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有麻烦了(一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冷飒坐在凉亭里有些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的卫长修,这段时间因为婚礼整个安夏最出色的青年才俊们几乎是扎堆出现。无论是龙钺宋朗这样的军阀公子,萧轶然这样的皇室子孙还是张静之那样的宦门之后都是极其出色的存在。但是比起他们,卫长修却又要更加传奇一些。

    卫长修只是个商人,卫家放在二十年前也只是普通的富商之家。

    直到十年前卫家上一任当家也就是卫长修的父亲突然去世,卫家偌大的家业自然遭到了不少人的觊觎。

    当时还不满二十的卫长修挺身而出毅然挑起了整个卫家的重担,强势地从一干图谋卫家家业的外人和心怀不轨的族人手中夺回了卫家坐稳了家主之位。之后更是只用了短短不到十年的时间,以令人咋舌的速度将卫家发展成了如今这个辐射全国甚至是全世界各地都有产业的庞然大物。

    只这份挽狂澜于既倒的毅力和勇气,就不是寻常人能够做到的。

    若是没见过卫长修的人只怕会认为这必然是一个强势铁血,高高在上目空一切的尔雅风度翩翩,仿佛从古画中走出来的谦谦君子。

    当然了,这所谓的谦谦君子纯粹是描述外貌,如果真有人以为他是君子那只能说这人眼睛没长好活该倒霉了。

    卫长修端坐在桌边仿佛丝毫不在意对面冷飒打量的目光,甚至还好心情地对坐在冷飒身边的傅凤城意味深长地挑了挑眉。

    感受的身边那比角落里的冰还要冷冽的气息,冷飒慢悠悠地收回了目光,开始认真地吃西瓜。

    刚刚从井里捞起来的西瓜果然凉冰冰的,甜丝丝的水汁更是让人心情舒爽。

    看到她愉悦的神色,卫长修笑道,“这瓜是专门让人从灵州运来的,那边特产的碧玉瓜,比咱们这边的寻常西瓜味道好许多。少夫人喜欢的话,回头带几个回去。”

    冷飒微笑道,“那怎么好意思?明明是我们来拜访卫当家的,又吃又拿怎么好?”

    卫长修摆手道,“几个瓜而已能值什么钱?傅大少手指间随便漏一点就足够我们这些人吃饱喝足了。”

    冷飒眨了眨眼睛,笑吟吟地看向旁边的傅凤城。

    是不是被卫长修给卖了?

    傅凤城淡然道:“有什么事情直说,不用试探了。”

    卫长修微微扬眉,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新婚夫妇。好一会儿才悠悠开口,“看来两位的感情当真不错啊。”如果不是绝对的信任,傅凤城只怕也不会带新婚妻子来他这里。如此一来卫长修倒是对这位少夫人越发感兴趣了。

    “卫长修。”傅凤城皱眉,声音里带着几分警告的意味。

    卫长修叹了口气,摊手道:“好吧,说正事。”

    冷飒看看两人,问道:“我需要回避吗?”

    卫长修笑道:“既然傅大少信任少夫人,那自然是不必了。”

    冷飒也不客气,点点头端坐在一边恭听卫长修将要谈论的正事。

    卫长修脸色笑谑的表情也收敛了许多,坐直了身体看向傅凤城,“我刚刚收到一个不太好的消息。”

    “说。”

    “你的那批货,被人给提走了。”卫长修道。

    傅凤城眉梢紧锁,目光定定地看着卫长修。卫长修耸耸肩,“你瞪我也没办法啊,之前我是说被扣了,这不是来雍城参加你的婚礼么?我本想回去了就去处理,昨天刚收到消息,东西被人提走了。”

    “什么人?”傅凤城问道。

    卫长修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说是什么人?谁能把被扣押在海关局的东西提走?”

    冷飒看看两人,警惕地问道,“你们在说什么?该不会是…你俩在非法走私吧?”她可是守法公民。

    卫长修笑道:“少夫人说笑了,我们卫家可是做合法生意的。”

    冷飒去看傅凤城,卫家是做合法生意的,傅凤城可未必。

    否则谁敢随便扣堂堂傅家大少爷的货?

    傅凤城道:“没什么,只是几台机器?”

    “什么机器??”冷飒好奇。

    傅凤城深深地望了她一眼没有回答,冷飒瞬间了悟,能让傅大少感兴趣的能有什么机器?不过……

    “我记得,南六省是有自己的兵工厂的吧?难不成…大少想要自起炉灶?”

    卫长修以一种满是钦佩的眼神望着冷飒,这位傅家的大少夫人当真是什么都敢说啊。

    傅凤城显然懒得理会如此明显的没事找事,问道:“拿走东西的人,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吗?”

    卫长修摸着下巴思索着,“原本也许不知道,但是现在肯定知道了。也不对,我每个月那么多货,他们为什么单单扣那一批?傅凤城,你的麻烦可能要大了,需要我去帮你向傅督军解释吗?”

    “解释什么?”傅凤城问道。

    卫长修笑得意味深长,“我还以为你终于想通了打算另谋出路,原来不是啊,真是可惜了。不过幸好,你要是真的有什么想法,这事儿…我的解释只怕不管什么用,这会儿我说不定要自己跑路了。”

    “你的废话太多了。”傅凤城皱眉道,“把东西给我拿回来,如果看不到东西,今年的货款你也别想要了。”

    卫长修啧了一声,“好大的脾气啊,这个要看你们家老四肯不肯给你面子了?郑家那位明知道是我的货还敢私吞,反正我是没法子了。”卫长修做了个摊手的动作表示自己无能为力,脸上却挂着漫不经心的笑容,显然并不将这件事当成什么大事。

    “要你何用?”傅凤城淡淡道。

    卫长修耸耸肩,“反正事情就这样了,该怎么办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劝你早点找傅钰城解决,别回头闹大了不好收场。”

    傅凤城沉默不语,卫长修知道他听进去了也不再多话,转头和冷飒聊起了闲话。

    不得不说,卫长修是个很好的聊天对象。跟傅凤城这样半天放不出一个字,一开口就怼人的人相比就更明显了。冷飒表示和卫当家聊得很愉快,两人有志一同地忽略掉了傅大少周身越发森冷的气息。

    两人在卫家待了一整个下午,虽然傅凤城和卫长修并没有聊什么机密的事情但冷飒也看得出来这两位的交情绝对不同寻常。

    至于外界为什么传言这两人不和,就不得而知了。

    在卫家吃过了晚饭两人才回了傅家,刚进门就被等候着的管家通知督军请大少去书房。

    既然没有叫自己,冷飒也只好转身回房了。

    后院的大树下多了一架秋千,原本随意摆放的花盆都已经被人仔细调整好了位置,错落有致的摆放在各自适合的位置,整个后院看起来都仿佛变得生机勃来。

    冷飒有些慵懒地坐在秋千上,有一下没一下地荡着。袁映和兰静都坐在旁边的桌边,一个整理着账册,一个干脆就趴在桌边玩儿。

    “你们说傅钰城和郑缨早就回来了?”冷飒靠在秋千里,饶有兴致地问道。

    兰静从桌上起来,“是啊,刚吃过午饭就回来啦。”

    冷飒若有所思,“那倒是有些奇怪了。”

    兰静不解,“有什么奇怪的?”回门不就是回家看看吃个午饭就回来吗?反正娘家也不会留着新人过夜的。

    袁映停下笔抬起头来,“当然奇怪了,傅四少和四少夫人的感情应该很好,听说跟郑家的关系也很好,按理说应该陪着四少夫人在娘家多待一会儿,怎么会那么早回来?”

    兰静耸耸肩,“说不定是四少夫人急着要回来呢,府里都在传说四少夫人贤惠温柔孝顺呢。”

    对此,兰静是相当不以为然的。

    这才结婚第三天,傅家大多数人只怕连见都还没有见过郑缨呢,居然整个傅家哪哪都在传说四少夫人贤良淑德,就连她们院子里打扫的人都在私底下议论。

    这也太假了,更何况这年头贤良淑德有什么用处?

    兰静自己是十几岁就从家里逃出来,一个人逃到京城去还考上了医学院的人。虽然看上去圆乎乎的小脸可可爱爱的样子好像毫无心机,但确实是个坚强倔强,认准了自己的目标就绝不松口的人。

    她肯为了躲避家人,为了出国留学的学费跑到傅家来当佣人,可见其意志坚定。

    这样的兰静,自然是瞧不上什么贤良淑德了。

    袁映伸手拍了她一下,“好好说话,别阴阳怪气的被人听去了不好。”

    兰静对她做了个鬼脸,“我实话实说嘛。少夫人,你要不要表示一下啊?不然好名声都让四少夫人给占了。”

    冷飒笑眯眯地道:“你以为玩宅斗呢?好好待等有空了带你们出去玩儿。”

    “不玩儿啊?”少夫人嫁到傅家这样的豪门深宅里来了,可不就是玩宅斗的吗?她们还可以给少夫人做个参谋呢,想一想还挺兴奋的。

    “别想太多,有空想那个不如帮袁映算账。”

    兰静眨巴着眼睛,“我不会算账。”

    冷飒震惊地盯着她,“你一个医学生竟然不会算账?你们都不学数学的吗?”

    “我们为什么要学数学?”兰静更加不解。

    冷飒叹了口气,“我觉得还要有点必要的,至少能把你这样连数学都学不明白的小笨蛋过滤掉,增加患者的安全感。”

    兰静不满,“我成绩很好的!少夫人你怎么忍心让我将来做手术的手拨算盘?”

    袁映斜了她一眼,“我还是学语言的呢。”

    “可是语言是用嘴的啊,你还是可以用手拨算盘。”

    “……”

    “少夫人。”顺伯从外面匆匆进来,脸色有些凝重。

    顺伯是傅凤城院子里的管事,算是傅凤城的私人管家。他今年已经快六十岁了,在傅家待了一辈子。从前是跟着傅老太爷和傅老夫人的,傅老夫人过世之后才跟着傅凤城,是一个相当低调的老人。

    这两日冷飒几乎都感觉不到他的存在,只是有什么事情只要开口说了他很快就会办得妥妥帖帖。

    “出什么事了?”冷飒看着顺伯问道。

    顺伯低声道,“督军在书房发脾气,大少爷还在里面……”

    冷飒想起下午卫长修说的事情微微皱眉,“动手了?”

    顺伯摇摇头,“没听到声音,应该还没有吧?”

    冷飒叹了口气,看看眼前满是担心的三个人,“不同担心,没事的,我过去看看。”

    “少夫人……”顺伯望着她欲言又止。

    冷飒挑眉,“还有什么事?”

    “夫人和四少夫人也过去了,少夫人小心一些。”

    顺伯人老成精,多少也看出来了冷飒和傅凤城这对夫妻的关系不太一样。他原本是不想麻烦少夫人的,但是夫人和四少夫人都过去了大少夫人不出面也不太合适。

    冷飒摆摆手,漫不经心地道:“没事儿不用担心,督军又不会对我动手。”顶多是打死傅凤城而已,傅督军肯定做不出来打儿媳妇的事情。

    “……”

    “少夫人,我们陪你去。”兰静道。

    冷飒伸手敲敲她的脑袋,“老实待着,准备点宵夜给我回来吃。”

    “……”明明她年纪更大一些,为什么少夫人好像总当她是小孩子?

    ------题外话------

    啦啦啦,文文正在红袖添香a做新文上架应援活动呀,求支持哦~?(′???`?)

    s:嗯,我也不知道医学生数学到底重不重要,只是在某乎看到一个笑话段子,请勿当真哈。

    一个医学院的教授正在教微积分。一个学生在下面问:“我们是学医的,凭啥学数学?”

    教授:“为了救死扶伤。”

    学生:“学数学怎么能救死扶伤?”

    教授:“不让你这样的白痴当医生,就是在救死扶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