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傅少的礼物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结婚戒指这玩意儿是最近几十年才时兴起来的新玩意儿,在安夏从古至今戒指的用途多种多样,虽也有过用以定情的意思但多见于一些诗词和风月小说,上到皇室下至寻常人家,多用为普通装饰或者驱环。

    即女子每月不方便的时候佩戴,丈夫便知道这个时候不可近身。

    近百十年,各国文化纷纷涌入,倒是理不太清楚到底是什么时候年轻男女们流行结婚戒指一说了,不过大多也是流行于上层人士或高学历人士之中。

    傅凤城带冷飒去的自然不是之前和白曦去的百货大楼,而是同样在繁华商业中心,百货大楼斜对面不过几十米远的一家独立门店。

    这家店名叫盛颜,店面不仅高端大气面积也不小,上下两层比上次冷飒和白曦去的至少大了数倍。

    冷飒还知道,这家店的幕后老板是卫长修。

    盛颜是卫氏旗下的一家连锁珠宝首饰品牌,不仅国内各大城市都有店铺,甚至连国外都有分店。

    据说这家店原本是已故卫夫人也就是卫长修的母亲盛氏的陪嫁,卫夫人早逝这铺子就留给了卫长修。不过十多年卫长修便将它发展成了国内首屈一指的珠宝品牌。由此可见,卫长修年纪轻轻能成为安夏首富,绝不仅仅是因为卫家家底丰厚的缘故。

    “傅少。”盛颜的经理显然提前知道他们回来,早就等在店里亲自接待了。

    傅凤城点了点头,“东西准备好了?”

    经理恭敬地笑道,“不敢耽误傅少,我们先生离开雍城前亲自吩咐了,这些日子盛颜在整个南方的顶尖工匠都在全力准备傅少要的东西。”

    “有劳。”傅凤城满意地点头。

    “傅少言重了,为客人服务是我们的荣幸。更何况,傅少的都是难得一见的好东西。不说傅少报酬丰厚,就算没有报酬他们只怕也要抢着干呢。傅少,冷小姐,里面请。”

    冷飒跟着经理一路进了店铺,偌大的店里却安安静静的除了衣着整齐的服务人员没有半个人影。

    一行人直接从店里的电梯上了二楼,被经理引进了一间宽敞明亮的贵宾室。坐在窗边正好可以看到底下车水马龙的繁华街道,经理亲自从服务生手中接过一个素雅的白色盒子打开放在了两人面前。

    盒子里装着的并不都是戒指。

    两枚戒指只占据了盒子很小的一个角落,真正让冷飒侧目的是另外几件珠宝。

    这是一整套的钻石饰品,数十颗小钻石镶成的鸢尾花形项链,中间还嵌着一颗体量不小的黄钻。看上去精致华贵又不失典雅。还有与之相配的手链和耳环。

    旁边的一对戒指女戒同样是鸢尾花形镶嵌着黄钻,以狙击手的视力,冷飒断定那颗黄钻的大小几乎跟项链上的一模一样。倒是男戒就显得要朴素许多了,纯金属的光洁戒身,只镶嵌了三颗小小的黄钻。

    “……”冷飒觉得自己的心在颤抖。就算她曾经也不差钱,也经不起如此简单粗暴的金钱攻势啊。

    见两人都不开口,经理还以为两人对这套首饰有什么不满,连忙道:“傅少,冷小姐,这套饰品是咱们盛颜最好的设计师按照傅少的要求设计的,工艺也是最好的老师傅以目前最好的工艺手工完成的。这两颗黄钻都是5.2克拉,除了两颗黄钻,整套饰品一共有钻石二十七颗,共计99克拉。”

    “因此,设计师将这套首饰命名为永恒。”说到此处,经理忍不住有些骄傲地道,“在下敢保证,整个安夏如今也找不到比这套更好的黄钻饰品了。”

    “夫人认为如何?”傅凤城看着冷飒问道。

    “……”冷飒觉得,傅凤城对她的称呼似乎是完全看心情,丝毫摸不到规律,“很好。”

    怎么可能不好?就只是其中一颗黄钻现在把她整个卖了都不够买的。曾经的富二代冷爷,再一次体会到了穷人的悲凉。

    傅凤城点点头,“夫人觉得好就好。”

    经理闻言也不由松了口气,回头看向站在旁边的服务生,服务生立刻上前送上了另一个盒子。

    冷飒觉得自己的心都忍不住抖了抖。

    经理躬身打开了放在桌上的盒子,这次里面只装了三件东西。

    一只祖母绿翡翠珠链,一只翡翠玉镯还有,还有一支三彩翡翠雕琢而成的簪子。

    冷飒现在虽然是穷人,但她也是见过世面的。只是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三件翡翠无论是质地还是工艺都是极品中的极品。一股危险地感觉顿时油然而生,忍不住抬头瞥了傅凤城一眼。

    对于一个没什么感情也不太熟的未婚妻,这位爷大方得有点过了。

    要知道,傅钰城对郑缨爱得如胶似漆宁愿名声扫地得罪自己的亲大哥,也没到这个份上。

    当然…也有可能,傅钰城本身也是个穷*******人不喜欢?”傅凤城挑眉,“祖母娘家是滇南世家,这些都是她准备留给未来孙媳妇的。时间仓促,我挑了几样托盛颜打造,夫人若是不喜欢,将来自己再做打算吧。”

    这话说的轻描淡写,冷飒却收到了站在旁边的经理感叹羡慕的眼神。

    傅大少对未婚妻子可真是大方啊,这随便一件都是价值连城。他要不是个男人,他都想嫁给傅大少了。

    “没有,很好。”冷飒挤出个笑容道。

    拿一点点好处,那叫占便宜。但要是好处太多了,就得担心是不是有什么陷阱了。

    毕竟,如果天上真的掉了馅饼,更大的概率是砸死底下的人。

    “……”冷小姐好冷淡,这样珍贵的礼物都不能打动冷小姐吗?

    傅凤城并不在意冷飒的冷淡,点点头,“夫人喜欢就好,少鸣,帮夫人收好该回去了。辛苦杜经理了,回头我让人将费用送过来。”

    经理满脸堆笑,“傅少客气了,傅少和冷小姐满意就好。在下提前祝两位百年好合。”

    做傅少这一单生意,就能顶得上他们一个月的营收了。更不用说,如果傅家大少夫人佩戴了她们盛颜的首饰结婚,将来盛颜的名声……

    “多谢。”傅凤城点了点头,神色似乎温和了许多,仿佛心情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