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贱人自有天收!(三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转眼间就到了安澜大学的校庆日。所谓校庆自然不是古时安澜学院成立的日子,而是近代安澜学院改建为安澜女子大学的日子,至于后来又改为男女同校自然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不过因为历史背景的缘故,安澜大学一直都是阴盛阳衰,男孩子们对校庆这样的日子也一直不怎么积极就是了。

    这天一整天学校都不用上课,一大早冷飒到了学校就看到学生们已经忙碌了起来。往日里优雅宁静的校园今天却处处张灯结彩欢声笑语好不热闹。

    “冷飒,冷飒!”

    负责编舞和教冷飒跳舞的陈静急匆匆地跑进来,一把抓起冷飒就要往外走。

    冷飒不解地拽住她,“怎么了?”

    “快跟我走。”陈静着急地说,“刚刚我们班的男生去拿衣服的时候遇到点麻烦,有两件衣服弄坏了!”

    “很严重吗?”

    陈静秀丽的小脸上满是暴躁,“原本倒是不严重,反正我妈她们舞团里也能借到那种伴舞的衣服,就算没有咱们定制的好看,也能凑合!但是!”

    陈静一双杏眼直冒火光,“我专门替你设计的那件衣服也弄坏了!这个时候,我们上哪儿去找合适的衣服啊?舞团里不管是我妈还是另外两个主舞的身形都跟你有差距,而且…而且款式也不适合!”

    说到此处,陈静气得有些想哭。

    跟着她一起进来的同学们纷纷围着她安慰,“阿静你别着急,咱们再想想办法,总会有法子的。这不是要傍晚才开始么?咱们还有大半天时间呢。”

    冷飒伸手按住陈静气得发抖地双肩,“大家说得对,别急。咱们会有办法的。”

    陈静恨恨地瞪了一眼有些垂头丧气地几个男生,“早就知道你们这些臭男人不靠谱!别人说几句好听的,你们就鬼迷心窍了!”

    几个男生顿时羞愧地低下了头。

    “等回头我再找陈月那个贱人算账!”说罢,陈静冷哼了一声拉着冷飒就往外走去,“飒飒,我们快走。”

    “这跟陈月又有什么……”看着仿佛耳朵里都能喷出火来了的小暴龙,冷飒识趣地闭嘴了回头对身后的人说,“白曦回来帮我跟她说一声,我有事中午不吃饭了!”

    陈茵拉着冷飒急匆匆地往校门外走去,远远地就看到一个妆容精致的少女在一群人的簇拥下走了过来拦住了她们的去路。

    “陈月!”陈静咬牙切齿地瞪着领头的女声。

    那女生对着陈静嫣然一笑,“啊,小静啊。这是怎么了急匆匆的?听说你们班的舞衣坏了?要不要我帮忙啊?”

    冷飒微微皱眉,看着眼前几个女生眼里明显的幸灾乐祸。特别是这个叫陈月的女生,眼里明晃晃地恶意和得意都要溢出来了。

    陈静冷笑了一声,“陈月,你说我要是这会儿把你的脸抽肿了,你还好意思上台吗?”

    陈月吓了一跳,连忙后退了一步,“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的?反正我也不用上台!”陈月冷笑着上前两步。

    “你想干什么?”!几个女生连忙拦在陈月前面,一边叫着,“快来人啊,有人要打人了!”

    “打人了!”

    冷飒伸手拉住陈静,“陈静,冷静一点。”

    陈静咬牙,“我早就想抽这个贱人了!”

    “咱们还有正事,回头再说。”冷飒低声说。

    陈静想起自己的事情,终于忍了下来,“我们走!”

    陈月几个人见她们要走,立刻又得意起来,“怎么走了?”

    “能不走么?现在想想办法说不定还能赶上。”

    “就算赶上有什么用?连她妈妈都承认她比不过阿月……”

    冷飒脚下一顿,微微回头看了一眼得意洋洋地转身要走的几个女生,微微眯眼脚下轻轻踢向了路边的一个石子。

    那石子立刻朝着前方滚了过去,正好滚到陈月脚边。陈月没看地面,一脚踩上去脚下一歪不由惊叫一声朝着旁边倒去,正好跌在了旁边女生的身上。

    “哎呀!”

    “阿月小心!”

    “我的脚……”

    “怎么样?有没有伤着?你晚上要上台,可千万不能……”

    陈月闻言,也是脸色一白。连忙扶着身边的女生起身,小心翼翼地走了两步,“应…应该,没什么问题……”

    “没、没事就好……”

    还没走远的陈静自然听到了这边的动静,回头看到她们乱成一团陈月吓得不轻的模样,顿时心情大好,忍不住大笑起来。

    “哈哈,活该!叫她得意!果然是贱人自有天收!真的摔瘸了才好呢!”

    看着她一脸畅快的表情,冷飒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轻叹了口气。

    陈静带着冷飒去了一家她熟悉的专门做演出服饰的店里。

    见到两人进来,店里的老板立刻熟稔的迎了上来,“小静,你来了。”

    “方姨,衣服怎么样了?”陈静着急地问道。

    老板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损毁的太严重了,只怕是补不了。你们这些孩子…怎么糟蹋衣服的?怎么就弄成这样了?”

    陈静急得直跺脚,“方姨,你想想法子吧。这个真的很重要,今晚就要用。”

    老板对两人招招手,带着两人往里面去,一边走一边说,“这件衣服的材质特殊,你给我直接撕了一个大口子不说,还有好大一块磨坏了,这你让我怎么给你修?你们是把它放到地上摩擦吗?这只是一件衣服,不是铁皮!”

    陈静郁闷地低下了头。

    “如果时间够,倒也不是不能给你修得完好如初。但是这衣服用了我多少天工期你也知道。你说现在来得及吗?”老板无奈地看着两人。

    说话间,三人就进了放置衣服的房间,宽敞的房间中央一件红色的舞衣被穿在人台上。

    这确实是一件非常让人惊艳的舞衣,完美的正红色被织入了金银双色丝线交错,衣服是按照古画《天女舞寿图》里的样式修改而成的。比起画中的衣袂翩然飘飘欲仙,显得更有红尘气,大红色更添了几分妩媚和妖娆。

    衣服上还缀着精致的花边和珍珠,只是看着都让人忍不住惊叹。

    只是此时,衣服的后背裂开了一条大口子,一片衣袖一大块被磨破了不说,就连领口都染上了不知道什么东西的污渍。

    看着衣服,陈静终于忍不住抹眼泪了,“陈月这个贱人!我不会放过她的!”

    老板一惊,“这事儿跟陈月有关系?”

    陈静气鼓鼓地说不出话来,老板叹了口气,“我早就跟你妈说过,你那个堂姐…不是个省油的灯。唉…别着急,我再替你想想法子。实在不行,我店里还有几件新衣裳,也有两件红色的,虽然不如这件,总比没有好。”

    陈静抹着眼泪点点头,“谢谢你方姨。”

    老板安慰地拍了拍陈静。

    冷飒打量着舞衣好一会儿,终于开口问道,“老板,既然无法恢复原样,那改一改行不行?”

    老板一怔,这才扭头打量着冷飒。

    陈静连忙说,“方姨,你忘啦?这是冷飒,她之前过来量过身啊。衣服就是她要穿的。”

    “我当然记得。”老板没好气地瞪了陈静一眼,又回头对冷飒说,“不是不能改,只是…一来时间太赶了,二来…你也看到这衣服毁成什么样子了,要赶时间的话,改出来我怕你不敢穿。”

    因为顾忌冷家和傅家,陈静和老板商量设计衣服的时候还是相对保守的。所以她们选得参照物是天女图而不是飞天图。

    长裙,广袖,裙摆飘飘。

    冷飒当然也明白老板的意思,“没关系,我有点想法还请老板指点。”

    老板打量了冷飒好一会儿,轻笑了一声,“冷小姐很有意思,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