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空手而回(二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徐少鸣推着龙椅走进书房,对傅督军行过礼便恭敬地退了出去。

    傅督军看着坐在轮椅里的儿子,“事情办成了?”

    傅凤城将一张纸卷递了过去,傅督军接过了看了一眼,“确定是真的?”笔迹看着有些新。

    傅凤城道:“是不是原本的那份我不知道,但至少这一份足够有价值。”虽然他不能百分百确定这份图纸就是原本的那一份,但至少他也是懂行的,只看手里这份图纸的价值已经足够让人满意。

    傅督军这才松了口气,脸上也露出了几分笑意和好奇,“听说昨晚一整晚,张静之和龙钺都在盯着你,你是怎么拿到东西的?”

    傅凤城淡定地道:“这个父亲就不必知道了。”

    傅督军轻笑了一声,“你这小子…罢了,这事儿还是交给你办,你有分寸不必我叮嘱你?”

    傅凤城点了下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傅督军满意地点了点头,“很好,既然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你也该振作起来了。至于你的腿…你放心,爹会继续找人的,国内找不到就去国外找,总能想到办法地。但是你记住,我傅政的儿子,就算真瘸了也不能一蹶不振真变成个废物!明白么?”

    “父亲有空操心我,还是多操心操心老四吧。”傅凤城毫不客气地道。

    傅督军有些头痛,“老四这些年,真是被你娘给惯坏了!屁事不懂,主意倒是大得很!”

    “这要怪谁?”傅凤城微微扬眉。

    这些年,他真正在家的时间加起来还不超过三年,这个锅他可不背。

    “滚出去!”傅督军恼羞成怒,没好气地吼道。

    傅凤城点点头,自己将轮椅的方向一转就往外面去了。

    身后傅督军的声音慢悠悠地传来,“听说昨晚你把冷家那丫头也带到白夜山庄去了?”

    傅凤城回头看着他,傅政有些警惕地道,“你想说什么?”

    傅凤城思索了一下,“如果她真成了你儿媳妇,将来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培养她比把老四培养成材靠谱。”

    “你给我滚蛋!”

    傅督军怒气冲冲地看着傅凤城消失在门外,好一会儿脸上的怒气才渐渐平息下来换上了一副若有所思地笑意。

    “这小子…竟敢对冷家的丫头如此看重么?我倒要看看,那丫头到底有多大的本事能让你说出这种话来?”傅督军摸着下巴喃喃自语。

    拉开抽屉,一张有些发黄的老照片躺在抽屉里。

    照片上是一个容貌秀丽的少女,少女抱着两本书坐在湖边的石头上,正笑盈盈地望着前方。

    片刻后,傅督军重重地关上了抽屉,愤愤道,“劳资最讨厌这种女人了!女人就应该好好待在家里带孩子!出去到处乱晃什么晃!”

    郑家

    听说傅钰城来了,郑缨立刻穿了身衣服画了个淡妆下楼来了。

    “钰城。”

    傅钰城坐在大厅里的沙发上,看着从楼上下来满脸欢喜的郑缨脸色也不由柔和了许多。

    “阿缨,慢点。”

    “没事儿。”郑缨笑道,“在自己家里能有什么事儿?更何况,现在月份还小呢。”

    “就是小,才要小心。我娘说,前三个月最危险了。”傅钰城小心翼翼地扶着她,“委屈你了,昨晚没吓着你吧?”

    郑缨拉着傅钰城回到沙发边上坐了下来,“是有点吓到了,不过…睡了一觉就好多了。我又不是那些养在深闺里的小女子,还能被这点阵仗吓到不成?”

    “四少,您可别听我们小姐胡说。她昨晚还做噩梦来了。”旁边的丫头笑着插嘴道。

    “春娟!”郑缨没好气地瞪了小丫头一眼。

    傅钰城心疼地搂着她,“抱歉,我不该带你去那种地方。”

    郑缨靠着他摇了摇头,“别这样说,我…我既然要做你的妻子,自然是什么事都愿意与你一起面对的。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陪着你。”

    傅钰城眼中越发愧疚起来,“阿缨,对不起…我娘还是……”

    郑缨笑容微顿了一下,很快就恢复了自然,摇摇头,“没什么,我知道了。原本不也说好了吗?我休学两年。没关系的,我还年轻,而且夫人考虑得也周到,孩子还小需要妈妈照顾。不然你也忙我也忙,说不定等孩子长大了连爸爸妈妈都不会叫。”

    “阿缨,委屈你了。”傅钰城感动地道。

    郑缨笑道:“委屈什么?这是我们的孩子啊。”

    “是!我保证,等孩子大一些了,无论你想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的。”

    郑缨点点头,“嗯,我相信你。对了,过几天的校庆,夫人那边……”

    傅钰城笑道,“我娘也不是那种顽固不化的老古板,校庆你都参加了两年了,娘不是也没什么吗?”

    郑缨有些羞涩地微微低头,“今年不是不一样吗?”

    傅钰城浑不在意,“只是坐着弹弹琴,能有什么问题?而且,今年我爹应该也会去,说不定我娘也会去。到时候…看到你为咱们傅家争光,我娘说不定也会高兴呢。”

    郑缨嫣然一笑,“那我可要好好努力了,啊…对了,听说今年冷小姐也会参加。”

    对此傅钰城却嗤之以鼻,“她能有什么出众的才艺?别到时候丢尽了冷家和傅家的脸才好。”

    “别胡说,冷小姐既然肯参加,想必也是有些把握的。”

    傅钰城轻哼了一声,“那就拭目以待吧,她就算有几分本事,又怎么比得过阿缨?”

    郑缨轻叹了口气,“你说的对,确实是到时候看了才能知道。”

    此时的雍城火车站,北上的列车前两路人马正好相遇了。

    龙钺挑眉看着眼前风度翩翩的青年,“张公子这是要回京城?”

    与龙钺的桀骜不同,张静之无论什么场合都是温文尔雅风采照人的,“龙少帅,真是巧了。我还以为你要去江城一趟呢,这是要直接回北方?”

    龙钺轻哼了一声,“忙呢,本少帅可没张公子这么清闲。”

    张静之扶了一下眼睛,笑道,“说得是。如此,龙少帅先请。”

    “反正也无聊,一起喝一杯?”

    张静之思索了片刻,欣然允诺,“也好,少帅请。”

    进了龙少帅专属的车厢坐下来,龙钺随手从一边的酒柜里拿了一瓶酒和两个杯子朝张静之晃了晃。张静之笑道,“我不善饮酒,恐怕不能让龙少帅尽兴。”

    龙钺轻哼了一声,将那瓶酒放了回去换了另一瓶过来。一人到了一杯,龙钺喝了一口才开口道,“看来张公子这次雍城之行,不太顺心啊。”

    张静之坦然一笑,“少帅不也是一样空手而回?少帅觉得…东西被谁拿走了?”

    龙钺微微眯眼,“傅凤城。”

    无论是龙钺还是张静之都没有把傅钰城放在眼里,两位天之骄子双双失手竟然也没有恼羞成怒。张静之轻叹了口气道,“也罢,进了南六省的地界,还能从傅家嘴里夺食可能性原本也不高。”

    龙钺轻晃着手里的酒杯,低哼了一声道,“我们家老头说,我要真能从傅凤城手里抢到东西,说不定就要缺胳膊少腿的离开南六省了。”

    “龙督军竟然这么说?”张静之有些惊讶地挑眉道,“这两年大家都还在讨论,南凤北龙,安夏双璧到底谁能成为新一代年轻人中的领军者,如今凤城兄成了这样…这个时候龙少帅确实不该去招惹傅督军。”傅政可不是个讲究的人,惹毛了他真敢废了龙钺。

    张静之叹了口气,“算了,这次傅家抢先一步也只能认栽了。那个孟复升,想必也不用咱们管了傅家自会处理。我倒是有些好奇…傅家那位大少夫人,少帅怎么看?”

    “很不错。”龙钺道。

    张静之有些诧异,“能让少帅说一声不错可不容易。”而且还是很不错。

    “傅家……”

    龙钺冷冷道:“傅凤城如果连弟弟都斗不过,他还不如死了算了。”

    张静之沉默了片刻,方才点了下头,“少帅说得不错,傅家以后如何咱们静观其变就是了。”

    车厢里,两人举起酒杯碰了一下,声音清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