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谎言和真话(五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冷飒三人坐车下山的时候已经是差不多凌晨一点过了,不过傅凤城却并没有将冷飒直接送回冷家,而是让徐少鸣将车开到了他自己在城里的一处私产。

    不得不说,身为傅家嫡长子,傅凤城确实是拥有了很多其他兄弟姐妹所没有的资源,傅钰城跟他关系恶劣或许也没有那么难以理解。

    毕竟无论是谁,面对一个明明同样的出身只是比自己年长几岁,却拥有一切超越自己的特权的兄弟都不会舒服的。

    冷飒来不及参观这栋位于雍城富人区的别墅,就直接被傅凤城请进了书房。

    看着摆放在自己跟前的纸笔,冷飒倒也不磨蹭耸耸肩直接拿起笔就下笔如飞。

    傅凤城坐在对面专注地望着眼前的少女若有所思。

    不得不说,才短短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冷飒已经带给了他超乎原本想象的惊喜。

    他可以不去问身为冷家三小姐的冷飒为什么会有超越许多人的身手,甚至是某些她绝对不应该掌握的技能。

    但是…一个学文的姑娘是绝不会如此顺畅的画出如此复杂的设计图纸的。哪怕她能够过目不忘,记得和画出来差别也很大。只看她下笔的架势就能看出来,她非常熟练。

    他可以确定,冷飒从小到大绝对没有机会接触到任何外来的可能教授她这方面姿势的人。

    那就只能是冷家了,但是…如果真的是这样,冷家将一个孙女教导成这样,是想要做什么?

    也不对…冷飒和冷老太爷的关系相当恶劣。

    这不像是装出来的。

    “想什么呢?”冷飒落下了最后一笔,抬起头来就看到某人正盯着自己眼神幽深也不知道想算计她什么。

    傅凤城不动声色地移开了视线,目光落到了跟前的图纸上,却见图纸上有两处画得有些重,显然是画图的人故意为之。

    “这是什么意思?”傅凤城去过图纸一边看着一边问。

    冷飒将笔往旁边的笔筒里一抛,“那两个地方可能有点问题,帮你改了,不用谢。”

    “你对枪械很了解?”傅凤城问道。

    冷飒对他微微一笑,“你猜?”

    傅凤城将图纸放到一边,“我能问问…冷小姐是如何学会这些知识的吗?比如说…枪械,又比如说你的身手,似乎感知力也相当敏锐。如果需要的话,我相信冷小姐还能成为一个优秀的间谍。”

    冷飒无辜地眨巴了一下眼睛,可惜她的容貌气质胜在清冷精致,好处是非常漂亮。坏处是略带侵略性,卖萌的效果会大打折扣。

    对上傅凤城无动于衷的眼神,冷飒在心中暗叹了口气。

    轻咳了一声,认真地道,“我其实…是个天才。”

    “从某方面说,冷小姐确实是个天才。”傅凤城赞成地点头,“所以呢?”

    冷飒一本正经地开始胡说八道,“是这样的,虽然我是个天才但是我祖父从小就跟我说女孩子要低调,要三从四德所以我一直没发现自己是个天才。知道有一天我看了一本国外的小说,里面写了一个外国女…间谍,我觉得她特别英姿飒爽,特别帅,立志向她学习。所以我就开始努力学习一些技能,然后我才发现,我果然是个天才。无论什么都一学就会!”

    傅凤城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我猜,如果我说想看看这本书的话,过几天冷小姐应该真的能给我一本国外的间谍小说?应该能比几本书写的好看一点吧?”

    傅凤城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几个薄薄的册子放在冷飒跟前。冷飒低头逐一看了过去——《将军教子》、《爱你,我愿与世界为敌》、《嫂嫂,再爱我一次》。

    冷飒干笑着往椅背上靠了靠,虽然知道傅凤城并不能站起来掐死她还是忍不住想要与他拉开距离。

    “写的不错,看来这两年大学没白上。”傅凤城道,“你说,我若是将这些交给文学院的各位教授品鉴,会如何?”

    冷飒大惊,“大少三思!”文学院那些老头要是知道她写三流艳情小说,还不喷死她。

    “说罢。”

    冷飒一咬牙,“是这样的,某年某日我遇到了一个神秘人,他说看我很有前途打算培养我帮他们干活。我当时刚上初中二年级,觉得自己是天选之女,一时糊涂就答应了。但是还没等我学成,他一不小心吃饭把自己噎死了,还没来得及告诉我该给谁干活,所以…我只好继续念书了。”

    “你根本没上过初中。”胡说八道。

    “你歧视我!”冷飒拍案而起。

    傅凤城冷冷地瞥着她,“装疯卖傻有用么?你是觉得我不敢对你做什么?”

    冷飒叹了口气,“好吧,我告诉你真相。三年前我有一次掉进了水里,醒过来之后自然而然就会了很多原本不会的东西。大爷,这次我真的没骗你。”

    她这次说的是真话,至于傅凤城相不相信就不关她的事了。

    不过她还是希望傅凤城相信的,毕竟…她既不想天天被人监视,也不想过逃亡的日子。

    “……”只看表情就知道,傅大少明显不信。

    冷飒摊手,“行吧,你爱怎么想怎么想。直说,你想怎么办吧?”

    “……”傅凤城还真没想好要怎么办。

    冷飒见状有些无奈地摊手,“你看,原本你也没打算干吗何必弄得大家都不愉快呢?我就是个小人物,就想自己开开心心自由自在地过日子,真的跟你大少爷没什么冲突。我对叛国啊当细作间谍啊什么的,就更没兴趣了。”

    “你是故意的?”傅凤城微微挑眉看着她。

    冷飒下巴抵着桌面,“也不是,但是老是被人盯着会不舒服的,万一我哪天一时忍不住弄死两个,对大家都不好,对吧?”

    傅凤城伸手抬起她小巧的下颚,“我不在乎你想做什么,但是…别被我抓住把柄。明白么?”

    冷飒笑容真挚,“大少,你真是个好人。”

    “呵。”

    “你放心,我一定规规矩矩,安安分分地当个傅家大少夫人,绝对不会让你丢脸的!”冷飒殷勤地道。

    傅凤城不以为然,“规规矩矩,安安分分?所以你故意去挑衅夫人?”

    “我这是在为我自己争取自由。”

    “你认为,自由和规矩,安分是同义词?”

    “法无禁止即自由,挑衅夫人又不犯法。”

    傅凤城半晌无语,好一会儿才慢慢道,“勇气可嘉,继续保持。”

    “没问题。”冷飒心情愉悦,“为了感谢大少的理解和支持,过几天我们学校校庆,请你看我跳舞啊。来吗?”

    约吗?帅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