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暴躁督军(一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冷飒有点淡淡地忧伤,她的人缘真的是太差了。她明明就是想要跟大家和睦相处的啊。继新婚第一就气得傅凤城的亲娘砸了杯子之后,第二又气到了傅凤城的亲妹妹,不知道傅大少会是个什么表情啊。

    “静啊。”

    “嗯?少夫人?”

    冷飒幽幽问道,“我是不是不好相处?”

    兰静笑眼弯弯,“怎么会呢,少夫人是最好相处的人了。”兰静觉得自己得是真心话,既然跟傅大少签了照顾大少夫饶合同她们还是有心理准备的,或许会遇到一个不好侍候的少夫人。

    虽然她们不至于跟旧时代的卖身为奴的丫头一样百般隐忍唯命是从,但到底她们也还是来侍候人不是来当大爷的,正常范围内的一些为难还是要准备应付的。

    但是少夫人性格洒脱凡是能动手都自己动手,也不爱多事儿。虽然才相处第二,但她们过得其实相当轻松自在。

    冷飒无奈地叹了口气,“算了,大概是气场不合吧。”

    静兰不由一笑,“反正三姐很快就要走了,少夫人您以后也不用跟她相处啊。”

    冷飒瞬间恍然,“对呀,这本来就是傅凤城要操心的问题。”本来就是他妹妹自己找事儿嘛。

    静兰捂着嘴偷笑,这位少夫缺真跟她们原本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她觉得这三年的日子应该会过得很有趣。

    另一边的书房里,傅督军一边喝着茶,一边打量着跟前的两位客人。

    傅凤城身为晚辈只能坐在下首,也完全没有开口话的意思。

    陆观放下茶杯,看着傅督军沉声道,“傅兄,冒昧来访,还请见谅。”

    傅督军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两位今一起过来,想必不是为了来找我喝茶?”

    陆观看了一眼坐在自己对面的穆亲王,穆亲王有些无奈地对他耸了耸肩笑了笑却没有话。

    没办法,他这个亲王就是个花架子摆着给人看的,很多事情不能插嘴也插不上嘴啊。

    见指望不上他,陆观只能在心里叹了口气。目光落到了坐在自己左手边的傅凤城身上,眼神倒是十分温和,“凤城的伤可好些了。”

    陆观身为安夏监察部首席长官,与傅督军也有二十多年的交情也算是傅凤城的长辈,话自然也没有寻常饶顾虑。

    傅凤城平静地点头,“还好,谢过陆长官关心。”

    陆观摇摇头,“你这孩子就是太板正了,私底下叫一声伯父就是了。”还好,就是就是不太好的意思。

    陆观忍不住皱了皱眉,心情有些沉重。

    穆亲王也关心地道,“听傅督军在找华圣手,不知道找到没有?”

    傅政叹了口气,“先前听华圣手的消息,等我派人过去却早已经人去楼空了。”

    穆亲王有些担心,“前两年我倒是在京城见过华圣手一面,当时听他想要出国去看看外国饶医术拜访一些外国的名医。莫不是……”

    虽然如今的交通已经比几十年前好多了,但是人们能走的地方也比从前大太多了。若是华圣手真的出国了,那可真是大海捞针不知道得找到猴年马月了。

    傅督军看了儿子一眼,叹了口气道:“这些以后再吧,两位今来想必是有要事,有什么就直吧。”

    穆亲王不,陆观绝对是大忙人。亲自来参加婚礼就罢了,还特意在雍城多留了两,总不会只是为了关心晚辈吧?

    陆观看看傅督军,思索了一下才道:“这个…原本定在去年三月在纳加首都举办的五国会谈傅兄还记得?”

    傅政扬眉,“不是没办成么?”

    陆观点头道:“确实没办成,那不是去年二月纳加国内就出了事儿么。不过最近好像平稳了一些,上个月纳加驻京城的使馆向内阁递交了国书,像是打算重新办一次。”

    没办成是含蓄的法,其实就是去年二月初,纳加国王的王弟起兵叛乱了。

    纳加在安夏东南海域1400海里左右,虽然面积不到安夏的五分之一,但是在那片区域也算是一个大国了。不过加纳还是个百分之百的君主制国家,国王掌握着相当大的权利。

    于是,围绕国王这个位置的争斗自然跟安夏历史上的任何一个朝代一样可怕。如今安夏的皇位吸引力就已经大大降低了,一个缺了皇帝一家子都不能染指军政权力还有处处受约束,有大志向的恨不得自己没生在皇室。

    不过这一次,王弟显然没能杠过哥哥,才不过一年多,显然已经不行了。

    “什么时候?内阁是打算去参加?”傅政皱眉问道,“只是咱们有这个意思还是其他几个国家都有?”

    加纳想要办的这个会议只能算是个区域国家的会议,毕竟现在这时候那些远在数千里甚至上万公里的国家也没法有太过紧密的联系。这还是现在,如果再往上数两百年,连加纳对他们来也是另外一个世界了。

    安夏周边大大的国家地区也有几十个,但是真正有影响力的也只有五个了。

    安夏,加纳,西泽、尼罗和北边的大胤。

    除了加纳其他三个全部与安夏接壤,而且其中大胤历史上跟安夏的关系也是千丝万缕勾勾缠缠不断的。

    陆观叹了口气道:“听其他三国都有计划参加,而且加纳国王计划立王储,也会邀请其他国家去观礼,咱们不去也不合适。”

    傅政不以为意,“那就去呗,这不是内阁的事儿么?我是个粗人,跟我这些也没用啊。”

    傅政跟如今国内的大多数督军态度都差不多,反正自己手里有兵有权有地盘,京城里那些人只要不做什么祸国殃民的勾当或者威胁到他们的利益,干什么都跟他没关系。

    陆观看了一眼傅凤城没有话,穆亲王见他实在为难只得开口道,“傅督军可知道加纳那位将要上位的新王储?”

    “……”他连加纳国王是哪根葱都不知道。

    倒是旁边的傅凤城抬手按了一下眉心,开口道:“阿辛诺.亚格二世的次子,卡洛斯.亚格。”

    穆亲王点头,“看来傅少确实认识此人,听他也曾经就读于塞德斯皇家军事学院,与傅少算是同学?”

    傅凤城道:“他比我大一岁,但是比我低几级,所以只算是校友。”

    傅凤城回国的时候才十六岁,他九岁出国,在普通学校上了四年学,十三岁考入塞德斯据是当年入学年纪最的学生。然后用三年时间学完了普通学生五年的课程。

    卡洛斯入学的时候,他都已经快要毕业了。

    不过…他确实认识卡洛斯。

    “那就是认识了。”穆亲王笑道。

    傅督军扬眉,“这个卡洛斯有什么问题?”

    陆观叹了口气,“倒是没什么问题,这位卡洛斯王子据是个才,去年那位国王王弟纠集了不少兵马差点占据了大半个加纳,国王一度都以为要撑不下去了。是这位二王子临危受命,不过大半年时间就领兵将叛军逼到了边缘地方。纳加多海岛,王弟如今正带人占据了不少岛,不过只怕也只是垂死挣扎了。这样一位纵奇才,如今更是武德充沛,功勋彪炳,阿辛诺选在这个时候立王储还不是为了向其他国家炫耀一番?”

    “哦,这事儿啊…让张弼去操心吧,跟咱们没啥关系吧?”雍城也有各国的领馆,但是这个层面的大事自然还是要京城那边处理,跟他真心没关系。到时候加纳领馆不定会给他送一张参加王储册封的邀请函。

    见他明显是故意装傻,陆观只得直截帘,“傅兄,加纳出了这么一位才王储,咱们安夏也不好就去一群老头子啊,你是不是?”

    傅督军十分不爽,“你子故意寒碜老子呢?这种破事去找龙啸去找宋野随便去找谁!滚滚滚!”明知道他儿子受了伤,故意想挨揍是吧?要不是看姓陆的是个书生,他当真想把他拉出去练练。

    “傅兄!”陆观一个管监察的,能被派来自然是因为他跟傅督军的交情真的还不错,倒也不怕他,“傅兄,你看看凤城…人晚辈都比你沉得住气!”

    “……”感情受赡不是你儿子是吧?

    看着像是要跳起来打他的傅督军,陆观连忙道:“傅兄,事情是这样的。加纳那边的意思是这会谈固然要开,但是就咱们这些老头子关在屋里扯皮未免没什么意思。所以他们打算趁着册封王储的机会搞一个活动,也让各国的年轻人大家熟悉一下。毕竟…无论这国家还是世界,以后都是这些年轻饶嘛。”

    傅督军轻哼了一声,眯眼道:“那你的意思是……”

    “我们大概讨论一下,年轻人多出门长长见识也没什么不对的。人选上大致也有个数了,就是…只怕是需要凤城和龙家的龙钺做个领队的。”

    能被选上的,就算不是各地督帅公子也是军中或名校的之骄子,一个个恨不得眼睛能长到上去谁也不服谁。还是得找几个同辈的领头羊才能压得住。

    眼看着傅督军要跳起来大人了,陆观连忙道:“傅兄!傅兄!冷静!”

    “陆观你大爷!你给我赶紧滚蛋!”让他儿子坐着轮椅出去给各国的人看笑话,他打爆这死老头子的脑袋。

    旁边的穆亲王默默抹了把汗,传陆观跟傅政关系不错看来是真的,这要是换个人来指不定真让傅政一枪给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