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迟早要完!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安园是一座刚建起来还不到两年的孤儿院。

    安园的建立最早并不是因为冷飒,而是因为宋璇。

    雍城虽然有孤儿院,但依然有不少孩子无家可归。如今也只能算是时局还算平稳,远不到太平盛世的地步。更何况,即便是太平盛世又哪里少过这些人呢?

    最开始是宋璇和安露西时常接济一些街上的流浪儿,后来和冷飒白曦认识了,四个姑娘在一起闲聊的时候才想起来这个主意的。

    最初的时候着实有些艰难,那段时间四个人手里都是紧巴巴的,直到静姝的生意走上了正轨有了盈利,才渐渐地好起来。

    但依然缺钱,所以才将位置选在了城外,这样土地和房子都要便宜至少七成。而且这片地对外挂在宋璇家里,有宋家照看着安全也有保障。

    安园里现在有三十多个孩子,从十三四岁到刚刚一两岁的孩子都有。

    有一位院长和两个女工两个男工照顾着,年纪大一些的孩子也可以帮忙,倒也不算麻烦。

    好为人师的白曦和安露西每周会来教大孩子们识字,冷飒和宋璇则考虑这些孩子将来的生存问题,专门请人来教导他们一些技能,以备将来长大了离开安园得以生存。

    冷飒将下个月需要的花费交给了院长,又跟院长聊了聊安园这段时间的事情才转身告辞。

    临走前,徐少鸣拿出了五百块钱给院长。

    “是大少吩咐的。”徐少鸣说。

    “……”她没看到傅凤城吩咐啊,徐副官真是傅大少肚子里的蛔虫啊。

    走出去的时候,徐少鸣有些不好意思,“不知道冷小姐是来这里,我身上没带多少钱。”他们事先也不知道冷小姐是会来这里。

    冷飒笑道:“重在参与,非常感谢。况且…听院长说之前傅先生让人送过一次钱了?”

    徐少鸣道:“之前大少提过这边的事情,冷小姐如果有困难的话,可以申请一部分补助。”

    冷飒笑了笑,“徐副官,你去过雍城的那些孤儿院吗?”

    徐少鸣摇了摇头,他一直跟着大少,大少事务繁忙受伤之前经常雍城京城两地跑,哪儿有时间去那些地方。

    冷飒道:“那些孤儿院…拿了不少财政补贴,但是…里面的孩子很多时候却连饭都吃不起,时不时还要对外做出感恩戴德,幸福美满的模样。你觉得,这样有意思么?”

    “……”徐少鸣瞬间明白了冷飒的话是什么意思,半晌也没有言语。

    从城外回来已经快十点了,车子在学校门口停下,冷飒对傅凤城告了别便匆匆进学校去了,她十点钟还有一节文学院老院长的课,如果她敢逃课老院长会把她喷成筛子。

    回傅家的路上,傅凤城听完徐少鸣的话,微微凝眉,“她是这么说的?”

    “是,大少。”徐副官一边开车一边认真地道。

    迟疑了一下,徐副官忍不住道,“大少,我觉得…大少夫人还是很不错的。”虽然有点暴力,不像是书香门第家的姑娘。但是能花自己的钱养着一群孤儿不求回报,总算是一个好姑娘吧。

    原本那位郑小姐倒也是出了名的心地善良,每次什么慈善活动也从不落人后,却也没见她花费这么多心力。

    傅凤城垂眸思索了片刻,“宋将军的女儿跟她关系不错?”

    “是,安园现在就挂在宋家名下。”

    “宋家……”

    “我记得,宋将军的大儿子宋琝,今年二十九岁在丹城下辖的县里做县长秘书。”大少要他查冷小姐,他自然要尽力将跟冷小姐有关的人都查得清清楚楚。况且宋家的人也不难查,只是调个档案而已。

    “宋将军的儿子,做县长秘书?”傅凤城微微扬眉。

    徐副官笑道:“宋家这位大少爷跟宋将军不同,听说身体不太好从小学文,性格…比较实诚。”换句话说就是不会利用自己父亲的关系,也不会专营奉承上官。

    原本别人给他爹面子,最初他是被安排到丹城的,谁知道混了两年怎么把自己给混到那种小地方去的。

    傅凤城点点头,“给督军打报告,调他回来。”

    徐副官一愣,“大少打算提拔他?”

    “老头子这几年尽盯着京城和北方,我也没空管这些。有些事情,也该管管了。”傅凤城冷声道。

    徐少鸣神色稍敛,正色道:“是,大少。”

    刚回到傅家,徐少鸣推着傅凤城走进大门脚下就不由得一顿。

    前方不远处迎面而来一个有些陌生的少女。

    那少女旧识的刺绣衣裙,花着浅浅的妆容,垂在身侧的纤细手腕上还套着两只翡翠玉镯子。秀发在后方挖了个小小的发髻,簪着两支流苏发簪。

    不得不说,即便是在傅家老宅子这样的地方,这少女的打扮也显得有些异样。因为即便是傅家,除了傅夫人也不会有人做如此古旧的装扮。即便是郑缨为了讨好傅夫人,也总会有几分自己的新意的。

    这完全就像是个从一百年前走出来的小家碧玉,如果赔上她那欲露还羞的娇羞表情就更像了。

    徐副官这段时间见惯了彪悍女子,对这种三从四德地小家碧玉着实有些消化不良。

    “表哥。”

    少女走到傅凤城跟前,微微欠身行礼轻声唤道。

    “走。”

    傅凤城仿佛没看见跟前的少女一般,淡淡道。

    徐少鸣回过神来,立刻推着傅凤城目不斜视地从少女身边走了过去,也让那少女原本娇羞的表情和动作一起僵在了原地。

    “……”

    走出了好一段路,确定那少女没有跟上来徐少鸣忍不住松了口气。幸好是白天看到的,如果是晚上说不定要以为是不是遇鬼了啊。

    “大少,方才那位小姐是冯家的…姑娘?”

    傅凤城淡淡问道,“你有兴趣?”

    徐少鸣连忙疯狂摇头,想起傅凤城看不见又连忙开口,“不感兴趣。”

    “感兴趣也没关系。”傅凤城道,“我替你跟夫人说一声,她想必也不会舍不得。冯家的姑娘能嫁给你也算是高攀了。”

    “不敢不敢。”徐少鸣连忙谦虚推辞,“我只是一个听差的,哪里配得上夫人的侄女啊。”

    “那就别废话。”

    “我只是有些担心,看来之前夫人说的事儿…不是在开玩笑。大少,冷小姐的脾气可不太好。”要是大少脚踏两条船,她说不定能一脚把大少给踹水里去。

    傅凤城轻哼了一声,“你以为她会管这个?”

    “呃…不好说啊。”无论是哪个女人,都不会乐意丈夫身边有别的女人的。

    这一点,徐少鸣倒是没说错。

    对冷飒来说,傅凤城如果有别的女人,对她来说固然不伤感情,但是伤脸面啊。

    敢打银狐脸的人,迟早都是要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