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我来开车!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冷飒回头透过车窗看着被扔在冷家大门口正在跳脚的傅扬城,忍不住轻笑出声。

    “笑什么?”傅凤城看着她,淡淡道。

    冷飒立刻止住了笑,正襟危坐,“没什么。”

    “……”

    安静了一会儿,冷飒忍不住看了看傅凤城,“这么早…傅先生专程过来就只是为了送我去学校?”从冷家走到学校,比从傅家到冷家还要近得多。

    傅凤城摇摇头,“我以为冷小姐想知道昨晚的事情的后续。”

    “那人…真是傅扬城的亲舅舅?”亲舅舅抽大烟,拐卖人口,亲外甥却是傅家的小少爷?

    傅凤城点点头,“这是林国梁第五次诱拐女孩子了,其中有两个都是傅扬城学校的。上一次傅扬城就发现了蛛丝马迹,这段时间一直在偷偷查他。”

    “勇气可嘉,略欠思考。”冷飒公正地评价道,“那…那人会怎么样?”

    傅凤城无声地露出了一丝冷笑,眉宇间却有逼人的杀气。

    “已经死了。”

    看了一眼冷飒明显不知道说什么的表情,”怎么?冷小姐觉得他不该死?”

    冷飒摇头,“不,我只是觉得…滥用私刑不太好。”现在毕竟不是古代,呃…不对,古代也是有律法的,私自处置了犯人也是不被允许的。不过…她一个时常剑走偏锋的人,好像也没资格说人家不遵纪守法。

    前面开车的徐少鸣开口,“冷小姐,安夏宪法还有南六省的法律都规定,贩卖人口初犯监禁二十年,累犯终生监禁,严重者死刑如遇反抗可就地处决。另外…我们大少,有临机裁决的权力。”只需要事后补上一份情况说明给法官裁决即可。

    冷飒干笑,“哦,傅先生大义凛然,嫉恶如仇,令人佩服。”

    “……”毫无诚意。

    车里有一点诡异地尴尬,冷飒左右看看,轻咳了一声,“呃…那个,能不能让我试试?”

    “试什么?”徐少鸣不解。

    冷飒指了指他的位置,“我来开车。”

    徐少鸣想说,您在开玩笑吧?这是汽车,不是玩具。一不小心会出人命的好吧?就算这会儿街上没人,他们三个的命也是命啊。

    偷觑了一眼靠着椅背闭目养神的傅凤城,正思索着该如何体面而不伤害到冷小姐自尊地拒绝这个提议。就听到傅凤城淡淡道:“让她开。”

    “……”

    车子发出一声尖锐的嘎吱声刹住了,徐少鸣一手握着方向盘一边回头惊恐地望着自家大少。

    大少,你是认真的么?这是汽车啊,真的会出人命的啊!

    “冷…冷小姐……”徐少鸣觉得自己的声音都在颤抖,这一刻他深刻感受到了古代臣子对君王被妖妃所惑恨不得以死相谏的痛苦和绝望。

    冷飒下巴枕着副驾的椅背,对他微笑,“别怕,我手稳着呢。”冷爷可是机械全能,玩车怎么也比你玩得好。

    可惜汽车实在是太贵了,而且不好买,即便是她再眼馋也只能买个机车来改着玩玩。说起来,她的小宝贝儿廖云庭已经改好好几天了,都还没有机会牵出去遛遛。

    即便是徐少鸣再怎么不甘心也只能让出了驾驶位屈居副驾。之所以不坐后面,一来他不敢跟大少坐一块儿,二来…坐副驾万一出什么状况他说不定还有时间抢救一把。

    冷飒坐在主驾驶位上,忍不住搓了搓手才轻轻握住了方向盘。

    忍不住在心中吹了声口哨。

    有钱真好啊。

    曾几何时,冷爷穷得连辆车都买不起了。

    在徐少鸣的胆战心惊中,冷飒顺利地将车子开了出去。

    徐少鸣忍不住惊讶地看着冷飒,“冷小姐,你学过开车?”

    冷飒一手扶着方向盘,“这还用学?不是踩油门就行了嘛?”

    “……”徐少鸣想吐血,冷小姐,您能敷衍我的再不走心一点吗?

    在城里还好,一出了城冷飒就开始放飞自我了。

    这会儿时间本来就还早,路上几乎也没什么人,出城不到五分钟冷飒就将车直接飙了起来。

    虽然这车即便是最高时速也达不到前世高速最低限速的标准,在城里跑跑还行真想要飙车毫无体验感但冷飒还是觉得心满意足了。

    冷飒的想法徐少鸣却不太赞成。

    他一只手扣着椅子,一边道:“冷…冷小姐,慢、慢点开。”出了城,车子在路上飞速疾驰,时不时一个急转弯徐少鸣怀疑自己能被甩出车窗去。

    冷飒不满,“徐副官,听说你是国外军、校毕业生?这也太不淡定了,你看看你家大少。”

    傅凤城依然淡定地靠着椅背闭目养神,仿佛这样的速度对他没有丝毫的影响。

    要知道现在的路可不是前世平坦的高速公路,即便是专门行车的大路也算不得十分平坦,偶尔颠簸是难免的。

    徐少鸣欲哭无泪,他要是能像大少一样淡定,他现在肯定不是副官了啊。

    “嘎吱!”

    徐少鸣身体虽着惯性往右边一歪,才刚抬起头来车子已经拐进了一条小道,车速也总算是渐渐地慢下来了。

    徐少鸣暗暗松了口气,忍不住再次问道,“冷小姐,你跟谁学得开车?”

    冷飒悠闲地道:“自学成才。”

    “怎么可能?”

    “天才的境界,不是凡人能理解的。”冷飒道,“不信你问你家大少,他学了多久?”

    “……”

    “没学,玩玩就会了。”后座,傅凤城淡淡道。

    “……”我是凡人,我不配跟你们这些天才坐在一起。

    徐少鸣觉得自己的自尊心遭受到了史无前例的变态打击。

    车子在山坡下一座白墙围起的院子停了下来,徐少鸣调查过冷飒自然知道这个地方,只是有些好奇,“冷小姐为什么把这个地方建在这里?太麻烦了吧。”

    冷飒停下车,冷飕飕地看了他一眼,皮笑肉不笑地道,“穷。”这家伙以为买地皮,修房子都不要钱吗?即便是她们四个人合伙,也还是很辛苦的好吧。

    毕竟无论是她还是阿璇她们都还是学生,即便是家里有钱也不可能任由她们随便花用。

    徐少鸣干脆利索地闭上了嘴。

    冷飒下车,回头问车里的人,“我去去就回,你在车里等我还是一起进去?”

    傅凤城道:“少鸣,陪冷小姐进去。”

    徐少鸣连忙点头,跟着下了车,“是,大少。冷小姐请。”

    冷飒也不在意,点点头转身往里面走去。

    身后的车里,傅凤城睁开眼睛望着漫步走进去的身影,眼神深邃莫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