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感不感动?(一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冷飒有些百无聊赖地站在大厅里听着司仪念着又长有拗口的祝词,忍不住转动眼睛瞥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的郑缨。嗯,这站位安排得很讲究。

    她和郑缨站在正中间,傅钰城和傅凤城在两边。完美地避开了不相干的一男一女站在一起的尴尬,也避开了傅钰城站着而傅凤城坐着两兄弟之间的强烈对比。

    只是可怜了郑缨挺着五个月的肚子一大早起来折腾,这会儿还要站在大厅里在一群人众目睽睽之下听这些废话。

    只在大门口的时候看了一眼冷飒就知道了,郑缨头上那些首饰至少是她的两倍重。郑家大约是不想让郑缨在这方面输给了她,哪怕是郑缨怀着孕首饰嫁衣都还是一样要按着最隆重的来办。

    里三层外三层的嫁衣,嫁衣上的刺绣全是真正的纯金线绣成。头上那华丽的凤冠就更不用说了,没有个三四斤算她输。

    就这样…郑缨都没有中暑晕过去,也是相当坚强了。

    不过这会儿只看郑缨额边的细汗和脂粉都掩不住绯红的脸色就知道,即便是大厅各个角落都放了不少冰,她也还是很热。

    相比起来,冷飒就从不在这方面为难自己。

    郑缨的嫁衣偏向于雍容华贵,而冷飒却更偏向飘逸轻便。但是她气质很能压人,一身大红金凤嫁衣穿出来半点也不让人觉得轻狂,只觉得傅家这位大少夫人气势不凡不愧是出身名门的帝师千金。

    往左下方瞟去,正好对上傅凤城警告的目光。

    冷飒在心里对他翻了个白眼,规规矩矩地站着继续听废话任人围观。

    “新人行礼!”废话终于说完了,正式开始行拜堂礼,冷飒也忍不住松了口气。

    “一拜天地,拜!”

    “二拜高堂,拜!

    “夫妻对拜,拜!”

    两对新婚夫妻遵从司仪的声音行礼。

    礼毕。

    “礼成!”

    随着司仪高声宣布,外面再次响起了礼炮声,大厅里众人也纷纷向傅督军和傅夫人道贺。

    这些自然都与冷飒和傅凤城无关,礼成之后新人就可以退场回新房稍作休息,准备应付稍晚一些的喜宴了。

    如今的婚礼可不兴拜完堂之后新娘子就躲在新房里不出来,宴会上新郎和新娘是要一起给宾客敬酒的。因此,行礼反倒不是什么大事儿,真正辛苦的是宴客的时候。

    傅凤城的院子早就被重新装饰一新,处处张灯结彩一派生机盎然,绝难让人想象到就在一个月前这里还是一片清冷肃杀的模样。

    进了新房冷飒丝毫也不见外立刻愉快地拔掉了头上的流苏凤簪扔到了梳妆台上,欢呼一声扑向了旁边的雕花大床。

    “好累啊。”在床上打了个滚,冷飒懒洋洋地道。

    傅凤城坐在一边看着她,蹙着眉淡淡道,“你累什么了?”

    冷飒抬起头来看她,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脸,“你看不出来吗?我的脸都要笑僵了。”笑太多会长皱纹的好吧?

    “你若是不想笑,就该用盖头遮起来。”傅凤城道。

    “我又不是见不得人,为什么要盖什么盖头?”冷飒翻着白眼,“我要是把脸遮起来,说不定人家以为你娶了个丑八怪呢。我这都是为了你啊,怎么样,感不感动?”

    “你想太多了。”傅凤城道。

    冷飒轻哼了一声,“你这人太无趣了。”

    傅凤城不以为意,“我建议你好好休息一会儿,现在是三点五十,晚宴下午五点三十开始,你还要换衣服梳妆,时间并不太多。”

    冷飒叹了口气,有些嫉妒地看了看傅凤城,“男人就是比女人轻松。”

    傅大少别说是梳妆了,如果愿意连衣服都可以不用换就继续参加下午的喜宴了。她要是顶着这一身一头的累赘等着参加宴会,还不如换了算了。

    “……”女人都这么喜欢无理取闹吗?傅凤城不想理会故意找茬的某人,“你好好休息吧,我还有事。外面有人有什么事直接叫人就行了。”

    冷飒望着他幽幽地叹了口气,“这才刚拜完堂就要丢下我出去,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了别的狐狸精了?”

    “冷飒!”傅凤城回头扫了她一眼,咬牙道。

    “哈哈!”看着某人阴沉地脸色,冷飒欢快地在床上打着滚大笑出声。

    傅凤城冷冷地瞥了在床上翻滚的女人一眼,深吸了一口气扭头出去了。

    “明玥姐姐……”门外传来一个小小的声音,冷飒抬起头来朝门口看过去果然看到傅安妮探出一个小脑袋正往里望。冷飒坐起身来,对她招招手,“小安妮,进来啊。”

    傅安妮立刻高兴地走了进来,冷飒这才看到她手里提着一个食盒身后还跟着一个八九岁的小姑娘。小姑娘长得很是可爱,就是看上去很是腼腆害羞,只敢躲在傅安妮背后悄悄地看冷飒。

    “这是…傅家七小姐?”冷飒有些惊讶。

    傅安妮点点头,“这是小七,安乐。小七,叫大嫂。”

    “大嫂。”小姑娘怯生生地叫了一声,看着那双湿漉漉的大眼睛,冷飒不由得笑了,伸手摸摸她的脑袋揉了揉那柔软的发丝,“乐乐你好呀。”

    小姑娘顿时羞红了脸,躲到了傅安妮的身后。

    “你们怎么会来这里的?”

    傅安妮道:“我们来陪明玥姐姐呀,大哥让厨房准备了一点吃的,让我带过来给明玥姐姐先垫垫肚子。”

    “谢谢你啦,小安妮真好。”一边在心中暗道,还算傅凤城有点良心。

    新房里的桌上虽然也有吃的,不过都是些硬邦邦的点心糖果之类的,让累了半天又渴又饿的人实在没什么胃口。

    傅安妮将食盒放在桌上打开,里面只是简单的两个清凉开胃小菜和一碗粥。冷飒却心情大好,这会儿吃这个正好。若真是什么大鱼大肉才是真的食不下咽呢。

    “大嫂这里好安静呀。”两个小姑娘坐在桌边陪冷飒吃饭,傅安乐忍不住小声道。

    “小七!”傅安妮低声道。

    傅安乐眨了眨眼睛,有些茫然不解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

    倒是冷飒笑了,“没事儿,安静点多好啊,正好歇一会儿。”无外乎就是傅家其他人都到郑缨那里去了。

    这会儿宾客们都还在前面,能陪伴新娘的除了娘家的人自然都是傅家自己的人了。譬如傅家嫁出去的几个姑娘还有二少和三少的夫人,冷飒进了新房这一会儿可是一个都没见过呢。

    一时间倒是有些不确定这些人是真的只是单纯顶高踩低还是想要给她一个下马威了。

    不过话说回来,冷家送她过来的姑娘们呢?白曦那几个不靠谱的!

    傅安妮有些担心地看着她,“明玥姐姐,你真的不生气呀?”傅安妮看冷飒虽然自带粉丝滤镜,但也还是知道她的脾气的,明玥姐姐可是连大哥都敢打的人啊。

    冷飒笑眯眯地喝着粥,“没什么可生气的呀,你这么害怕我生气啊?”

    傅安妮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没…没有啦,只有一点点。”

    “飒飒!”门外传来了白曦欢快的声音,冷飒抬头就看到白曦宋璇安露西还有陈静几个人走了进来。

    “你们可算是进来了,迷路了啊?”冷飒问道,从下了车她就没见过这几个货。

    白曦忍不住鼓起了腮帮子等着冷飒,“飒飒!你还好意思说!我还以为能靠着伴娘的身份混进去看你拜堂成亲呢,结果他们根本不需要伴娘。”

    “你是伴娘不是喜娘好吗?”冷飒不解,“而且,旧式婚礼需要伴娘吗?”这几个家伙存在的意思到底是什么?

    宋璇笑道,“就是怕新娘子刚嫁到婆家环境陌生,带着几个关系亲近年纪相近的姐妹作伴熟悉一下环境的。如今不像早先仆从如云,还有什么陪嫁丫头陪嫁奶妈之类的,当然需要找人陪着新娘子呀。”

    “那你们怎么现在才到?”

    “我们…刚刚被曦曦拉去看美男子,来晚了。”安露西一本正经地说道。

    “美男子?谁呀?”

    陈静笑道,“好多啊,飒飒你行过礼就被送回房真是亏大了了。”

    “如果你们说的是龙钺卫长修萧轶然张静之宋朗沈斯年这些的话,我都见过了。”

    众人沉默了片刻,白曦幽幽道,“所以说,嫁给傅大少还是有些好处的。”

    “行了你们几个,别吓着小孩子。”冷飒没好气地扫了四人一眼道。

    四人这才注意到坐在旁边的两个小姑娘,宋璇跟傅安妮是认识的,“六小姐,这位是…七小姐?”

    “阿璇姐姐好,这是小七。”傅安妮笑容乖巧地应道。

    几个姑娘都是开朗活泼的人,跟傅家两个小姑娘也没有什么隔阂,不过片刻就熟悉起来。

    傅安乐性格内向,从没跟这么多和颜悦色的小姐姐相处过,很快就被白曦逗得笑了起来全然忘了面对陌生人的拘束。

    不过冷飒休息的时间也不多,吃过了东西跟众人说笑了一会儿就有人来催着换衣服化妆准备出席稍后的喜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