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龙钺vs张静之(三更)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无论前厅闹成什么样子,后花园却依然一片宁静。

    弥漫着玫瑰花香,亮如白昼的花园当真是小情侣们花前月下的最好场景。

    不过此时花园里坐着的却不是一对情侣。

    而是男人。

    三个。

    傅凤城对面先前商绯云和龙薄云坐的地方此时换上了两个青年男子。

    一人穿着一身铁灰色制服,身形高大挺拔,面容如刀刻一般深邃英挺。他肤色比傅凤城和旁边另一人显得要深一些,是北方男人常有的健康色泽。只是坐在那里,身形挺直即便是一动不动也让人油然感到一股凛冽刚毅的男儿气概。

    最让人瞩目的却是,他的眼眸并不是大多数安夏人的深棕色,而是带着几分淡淡的蓝灰。更让人觉得这人有一种高不可攀只可远观的气势。

    另一个男子相较起盛气凌人的两个就显得要温和许多了,他穿着一身裁剪合身的西装,头发也规规矩矩的梳起,俊秀的眉宇间带着几分优雅清贵的韵味显然也是出身不凡。

    只是此时,三个人虽然相对而坐却谁都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

    三人似乎都不着急,各自安静地坐着喝茶。

    直到两个人影闯入了三人的视线,在一簇玫瑰花墙的后面,冷飒和周茂成一前一后地走了过来。

    冷飒自然远远地就是看到了那地方坐着的三个人,也不在意。只是微微挑眉,转身对周茂成说,“周先生,我们坐那边吧。”

    周茂成自然是冷飒说什么是什么,立刻满脸堆笑,“听冷小姐的。”

    冷飒对他笑了笑,两人转身走进了不远处另一边的凉亭下。

    “傅兄,那两位…你认识?”俊雅男子见傅凤城目光落在了冷飒身上,不由微微挑眉略带好奇地问道。

    闻言另一人也立刻注意到了凉亭里的两个人,摸着下自己俊挺的下巴扬眉看向傅凤城,“雍城当真是人杰地灵的好地方,这姑娘的容貌倒是不输朝云公主。”

    “冷家三小姐。”傅凤城淡淡道。

    对面两人面上都露出了一丝惊讶,再次双双看向冷飒。

    那俊雅男子轻笑一声,“帝师千金,果真不凡。说来若不是行程有些紧,我等也该前往冷家拜访冷老才是。”

    那穿着制服的男子倒是有些不屑,轻哼了一声,“张公子赶时间我可不赶。不过…我这样的粗人,跟冷老说不到一块儿去,不去也罢。”

    俊雅男子也不生气,反而笑道,“龙少难得南下,想必是要在雍城盘桓一些时日?还是要跟龙门主一起去江城?”

    那穿着制服的男子不是旁人,正是北方巨擘龙啸的儿子龙钺,龙钺今年二十七岁,与如今地位有些摇摇欲坠的傅凤城不同,龙钺是龙家名副其实的少帅,地位稳固牢不可破。

    龙钺往身后一靠,有些厌烦地瞥了那俊雅男子一眼,“张静之,你这人真让人厌烦。”

    那俊雅男子也不生气,欠身道,“那真是要请龙少见谅了。”

    龙钺嗤笑一声,站起身来道:“前面好像快要结束了,我就不陪你们俩耗着了,走了。”说完果然毫不拖泥带水地走了。

    张静之有些无奈地看着他的背影轻叹了口气,“龙少这脾气…凤城兄,咱们也走吧?”

    傅凤城道:“我只是来凑个热闹,张兄自便。”

    张静之微微挑眉,“我和龙钺才是凑热闹的,凤城兄这样的东道主都这样说,我们……”

    傅凤城微微抬手,“今年的大会,傅家有我四弟参加。”

    张静之眼神微变,点了点头,“那我先失陪了。”张静之即便是今天才到雍城的,却也不是真的不知道今晚傅钰城也来了。

    “不送。”

    傅凤城坐在原地,目送张静之走远方才开口,“少鸣,请冷小姐过来。”

    “是。”后面传来徐少鸣的声音。

    片刻后,冷飒就慢悠悠地走了过来。

    “我辛辛苦苦干活,傅先生却坐在这里跟人喝茶聊天,好兴致啊。”冷飒站在周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冷飒,挑眉道。

    “冷小姐既然想与人喝茶聊天,为何不过来?”傅凤城问道。

    冷飒笑了笑,在他对面坐下,“还是算了,那两位…看起来好像不太好惹。”

    傅凤城沉默了片刻,唇边勾起一抹冷笑,“何止是不好惹。”

    冷飒扬眉,有些好奇,“似乎没听说国内那个帮会还有这样相貌不凡的人物啊。”还是两个。

    傅凤城看了他一眼,“冷小姐以为,这次大会只有道上的人参加吗?”

    “官方?”冷飒道。

    傅凤城点了点头,“冷小姐要不要猜猜看?”

    冷飒往前俯身,下巴靠着桌面思索了片刻,“先走的那位看着…跟傅先生有几分相似,应当也是军旅出身吧?北方龙家,龙钺?”

    傅凤城微微扬眉,“另一个呢?”

    冷飒蹙眉,“该不会又是哪个皇子吧?”

    傅凤城摇了摇头,“不,那是内阁首相张弼的公子,张静之。”

    “哇哦。”冷飒有些惊叹,“一个小小的黑道大会,就能让整个安夏最出色的青年才俊都聚集于此?”

    这倒不是假话,如今整个安夏虽然各方势力林立,但总的来说最大的也还是分三家的。北方四省龙啸,南六省傅政,以及掌控中枢的内阁首相。

    而今晚聚集在这里的,龙家少帅,张家大公子,傅家两位少爷,今晚这白夜山庄可当真是蓬荜生辉了。

    “他们自然不会是为了这次大会。”傅凤城道。

    冷飒道:“难道是为了…所以,你们在这里坐了一晚上,其实啥都没谈,他俩就是为了牵制你?”毕竟傅凤城才是地头蛇,即便是行动不便能调动的资源肯定也比那两位多。

    傅凤城淡定地道:“应该说是,互相牵制。”他动不了,其他两个自然也别想动了。

    冷飒轻叹了一口气,“我不是很懂你们这些上层贵胄的生活。”

    傅凤城看了她一眼,“夫人慢慢就会懂了,我要的东西呢?”

    “你怎么知道我已经下手了?”冷飒笑吟吟地问道。

    “难道夫人是想告诉我,从你离开到现在将近三个小时,你其实什么都没做?”

    冷飒叹了口气,“傅先生英明。”

    傅凤城伸出手,冷飒眨了眨眼睛,对着她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