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保护费(一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因为昨晚突发的事情,整个雍城的气氛都变得有些紧绷起来。虽然宋璇和白曦被及时救了回来,甚至很多人根本就不知道她们被绑架的事情,但研究所那边的枪声和早上用车子拉出来的尸体却骗不了人。

    于是雍城的大小学校都纷纷给学生放了假,生怕还有隐藏在城中的不法之徒跑到学校来对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学生一顿扫射。

    空闲了下来的冷飒对准备婚礼的琐事没什么兴趣,于是就琢磨着出城去看看廖云庭把她的钱拿去干什么。只是还没来得及出门,徐少鸣就上门来请了。

    冷二夫人正希望女儿跟未来女婿多培养培养感情呢,当下就押着冷飒装扮了一番推着她出门了。见冷飒不乐意地模样,还低声道:“你别忘了你前天晚上干了什么好事儿,昨天你祖父忙着琢磨大事没空理你,今儿反应过来了你看他怎么收拾你。”

    冷飒有些茫然还有些委屈,“我干了什么?”她怎么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坏事?

    冷二夫人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从一边桌上拿起一份折起来的小报,小报头版就是冷飒的照片。拍照的人时机和角度都抓得不错,正好拍到冷飒对傅凤城抛出了玫瑰回眸一笑的一幕。

    标题也取得十分符合该小报的狗血特色——回眸一笑百媚生。小标题,冷家三小姐力压郑家大小姐艳惊四座,雍城第一美人之名易主。

    更不用说还有一些无聊人士从各个角度探讨冷家三小姐和郑家大小姐孰胜孰劣,以及傅家四少的眼光问题等等了。

    说起来还是前晚上的事情压了冷飒的风头,不然昨天一大早冷家三小姐的照片和美名就该响遍整个雍城了。不过昨天一整天,整个雍城的大小报刊的头版头条大都跟冷飒没什么关系。

    这会儿眼看着似乎没什么危机和大事了,人们的八卦之心自然又起来了。

    冷飒对着冷二夫人眨了眨眼睛,“不好看吗?”

    “你啊。”冷二夫人无奈地伸手戳了一下她的额头,“胆子当真是越来越大了!快去,别让傅大少久等了。不管怎么说,以后你们都要相处很久的,好好跟人家相处莫要胡闹。”

    冷二夫人如今也不指望女儿这门婚事有多幸福美满了,但两个要朝夕相处的人关系好总比不好要强吧。

    “知道啦。”冷飒伸手抱了抱冷二夫人,方才转身出门了。

    “这丫头……”冷二夫人望着她出去的背影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再低头看看手上的小报,报纸上的少女光彩夺目笑容明媚,心中又不由得有些辛酸起来。

    冷飒被徐少鸣直接带到了之前她去过的那个别墅,傅凤城正独自一人坐在别墅外的露台上喝茶。

    “傅大少,您老又有什么事儿?”冷飒走过去懒洋洋地问道。

    傅凤城抬眼看了她一眼,“没事就不能请冷小姐过来喝茶?”

    冷飒直接在他对面坐了下来,“我不爱喝茶。”低头扫了一眼茶桌上摆放着三个空茶杯,微微扬眉,“还有人要来?”

    傅凤城点了点头没有回答,“冷小姐想喝什么我让人去拿。”

    “白开水?”

    傅凤城也不生气,当真提起旁边的水壶给她倒了一杯白水。

    “……”

    冷飒放松了身体靠进了椅子里,微微眯眼打量着对面沉静淡漠的男子,“我以为这个时候傅大少应该很忙才对,看来你等待的客人应当不是寻常人物?”

    “冷小姐不妨猜猜看是谁。”

    冷飒轻哼了一声笑道,“洪天赐。”

    “还有呢。”

    冷飒撑着下巴,思考了好一会,“傅钰城?”

    “怎么说?”

    冷飒道:“这次的事情洪帮怎么说也脱不开关系,但是你却一直没有找洪天赐,这会儿在这儿见人总不能是为了南六省的哪位官员吧?至于傅钰城…洪天赐想要脱身,可不得找个靠山么?傅钰城那傻叉一看就像是给人白送的。”

    傅凤城眼底掠过一丝几不可见的笑意。

    “另外我听说,傅督军将道上的事情都交给傅钰城了,你这么做…算是越俎代庖吧?他能乐意么?就算洪天赐不求他,他也会来吧?”冷飒偏着头打量傅凤城。

    傅凤城淡淡道:“这不仅是道上的事,洪天赐若给不出一个合适的交代,今天他就不用回去了。”

    “所以,你是请我来看你杀人的?”冷飒问道。

    “不,我是请冷小姐来保护我的。”傅凤城淡定自若地道。

    “……”我信你个鬼!翻了个白眼,冷飒一边准备起身一边谦逊地道,“这个我恐怕无能为……”

    “保护费……”傅凤城淡淡道。

    冷飒从容地坐了下来,笑容真诚和善,“大少有事您吩咐,冷氏保全,二十四小时为您服务。”

    “……”徐少鸣无语,未来少夫人真的有那么缺钱吗?前几天才刚刚收了大少三万好吧?照这样…大少即便是坐拥金山,也不够给大少夫人付酬劳的。

    “二十四小时?”傅凤城挑眉。

    冷飒面不改色,“只要您出得起价。”反正你又不行,就算你行睡个美男子我也不吃亏。

    “大少,四少和洪老爷来了。”

    傅凤城微微点头,“让他们进来。”

    洪天赐和傅钰城被人领着进来,看到坐在露台边上的两人脚下不由都是微微一顿。两人都没有想到冷飒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洪天赐还好傅钰城的脸色却又更沉了几分。

    “傅大少,冷小姐,别来无恙。”洪天赐走过去主动打招呼。

    傅凤城微微点头没有开口,目光落到了傅钰城身上。

    傅钰城脸色有些阴沉,“大哥。”

    “打招呼,不会?”傅凤城问道。

    傅钰城扫了冷飒一眼,眼底带着几分不屑,“大哥,我们要谈正事,她怎么在这里?”

    冷飒好脾气地端起水杯对傅钰城举了一下,难得的笑弯了眉眼。只要一想起前晚上傅钰城被吓得瘫成一滩烂泥的狼狈模样,她的心情就十分飞扬。

    啪。

    傅凤城手里的茶杯放到桌面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

    “傅钰城。”声音低沉却带着明显的警告。

    说起对傅凤城的了解,傅钰城这个亲弟弟只怕未必能及得上洪天赐这个老狐狸。眼见傅凤城真的要动怒了,洪天赐连忙向傅钰城使了个眼色。

    傅钰城当然不会听洪天赐的,不过洪天赐焦急的眼神让他想起来了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跟傅凤城置气的。当下深吸了一口气,对冷飒道,“冷小姐。”

    “傅四少午安。”冷飒微笑。

    “坐吧。”

    洪天赐和傅钰城这才在两人对面坐了下来。

    傅钰城有些不满,“大哥,爹已经说了这些事情交给我处理不用你插手,你今天特意请洪老过来是什么意思?”

    傅凤城道:“我不插手道上的事。”

    傅钰城剑眉微皱,眼底脸上满是不信任。

    “但是,孟复升的事情,我需要洪帮主解释清楚。”傅凤城道。

    听到孟复升的名字,傅钰城的神色有些僵硬,含恨咬牙道,“孟复升既然是洪帮的人,这事就该由我处置,大哥未免管得太宽了!”

    傅凤城直接略过了傅钰城的话,“洪帮主。”

    洪天赐满是皱纹的脸上满是懊恼和痛恨,“大少明鉴,那孟复升跟了我十几年,我实在不知道他竟然是个包藏祸心的东西啊!我若是知道,早就将那狗东西千刀万剐了!”

    “孟复升跟了你十几年,你什么都不知道?”傅凤城问道。

    洪天赐连连点头,“这人城府深沉,从前在洪帮一直老老实实的,不说我,洪帮上下谁也没看出来他竟然会干出这种事情啊。还请大少和督军明鉴。我昨天就让人将他的妻儿老小都抓了起来,一个也没有走脱。任凭大少和督军处置。”

    傅凤城问道,“你可知他犯了什么事?”

    洪天赐迟疑了一下,“不是说她绑架了宋小姐?还有研究所那边……”

    “他是莫尼国的间谍。”傅凤城道。

    洪天赐吓了一跳,连忙道:“大少明鉴,这个我们洪帮上下当真是万万不知啊。咱们虽然是道上混的,但是家国大义还是知道的,绝不敢和他同流合污,出卖安夏机密。”

    傅钰城眼皮子也是一跳,他其实早就知道了,只是这会儿傅凤城提起来他却依然感到有些不安。

    “夫人认为,此事应该怎么处理?”傅凤城突然侧首问坐在自己身边的冷飒。

    他这一问,其他两个人也不由将目光投了过去。

    被几双眼睛齐刷刷地盯着,原本正低头研究手里白开水的冷飒只得抬起头来,“大少是在问我?什么怎么处理?”

    傅凤城很有耐心,“这次的事,洪帮该怎么处理?”

    冷飒摸摸下巴,“这个嘛…孟复升能在洪帮潜伏十余年,洪帮主和他的交情应该不浅吧?”

    洪天赐连忙道:“冷小姐,都是老朽老眼昏花,被这贼人蒙蔽了。但…老朽敢用项上人头保证,绝没有出卖过安夏一丝一毫的机密。”

    冷飒偏着头笑吟吟地看着他,“洪帮主没有,那你手下的人呢?还有孟复升利用您副手这个位置的便利,又结交过什么人,得到了什么机密消息,洪帮主知道么?”

    “……”这特么关我什么事?!

    洪天赐当然不能向冷飒发火,只得看向傅凤城两人,“大少,四少……”

    傅钰城皱着眉头,“大哥,这件事跟洪帮主……”

    不等他讲话说完,傅凤城已经开口,“老四,前天晚上你为什么会跟孟复升在一起?”

    这话一出,傅钰城的脸色瞬间阴沉起来,有些扭曲地抽搐了两下,方才咬牙道:“他假意请我喝酒借机挟持了我!我……”

    “你跟孟复升喝酒?”

    “你什么意思?!”傅钰城猛地站起身来,怒气冲冲地瞪着傅凤城,“难不成大哥怀疑我也跟孟复升勾结?!”

    冷飒无语地瞥了他一眼,傅凤城却不动不怒,冷声道,“坐下!”

    傅钰城梗着脖子瞪着傅凤城,坚持不肯坐下。

    冷飒叹了口气,悠悠然道:“傅四少,你大哥的意思是…你堂堂傅家四少爷,有什么必要去跟孟复升喝酒?你俩有那么好的私交吗?”

    如果是为了公事,堂堂傅家四少压根就没有必要去跟区区一个洪帮的副手喝酒。傅凤城这些年来可没跟洪天赐商绯云这些人的副手套过交情。别说是副手了,就算是洪天赐本人,还不是得自己亲自到傅凤城跟前来。

    傅钰城这事儿,说得好听叫礼贤下士,说得不好听那叫自降身份,太掉价了。

    傅钰城瞪了冷飒一眼,深吸了一口气神色僵硬地道,“总之,我就是去喝酒被他借机绑架了。这件事…我自会跟父亲解释的。”

    傅凤城意味不明地轻哼了一声,目光落到洪天赐身上,“洪帮主,洪帮该理一理了。”

    洪天赐自然明白傅凤城是什么意思,只是对上傅凤城冷飕飕的眼神却不敢当面拒绝,“是,老朽回去就将所有跟孟复升有关系的人盘查一遍,绝不会有一条漏网之鱼。”

    傅凤城道:“洪帮人多势众,只怕需要花费不少时间。”

    洪天赐恭敬地道,“大少说得是,只怕还要劳烦督军和大少了。”

    片刻的沉默之后,傅凤城才微微点了下头似对洪天赐的识相很满意,“我会安排人……”

    “大哥,这件事还是我来办吧。”傅钰城断然道。

    傅凤城微微眯眼打量了他好一会儿,才缓缓点头道,“也罢。”

    见他让步傅钰城松了口气,神色也缓和了许多,“大哥尽管放心,父亲既然将这一块的事情交给我了,我定会尽心办妥的。大哥…婚期将至还是多多休养的好,身体重要。”

    “有心了。”

    这样平淡的回答让傅钰城脸色又是微微一僵,这种一拳打进棉花里的感觉绝对称不上舒服。他觉得自己好像无论如何都看不透傅凤城这个人一般,这让他隐隐有些暴躁不安。

    “大哥客气了,应该的。”傅钰城干笑。

    ------题外话------

    飒飒:冷氏保全,二十四小时竭诚您你服务。

    傅少:怎么收费?

    飒飒:月票、推荐、评价票,来者不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