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郑缨的委屈(二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傅家两位少爷婚期将至,整个雍城也变得顿时变得热闹了许多。

    作为安夏少有的几个大城市,雍城原本就人口众多,这几天街上的车辆和一看就身份显贵的人更是格外得多。就连城中的各大酒店也都早早住满了人,那些来得晚了些的人甚至可能找不到高级酒店只能屈居次一等的。

    不过真正权势显赫的人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找不到地方住的,因为这些人傅家早早就为他们安排好了住处。

    一栋富丽堂皇的别墅里,穿着一件镶着蕾丝花边衬衫格纹长裙,踩着一双高跟鞋,容貌美丽装扮时髦的女子从头上下来朝着外面走去。

    “去哪儿?”旁边的沙发上,萧轶然毫无皇子形象懒洋洋地瘫在沙发上,偏过头看向往外走的女子。

    女子停下了脚步,看了萧轶然一眼,“出去逛逛街买点东西。”

    萧轶然坐起身来,靠着身后的沙发,“什么东西在京城不能买?还是说,雍城有什么东西是在京城买不到的?”

    女子有些恼怒,“三哥,我连出去走走都不行了么?!”

    萧轶然叹了口气,悠然道:“朝阳,我答应母亲带你来,前提是你不能闹事。来的路上我也告诉你了,别去招惹冷家三小姐。”

    女子忍不住红了脸,跺着脚,“你说什么呢?三哥!我就是想看看、想看看那个什么冷三小姐有什么了不得的能做傅凤城的妻子!”

    萧轶然看着她的眼神满是了然,“不管她是什么样子都是傅凤城的事情,别怪三哥说得难听…就算现在让你嫁给傅凤城,你敢嫁么?你愿意嫁么?”

    女子美丽的脸更红了,“三哥,你……”

    “既然你不敢,不愿,那就闭嘴。安安分分地参加婚礼别闹什么事。”萧轶然毫不客气地道,“傅凤城能为了冷三小姐打断萧浩然的腿,你猜他会不会对你客气?”

    女子气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我…我…我就想见见那个冷明玥不行么?”

    “你总会见到的,急什么?”萧轶然丝毫不为她的眼泪动容,淡定地道。

    门外佣人进来禀告,“三皇子,公主,郑家大小姐来访。”

    “郑家大小姐?”女子微微蹙眉,有些茫然,“哪个郑家大小姐?”

    “郑缨。傅凤城的前未婚妻,未来的傅家四少夫人。”萧轶然饶有兴致地笑道,“她来干什么?”

    佣人恭敬地回道,“郑小姐说听说公主亲自驾临,特来拜访公主的。”

    那女子原本涨红的脸色已经恢复了正常,冷哼了一声咬牙切齿,“原来是她!让她回去,不见!什么玩意儿也敢随便往本公主面前凑!”

    佣人有些为难地看向萧轶然,萧轶然笑眯眯地摆摆手,“去吧,就说公主晕车,不太舒服还在休息。”

    佣人领命退了出去,那女子瞪了萧轶然一眼,“那么给她脸做什么?直接赶出去就是了。”

    萧轶然叹了口气,“她毕竟是傅家四少夫人,朝阳,你这脾气也该改改了。”公主的身份说起来是尊贵,但皇室成员早已经没有了对臣子颐指气使的权力。

    如果傅钰城真的成了傅家未来的继承人的话,傅家四少夫人即便是公主也不能轻易得罪。

    当然了,萧轶然认为现在的傅钰城如果能继承傅家,那傅家只怕也就这样了。

    朝阳公主轻哼了一声,“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有什么了不得的。”

    萧轶然耸耸肩也不去管她,“随便你吧,总之你记住了别惹事,否则回到京城我就告诉父皇,让他早些给你找个人家嫁了。”

    “三哥!”

    别墅门外,郑缨听完佣人的传话,原本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僵硬了。佣人有些畏惧地低着头不敢看她的表情,虽然这别墅是傅家的地方,但是如今使用的人却是三皇子和朝阳公主。

    两位贵客不肯见郑小姐,她们也不敢自作主张将人放进去。

    “既然公主不舒服,那我就改天再来拜访吧。”好一会儿,郑缨才轻轻点了点头带着人转身走了出去。

    上了停在一边的车,郑缨身边的丫头才愤愤开口,“小姐,这朝阳公主和三皇子也太过分了!您亲自来拜访,她们竟然连见都不见您一面!”

    郑缨脸色也不好看,口中却道,“他们是皇子公主,性子自然是要傲一些的,没什么。”

    那丫头却不怎么认为,轻哼了一声,“皇子公主有什么了不起,还不是……”

    “春娟!”不等她说完,郑缨就冷声打断了她的话,“不要胡说。”

    “是,小姐。”丫头看她脸色着实是不好,连忙劝道,“小姐,既然朝阳公主不见咱们,咱们就回去吧。过几天就是婚礼了,您今天就不该出门,要好好休息养精蓄锐才是啊。”

    郑缨的肚子快要将近五个月了,看上去已经相当明显完全遮不住了。幸好傅家是旧式的婚礼,穿着宽松一些的嫁衣也看不太出来。

    但是同样的,嫁衣的繁复和沉重也不是婚纱能比的。一整天的婚礼即便是对普通新娘子来说也是个很辛苦的事情更何况如今的郑缨。

    郑缨轻叹了口气,“这次来了不少名门千金贵妇,这些人以后都要打交道的。还有…三姐那里,也要去一趟。”

    傅家的三小姐傅安言跟傅凤城和傅钰城是同母所生的也是傅夫人唯一的女儿。前些年嫁给了傅督军手下心腹池绍将军的长子池元畅,池家这些年一直驻守蕲州,因此傅安言也跟着嫁去了蕲州,只有逢年过节或傅督军傅夫人生日才会回来。

    “能有什么办法?这次除了朝阳公主,可还有哪家的女眷来了?”

    春娟掰着手指盘算,“龙家没来,龙督军有事让龙少帅来的,龙少帅还没成婚。京城张家大公子倒是听说带了一个女眷,不过…似乎不是张家的小姐和少夫人用不着小姐特意上门拜访。倒是嘉州的梁督帅离咱们近,说是要亲自带着夫人小姐一起过来了。西北宋家和西南沈家也都是派了两位少帅来的,沈少帅带的好像是个红粉知己,宋少帅夫人据说有孕了,倒是带了个女眷来,说是宋少帅身边的副官。这么说,小姐只需要去拜访一下梁夫人就是了。剩下的都是督军的心腹和南六省的要员家眷,不少小姐都认识,应当也用不着特意去拜访。”

    郑缨点了点头,“今天先去见三姐,梁督军事情多,和夫人小姐应该过两天才会到。”

    “小姐这也太辛苦了。”

    郑缨有些无奈地叹气,“我能有什么法子?这些人以后都是要打交道的。”

    春娟皱眉道,“婚礼的时候傅夫人应当会为小姐引见吧?冷家那位不就什么都没做么?”

    郑缨摇摇头,“我跟四少的事情…这些夫人小姐们先就会对我印象不好。若是不先上门拜访,到时候夫人替我和冷小姐引见,只怕是……”

    能让傅夫人亲自接待的必然都是位高权重的人家的夫人小姐。郑缨心知肚明这些人绝不会喜欢她和傅钰城的事情,暗地里只怕不知道拿她们当笑话看了多久。若是再遇上一两个脾气火爆的,说不定就要当场给她难看。

    傅督军麾下的人还好,如朝阳公主梁夫人这些人,就算真给了她难看傅夫人也帮不了她。

    明明都是结婚,自己挺着大肚子四处奔波,冷飒却悠闲自在地等着结婚就行了。这样的差距即便是郑缨自己选的路,心里也难免有些酸涩。

    郑缨在忙着为自己以后的交际人脉辛苦奔波的时候,冷飒确实是悠闲得令人生妒。

    马上就要到婚期了,整个冷家自然早已经装扮一新,处处披红挂彩一派喜气盈门的模样。就连冷家的大少爷冷衍也专程从京城赶了回来参加堂妹的婚礼。

    整个冷家忙得团团转,倒是冷飒本人无所事事。

    “三妹。”冷衍踏进房门的一只脚在看到冷飒手里的东西时顿住了,一时间似乎不知道是该踏进去还是收回来。

    冷飒懒洋洋地趴在桌上,手里正在拆装着一把小巧的手枪,看那熟练程度就知道这玩意儿她绝不是新手。

    见到门外来人冷飒坐起身来对人点了点头,“大哥,你怎么来了?”

    冷衍走进了房间,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她跟前桌上那一堆零件迟疑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问道,“你这是……”

    “大哥说这个?”冷飒指了指桌面,飞快地将枪重新组装好了问道。

    冷衍的脸色更加僵硬了,看着冷飒问,“你拿这个做什么?”

    该不会是对这门婚事不满,想要在新婚之夜打死傅家大少爷吧?想到这个可能,冷衍连整个人都僵硬了。

    冷飒要是打死了傅家大少爷,他们整个冷家都要完蛋。

    冷飒道:“玩儿啊。”

    “你…这是哪儿来的?”冷衍不认为,冷家这样的环境能让冷飒弄到这样的东西。

    冷飒笑道:“傅督军给我的呀。”

    “……”冷衍觉得他这个堂妹自从上了大学就越发得没法沟通了。傅督军怎么可能会给她这种东西?

    “三妹,别开玩笑了。”

    冷飒皱了皱眉,“大哥怎么觉得我在开玩笑?”伸手将枪递了过去,冷衍低头就看到枪身上刻着一个傅字。

    冷衍哪里敢接,连忙摇了摇头,“既然、既然是傅督军给你的,你就好好收着吧。别乱玩儿…小心走火。”

    冷飒耸耸肩有些不以为然,“大哥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冷衍迟疑了一下,才开口道,“你马上就要结婚了,大哥…大哥这两年都不在家里,我知道这门婚事委屈你了,不过你放心,只要有大哥在一天,冷家就永远都是你的靠山。这是大哥从京城给你带的结婚礼物,你看看喜欢吗?”

    冷眼将一个盒子推到冷飒跟前,冷飒打开盒子里面装着一条项链,看模样应该不算便宜。

    “谢谢大哥。”

    冷衍松了口气,“你喜欢就好,你去了傅家要好好和傅大少相处,如果受了什么委屈就回来跟祖父和二叔二婶说。”

    冷飒眨了眨眼睛,“然后呢?”

    冷衍一愣,“什么然后?”

    “如果我受了委屈,跟祖父说了…祖父会替我出头吗?”

    冷衍脸色微变,笑容有些僵硬,“你是冷家的孙女,祖父当然也是疼你的。三妹,二婶性子温婉这么多年也没有跟二叔红过脸,你像二婶,大哥相信你一定能跟傅大少好好相处的。”

    冷飒慢慢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大哥。”

    “知道就好。”冷衍见她垂眸神色平静波澜不惊的模样,不知怎么的就觉得有些尴尬,原本准备了一肚子的话竟然都说不出来了。

    “小姐。”金兰进来,看到冷衍愣了一下,才走到冷飒跟前在她身边俯身低语了几句。冷飒立刻站起身来,对冷衍笑眯眯地道:“大哥,傅大少约我出门,你要是没事我就不陪你啦。”

    冷衍一怔,“不是说…婚前不能相见地么?”

    冷飒混不在意,“这都是猴年马月的规矩了,更何况,今天是我生日呀。大哥,你给我带生日礼物了吗?”

    冷衍顿时有些尴尬起来,他哪里记得今天是冷飒的生日?

    “自然是带了,家里不是应该给三妹摆酒么?我本想到时候再给你来着。”

    冷飒笑道,“祖父还在,我一个晚辈摆什么酒?况且这两天家里忙得很,早上我娘给我煮了长寿面吃。大哥一会儿让人把生日礼物给我送过来就行了。”

    冷衍尴尬地笑道,“那好吧,三妹…生日快乐。”

    “谢谢大哥。”冷飒挥挥手,“那大哥再见?”

    “好。”冷衍点点头,起身走了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