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出事!(二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郑缨从傅夫人和梁夫人说话的茶室里退了出来,忍不住松了口气。

    那位梁夫人看着性格直爽进退有度,但是偶尔打量着她的目光却让郑缨十分不舒服。

    这样的目光,这些日子郑缨已经感受过很多次了——那是轻蔑,嘲讽,不屑的目光。

    很多人即便是表面上对她和颜悦色甚至曲意奉承,转过脸在她看不见地地方依然对她不屑一顾轻蔑地撇嘴。

    就像是很多人,即便是明面上说风凉话笑话冷明玥连未婚夫都守不住,但她们最多也只是幸灾乐祸地嘲讽怜悯几句罢了,她们不会暗地里用看荡(河蟹)妇的眼神看冷明玥。

    郑缨神色有些黯然,她知道以后无论她表面上如何的风光得意,这名声和眼神都会跟着她很多年。

    但是…她不能后悔,她已经做出了选择就只能一直走下去。更何况,如果连表面的风光都没有了,像冷明玥那样守着傅凤城毫无指望地过日子,那她更加难以接受。

    转身走出了院子里,傅家面积庞大花园自然也不小,当年也是费了不少心思的。花园里自然风光秀美花木繁盛,比起皇家园林也丝毫不逊色。

    只是郑缨却没有心思欣赏眼前的美景,她也不敢走得太远了,以免傅夫人派人找她的时候找不到人。

    “少夫人,咱们回去歇一会儿吧?”春娟扶着郑缨小声说。

    郑缨摇摇头,指了指前方的凉亭,“我们过去坐一会儿。”

    看她这副模样,春娟忍不住抱怨,“大少夫人也太不负责任了,所有的事情都丢给您,自己也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

    她们家小姐挺着大肚子应付一大群宾客,还要在夫人身边倒茶递水,身体健康的大少夫人却半路上就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

    郑缨笑容有些苦涩,大少夫人可以随便走是因为她不在乎这些,她不打算跟这些贵妇们结交博取她们的好感,也不怕傅夫人不喜欢自己。

    但是她却不行啊。

    “行了,别胡说。大少夫人也是你能编排的?”郑缨低声道。

    春娟有些不服气,“本来就是啊,这种场合大少夫人也不说帮您担待一些。”

    冷明玥凭什么帮她担待呢?

    傅夫人的态度摆得明明白白,若不是怕外人说嘴这样的宴会只怕都不想让冷飒参加。

    这样的态度之下,那些有眼色的贵妇们又有几个会冒着让傅夫人不悦的风险去跟冷明玥结交?冷明玥显然也是很明白这个道理的,所以她全程旁观根本就不掺和这些。

    这样大家也就都不用为难了。

    “四少夫人。”两人才刚走进凉亭还没来得及坐下,身后就传来一个有些冷硬的女声。

    这声音郑缨第一次听到的时候就牢牢地记住了。毕竟这世上也没有几个女人的声音会如此理所当然的高傲冷硬强势了,以及那强势之中还夹夹杂着一丝独属于郑缨的轻蔑不屑。

    “朝阳公主。”郑缨转过身来,微笑着对走过来的萧南佳点了点头。

    萧南佳皱着眉头打量了她两眼,“你知道冷飒去哪里了么?”

    郑缨一愣,“公主找大嫂?大嫂之前出去就一直没回来,我也不知道她去哪儿了。”

    萧南佳有些不满地看了郑缨一眼,那眼神仿佛是在说“你怎么这么没用”。

    郑缨面带微笑看着萧南佳,仿佛丝毫没有发现她对自己的不屑。

    “大嫂或许是累了先回去休息了吧?公主若是有急事不妨派个人去大嫂院里问问?”

    萧南佳轻哼了一声,扫了郑缨一眼转身走了。

    “真不知道一个落魄公主,有什么可傲的!”看到郑缨受委屈,春娟忍不住小声嘟哝道。

    这年头除了真正无权无势的小老百姓,还真没多少人将皇室放在眼里。

    别说是公主了,就算是皇子如果不能继承皇位将来运气好能得个亲王位每个月领着固定的费用。但是内阁每年拨给皇室的费用是固定地,如果皇帝生得多了或者花得多了,每个人分到手的钱自然也就少了。

    至于公主,除了一个好听的名号和结婚的时候一笔嫁妆就什么都没有了。就连公主的封号和待遇,结婚之后也会被收回只保留一个公主的称号。

    就比如萧南佳,嫁人之后别人依然可以称呼她公主,但就没有朝阳两个字了。

    郑缨倒是神色平静,淡淡道:“别说了,让人听见不好,听说皇室有意跟张家联姻。”

    “是,少夫人。”

    “阿缨!”郑夫人身边跟着一个丫头急匆匆地过来,看到坐在凉亭里地郑缨顿时松了口气。

    “娘,怎么了?”

    郑夫人表情凝重,看了一眼四周见没有人经过,才拉着郑缨低声道,“阿缨,你舅舅出事了!”

    “舅舅?”郑缨一愣,这才反应过来郑夫人说的是谁。

    郑夫人本姓薛原本是出身南六省一个商人家庭,只是没想到嫁给郑缨的父亲郑涟以后丈夫竟然渐渐平步青云了。郑涟这些年仕途能够顺风顺水自然少不了薛家的相助,郑家起来之后郑涟也没有忘记提携自己的岳家。

    薛斌是郑夫人的大哥,能力也不差这些年渐渐也做到了海关署次长的位置,如果没有意外说不定这两年可以坐上海关署总长的位置。

    “舅舅出什么事了?”郑缨问道。

    郑夫人焦急地道,“刚刚春燕传来的消息,说…你舅舅被人给抓了。”

    “谁这么大的胆子敢随便抓人?”郑缨一时间脑子里有些混乱,看了一眼站在郑夫人身边的丫头,“春燕,你从头说!”

    春燕满脸茫然和惶恐,“小…小姐,我也不知道啊。就刚才舅太太打电话来…说一大早舅老爷就被突然闯进门的人给抓走了。”

    “什么人?”郑缨皱着眉头问道,对这丫头含糊的回答十分不满。

    春燕颤颤巍巍地说,“好像…好像说是警…警局的人。”

    海关署的办公地点并不在雍城,而是在靠近沿海有出海港口的江城和洛州各设有一个办事处,雍城的总署其实不管什么具体事务。

    薛斌就是主管洛州海关的次长,但即便是远在洛州谁不知道他是郑家的大舅子,无缘无故地洛州的警局怎么敢随便抓人?

    郑缨立刻就想起了昨天的事情,实在是太过巧合了。

    昨天薛斌才刚刚上告了傅凤城,今天就被抓了?

    郑夫人已经有些手足无措了,“阿缨,怎么办?我们去求求你婆婆吧?傅夫人一定有办法!”

    “娘!”郑缨连忙拉住郑夫人,“娘,你别急!咱们先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才好去找夫人说话啊。”

    郑夫人慌乱地点点头,“你说得对,你说得对!大嫂的电话里还说了什么?有没有说是为什么抓人?”

    春燕小声说,“那些人…说舅老爷私自扣押通关的货物,收受贿赂,还有…还有走私盈利。”

    “怎么会?大哥绝不会做这种事!”郑夫人顿时泪落如雨,拉着郑缨道,“阿缨,你一定要救你舅舅啊,他肯定是被人诬陷的!”

    郑缨心中却是一沉,她不知道其他罪名是真是假。但是……之前卫家的那批货,确实并非如舅舅对外说的那样觉得货物不对劲扣押检查,而是…故意为了找卫长修的麻烦才扣了他的货,发现那里面的东西不对劲纯粹是个意外。

    郑缨不知道,这种事薛斌到底是不是第一次做。

    如果…卫家死咬着这一条不放……

    郑缨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按理说傅凤城私下购买设备被罚了,傅督军却没有对帮他买东西运东西的卫长修做出任何表态,这明显不正常。

    难道只是因为卫家家大业大,傅督军不想得罪她?

    郑缨摇了摇头,不对。

    “阿缨?”郑夫人见郑缨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时不时摇摇头不知在想什么不由得有些急了,“你还在想什么呢?你舅舅……”

    郑缨皱了皱眉,“娘,我知道了!你让我想想啊。我爹知道这个消息了吗?”

    “已经派人去给你爹传话了,这会儿应该也知道了吧?”

    郑缨点点头,“知道了,您先别着急,我先去找钰城。”

    “不找傅夫人?”即便是郑夫人也知道,傅钰城如今手里也没什么实权,真正能说得上话的还是傅夫人。

    郑缨脸色微沉,“夫人现在在跟梁督帅的夫人说话,您让我这个时候进去跟她说这事儿?你放心,一时半会儿舅舅不会出事的,而且有钰城帮忙夫人那边也会好说话一些。”

    郑夫人也没有别的法子,只得叹了口气道:“好,听你的。快去吧,我还得回去见你爹,看看你爹打算怎么办。”说到这里郑夫人忍不住就红了眼睛,抹着眼泪,“好好的怎么就出了这事儿了呢?你舅舅肯定是被冤枉的!”

    郑夫人从小跟兄长关系就好,这会儿早就慌了神了。

    郑缨在心里叹了口气,抬手按了按额头强忍着头晕脑胀的感觉保持清醒。

    “娘,你放心吧。舅舅不会有事的。”郑缨看着郑夫人轻声道。

    话虽然这么说,不知怎么的郑缨的心情却越发阴沉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