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责罚(二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冷飒慢悠悠地往前院走去,一边盘算着到底是多大事儿能让傅督军大发雷霆。别看傅督军看上去像是脾气火爆的人,但到底什么时候是真的生气什么时候是做给人看的,还真不好说。

    至少一个真正脾气暴躁无法自制的人是无法白手起家打下这么大一片基业还能稳稳地守住这么多年的。

    书房门口比平时多了几个荷弹实枪的守卫。

    一看到朝书房走过来的冷飒,几双目光立刻齐刷刷地扫了过来。

    为了傅大少…的钱,冷爷真是付出良多。

    冷飒淡定地走到门口,“我能进去吗?”

    一个侍卫看了看冷飒,竟然也没有为难只是说,“少夫人请稍等。”就转身进书房去了。

    冷飒微微挑眉,看来事情不严重啊。

    片刻后,进去通报的人出来,恭敬地对冷飒点头,“少夫人,请。”

    “多谢。”

    冷飒走进书房,扑面而来的就是让人感到压抑的凝重气息。

    傅督军坐在书桌后面,光线有些暗淡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但是这个不包括冷飒,这一世依然拥有超强视力的冷飒清楚地看到傅督军的脸色相当得不好看,不过情况也比她想象中的要好很多了。

    冷飒看了看独自一人坐在左边的傅凤城,再看看坐在右边的傅夫人和站在傅夫人身边的傅钰城和郑缨,漫步走到了傅凤城身边。

    “爹。”

    傅督军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来干嘛了?”

    “顺伯说娘和弟妹都来了,我不出面不合适。”我就是来打个酱油,请无视我。

    傅督军没好气地道:“所以,你根本就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冷飒点头,“是。”她是真的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啊。

    傅督军冷哼了一声,看向傅凤城,“让他自己说。”

    “……”傅凤城当然不会自己说。

    但是对面却已经有人迫不及待了,傅钰城盯着冷飒,眼睛里有着几分幸灾乐祸,“大哥让人悄悄买了两条制造武器的生产线。”

    冷飒眨了眨眼睛,“那又怎么了?”

    傅钰城明显被噎了一下,一脸“女人头发长见识短”的表情瞪着冷飒。

    倒是旁边的郑缨温声细语地解释,“大嫂,无论在安夏还是南六省,私人制造武器……都是犯法的。”这年头毕竟局势还不稳,这些大杀器都是掌握在真正的当权者手里的。私人制造武器?不存在的。搞搞倒腾的生意或者从国外进口一点还可以,自己建厂制造那是想找死。

    傅钰城扭头看向傅督军,“爹,不是我故意找大哥麻烦。东西也是意外查到的,郑家一收到消息就立刻上报了,这事儿你总不能不管不问吧?”

    傅督军依然沉默着不说话,对面一直盯着傅凤城的傅夫人终于开口了,“凤城,你想做什么?”

    这话…更是诛心!

    你想做什么?

    你买武器生产线做什么?

    你私底下制造武器想要做什么?!

    傅夫人不开口则已,一开口轻描淡写地一句话却让直接将尖锐的问题摊到了所有人面前,傅凤城必须要给所有人一个说得过去的交代。

    傅凤城沉默不语,冷飒皱了皱眉想要开口,却被身边的傅凤城拉住了。

    傅凤城握着她的手轻轻用力捏了两下,冷飒了然这是示意她不要开口。

    冷飒低头看着傅凤城,傅凤城也正抬头看她,四目相对傅凤城眼中一片寂然。

    冷飒深吸了一口,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当自己是个毫无感情的木头杵在那里发呆。

    见傅凤城不答话,傅夫人秀眉紧锁眼中满是担忧,“督军,你怎么说?凤城虽是我的儿子,但这件事总要给大家一个交代吧?若是上行下效,以后这南六省谁还听傅家的?”

    傅督军深吸了一口气,“老大,回头写一份检讨书给我,解除所有军中的职务,三个月内,不得离开雍城!明白了么?”

    傅凤城沉默地点了点头似乎并不在意这个结果,傅钰城还想说什么,却被傅夫人一个眼神制止了。

    傅夫人望着傅凤城,轻声道:“娘知道你不会有什么大逆不道的想法,但这件事确实是你做得不多。如今事情暴露出来了,就得给上上下下一个交代,你别怪你爹。正好这段时间,就在家里好好养着身体,我从西边请了两个名医过两天就到,让他们给你瞧瞧说不定还能恢复呢。”

    傅凤城依然微微垂眸沉默不语,傅夫人并不在意。

    从前傅凤城就不爱说话,受伤了之后就更加冷漠寡言了。就算是面对她这个娘,很多时候大半天一言不发也是常有的事情。

    更何况,这会儿傅凤城的心情必然不会愉快。

    傅督军皱着眉头沉声道,“行了,这事儿就这么了了,你们先回去吧,老大两口子留下。”

    “爹……”傅钰城还有话想说,傅督军声音一沉,“出去!”

    语气明显已经添了几分怒火了,傅钰城立刻闭了嘴和郑缨一起跟在傅夫人身后心有不甘地退了出去。

    房间里只剩下三个人了,气氛却越发显得阴沉冷凝起来了。

    冷飒看看傅督军又看看傅凤城,有些不懂这父子俩葫芦里卖的是什么哑药。

    傅凤城可不是会忍气吞声的人。

    至于傅督军,如果发现他儿子真有什么别的心思,只怕也不是下不了手轻轻放过的人。

    不知道沉默了多久,傅督军才突然一拍桌子沉声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傅凤城依然不动如山,只是平静地抬起眼皮看了怒发冲冠的傅督军一眼,“意外。”

    “意外?!”傅督军气结,“这个意外,只怕过不了两天全安夏的人都知道我傅政的儿子打算破出家门另立门户了!”

    “父亲说得太夸张了。”

    “那就是想要废了你爹夺权篡位了?”傅督军没好气地道。

    “……”呃,这个好像更夸张一点。

    傅凤城难得有几分耐心跟他爹解释,“郑家扣了卫长修的货,卫长修没来得及去处理就被人直接捅出来了。”

    “郑家为什么要扣卫长修的货?”

    傅凤城看着他不答话,傅督军也不用他回答自己就已经反应过来了。

    卫家如今俨然是个庞然大物,郑家如果没有利害关系脑子抽掉了才会去招惹卫长修。

    傅督军冷笑一声,“他们倒是适应得挺好!”这才刚结婚郑家就能不惜跟卫家杠上了,显然是对傅钰城这个女婿相当看重。

    “我看姓郑的是活得不耐烦了!”傅督军厉声道。他是不介意儿子想找个强大的岳家,男人有野心是好事,但那不代表这个岳家可以来搞他另一个儿子。

    傅凤城道:“现在不是说这个地时候。”

    傅督军瞪了儿子一眼,看向坐在旁边的冷飒,“丫头,你怎么看?”

    冷飒眨了眨眼睛,诚实地道,“没听懂。”傅凤城私底下买了两条武器生产线确实是大事情,但傅督军明显是知情的那就应该不算什么大事了。

    既然如此,傅凤城又为什么要私底下买直接走官方渠道不行吗?而傅凤城和傅督军又为什么要默认傅凤城就是私底下自己干的?

    傅督军叹了口气,冷飒脑海中灵光一闪,“这两条线不是要送进南方兵工厂的?”傅家私底下还有别的地方需要这两条线。

    傅督军挥挥手,“算了,回头我让人把东西送过来,直接交给宋伯昂。你那边……”

    傅凤城淡淡道,“我自己想办法。”

    傅督军闻言脸色顿时缓和了许多,对儿子的能力显然十分放心。

    “对了……”

    “什么?”傅督军问道。

    “记得把钱补给我,六百万。”

    “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