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婚礼(二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虽然说是旧式婚礼,傅家也不会真的抬着轿子来迎接新娘子。几辆崭新的车子整整齐齐地停在冷家的大门口,大门外此时早已经被人堵了个水泄不通。

    喜悦声,鞭炮声,还有人们的喧闹道贺声不绝于耳。

    冷家的人站在门外都是满脸喜气的与门口的人们寒暄应酬着。

    “虽说傅大少废了,但是这结婚的排场也丝毫不输傅四少啊。”人群中有人低声议论道,他是看着傅四少迎亲的队伍往郑家去了的。

    “可不是,傅督军为人公正,傅大少是兄长,四少再怎么也不能越过了兄长去。”

    “冷家也不错,不是说冷家已经没落了吗?这冷三小姐的嫁妆也不薄啊。”有人疑惑道。

    “瘦死的骆驼比马高,冷家再没落也是书香名门啊。”

    “话可不是这么说,当年冷三小姐的亲姑姑出门,也没有这份嫁妆吧。”

    “这能一样?冷家那位姑奶奶嫁的是谁?冷三小姐嫁的又是谁?”更何况好好的姑娘家嫁了一个废人,冷家稍微有些良心也该在嫁妆上补偿一些吧?

    “新人出来了!新人出来了!”人群中突然有人叫道。

    大门里,一群人簇拥着新人走了出来。

    不少人心中其实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情来围观新人出门的,这两个月傅家冷家和郑家的新闻随便扯一段儿也能让人配着茶水八卦半天。在这些事情里面,冷三小姐可算是最无辜也最倒霉的人了。

    好端端的什么都没做就被未婚夫抛弃了不说,被塞了一个废了的傅大少做丈夫还要跟抢了自己未婚夫的女人当妯娌。只看傅大少如今的情况就知道,傅家的未来只怕还是在傅四少身上。这冷三小姐嫁进了傅家将来还不得仰仗傅四少两口子过活?

    这些事情无论哪一件放在别的姑娘身上只怕眼睛都要哭瞎了。但是冷三小姐却并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不仅如此上个月还在学校的校庆典礼上一鸣惊人,不少人都暗暗觉得论容貌才艺冷三小姐其实要远胜郑家大小姐的。

    冷三小姐毕竟是书香门第的姑娘,郑家如今虽然权势赫赫,却也是新崛起的人家底蕴薄弱哪里能和帝师的孙女相比?

    虽是如此,不少人还是觉得冷三小姐只怕是表面上平静暗地里天天以泪洗面。

    这会儿却见新嫁娘明眸善睐姿态从容笑容明丽,脸上没有半点被迫的阴霾。若不是旁边的傅大少真的是坐在轮椅上被人推着出来的,几乎要让人以为冷三小姐嫁的还是当初那个天之骄子的傅大少了。

    “冷…少夫人,盖头……”注意到门外群众的目光,徐少鸣才想起来连忙低声提醒道。实在是这位太理所当然了,让他几乎都忘了还有这回事儿。

    冷飒瞥了一眼跟在他们后面捧着大红盖头有些战战兢兢的喜娘,“盖什么头?我见不得人么?”

    “……”话是这样说吗?

    “不用。”傅凤城淡淡道,“夫人说得对。”

    冷飒笑容粲然,“还是大少觉悟高。”

    “夫人客气了。”

    徐少鸣识趣地闭嘴。

    得,反正是您们二位的婚礼,我插什么嘴?

    在乐曲和鞭炮声中,新人上了停在冷府大门口的车。迎亲和送亲的人们也纷纷上了后面的车,车队慢慢移动朝着城中傅家的方向驶去。

    两位公子同一天成婚,今天的傅家自然也是宾客盈门热闹非凡。

    与冷家大多都是自家亲友不同,来傅家参加婚礼的人就要复杂得多了。各地的权贵政要名流巨贾云集,至于傅家的亲戚反倒是不多。

    傅家本身就不是什么大家族,傅老太爷生前也没有什么亲近的兄弟,傅夫人的娘家也不是高门大户加上前段时间被卫长修整得很是丢脸,傅夫人也不好意思让他们在外面丢人现眼。

    能拿得出手的反倒是傅老太太的娘家了。

    傅老夫人本就是西南豪商,又跟沈家有点关系,这些年发展也不差。不过傅老太太已经过世,如今掌权的是傅老太太庶出兄长的儿子,跟傅家也不算太亲近,这次婚礼只派了个大少爷来参加。

    除了自家人和龙钺等年轻一辈,来的客人中分量最大的大约就是京城监察部首席长官陆观,内政部和财政部两位次席长官,京城国立军校的校长,皇家派了如今还硕果仅存的几位亲王之一的穆亲王萧平涛,嘉州梁督帅和夫人,北方巨贾林家家主林鉴以及如今的安夏首富卫长修等人。

    至于内阁首相张弼和龙督军这两位身份特殊,就都没有亲自前来道贺而是派了自己最看重的儿子来。

    有这些大佬在,那些平时走路带风说起来都是一方人物的人们都只能屈居次席了。

    也因此,在一群年纪至少都在五十以上的老家伙中,一身长衫手持牙雕折扇,手腕上挂着一串沉香手串俊美不凡的卫长修就显得格外惹眼了。

    所幸傅家安排座次也相当考究,正好将卫长修安排在了财政次长邹源之后,与林家家主林鉴不仅不是同一排还错开了位置。

    毕竟卫家这两年登临安夏首富的位置,很大程度上说就是建立在将林家踩下去的基础上。卫长修也不是什么恭谦礼让的后辈,以往的经验这两位坐在一起结果往往不怎么愉快。

    “听说卫当家跟傅家大公子交情不错?”坐在卫长修身边的人笑问道。

    卫长修有些慵懒地捏着酒杯,“还过得去,怎么?邹次长对傅凤城有兴趣?”这安夏还有人不知道他跟傅凤城关系不好么?

    “哪里,只是…想当初傅大少在京城何等的意气奋发,可惜了啊……”

    卫长修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地淡淡道,“确实可惜了。”

    “只是不知道,这傅四少又如何?”

    卫长修笑道,“虎父岂会有犬子?傅四少想必不会让督军失望的。”

    邹次长也是一笑,“卫当家说得不错,去年傅大少风头大盛,看来今年要看傅四少了。”

    卫长修哼笑了一声没有接话,目光望向前方傅督军正在与坐在前面的陆观穆亲王梁督军等人说话,傅夫人坐在傅督军身边脸上也挂着得体的微笑时不时与梁夫人低声说上两句。

    再抬头朝对面望去,靠后面一排龙钺和宋朗萧轶然坐在一起,张静之沈斯年坐在一块说着什么。朝阳公主则被安排到了女眷那一边,跟她坐在一起的是梁督军的千金和傅家三小姐傅安言。

    倒真是热闹,只是不知道有多少人是真心来道贺的,又有多少是来看热闹的?

    外面礼炮声响起,很快喜庆的乐声也跟着响了起来。

    “新人回来了!新人回来了!”

    为了今天的婚礼,傅家也费了不少心思。

    两边迎亲的队伍都是同一时间回到傅家的,三家的距离都不远原本也花不了多少时间,只是迎亲的队伍还在城里绕了一圈,这才掐着时间正好在三点钟回到了傅家。

    进了门新人也不必先送去休息,直接就送到大堂行礼了。

    听到外面的动静,大堂里的宾客立刻都停下了原本各自的事情纷纷朝外面看去。

    不多时,两对新人就在众人的簇拥下从外面走了进来。

    两个新娘都穿着大红的嫁衣,新郎却不同。一个坐着一个站着,一个穿着藏蓝色金色肩章配金色绶带的制服,另一个则穿着暗红色的西装礼服。

    为了掩饰自己的腹部,郑缨的嫁衣做得略微宽松一些。红底的嫁衣绣着金色的凤舞九天图案,虽然同样没有用盖头,到底用一帘金色的流苏遮住了面容,看上去倒也雍容端庄。

    相比之下冷飒就要简单大方多了,同样绣着凤凰的嫁衣腰身紧束勾勒出少女纤细窈窕的身形。美丽的脸上带着几分浅浅的笑意,妆容精致却并不显得厚重。发鬓边流苏轻轻摇曳,整个人明艳犹如一朵静静燃烧的火焰。

    许多人不由得想起了先前看过的报纸上冷家三小姐的照片,照片到底是黑白色并不十分清晰,如今真正看到本人才让人忍不住在心中叹一句可惜。

    又忍不住感叹傅大少好福气,竟然还能娶到这样的绝色佳人。

    这位冷家三小姐,除了家世背景又有哪里比郑家大小姐差了呢?

    再看傅家的两位公子,傅四少继承了傅夫人的容貌,自然是英挺俊俏一表人才。

    但是坐在轮椅里的傅家大少却更是令人心惊。

    即便只是坐在那里,存在感却依然强烈到让人无法忽视。

    这位傅家大公子少年成名,从来都是风头浪尖上的风云人物。原本以为受伤之后只怕要一蹶不振了,但是如今看来…哪里有半分颓废?倒是更像一只蛰伏的猎豹,随时准备一跃而起给敌人致命一击。

    这傅家…以后只怕还有的看呢。不少人在心中默默推翻了原本的推断,盘算起了别的可能。

    “吉时到!新郎新娘行大礼!”司仪高声宣布,大厅里原本还有的窃窃私语顿时也消失了,所有人都将目光落到了大厅中的一对新人身上。

    拜堂成亲,从此夫妇成双,不离不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