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迎亲(一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五月二十八日晴雍城今天的天气不错,阳光明媚天空碧蓝如洗。

    一大早冷飒就被人催着起身梳妆准备了。

    坐在梳妆镜前任由别人为她梳妆打扮,从镜子里往后看身后的房间里一群姑娘们叽叽喳喳的好不热闹。

    因为之前校庆的事情,冷飒在学校的人缘直线上升。她结婚不仅白曦宋璇几个来了,班上比较熟悉的如陈静等人也来了。大家都是同学,凑在一起自然也不拘束,反倒是坐在一边的冷明淑显得有些不自在。

    她从小就被养在闺中朋友并不多,看到冷飒结婚有这么多朋友来也不是不羡慕的。

    白曦欢快地围着冷飒打转,看着梳妆的人小心翼翼地将几只凤钗插入她的发间。

    冷飒虽然不管事,但是为了自己少受罪新娘的嫁衣和首饰还是看过几眼的。抛弃了传统婚礼中沉重的凤冠霞帔而选用了几支精巧的凤簪做装饰,长发挽髻几支凤凰围绕着发髻振翅欲飞。

    她相貌本就精致明艳,气质稍显清冷,这一身大红嫁衣上身顿时就让人觉得气势逼人贵气天成。

    “好美呀,真是便宜傅大少了。”白曦呆呆地望着冷飒喃喃道。

    冷飒有些好笑地伸手往她额头上敲了一下,“想什么呢。”

    “飒飒穿嫁衣真好看!”

    现在穿婚纱结婚的人家其实也不多,毕竟大多数有权有势的人家里都还有老人的,老人家可未必接受得了姑娘家穿着一身白结婚。

    虽然白曦原本有些惋惜想看飒飒穿婚纱的模样,但是这会儿却完全抛弃了这个想法。白色的婚纱哪里有这红色的嫁衣大气华美,令人目眩神迷。

    “可不是!我原本还以为穿老式的衣服太过时了呢。”陈静笑道,“但是看飒飒这模样,我都忍不住想穿了啊。”

    “飒飒是要结婚,你穿来干嘛呀?”有人打趣她。

    陈静却半点也不害羞,理直气壮地道,“以后我结婚的时候再穿还不成啊。”

    闻言众人又是一阵笑闹。

    宋璇上下打量了冷飒一番,方才点了点头,“不错,还行。”

    安露西笑着推了推眼镜,对冷飒竖起大拇指,“飒飒,好棒!”

    “三姐,真好看。”冷明淑也轻声说道,小脸微红眼底带着几分羡慕。

    冷二夫人端着一碗馄饨进来,见众人笑闹成一团也跟着笑道,“玥儿,先吃些东西点点肚子吧。”又对众人笑道,“各位同学跟着忙了一早上,我让人准备了一些吃的,大家也吃一点吧。”

    众人都明白冷二夫人是有话要跟女儿说,纷纷谢过了冷二夫人起身出去了。

    “娘。”

    冷二夫人怔怔地望着眼前一身红衣明艳动人的女儿,眼睛不由得红了。

    “娘。”冷飒连忙上前接下了她手里端着的碗放在桌上,拉着她在桌边坐了下来,有些无奈地道:“娘,今天是好日子呢,您哭什么?”

    冷二夫人连忙抹了眼泪,“玥儿说得对,今天不能哭。你就要嫁到傅家去了,娘……”

    “现在比从前自由多了,傅家学校离家里都不远,您想我了要不嫌我烦我回来陪你住几天就是了。”冷飒道。

    “胡说。”冷二夫人道,“嫁了人哪里能随便回娘家住?”

    冷飒眨了眨眼睛,“难道我回来娘就要把我赶出去?”

    “说什么傻话?”二夫人忍不住伸手拍了她一下。

    冷飒笑道:“所以啊,娘你担心什么?”

    冷二夫人看着她半晌,终于也只是轻叹了口气,伸手替她整理了一下头上的发簪柔声道,“结了婚就是大人了,你自己要好好的,别担心家里了。”

    “放心吧,倒是你们…让爹别像从前那么老实,我不在家了你们还指不定怎么被人欺负呢。”

    冷二夫人有些无奈地笑道,“你爹已经好多了,现在也知道上进了,你放心吧。”

    经历过了女儿婚事的无奈,冷二老爷总算是明白过来一些了。孝顺是对的,但是如果自己无法独立一直依附于父亲的话,就不只是孝不孝顺那么简单了。

    说得难听一点,若是哪一天女儿在傅家过得不好回来了,冷老太爷要将女儿赶走冷二老爷都没有法子。

    这段时间冷二老爷一改这么多年的闲散,努力学着做事倒不是因为他自己被亲爹打骂烦了想造反,真的是为了一双儿女着想。

    如果真到了那一天,他敢不站在孩子这一边,她就自己带着儿子女儿跟他离婚!冷二夫人心中恨恨地想着。

    “快吃吧,一会儿来接亲的人就该来了。今天只怕要忙一整天呢。”冷二夫人将勺子塞进冷飒手心里道。

    冷飒点点头乖巧地低头吃东西,“好,谢谢娘。”

    两家都是在雍城而且傅家离冷家也不远,迎亲的时间就订在了下午一点,这是傅家专门请人看好的时辰。

    新嫁娘出门前照例得向长辈辞行,迎亲的队伍到了之后冷飒便被扶着出门前往大厅拜别冷老太爷了。

    冷家大厅里坐满了人,大都是冷家的亲朋故旧,一派高朋满座好不热闹的景象。冷老太爷今天也难得穿了一身喜庆的袍子,面带笑容坐在主位上与宾客交谈。冷衍站在他身边,穿着一身修身的西装,一副青年才俊风度翩翩的模样。

    在座的宾客注意到冷衍的人却不多,因为所有人的注意力几乎都集中在了坐在轮椅里的青年身上。

    对于傅大少亲自来迎亲冷家众人还是有些意外的,毕竟谁都知道自从受伤之后傅大少就极少见外人了。与冷飒的婚事敲定这么久,傅凤城也只来过冷家一次。

    今天傅凤城穿着一身藏蓝色制服,肩章上一朵金花熠熠生辉。

    他坐在轮椅里背脊却挺得笔直,冷峻的面容俊美锋利气势逼人。胆小一些的人难免为这样的气势所慑,只敢偶尔偷瞄一眼无论心中在想什么面上却都是一副恭恭敬敬喜庆祥和的模样。

    “新娘子来了!”门外有人一声欢呼,大厅里原本笑谈着的人们纷纷将目光转向了门外。

    冷飒一袭红衣,在一群女眷的簇拥下走了进来。

    冷飒头上并没有盖头,美丽的容颜在阳光下显得越发明艳动人。发间的凤簪流苏随着她的脚步轻轻摇曳着,红色的嫁衣上金线绣成的凤凰振翅欲飞。

    大厅里不由得一片宁静,人们怔怔地望着漫步进来神态淡然自若的美丽女子心中忍不住暗暗惋惜。

    这样出色的女孩子,冷家竟然舍得将她嫁给一个废人,冷老太爷也太过狠心了一些。

    冷飒第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一边的傅凤城,两人同时看向对方四目相对皆是一怔。

    冷飒微微挑眉对他露出了一丝浅笑,傅凤城点了下头没有说话。

    看着对面的傅凤城冷飒有些惊讶,她是没有见过傅凤城穿制服的模样的。没想到傅大少穿着常服时俊美非凡,穿制服更是俊美的让人心动。

    冷飒都忍不住在心中惋惜起来了,若是没有受伤,傅大少立马扬鞭的英姿不知是何等让人心折啊。

    目光慢慢从他的肩章上扫过。

    少将哦。

    她记得龙钺也是一样的,不知道是这两位当真功勋卓著,还是其实少帅们都是统一的标准呢。

    “请新人拜别尊长。”

    冷飒漫步走到冷老太爷跟前,难得规规矩矩地行了礼,“孙女拜别祖父。”

    冷老太爷点点头,和颜悦色地说了一些勉励的话。无外乎就是嫁到傅家之后相夫教子贤良淑德孝顺公婆云云,冷飒一边神游天外一边默默思索了一下,只得在心里对老人家的告诫表示遗憾。

    相夫教子是不可能的,贤良淑德是没有的,孝顺公婆…好像也不是那么容易实现的。

    谢过了冷老太爷,又转身走到坐在下首的冷二老爷夫妇跟前,这一次冷飒就要情真意切多了,“爹娘,女儿拜别。”

    冷二老爷连连点头,二夫人眼眶也有些红,看了看冷飒身边的傅凤城,“好,好,去吧。成了婚就是大人了,以后你要和…和凤城好好过日子,知道么?”

    冷二夫人也开口道,“玥儿年纪小,有不懂事的地方还请…傅少多多包涵。”到底是念不出来凤城两个字,冷二夫人也顾不得许多了。

    傅凤城点头,“请岳父岳母放心。”

    “唉,好、好。”冷二夫人连声道。

    “姐,你放心去傅家吧爹娘我会照顾的。要是他们敢欺负你就回来,大不了我以后养你。”冷峰挤在冷二夫人身边,凑到冷飒跟前低声道。他自以为自己已经压低了声音,浑然不觉旁边傅大少投过来微冷的目光。

    冷飒拍拍他的肩膀道,“行啊,好好孝顺爹娘别惹他们生气,不然等着我回来收拾你。”

    “……”都要嫁人了,他姐还是这么凶。

    “时间差不多了,该出门了。”冷老太爷看着老二一家子这副依依不舍的模样,皱了皱眉提醒道,“莫要错过了吉时。”

    冷二夫人立刻回过神来,对两人点点头道,“去吧。”

    “那…那个,你别欺负我姐,不然我……”话还没说完,就被冷二夫人捂着嘴拽到了身后。傅凤城淡淡地看了挣扎不休的冷峰,轻点了一下头倒是让冷峰呆滞了片刻。

    他这是什么意思?答应他了?

    冷飒再次向两人行礼,“爹娘,女儿拜别。”

    “岳父岳母,告辞。”傅凤城微微欠身道。

    “去吧。”

    两人转身朝着门外而去,门外院子里乐声大作,“新娘出门了!奏乐!鸣炮!”

    喜悦和鞭炮声瞬间笼罩了整个冷家,冷飒看向门外院子里拼命朝她挥手的白曦等人,嫣然一笑漫步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