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打情骂俏?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此时已经是夜晚了,白夜山庄里却是一片人声鼎沸,灯火辉煌。

    宽敞的大厅里有乐队在演奏,各种各样穿着各异的人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说话聊天。还有些在楼上打牌,打台球,喝酒,跳舞。唯一相同的大概就是,这些人身边大多气势彪悍且身边都带着一个甚至多个气质不同的美丽女子。

    冷飒有些兴致勃勃地看着两个原本谈得好好的男人突然翻脸,闹得脸红脖子粗,将身边的美人儿吓得不轻。但周围却没什么人理会他们,显然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徐少鸣见她看过去,低声在她耳边说,“那是淮阳青红帮的老大薛暴和洪帮淮阳分会的老大洪厉,是洪天赐的堂侄。这两家…一直都不太对付。”

    冷飒有些惊讶,“我记得洪帮的总会也在雍城吧?”

    徐少鸣低笑了一声,“薛暴敢在这里闹,背后自然也不会没人。薛暴背后的人是龙薄云,洪天赐年纪大了,未必敢惹龙薄云。”

    “原来如此。”

    “大少在后花园,我带冷小姐过去?”

    冷飒点点头,“走吧。”

    两人正要穿过大厅往后花园走去,却被一个人拦住了去路。

    “咦,这位小姐有点眼生啊。”

    徐少鸣看了一眼拦在他们跟前的男人,微微低头眼底闪过一丝冷意,“周先生,这位小姐是商会首的客人。”

    那男人却并不在意,嘿嘿一笑,“咱们在这儿的,谁不是商会首的客人啊。这位小姐,在下周茂成,怀德堂的周厚德是我爹。不知这位小姐贵姓芳名?”

    “冷。”冷飒淡淡道。

    “冷小姐?”周茂成皱了皱眉,觉得这个姓氏很陌生。想了一圈,好像道上也没有什么姓冷的不能得罪的人家。难道是跟着哪个当家一起来的?顿时看冷飒的眼神就有些不一样了。

    “小子,你家老大是谁?”徐少鸣一看就不像是来参加聚会的客人,只能是跟着哪位客人一起来的。

    徐少鸣淡淡道,“周少想做什么?”

    周茂成搓搓手,看了看冷飒笑得有些猥琐,“这个嘛…你就管不着了。”

    大厅里人不少,自然有人注意到这一幕。正对着徐少鸣耀武扬威的周茂成并没有注意到其中有人幸灾乐祸的目光,虽然徐少鸣不是道上的人,但也还是有人认识他的。

    徐少鸣有些厌烦地扫了一眼纠缠不休的男子,沉声道:“周少,你还没有资格跟我们大少谈。冷小姐,我们走吧。”

    冷飒点了点头,对着周茂成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周茂成原本气势汹汹,却被徐少鸣骤然变冷的眼神吓了一跳。等他回过神来,正好看到冷飒对他笑,只是还没来得及说话两人就已经从他跟前过去了。

    周茂成这才注意到周围的人看热闹的表情,心里顿时觉得十分丢脸。

    怔愣了一会儿,终于涨红着脸转身追了上去。

    庄园的后花园里与前厅的群魔乱舞不同,后花园里却是一片宁静。

    花园里灯火通明,淡淡的花香在夜色中弥漫着。

    盛开的玫瑰花墙后面,一张桌边坐了三个人。

    傅凤城、商绯云、龙薄云。

    傅凤城神色淡漠地捧着一杯茶,平静地面对身边另外两人的互相敌视。仿佛下一秒两人就能站起身来互相对射,他却依然淡定自若恍若不见。

    明明在场的三个人中,傅凤城的年纪最小,却偏偏看上去气势反而最强最沉稳。

    龙薄云冷哼了一声,仿佛终于不耐烦跟商绯云互瞪了,有些慵懒地靠回了椅子里,“洪天赐那老不死的今年是不打算来了?”

    “龙门主身娇体贵都千里迢迢来了,洪帮主怎么会不来?人家提前派人递消息了,有事儿晚一些来。”

    “呵!”龙薄云不以为然,凤眼微挑,“有事儿?是倚老卖老想着让所有人等他压轴出场吧?”

    商绯云有些嫌弃地看了他一眼,语带嘲讽,“整日里想着压轴出场的怕是龙门主吧?谁不知道您在江城跟江城第一名伶江南春争谁是江城第一名旦呢。我真是奇了怪了,人家都是争着捧角儿,你倒是跟人争起高下来了。难不成,还等着人捧你呢?”

    龙薄云也不生气,眼波一转竟有三分妩媚,“这不是等着商会首捧我么?”

    “恶心!”商绯云冷声道。

    龙薄云反倒是笑出声来,“商绯云,你这种男人婆,难怪没有人要。”

    商绯云冷笑,“是啊,跟龙门主比起来,全天下的女人都算男人婆,哪里比得上龙门主妖娆动人。”

    龙薄云眨了眨眼睛,“妖娆动人?你见过么?”

    “……”商绯云终于忍不住,抓起跟前的茶杯就想要砸过去。

    龙薄云却速度极快地抢先一步抓住了她的手腕,“商会首,这是恼羞成怒了呀?”

    眼看两人就要打起来了,坐在旁边的傅凤城才终于抬眼看了两人一眼,轻轻放下手里的茶杯,“不管你们想打情骂俏还是掐死对方,都换一个地方。”

    “……”打情骂俏?快要打起来的两人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厌恶和想吐的表情。立刻各自往后靠去,以求将自己与对方隔离到最大距离。

    龙薄云靠回椅子里,有些懒洋洋地看着傅凤城,“傅少帅,我就问一件事,南六省今年还是跟往年一样么?”

    “你觉得呢?”傅凤城抬眼看他。

    龙薄云笑道,“这我怎么知道?这不是在请教少帅么?免得到时候拜错了佛烧错了香啊。”

    商绯云神色也多了几分肃然,“今晚督军让四少来是怎么个意思?少帅,据我所知…傅四少最近似乎在接触洪天赐。”

    傅凤城神色淡然,“只怕不只是接触洪天赐吧?”

    商绯云迟疑了一下,点头道:“不错,前些天傅四少也派人来说是请我喝茶,不过我当时不在雍城。”

    龙薄云微微勾唇,“看来…傅督军是真的打算培养四少了啊,今儿我刚到雍城就有人来送礼,少帅不如猜猜是谁?”

    “我母亲。”傅凤城淡淡道。

    龙薄云有些无趣地叹了口气,“早两年可不见傅夫人送我东西啊,真是让我又是受宠若惊,又是忐忑难安。”

    商绯云不由皱了皱眉,“大少,您以后……”

    “不必担心,以后南六省依然照旧。只要各位…安分守己。”傅凤城淡淡开口。

    龙薄云嗤笑了一声,却没有多说什么。

    ------题外话------

    龙薄云:男人婆!呸!

    商绯云:死人妖!滚!

    傅凤城:玛的俩智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