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傅家三小姐(二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傅安言被人领着进来的时候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她堂堂傅家三小姐,无论到哪儿从来都没有被人怠慢过的。

    但是今天在自己家里,她过来拜访新进门的大嫂却要在院子外面等着通传。

    这让一贯高傲的傅家三小姐心里怎么能舒服?

    这冷明玥也太不会做人了,她去郑缨那边的时候人家可是恭恭敬敬地直接将她迎了进去。

    “大嫂这会儿在做什么呢?”傅安言看着在前面伶俐的高挑女孩,这人很陌生不太像是傅家的人。不过她一年也回不了傅家两次,是新来的也说不定。

    “少夫人吃了早饭之后看了一会儿书,这会儿在院子里休息呢。”

    傅安言挑眉,“大嫂倒是自在。”

    她刚刚去看了郑缨,虽然怀着孕郑缨也还是忙着打理四弟院子里的事情。刚刚结婚事情自然不少,即便是郑缨从娘家带了人手过来,也忙得不轻。

    虽然先前那事情弄得傅安言有些看不起郑缨,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个弟媳当真是能干的,更何况郑缨背后还有郑家也难怪娘会同意这门婚事了。

    相比之下冷飒这个大少夫人就显得太不称职了。

    再加上傅夫人的态度,傅安言对冷飒就更没有好感了。

    袁映回头看了傅安言一眼没有说话,傅安言却继续问道,“你是冷家的人?”

    袁映摇摇头,“回三小姐,我叫袁映,是大少吩咐我跟着大少夫人的。”

    也就是说,她不是冷飒从冷家带来的人也不是傅家的人,单纯是傅凤城自己的人。

    傅安言的眉头不由皱得更紧了,大哥竟然对这个冷明玥这个看重?竟然还亲自安排冷明玥身边的人,他在防着谁?

    傅安言只比傅凤城小两岁,比傅钰城大四岁。

    但是傅凤城出国的时候傅安言才七岁,回国的时候傅安言却已经快要十五岁了。

    再加上傅凤城回国后头几年几乎都待在京城,等他回来傅安言都出嫁了。因此比起傅凤城这个大哥,傅安言自然也跟从小照顾长大的傅钰城跟亲近一些。

    如果傅凤城是个温和可亲的好哥哥的话,傅安言或许会和傅凤城亲近,毕竟年少的女孩子总是希望自己有个可以保护自己的哥哥而不是需要自己照顾的弟弟的。

    但是傅凤城又是个性情冷淡的人,在傅安言看来傅凤城这个大哥对她跟对傅安萍傅安雅或者傅安妮并没有什么差别。

    只是同样的态度,其他人或许会觉得受宠若惊,高高在上惯了的傅家三小姐却只会觉得自己受到了冷待。

    袁映带着傅安言走进后院就看到冷飒正懒洋洋地坐在院子里的一棵树下,仰着头对站在旁边的兰静说着些什么。

    “少夫人您放心,我回头就跟顺伯说,明天肯定就能给你弄好。”兰静笑吟吟地道。

    冷飒笑道,“倒也不用不着急,当务之急是帮我把书房给弄好,之前弄得那个太丑了,照着我画的图纸弄就好了。最重要的是…把书房和库房换个位置,我不想跟你们大少爷的书房挨着。”

    谁知道傅凤城会不会在他书房里讨论什么机密,万一不小心听到了被灭口怎么办?

    兰静有些同情地看着她,“少夫人,您的书房不仅跟大少相连,墙上还新开了一扇隐藏的门洞,顺伯说是大少亲自吩咐的。另外…库房在后面的角落上,您确定要换嘛?”

    库房在后院最西角上,房间小不说光线还不太好。许多需要长期存放的东西本来就不见光阴凉比较好,所以干脆就直接装成了个不透光的封闭库房。

    “……”冷飒暗暗磨牙,好一会儿才咬牙切齿地道:“记得装个厚门板!门锁要装在我那边。”

    兰静忍不住偷笑,“是,我会跟顺伯说的。”

    “大嫂。”傅安言站在屋檐下看着两人,画得精致的眉头微微皱起,仿佛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不过这点气势在冷飒这儿,就几乎约等于浮云了。

    “三妹啊,这么早?”冷飒转过脸来,笑眯眯地对她挥挥手,“过来坐。”

    傅安言皱着眉头走过来,并没有去坐那石凳。

    打量着眼前素净着一张脸,穿着简单的素色连衣裙就连头发都只是用一根簪子随随便便地挽着的冷飒眼神有些挑剔。虽然是天生丽质,但是这样随意的打扮还是让傅安言觉得有些不上台面。

    不管心中怎么想,傅安言说话倒是还有几分矜持,“大嫂,我们还是进屋去说吧。”

    冷飒不解,“这里不好吗?屋里很闷啊。”

    马上就是六月了,这雍城的天是真的热,而且一天比一边热。今儿一大早起来,冷飒就觉得比前两天更热了。

    傅家虽然通电了也有电话,不过其他绝大多数设施也跟冷家也差不多只是更高档一些罢了。

    按照这个世界的工业水平,说不定已经有电风扇和空调了,只是还没有普及而已。当然也有可能发明出跟前世完全不同模样的东西,但既然发动机和枪械都差不多,大概模样和功能总不至于差得太远吧?

    冷飒思索着,是不是应该让人好好打听打听?

    冷飒丝毫不为自己的贪图享乐感到羞愧,享受是人类进步的源泉。

    “大嫂?”傅安言看着跟前明显的神游天外的冷飒,脸色的不悦之色越发明显了。

    冷飒回过神来,眨了眨眼睛,“三妹啊,有什么事情咱们坐下来说罢。兰静,给三小姐倒被茶来…呃,三妹喝茶吗?”直接忽略掉了傅安言进屋的要求。

    “不必了!”傅安言的语气里有一丝火气,“我就是来看看大嫂,之前在喜宴上也没跟大嫂多聊几句。过几天我们就要回去了,下次见面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原来是这样,三妹有心了,坐下说呀。”冷飒笑道,“说话回来我还没见过池少呢,等你大哥有空了,该让他请妹妹和妹夫吃个饭才对。”

    傅安言心中冷笑一声对冷飒的话不以为然,她是知道她那个大哥的,从来眼高于顶生人勿进。别说是请他们吃饭,从前见了他们能温言细语说几句话都不太可能。

    “大嫂客气了。”傅安言淡淡道,还是在冷飒对面坐了下来。

    冷飒托着下巴含笑打量着眼前的傅安言,傅家三小姐相貌也算秀丽,就是眉梢太过锋利显得有几分倨傲和不近人情。

    即便是坐在她对面,眉宇间也带着掩饰过后的轻蔑和不以为然,显然她也不是什么冲动鲁莽的傻子,至少还知道掩饰的,只是掩饰的功夫不到家。

    “大嫂。”

    “嗯?”冷飒含笑看着她,示意她有什么话直说无妨。

    傅安言犹豫了一下,“听娘说,你还打算回学校继续念书?”

    冷飒点点头道:“是啊。”

    “我也不是…想干涉大嫂,只是大嫂既然已经结婚了,难道不觉得比起学业还是家庭更重要一些吗?咱们这样的人家,也用不着您亲自出去赚钱养家糊口,您每天学校家里两头跑,还有大哥要照顾也太辛苦了。”

    冷飒笑道,“怎么会?我和你大哥都还年轻,而且身边还有这么多人照顾读个书哪里会累?”

    傅安言眉头微锁,“那毕业之后呢?大嫂真的打算出去工作?”

    “有什么不对?”

    “大嫂,我们傅家…又不是养不起你,哪里用得着你出去工作?你还年轻不知道外面的苦,就算你大学毕业辛辛苦苦一个月只怕连个买衣服的钱都不够,让外人知道了还以为傅家连个儿媳妇都养不起呢。”

    傅安言看着冷飒语重心长地道,“娘想必也跟大嫂说过了,长辈的话总是有几分道理的,姑娘家还是相夫教子最重要,不如大嫂再好好考虑考虑?”

    冷飒有些奇怪地看着傅安言,如果说傅夫人反对她读书工作也就罢了,毕竟傅夫人这样的年纪和行事风格,确实不见得喜欢女孩子在外面抛头露面。

    但是傅安言比傅凤城还要小两岁吧?比她也没有大两岁。

    傅安言自己也不是什么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女子。虽然没有出来工作,但是池家的一部分产业现在可都是傅安言在打理着的。

    难道仅仅只是因为这是傅夫人的意思?

    “大嫂…这么看着我做什么?”傅安言被冷飒的目光看得有些不自在,开口问道。

    冷飒轻叹了口气,“三妹,我知道你关心我和你大哥。不过这些事情呢我和你大哥自有打算,你就不用操心了。”简言之,别多管闲事!

    傅安言显然也明白冷飒的未尽之意,眼色立刻微沉,“大嫂是嫌我多管闲事?”

    冷飒微笑,“三妹言重了。”

    傅安言沉着脸,“大嫂,你别怪我说话难听。傅家不是普通人家,大哥如今又是这个样子,你堂堂傅家大少夫人总是出去抛头露面,要外人怎么说?”

    脸上的挑剔和嫌弃终于掩饰不住了,傅安言就差没直接说,全雍城的人都知道傅家大少爷废了,你堂堂傅家大少夫人整天在外面乱跑谁知道你是去读书工作还是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呢?

    冷飒轻叹了口气,“三妹。”

    傅安言看着冷飒,“大嫂,你既然做了傅家的媳妇儿,就不要让娘再操心了。我听说昨天大嫂就顶撞过娘,气得她午饭都没能吃好。冷家是书香世家,冷老太爷想必也教过大嫂何为孝顺。”

    这丫头是当面说她没家教啊,冷飒眯眼冷冷的笑意在眼中荡开。

    “原来三妹也知道我是傅家的媳妇儿,这是傅家的事儿啊。”冷飒微微垂眸,慢条斯理地道。

    傅安言一愣,“你什么意思?”

    冷飒微微勾唇,“照三妹的说法,你是池家的人,傅家的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出了嫁的姑娘跑来教嫂子怎么做事?三妹,傅家和池家谁把你教成这样的?回头若是有机会,我还真想问问池夫人。”

    “你!”傅安言听傅夫人说过冷飒伶牙俐齿,但是她跟冷飒相处总共也只有前天晚上喜宴上那一会儿,从一开始冷飒表现的就相当克制平和。以至于傅安言一时没有防备,没想到冷飒竟然能说出这么尖锐的话来,竟然被冷飒气得脸色发白。

    冷飒却不想侍候这位大小姐了,“三妹既然标榜贤妻良母,就好好回去侍候丈夫孝顺公婆吧。我这就不留你了,袁映,送客。”

    “…是,少夫人。”袁映从片刻的愣怔中回过神来,立刻应道,“三小姐,请。”

    傅安言气得心口起伏不定,猛地站起身来指着冷飒,“冷明玥,你以为你是谁?别忘了这里是傅家!”

    冷飒笑道:“是呀,这里是傅家,不是池家啊。”

    “……”被堵得半晌说不出话的傅安言咬着牙,一把推开袁映拂袖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