郑家和薛家的事情下午再说。”扫了一眼站在傅钰城身边的郑缨,傅夫人有些意味深长地道:“阿缨,人最重要的就是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你明白么?”

    郑缨微微颤抖了一下,脸色有些苍白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娘。对不起,是我错了。”

    傅夫人点了点头,“你还年轻,一时间慌了手脚没什么,以后好好学就是了。”

    “是,娘。”郑缨乖巧地应道。

    傅钰城皱眉,“娘……”

    “行了,先出去我想休息一会儿,有什么事情下午再说!”傅夫人沉声道。

    傅钰城就算再迟钝这会儿也看出来傅夫人有些动怒了,也不敢再惹傅夫人生气只得有些讪讪地和郑缨一起退了出去。

    等到傅钰城两人退出去,傅夫人才对身边的人吩咐,“叫冯三过来。”

    “是,夫人。”

    不一会儿功夫,一个穿着傅家佣人衣裳长相平平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对着傅夫人恭敬地道:“夫人。”

    傅夫人沉声问道,“上次让你查的事情,查得如何了?”

    叫冯三的中年男人有些为难,傅夫人脸色微沉,“怎么?”

    “夫人恕罪,是我办事不利。”

    “查不出来?”傅夫人的脸色有些难看,她当然不相信傅凤城名下什么产业都没有,毕竟当年老太爷和老夫人留给他的遗产中就包括了不少产业。

    其中还有一个傅老夫人经营多年收益一直很好的五金制造厂。

    傅夫人并不知道傅老夫人有多少遗产,但是她知道傅老夫人那个厂子一年能赚多少钱。

    想到傅老夫人的偏心,傅夫人的脸色越发阴沉起来。

    冯三摇头,“倒也不是,只是……应该不是夫人想要知道的。”

    “说说看。”傅夫人道。

    “在南六省大少名下有三个工厂,都是老夫人和老太爷留下来的。原本还有五间银楼和一些铺子和地,不过这些银楼几年前被大少卖给卫家了。”

    “就这些?”傅夫人怀疑地道。

    冯三点头,“我们能查到的,南六省境内大少名下就这么多产业了。都是大少院子里的顺伯在打理,大少平时似乎不怎么管。收益…跟老夫人和老太爷在的时候也差不多,没什么特殊之处。”

    也就是说,如果夫人还怀疑大少有什么别的产业要么是隐秘到他们都查不到,要么就只能是在外省了。

    傅夫人锁紧了眉头,“你说…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冯三并不知道傅凤城被督军责罚的真相,自然也不明白傅夫人真正想问的是什么,只得道,“小的不知。”

    傅夫人摆摆手,示意他出去。

    冯三也不多话,恭敬地对傅夫人行了个礼就退了出去。

    大厅里,傅夫人却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这场宴会最后自然是宾主尽欢的结束了,送走了所有的宾客傅夫人就将傅钰城和郑缨叫到了自己跟前,至于冷飒只得到了一个淡淡地扫视示意她可以走了。

    冷飒也不在意,耸耸肩慢悠悠地回自己院里去了。

    她马上就要会学校上课了,哪里有功夫天天跟人勾心斗角耍心眼儿啊。

    回到院子里就看到傅凤城坐在她刚刚绑好的秋千下面看书。

    傅凤城听到脚步声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回来了?”

    冷飒走过去坐在秋千里,一边晃悠着一边打量着傅凤城。

    “夫人这么看着我做什么?”傅凤城扬眉。

    “听说你刚刚干了一件大事儿?”冷飒挑眉道。

    傅凤城的表情有些高深莫测,“我不太明白夫人的话是什么意思?”

    冷飒轻哼了一声,“不明白?郑家…啊,不,是薛家。”

    傅凤城闻言轻笑了一声,有些不以为然,“夫人说笑了,这算什么大事儿?”

    冷飒双眸紧紧地盯着她,“这么说,薛家的事情真的是你干的?”

    傅凤城撑着额头思索了一下,“我只是打了个电话建议洛州那边查查薛斌而已。”他没有让人抓人。

    冷飒嗤笑,“你都被夺职了,还能使唤洛州的人去查薛斌?大少能量惊人啊。”

    傅凤城微微勾唇,“夫人谬赞了。”

    冷飒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会这货了。

    俗话说会咬人的狗不叫,这位就是最真实的写照。

    你傅钰城气势汹汹地摆了他一道,人家表面上不说什么一转头就能送你一份大礼。

    “不过…话说回来,薛斌一个小小的海关署次长,你对付他也没什么意义吧?我还以为你会对郑涟下手呢。”

    “夫人想多了,郑涟毕竟是南六省正经的官员,没有做错事我怎么能随意动他?”

    “……”难道薛斌不正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