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喜宴(一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父亲。”来到主桌跟前,傅凤城淡淡开口。

    傅督军显得很是高兴,“来了?还不跟各位长辈打个招呼,也给你媳妇儿介绍介绍。”

    傅凤城微微点头,不必傅督军介绍主桌上的人基本上一个不落的傅凤城都认识。一一跟众人打了招呼,才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冷飒开口对冷飒介绍起在座各位的身份。

    大厅里的宾客都有些意外,方才傅四少夫妻过来的时候傅督军可没有说那么多。

    难道是因为觉得愧对冷家三小姐才格外关照?

    显然没什么人会认为傅督军会看重冷飒更多过郑缨。

    “晚辈冷飒,多谢各位长辈莅临。”

    面对着他们一个清癯挺拔的老者打量着冷飒,笑眯眯地道:“少夫人的名字很少见,是哪个字来着?”

    冷飒笑道,“立风飒,陈将军是长者少夫人不敢当,您叫我名字就行了。”

    “英姿飒爽?姑娘家用这个字倒是少见,好名字。冷老有个好孙女啊。”

    坐在傅督军身边的陆观也称赞道,“凤城好福气。”

    傅督军点头笑道,“看到他们结婚,我也放心了。”言下之意是赞同了陆观的话。

    傅督军对两人摆摆手道,“过去坐吧,一会儿过来多敬几杯酒,也不枉几位长辈这几年在京城对你的照顾。”

    傅凤城应了一声,与冷飒一起离开了主桌去了另一边的次席。

    “母亲。”冷飒恭敬地唤了一声傅夫人。

    傅夫人目光从已经去了另一边的傅凤城身上收了回来,微微点头,神色淡然地给冷飒介绍了在座的宾客。

    即便是完全不熟悉的人都能明显感觉到傅夫人对冷飒和郑缨态度的不同,若不是傅钰城和郑缨的事情闹得天下皆知,不知情的人只怕还要以为是冷飒有什么不好才让傅夫人如此态度。

    梁夫人含笑与冷飒寒暄了几句,端起茶杯掩盖住了自己唇边有些嘲讽的笑意。

    这位傅夫人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偏爱小儿子也要有个限度,这样明目张胆地表态就像是恨不得所有人都知道她不喜欢大儿媳妇一般。

    或许是傅督军这几年在安夏日益显赫的权势让这位夫人也有些忘乎所以根本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了吧?

    “这是你三妹,安言。”傅夫人最后介绍了傅家三小姐傅安言。

    “三妹,好。”冷飒含笑对傅安言点头道。

    傅安言只比傅凤城小两岁,今年已经二十四了。

    这位傅家唯一的嫡女相貌比起傅凤城算不得十分出众,轮廓隐隐跟傅夫人有几分相似。不过比起傅夫人,她眉宇间就要显得凌厉了许多。显然是出身好,嫁人之后也过的得顺遂性格比较强硬。

    傅安言点了点头一些不高兴地道,“大哥怎么也不说话就走了,我还想跟他说说话呢。”傅凤城将冷飒带到这边,只是对桌上的众人点了点头就转身走了,丝毫没有寒暄客气的意思。

    冷飒微笑道:“我们迟到了,他正有些不好意思呢,总不好让一桌子的宾客等他。还请各位见谅,三妹可不要怪他呀。”

    傅安言微微蹙眉,很快又展开了笑容,“他是我哥哥,说什么怪罪?”

    冷飒笑容甜美乖巧,“三妹真是个好妹妹。”

    “……”这个大嫂怎么跟娘和四弟说得不太一样?

    喜宴正式开始,大厅里一众宾客自然是推杯换盏好不畅快。特别是主桌上,随便拉出来一个都是一方巨擘的大佬们毫不讲究地喝酒谈笑,一个个都喝得面色通红,更是将整个大厅的气氛都拉高了。

    冷飒不得不承认,这样的热闹喜庆是那种西式婚礼所不具备的。

    等轮到新人敬酒的时候,除了有身孕的郑缨以茶代酒,冷飒也陪着喝了几杯。

    不过冷飒本身酒量并不差,喝了几杯除了脸上飞起了几抹红霞倒是没什么变化。傅凤城看起来更像是千杯不醉的高手,在敬到龙钺等人那一桌的时候,被几个少帅公子拉着喝了好半天也面不改色。基本上是酒到杯干,来者不拒。

    还是萧轶然很有同学爱地替他拦住了众人起哄,两人这才得以脱身。

    相比之下傅钰城就要嫩得多了,只是大厅里转了一圈下来脸就已经红了一片。

    傅家的喜宴只是府中就有八十桌,自然不可能让新人一桌一桌敬完酒。真正需要他们费心的也只有大厅里的这九桌,外面的也就是出去意思一下就行了,自有傅家的亲眷陪着宾客们喝个痛快。

    饶是如此,一圈儿下来郑缨脸上也带上了明显的疲惫之色,脸色也有些苍白了。

    冷飒看在眼里只在心中暗道傅凤城祸害人,让人家一个娇滴滴的千金小姐挺着五个月的肚子劳累成这样,真是作孽啊。

    “萧轶然跟傅钰城有仇?”看着那边傅钰城正被萧轶然拉着喝酒,冷飒俯身在傅凤城耳边低声问道。三皇子带头闹,其他人自然也要给面子。那一桌几个年轻人除了张静之文雅一点其他的一个比一个能起哄。

    说张静之文雅也只是相对的,毕竟他举杯敬酒的动作也没比别人慢多少,只是显得更和蔼可亲罢了。但…越是和蔼可亲,越不好拒绝啊。就连傅夫人专门安排了替傅钰城挡酒的人都被张公子两句话就瞥到了一边?

    “夫人为什么会认为我会知道这种问题?”

    你不知道还有谁知道?

    “夫人还是关心自己的事情吧,该那一桌了。我记得…那位是你们学校的校长吧?”傅凤城低声道。

    冷飒立刻对自家校长露出了堪称完美的微笑,“大少说得对。”傅钰城怎么样,关她屁事啊。

    这一场喜宴持续的时间很长,特别是大厅里的这些大佬们,聚在一起自然不可能只是单纯地为了祝贺傅家两位公子新婚。

    喝着酒往往更好说话,聊着聊着话题自然就聊到一些家国大事上去了。

    不过这些场合年轻人们普遍插不上话,酒喝得差不多就纷纷提前告退转移阵地了。两对新人也因此得以解脱,毕竟大佬们自有傅督军和南六省的将领要员们招待,那些年轻的宾客们却也需要同样身份的人作陪才不失礼。

    从大厅里出来,冷飒看了一眼脸色有些苍白的郑缨难得在心里分给了她一点点的同情。

    郑缨几乎是靠着傅钰城出来的,但是傅钰城也被萧轶然等人灌得不轻,自己走路都有些不稳,更是看得身边的人胆战心惊。

    虽然已经是晚上了,整个傅家依然灯火通明,热闹非凡。府外焰火腾空,几乎照亮了一整片天空。还没有告辞离开的人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谈天说地抬头欣赏天空炫目的焰火。看到两对新人出来,不少人还不忘上前来亲自道贺。

    等到从人群里脱身,冷飒看了一眼郑缨,“不舒服就早些回去歇着吧。”虽然不喜欢郑缨,但冷飒也没有恶趣味到喜欢看一个孕妇挺着大肚子艰难支撑的地步。

    傅钰城显然觉得冷飒这是在排挤郑缨,脸色一变就要开口却被郑缨拉住了衣袖。

    “谢谢大嫂关心,我还好。”郑缨强撑着微笑说。

    冷飒漫不经心地点了下头,她是提醒过了对方愿意硬撑她当然也不能勉强。

    “傅四少,来来来!咱们几个在那边小聚一会儿,一起来喝酒如何?”萧轶然的声音从后方传来,走进了才微一挑眉,“咦,傅凤城你也在啊,刚才在里面没喝过瘾,咱们过去继续喝?”

    “不必了,你们自己喝吧。”傅凤城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丝毫没有拒绝几位少帅和皇子的为难和担心。

    傅钰城看了兄长一眼才道,“既然三皇子没能尽兴,我就再陪三皇子喝两杯吧。”

    萧轶然满意地一笑,“还是四少痛快,怎么样?大少夫人和四少夫人也一起来?”

    冷飒低眉一笑,“我就算了,祝三皇子尽兴?”

    傅钰城看了看郑缨,正要说让她先回去休息就听三皇子道:“朝阳和梁小姐也在那边,四少夫人不用怕一个人孤单。大少夫人要陪傅凤城,四少夫人应该不着急吧?”

    “这……”

    “自然,先前我没能和朝阳公主多聊两句,正觉得遗憾呢。”郑缨开口道。

    “还是四少夫人爽快,咱们走着?”萧轶然愉快地击掌,侧身让出了路请两位一起过去。

    看着三人离去的背影和等在不远处的几个青年,冷飒轻叹了口气,“这些人…也挺会折腾人的。”

    萧轶然出身皇室,绝不是什么没有眼色的人。她才不相信他看不出来郑缨已经很疲惫了,这分明就是故意想要折腾人。

    傅凤城淡然道:“说是折腾,也未尝不是考验。”

    冷飒挑眉想了想,方才了然地点头。

    这些顶级权贵的公子们自成一个圈子,即便傅钰城跟傅凤城同样是傅家的嫡子,从未涉足其中的傅钰城也是被人排斥的存在。

    想要进入其中,只有通过了这些人的考验,否则傅钰城出身再好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公子哥儿而已。毕竟无论是张家还是龙家宋家可都不是只有一个儿子,能代表家族出来的自然都是从各自的家族中拼杀过后脱颖而出的。

    “那你这是在给傅钰城机会,还是破罐子破摔了?”冷飒好奇地问道。

    “没有必要。”傅凤城淡淡道。

    “什么?”冷飒有些不解地问道。

    傅凤城侧首看她,“无论他做什么,别人做什么,我依然是我,没有必要关心这些。”

    冷飒耸耸肩,“行吧,你高兴就好。”

    ------题外话------

    嚯嚯~你们期待的花烛夜要来了,表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