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下马威?(二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傅家是老式的园林庭院式的宅子,占地面积庞大平日里看起来难免有几分过于幽静肃穆甚至是阴森。但也正因为面积庞大,这样宾客如云的日子又显得格外喜庆却不会给人过分拥挤的感觉。

    位高权重的年长者们有傅督军和夫人亲自作陪,喜欢热闹的年轻人则各自有自己喜欢的去处。傅家的几位少爷和出嫁的小姐姑爷,甚至是几位姨太太都被排出来招待客人。

    为了今天的婚礼,傅家还特意提前将南六省好几位有名的大厨都请了来,美酒佳肴应有尽有。

    在这样喧闹的时候,傅凤城却独自一人坐在院子里的屋檐下,神色淡漠地抬头望着碧蓝的天空出神。

    “前面热闹得很,作为新郎官的人却躲在这里做什么?”

    傅凤城侧首就看到卫长修漫步从外面走了进来,不由剑眉微蹙,“你怎么进来的?”

    卫长修把玩着手中折扇,漫不经心地笑道,“我可是傅家的贵客,怎么?难道还不能进来了?”

    傅凤城冷声道:“没人告诉你这里外人止步么?”

    “哦?可是我明明看到刚才有几个姑娘进去了啊,难道她们也是内人?”卫长修一脸的不以为然,走到傅凤城跟前有些慵懒地靠着身后的柱子打量着眼前的人,“唔…难得今天新婚大喜,还娶了那么个绝色美人儿,怎么傅大少还是一脸不高兴的模样?你知不知道外面有多少男人嫉妒你得很啊?”

    “你到底想说什么?”傅凤城有些不耐烦地问道。

    牙雕折扇杵着英挺的下巴,卫长修低头看向傅凤城,“你娶回来的那位…信得过么?”

    “比你信得过。”傅凤城道。

    卫长修短促地笑了一声,意味深长地看着他,“别呀,咱们好歹也合作了这么多年,你跟少夫人才认识多久,这移情别恋得也太快了。”

    傅凤城淡淡道:“卫长修,你总有一天会死在你这张嘴上。”

    “我难道能比你嘴欠?”卫长修惊诧地道,“我好像听说,某人色胆包天想要一亲芳泽,结果被人打到吐血啊。你这个…明天早上还能有命在么?”

    “卫、长、修!”

    卫长修轻叹了口气,“好吧,说正事。我派去追查的那些人,线索断了。”

    傅凤城抬头神色淡漠地看着他,卫长修道:“去年袭击你的那些人,最后身份指向了翼州境内西凤山的土匪头子岳鸣九,但是你知道翼州是龙家的地盘,今年二月西凤山被龙家给一锅端了,听说岳鸣九被龙钺给杀了。”

    傅凤城沉默不语。

    “你觉得,这事跟龙家有关吗?”卫长修问道。

    “以龙督的为人,不会做这种事。”傅凤城道,“你怕是被人带到沟里去了。”

    卫长修有些怀疑地皱起了眉头,“你如今这样,对龙家来说可算是一桩好事。”

    “对别人来说也算。”傅凤城道,“更何况,老头子如今身强体健,就算没有我傅家也倒不了,对龙家来说算什么好处?你能查到,老头子也能查到。到时候……”

    卫长修微微变色,“傅督军不会对龙钺动手吧?”如果龙钺在傅家的地盘上出了什么事,傅家和龙家的关系会怎么样那可真的不好说了。

    傅凤城垂眸道:“老头子不会想不到这些的。”

    卫长修叹了口气,“下手的人心机叵测啊。”如果龙家和傅家闹起来,只怕整个安夏都要一团乱。如此一来,可怀疑的目标就更多了。

    京城,皇室,其他的督帅,看安夏不顺眼的国外势力?真是头痛啊。

    “我会让人继续查!”卫长修的脸色有些难看,“你怎么样?前面傅督军已经将傅钰城引见给了那些贵宾,那边这会儿正热闹着呢。过了今天,傅钰城也算是正是进入这些人的眼里了。”

    傅凤城摊开手掌,垂眸看着掌心的纹路,“我很好。”

    卫长修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道:“好个屁!傅凤城,别怪我没提醒你,南六省如果真落到你们家那个老四手里,以后傅家会怎么样可不好说。就傅钰城那模样,十个他捏一块儿都不够龙钺那些人玩儿的,到时候你可别怪我倒戈相向。”他卫家也是要过日子的。

    “你急什么?”傅凤城依然是不动如山的模样。

    我急什么?!

    卫长修险些把手里的折扇砸过去,感情是他多管闲事瞎操心了?

    深吸了一口气,卫长修点点头道:“行吧,那咱们就聊个急事儿。先前你要的那批机器我给你买回来了,不过被人给扣了。你要不要猜猜,是谁扣的?”

    傅凤城抬眼,卫长修冷笑一声道:“海关署的薛斌知道吧?他是郑家那位的大舅子。”

    “你确定,不是你不识抬举被人给了下马威?”傅凤城问道。

    卫长修也不动怒,“嗯,是啊。所以那批货你还要不要吧?”

    “知道了,我会处理。”傅凤城淡淡道。

    卫长修仔细打量了傅凤城一番,确定他真的是在认真说这件事而不是敷衍他这才作罢。

    “郑家未必知道这批货是你的,但是…他们现在对卫家动手是为什么,我想你也明白。”卫长修沉声道,“以后到底要如何做,你好好考虑吧。”

    “大少,前面要开始了。督军请您和少夫人过去。”徐少鸣进来恭敬地道。

    卫长修轻笑了一声,“行,我先走了。”

    摆摆手就转身往外面走去,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院门外,傅凤城才开口道:“话太多的人都活不长,你知道么?”

    徐少鸣吓了一跳,“大…大少?”

    傅凤城冷眸如刀,徐少鸣在心中哀鸣一声耷拉下了脑袋,“大少,我错了。”他真的是被卫当家给问懵了一不小心就说漏嘴了啊。

    “记得去领罚。”傅凤城道。

    “是,大少。”下次见卫长修一定要用胶带把嘴给封上。

    傅家的喜宴排场自然不小,不仅在府中开宴八十桌,更是在从傅家门口到不远处的广场上一路摆了上百桌的流水席供雍城的百姓们享用。

    摆在正堂的只有九桌,位于最前方的主桌坐得自然全都是举足轻重的大人物,傅督军也坐在这边亲自相陪。

    新郎官傅钰城也没有资格坐在这里,只能坐到次席陪龙钺张静之等年轻一代的贵宾。

    至于傅凤城的位置则被安排到了另一边与傅督军麾下的将领官员以及几位学术界的名人同桌。

    傅钰城和郑缨先一步过来,看到一对璧人相携进来众人都纷纷出言祝贺,跟傅督军一桌的还不忘祝贺傅督军喜得佳媳,即将抱上孙儿。

    要知道虽然傅家二少和三少都早就结婚了,但是却只有二少有一对双胞胎女儿。如果郑缨肚子里是男孩,那就是傅家名正言顺的嫡长孙。

    轻便的礼服即便是宽松的款式也已经遮不住郑缨的肚子了。

    站在傅钰城身边,听着大佬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调侃,郑缨微红了脸低下了头,倒是十分的温柔婉约模样。

    傅钰城换了一身西装,也是一副意气风发的模样。两人站在一起,宾客们也不得不赞一声果真是一对璧人。

    跟主桌的宾客们打过招呼之后,傅钰城才亲自将郑缨送到了傅夫人所在的专门招待女眷那桌。诸如梁督军夫人千金,朝阳公主等贵宾还有傅家三小姐傅安言都在这一桌。

    至于傅家二少夫人和三少夫人则在外面招待别的女眷,即便身为傅家的少夫人,她们也还没有资格坐进来。

    “娘。”

    傅夫人停下与梁夫人的交谈,抬头看了看两人眼神温和,“阿缨怎么样?累不累?”

    郑缨垂眸浅笑,“谢谢娘关心,不累的。”

    “那就好。”傅夫人含笑对众人笑道,“这是我们家小四的媳妇儿阿缨,阿缨,这几位是梁夫人,朝阳公主,周夫人,赵夫人,梁小姐。”

    郑缨一一向众人问好,梁夫人看看郑缨笑道,“四少夫人不必多礼,今天是你的大喜日子,快别站着了,累着了可怎么好?”

    郑缨一时间也不知道梁夫人这话到底是什么意味,只得示意傅钰城回自己的位置上,自己在傅夫人身边坐了下来。

    “傅夫人,这怎么还不见大少夫人?”梁夫人问道。

    傅夫人笑容不改,“想是收拾装扮,晚了一些。咱们且不管她们,酒菜微薄莫要怠慢了各位。”

    傅夫人话音刚落,就听有人道,“大少和少夫人来了。”

    傅夫人微微蹙眉,放下了刚要举起的酒杯。

    傅凤城和冷飒走了进来,傅凤城依然是拜堂时候那一身藏蓝制服,只是胸前金色的绶带被取了下来,显得随意了几分。

    冷飒换下了嫁衣,穿着一件酒红色旗袍礼服,一头长发用一根三彩玉簪挽起,站在神色冷肃稍显冷硬的傅凤城身边,纤细的身形,精致美丽的容颜和唇边若有所无的浅笑,竟有一种奇异的相得益彰。

    “呀,大少夫人手上的是婚戒么?好漂亮呀。”坐在梁夫人身边的梁小姐突然低声道。

    女眷这一桌不由都将目光落到了冷飒的手上,白皙纤细的指尖是一支鸢尾花嵌黄钻的戒指。比起国人惯用的各色宝石,钻石透明度高并不那么容易夺人眼球。

    但是在座的没有一个不是实货的人,自然一眼就能看出这戒指的价值。

    梁小姐靠着母亲掩唇小声道,“果然是婚戒,傅少也戴着呢。”傅凤城的戒指自然远没有冷飒的那么吸引人,但却能看得出来明显是同样的材质,不难想象这必然是傅大少送给少夫人的。

    “听说傅大少性子冷硬,没想到竟然也是个浪漫的人呢。”梁小姐今年才十九岁,刚从国外留学回来,正是喜欢浪漫的年纪。

    忍不住瞄了一眼坐在自己对面的郑缨,郑缨手上也带着一枚戒指,毕竟都是自诩新时代的大学生,这年头即便是举办传统婚礼若是不戴个戒指彰显一番也好像自己是落伍了的老古董一般。

    郑缨微微垂眸,不动声色地想要将手放到桌下。

    她的戒指同样也价值不菲,是一枚红宝石戒指。但是跟冷飒的想必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郑缨不自觉有些脸热,所幸她今天上了妆别人未必能看出她脸红。

    傅夫人淡淡地看了她一眼,郑缨心中一凛强忍不住将手缩回桌下的冲动。

    坐在一边的萧南佳却将她的动作看得一清二楚,意味不明地轻呵了一声,“大少夫人的礼服也很好看。”

    听到这一声轻笑,郑缨心中更是万分羞恼,却还是只能强撑着笑容面对众人的目光,“公主说得对,大嫂这礼服…样式倒是没怎么见过。”

    看看冷飒高挑挺拔的身形,纤细窈窕的腰肢。再看看自己因为怀着身孕只能穿着臃肿宽大的礼服,郑缨有些失落地垂下了眼眸。也只能在心中安慰自己,她肚子里怀的是傅家的嫡长孙,而冷飒只怕这辈子也未必能生得了孩子了。

    “是很好看呀,娘,我回头能不能问问大少夫人礼服是在哪儿买的?”梁小姐娇声问母亲。

    梁夫人笑道,“当然可以,不过今天傅少夫人事情不少,回头再问吧。”

    “好的。”梁小姐得到了满意的答案立刻心满意足。

    郑缨听着心中越发烦闷了起来。

    ------题外话------

    听说有人期待洞房花烛夜?

    洞房什么的…哈哈哈,总会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