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大佬万岁!(四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花园里一片寂静。

    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听到傅凤城的声音响起,“夫人,好奇心太重并不是什么好事。”

    冷飒叹了口气,“不是我想看,要怪就怪那东西密封性不太好。另外…如果我不看,又怎么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呢?既然我看了,我想了想如果我拿走的话,被人发现了会很麻烦的。我也不确定如果我被抓住了,傅先生会不会捞我啊。”

    看着傅凤城冷漠的眼神,冷飒微笑,“另外,你也不用太担心,我不小心往那东西上滴了两滴药水。等他发现的时候,早就无力回天了。”

    傅凤城轻笑一声,“所以…冷小姐是想告诉我,现在只有你才知道,那里面是什么?”

    “也不是。”冷飒迟疑了一下,“画那副图纸的人肯定知道上面是什么的,还有那个接头的人,他肯定也看了。说不定…那个光头也看过。”

    “画图纸的人已经死了。”傅凤城道,“至于那两个…你觉得他们看得懂还是敢临摹下来?”孟复升要是敢私下行事,早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冷飒叹了口气,眼神无辜地望着他,“那你想要怎么样?你该不会想对我严刑拷打吧?傅少三思啊,你下个月就要结婚了。”

    “冷小姐不是说,我现在换未婚妻还来得及么?”傅凤城微微眯眼。

    “开个玩笑嘛,好好的傅家大少夫人不当,我干嘛要换呢?”

    傅凤城道:“这个玩笑不好笑。”

    “我也这么觉得。”冷飒坐直了身体,“不跟你开玩笑,回头就画给你。”

    “你当真记下了?”傅凤城问。

    冷飒耸耸肩,“要不我现在画给你?你还怕我耍你不成?这对我有什么好处呢?”

    傅凤城沉默了片刻,似乎相信了她,点了点头,“冷小姐想要什么?”

    “疑心病太重不好。”冷飒劝道,顿了顿又问,“我真的不能把那几件首饰卖了?”

    傅凤城冷飕飕地扫了她一眼,“你很缺钱?”

    冷飒的表情很是感慨,“如果穷是一种病,我大概已经病入膏肓了。”

    “……”傅凤城半晌无语,冷家这些年虽然没落了却也不至于穷到这个份儿上。况且冷飒自己手里还握着包括静姝在内的三家铺子,虽然是跟人合伙的,但是每个月能分的钱对于这个年纪的姑娘来说也已经是巨款了。

    “明天我让少鸣给你送两万,算是这次的报酬。”傅凤城道。

    冷飒眼睛一亮,顿时殷勤了十倍不止,“大佬万岁,大佬好人,大佬您以后有事儿尽管开口!”

    “……”

    “砰!”

    一声巨响突然从前厅传来,傅凤城和冷飒都是一愣,离得远些的徐少鸣也立刻走了过来,“大少,是枪声!”

    傅凤城点了点头,“去看看。”

    徐少鸣点头,上前推起傅凤城和冷飒一起往前厅而去。

    此时前厅里早已经一片混乱,一个人躺在血泊中,郑缨正脸色苍白地躲在傅钰城的怀中嘤嘤哭泣。

    冷飒在心中叹了口气,这位郑大小姐又是何必呢?怀着身孕还跟着傅钰城这么折腾,简直是给自己找罪受。

    “不是说白夜山庄不能带武器吗?”冷飒问旁边的徐少鸣。

    徐少鸣倒是有些无奈,低声解释,“防君子不防小人。”

    冷飒点点头表示理解,因为她也带了东西进来。毕竟来的都是贵客,这时代又还没有什么高科技的检测机器,飞云会的人也只能大概检查一下大件儿的武器罢了,难不成还能真的一件衣服一件衣服的扒光了搜身?

    扫了一眼现场,冷飒发现张静之和龙钺似乎都不在。

    “大少。”

    “出什么事了?”傅凤城看着迎上来的商绯云问道。

    商绯云有些无奈地苦笑了一声,“没什么大事,江爷火气有些大,一时不慎…走火。”

    走火当然不是真的走火。

    傅凤城扬眉,商绯云俯身低声道,“信城的几个码头一向都是江爷和洪爷各占五成的,但是今年洪家想要八成。”

    傅凤城微微皱眉,商绯云又补了一句,“四少也支持洪爷。”

    傅凤城的目光落到了站在人群中的傅钰城和一个头发花白穿着白色上下短衫长裤的老者身上。

    商绯云过来,别人自然也看到了傅凤城。

    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冲了过来,“大少!您要替我们做主啊!”

    中年男子双眸赤红满脸的愤怒,回头瞪了一眼洪天赐和傅钰城,仿佛恨不得扑过去暴揍两人一顿。

    洪天赐笑吟吟地走了过来,“江老弟,今年大少已经不管事儿了,你这不是为难大少么?”

    中年男子咬着牙,“姓洪的你少倚老卖老!大不了劳资拼上底下的兄弟,大家都别过了!”

    傅钰城拍拍被吓到了的郑缨,也走了过去。微微皱眉有些不悦,“江当家,你这是对我有什么不满么?”

    中年男子恨恨地道,“傅家从来不管这些事情,四少上下嘴皮子一碰就要我江家让出三成的收益,我手下那么多兄弟,他们难道不过日子了?”

    傅钰城有些不耐烦地道,“洪老说了,会补偿你们。成立货运公司难道不比如今这样灰黑不明的帮会强?洪老也说了,江家可以直接入股。”

    中年男子死咬着牙不说话,如果不是碍于傅钰城的身份他只怕就要直接破口大骂了。

    “大少,求你为我手下的兄弟做主!”中年男子一转身,扑通一声跪在了傅凤城的跟前。

    “起来。”傅凤城皱了皱眉,沉声道。

    中年男子不肯起身,愤然道:“大少,不是我江奎故意找事,是他们洪帮欺人太甚了啊!”

    傅凤城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徐少鸣,徐少鸣立刻会意上前将人扶了起来。那中年男子想要挣扎,徐少鸣虽然看着并不如何强壮,扣着他的手却纹丝不动,“江爷,有什么话好好说就是了,这样不合适。”

    “这件事,大少准备插手?”洪天赐望着傅凤城微微眯眼,仿佛在思量着着什么。

    这些年傅凤城明面上其实是从不亲自插手道上的事情的,他出现在这里只是代表傅家和官方的态度,让所有人都收敛一些。

    道上这些人谁死谁活他不关心,唯一的底线就是不能闹得太大,影响到普通百姓。以及一些明显太过违规,触犯了官方底线的人和势力,这位傅少帅是从来不跟人讲道理的,都是直接带人给扫平了。

    “洪帮主想改组洪帮?”傅凤城问道。

    洪天赐笑了笑只是避重就轻,“只是想做个公司,许多事情处理起来也方便一些罢了。”

    傅凤城点头,“好事情,我也觉得让各大帮会控制着船运码头不合适。既然洪帮主有此雄心壮志,那就南六省境内所有船运码头都一并改了吧。洪帮主认为如何?”

    73、

    洪天赐眼底的笑意顿时凝住了,定定地望着坐在轮椅里的傅凤城。

    同时他也感觉到了在场的许多不善目光也落到了自己的身上。开公司容易,但是公司和帮会可不是一个东西。如今安夏各地的当权者都还没有整顿帮派的意思,但如果他们自己要送人头,人家想必也不会拒绝的。

    如今安夏各地的码头几乎都是被帮会独占了,但如果全部改组成正式公司,不仅是税收和各种官方管理,就只一点…别的商人同样也可以进来分一杯羹。到时候如果他们再敢用从前的手段阻止,普通小商人或许还有效,对上一些手眼通天的豪商只怕就不好使了。

    “哈哈,大少太看得起咱们这些粗人了。”一个身形魁梧的中年男人笑道,“洪帮主有这样的雄心壮志,咱们这些都是没见过什么世面的粗人,就靠着卖苦力赚几个钱养活下面的兄弟。什么公司不公司的,那些听着就洋气的东西,咱们这些人哪儿配得上啊。”

    “是啊,是啊。”其他人也纷纷附和,有人小声道,“洪帮助想改行改自己的便是了,怎么还染指起江家的地盘儿了?”

    “看来这以后就得称呼一声…洪董事长,还是洪经理了?明年这聚会上是不是就看不到洪帮主了。”

    一瞬间,洪天赐和洪帮几乎都被大半在场的人排斥了。

    他自己贪心想要吞地盘不要紧,但如果惹怒了傅家,让官方盯上了他们可就不行了。官方不是不想整顿他们这些人,而是暂时腾不出手罢了。

    洪天赐脸色变了变,干笑了两声,“大少说笑了,老朽这一把年纪了,难免偶尔会胡思乱想一些。”

    傅凤城淡淡地扫了他一眼,“既如此,一切照旧。”

    “自然。”洪天赐垂眸道。

    闻言那位江爷也连连向傅凤城鞠躬道谢,“多谢大少!多谢大少主持公道!”

    旁边傅钰城还想说什么,傅凤城一道目光扫了过去,傅钰城瞬间闭上了嘴只是眉宇间还有几分不忿。

    坐在远处的沙发里远离这一方喧闹的龙薄云轻晃着手里的红酒,看着众人轻笑了一声一仰头将小半杯红酒一饮而尽。

    这一幕自然也被不少人看在了眼里,忍不住感叹,这傅四少比起大少还是太嫩了一些啊。

    傅大少二十岁的时候,可比这位四少要镇得住场子得多。

    不过傅大少九岁就被独自送出国念书,十六岁回来又在京城待了几年,可不是傅四少这样长这么大还没离开过亲娘眼睛的小少爷能比的。

    难怪那旧时候的皇子皇孙们,都要极力避免长于妇人之手,这差距不就出来了么?

    见事情解决了,商绯云提高了声音笑吟吟地对众人道,“各位辛苦了一晚上了,既然大家都没事儿了,我白夜山庄照例为各位准备了美酒佳肴,还望大家都能够宾至如归。”

    “商会首客气了,每一年商会首都准备得贴心周到,谁能不满意?”一个男子笑道。

    商绯云点头笑道,“黄爷过奖了,各位请。正事儿谈完了,就该好好放松享乐一番。是不是?”

    白夜庄园占地面积广阔,屋子也多,这会儿已经很晚了,如果在参加一场宴会等到结束自然也差不多凌晨两三点了。更有不少人是远道而来的,因此大多数参会的人都住在白夜山庄。

    “大少是不是和冷小姐也一起去吃点东西?”商绯云在傅凤城身边低声问道。

    傅凤城抬头看了冷飒一眼,“时间不早了,我先送她回去。”

    冷飒也点头,“今晚打扰商会首了,家里还有人等着,就不麻烦了。”

    商绯云也理解,“冷小姐跟咱们这些人不一样,是该早些回去。上次在仙宫让冷小姐不悦,还请见谅。下次冷小姐尽管带朋友来,我亲自陪冷小姐玩儿。”

    “商会首太客气了,商会首忙,就不用招呼我们了。”

    “那两位慢走,我就不送了?”

    傅凤城微微点头,“对了,替我给周厚德带一句话。”

    商绯云有些意外,笑吟吟道,“大少您吩咐。”

    “他要是不会管儿子,我就替他管。”

    商绯云眨了眨眼睛,有些不太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不过她也是老江湖了,当下面不改色地含笑应了下来,转头就吩咐人去查周公子今晚怎么得罪了傅凤城不提。

    商绯云也确实忙,跟众人打了声招呼匆匆去另一边的宴会厅招呼宾客了。来的都是各方大佬,谁的脾气都不见得好,谁也怠慢不得。

    “傅大少这是要走了?”龙薄云慢悠悠地晃过来笑道。

    傅凤城微微点头,“龙钺走了?”

    龙薄云微微眯眼,轻笑一声,“大少说笑了,龙钺走没走,我怎么知道?”

    “那就是还没走,我就不跟他道别了,麻烦龙门主带个话。”

    “只是道别?”

    傅凤城想了想,“老头子最近心情不好,别去他面前招摇,办完事赶紧走。”

    龙薄云愣了愣,突然仿佛想明白什么忍不住放声笑了起来。等他笑够了,方才一挑眉道,“我知道了,一定带到。”

    “走吧。”傅凤城对冷飒道,“先送你回去。”

    冷飒点头,“时间不早了,是该回去了。”

    “等等!”

    一行三人走出了大厅,身后才传来傅钰城的声音。

    一直被人无视的傅钰城阴沉着脸追了上来,甚至顾不得在他身后跟着他的郑缨。

    “四少要一起回去吗?”徐少鸣有些不解。

    傅钰城根本没有理他,直接冲到了傅凤城面前,“你…什么意思?”

    傅凤城没有说话,只是平静地看着他。

    “爹已经说了,白夜山庄的事情由我处置!你什么意思?!”

    傅凤城揉了揉眉心,似乎有些疲倦,“你如果不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就回去问问老头子。”

    “我……”

    “四少。”冷飒站在旁边看着傅钰城突然有些同情起傅夫人来了。

    幸好傅家老二老三都被养废了,不然别说傅凤城废了就算傅凤城真的死了这傅钰城也没什么指望能继承傅家。即便是现在,傅扬城年纪还小,再过个五六年只怕都比傅钰城强。

    冷飒轻笑一声,“傅家亲自站队支持洪门,你可知道会引起什么后果?”

    傅钰城一愣,冷飒和傅凤城却没有给他回神的时间转身走了。

    “等等!你算……”

    “闭嘴!”傅凤城似乎终于用尽了所有耐心,脸色倏地阴沉了下来。回头眼神阴冷地盯着傅钰城,“滚出去问问老头子该怎么做再说,你要是实在做不了,就让老二和老三来!”

    “……”

    看着三人的背影在夜色中越走越远,傅钰城忍不住咬牙,“傅、凤、城!不就是比我早生几年,有什么了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