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调虎离山?(二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一行人压着宋璇和白曦山上,才走到半山腰就听到山下传来了哨声。“有人追上来了。”

    中年男子有些愤然,低咒了一声,“动作倒是挺快的!”

    “先生,咱们怎么办?”

    中年男子冷笑,“不用担心,让他们追。翻过这座山会有人接应,至于宋伯昂…他敢轻举妄动,就把他宝贝女儿的尸体送给他吧。”说罢还意味深长地看了宋璇一眼,“可惜了,宋小姐聪慧过人才貌双全,只可惜生错了人家。”

    宋璇一边有些狼狈地被拽着走,一边笑着问,“你到底想要挟我爹些什么呢?应该不是为了钱,总不会是想要我爹反了傅家吧?弄得…弄得这么大张旗鼓,真的好吗?”

    “闭嘴!”中年男人厉声道。

    “我觉得你不像是想要问我爹要什么,你只是想绑架我而已。”宋璇道,“为了什么?总不会是活腻了吧。”

    “宋小姐,你再多嘴一句我就杀了白小姐。”中年男子冷声道。

    宋璇耸了耸肩,果然不再开口了。

    快要凌晨四点过的时候,宋将军带着人终于将一行人围困在了一处山坳里。

    “阿璇!”宋伯昂今年已经五十多岁了,膝下有两子一女却唯独对宋璇这个女儿宠爱得厉害。这会儿看到女儿被一个男人挟持在胸前,头发凌乱额头上还顶着一把枪,顿时有些急了。

    “宋将军,站住别动!”

    宋伯昂脸色阴沉,“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想要干什么!”

    挟持宋璇的男人笑道,“我们想要什么,宋将军难道会不知道么?”

    “我确实不知道。”宋伯昂冷声道。

    “我要前几天傅家从白夜山庄偷走的图纸。”

    宋伯昂面不改色,“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什么图纸?”

    男人冷笑一声,“看来宋将军也没有传说中那么看重这个女儿啊,我派人给你送过信了,我不仅要傅家从白夜庄园拿走的图纸,还有傅家这两年新研究出来的东西。有东西才有你女儿的命,你这么空着手来还如此兴师动众,让我很为难啊。”

    “这里已经被团团包围了,你们逃不出去的。”

    男人嘿嘿一笑,“有宋小姐在,我怕什么?宋将军,傅家重要,还是女儿重要?”

    “你敢动她,我把你碎尸万段!”

    男人显然并不将宋伯昂的威胁放在眼里,枪口在宋璇的额头上点了点头,“是么?”

    “你!”

    “宋将军。”正在僵持间,一个声音在夜色里传来。众人纷纷回头看去,就看到徐少鸣带着人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徐副官,你怎么来了?”宋伯昂看着徐少鸣。

    徐少鸣取出一个文件袋递过去,“这是大少命我给将军的。”

    宋伯昂接过来一看也是一惊,“这……”这是几分研究所的机密资料,“少…大少……”

    徐少鸣抬头看向挟持着宋璇的男人一笑,“大少说,有本事拿,也得有本事活着离开。东西来了,放人吧。”

    那男人也是一愣,显然没想到傅凤城竟然这么轻而易举地就将东西教出来了。微微眯眼怀疑地道:“我怎么知道是不是真的?”

    徐少鸣不由一乐,“难不成我们还得给你时间让你研究清楚?另外…你看得懂吗?”

    “……”

    你看得懂吗?

    “……”气氛一时间很是尴尬。

    徐少鸣微微眯眼,打量着眼前的男人问道:“孟复升在哪里?”

    男子咬牙不说话,徐少鸣点点头道:“果然,大少说的不错,你们的目的根本就不是这些资料。这种离间计,未免太过拙劣了一些。”

    宋伯昂性子耿直却不傻,“你们在拖延时间!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宋伯昂突然有些不太好的预感,渐渐皱起了眉头,“徐副官……”徐少鸣对他摇了摇头示意他无妨,“宋将军不用担心有大少在,宋小姐的安危重要。”

    宋伯昂心中稍安,不错…有大少在能有什么事?

    傅凤城虽然年轻,却就是有这样一种令人信服的能力,仿佛只要有他在就什么事都不会有一般。

    宋伯昂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对面的人道:“我不管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东西大少已经让人送来了。就冲着大少这份仁义,不管发生什么事我姓宋的也不可能背叛傅家。命总归是你自己的,你到底要带着东西走还是拉着我女儿同归于尽,自己选吧。”

    那人眼神微闪,显然也有犹豫。

    宋伯昂说得没错,能活着谁又想死?

    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道,“把东西给我,等我们下山就放了宋小姐,你亲自送过来,放到我跟前两步的地上。”

    “好。”宋伯昂拿着手中的文件走了过去,徐少鸣忍不住提起了心来。就怕那人万一突然给宋伯昂一枪那就麻烦了。

    宋伯昂将东西放到地上站起身来,那人立刻警惕地道:“退回去!”又吩咐身后的人,“去看看,拿上东西我们走。”他身后的男子拿着枪走了出来,俯身从地上捡起文件袋打开查看里面的东西。

    抓着宋璇的人有些焦急地问道,“怎么样?”

    那人点了点头,表示东西应该没问题。

    那人大喜,正要开口再说什么只听砰地一声巨响在夜空中传来。

    宋璇被突然压过来的力道撞得一个踉跄,还没来得及反应又是一声枪响。

    转眼间,两具尸体倒在了她的跟前,怔怔地望着方才还挟持着自己的人额边暗色的血洞和洒在自己脚上的血迹,宋璇眼睛一闭直接昏了过去。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宋将军也有些回不过神来。

    回头看了一眼枪口还在冒烟的徐少鸣,“徐副官……”

    徐少鸣对他腼腆地笑了笑,“让宋小姐受惊了,实在是抱歉。”

    宋伯昂这才反应过来,连忙上前去将女儿抱起来。他身后的徐少鸣吩咐身边的人收拾残局,自己却快步走向了不远处的阴暗处。夜色中宋伯昂只看到一个看起来有些纤细的身影从树上跳下来,手里还提着一杆长枪。刚才那第一枪显然是对方开的。

    “冷小姐。”徐少鸣看着眼前的少女心情有些复杂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冷飒拨了一把头发,皱眉问道:“曦曦不在。”

    “只怕是调虎离山之计,这里只有几个人,孟复升不在。”徐少鸣低声道,“冷小姐不用担心,孟复升应该不会轻易对白小姐下手的。”

    “我知道了,我先走了。”冷飒对徐少鸣摆摆手,提着枪转身就往山下走去。

    徐少鸣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山林中,忍不住叹了口气。

    “徐副官,那位是…好枪法啊,大少哪儿找来的神枪手?”宋伯昂抱着宋璇走过来,有些好奇地问道。这么黑的夜色,这么远的距离,想要一枪毙命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徐少鸣笑了笑,“这个么…宋将军还是直接问大少吧。”没有大少和冷小姐允许,他哪儿敢乱说啊。

    傅钰城这两天的心情很不错,虽然之前在白夜山庄傅凤城让他丢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脸。但是之后傅督军明确的告诉了傅凤城让他不要再管道上的事情了,这些事情全部都交给傅钰城来办。

    一时间,在这些道上的眼中傅钰城一下子就变得炙手可热起来,就连原本躲着他走敷衍了事的商绯云也对他客气了很多。

    不过在傅钰城看来这还远远不够,他需要的不是这些人对他客气恭维,而是要将这些势力全部都收拢到自己的手中。

    如今南六省的大权都在他爹手里,傅钰城自然没有胆子去染指傅督军的权力,但是道上这些人傅督军是不看在眼里也是不管的。怎么样这些人也不能落在傅凤城手中,傅钰城还记得那晚在白夜山庄那些人对傅凤城是如何的毕恭毕敬敬畏有加。

    今晚冷飒一鸣惊人,让傅钰城原本的好心情再一次荡然无存。

    想起之前在学校看到冷飒和傅凤城相处的情形,傅钰城只觉得心头有一股火在熊熊燃烧。

    因此将郑缨送回家之后,傅钰城拒绝了郑缨的挽留选择了独自一人去酒吧喝酒。

    “孟复升,你这是什么意思?”傅钰城低头看着顶在自己脖子上的刀,原本有些熏熏然的酒意也瞬间清醒了。

    孟复升嘿嘿一笑,拿下了戴在头顶的帽子,“对不住啊,四少。”

    “你想干什么?”

    孟复升叹了口气,“不是我想干什么,是四少您那位大哥想要干什么,他逼得我在南六省混不下去了啊。”

    傅钰城皱眉,“什么意思?”

    孟复升笑了笑,并没有解释地意思,“今晚我就要离开雍城了,在此之前,劳烦四少陪我去一个地方?”

    傅钰城咬牙,“我凭什么跟你去?挟持本少,姓孟的,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孟复升心情却不差,“四少如果指望有人发现你的话,恐怕有些困难。这会儿…整个雍城都已经忙起来了,没人顾得上您。”

    傅钰城瞪着他不说话,傅钰城今晚心情非常不好,自然没有注意到外面那么大的动静。

    孟复升叹了口气,“四少,我只是想要找点傅大少从我这儿拿走的东西,犯不上跟你过不去。你只要帮我拿到东西,我立刻就走绝不为难你。”

    见傅钰城还是不说话,孟复升继续道,“您以为傅督军让你去白夜山庄就是重视你么?你不过就是一块挡箭牌罢了,那晚傅督军让你在前面当摆设,傅大少在后面悄无声息地就把大事儿办完了。说实话,到现在我都还没想明白傅大少是怎么在龙少帅和张家大少以及那么多眼线的眼皮子底下把东西带走的。哦,四少还不知道吧,那天晚上,北方龙家和张家那两位都来了。”

    “你想说什么?”傅钰城咬牙道。

    孟复升笑道,“只要傅大少在,傅督军眼里永远都不会有你的。你瞧,就算傅凤城瘸了,废了,重要的事情傅督军还是只会交给他去办。这事儿…傅督军连说都没有跟你说一声吧?”

    傅钰城的脸色越发难看起来,咬着牙沉默不语。

    “四少,你的命重要,还是傅凤城的功绩重要?好好考虑吧。”

    雍城大学在雍城城东靠近郊区的地方,与之毗邻的是雍城几个著名的研究机构。

    因为许多大学教授本身就是这些研究机构的人员,在大学和研究所之间有一块地方便是专门给这些学者教授住的。这里防卫森严丝毫不亚于官方机构和傅家宅邸,二十四小时有人巡逻守卫,没有通行证的人别说是踏入就算是靠近都不行。

    “站住!什么人!”

    “是我。”走在最前面的傅钰城神色阴沉冷声道。

    “你是谁?”门口的守卫并没有放松警惕。

    “傅钰城。”傅钰城冷声道。

    守卫愣了愣,这段时间傅四少频频登上各大八卦小报,因此这些守卫倒是不至于不知道傅四少长什么模样。当下仔细看了看,发现对方竟然真的是傅家四少,“四少。”警卫队长连忙行礼,“不知四少这么晚了来这里,有什么事?”

    傅钰城垂眸,“我有点事,想要请教邹教授。”

    “这么晚?”警卫队长有些迟疑地道,傅四少是雍城大学大三的学生没错,但就算有什么问题也不用这么大晚上的来请教教授吧?

    傅钰城有些不耐烦,“怎么?我不能进去?”

    “不是,您稍等我给邹教授家打个电话。”警卫队长一边说,一边对旁边的哨亭里的人打了个手势。

    片刻后,哨亭里的人扬声说,“邹夫人说邹教授不在家,昨天就去江城参加学术交流了,后天才能回来。”

    闻言,警卫队长有些怀疑地看向傅钰城眉宇间也多了几分戒备。

    四少这么晚上门连邹教授在不在家都不知道?

    “四少,你到底来做什么?”

    傅钰城身后的人见状心中暗骂了一句傅钰城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一把推开傅钰城拔枪就朝对面的警卫射了过去。

    “敌袭!”门口的警卫反应显然也很快,虽然最前面的人受了伤却很快被人拖了回去,下一刻,门口就响起了尖锐的警报声。

    “妈的!”孟复升咒骂了一声,低声吩咐道,“东区七号楼!不惜一切代价,干掉他!”

    “是!”

    原本即便出了宋璇被绑架的事,这一带的夜里也依然还是宁静幽寂的。直到此时,在尖锐刺耳的警报声中夹杂着阵阵枪声传来,附近原本早就暗了下来的房屋纷纷亮起了灯来,整片地方仿佛都在夜色中被惊醒了一般。

    “怎么会这么多人?!傅凤城这个该死的残废!”孟复升一手持枪,一只手拽傅钰城上了飞快停在路口的车,“开车!”

    车子半刻也不敢停歇,司机一踩油门就朝着出城地方向冲了出去。

    “孟先生?”

    “快走!有埋伏!傅凤城根本没上当!”孟复升气急败坏地道,“傅凤城这个残废…半年前怎么就没死在外面!简直是个祸害!”

    刚刚交上火孟复升就发现,那片住宅区里的警卫远远超过了他们早先探查过的正常人数,显然根本是早就准备好了等着他们自投罗网的。孟复升靠着椅背闭了闭眼睛,那些人只怕是一个都逃不掉了。

    傅钰城坐在一边没有说话,他两眼放空显然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孟复升有些鄙夷地看了一眼还在愣神的傅钰城,跟狡猾如狐凶狠如豹的傅凤城比起来,这傅家四少简直像个还没断奶的奶娃子。

    “那两个丫头在哪里?”

    “宋家那个留下拖延宋伯昂和傅凤城,白家那丫头在后备箱里。”

    “先出城!”白家那丫头虽然比不上宋伯昂的女儿,但也能用一用。如果能逃脱,还可以换一大笔钱,白家肯定不会介意用钱换女儿一条命的。

    “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