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感动哭了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大厅里一片沉默,不知过了多久才听到冷飒轻悠悠的声音响起,“抱歉啊,我确实不知道夫人指的是什么。”咔哒一声,傅夫人手里的茶杯不轻不重地放在了桌上,大厅里众人却忍不住屏住了呼吸,除了冷飒。

    “夫人。”站在傅夫人身后的一个妇人见状,连忙低声提醒道。

    傅夫人深吸了一口气,压住了怒气看向冷飒,“冷三小姐,冷家就是如此教的?对长辈的话随意顶撞?还是说…你对我傅家依然心存不满,所以才故意顶撞我?”

    冷飒面上露出几分无奈,“夫人在说什么?我什么时候顶撞你了?”

    “你还不承认!”傅夫人怒道。

    冷飒心平气和地道:“我以为我是在跟夫人交谈,夫人希望我做的事情,很抱歉我做不到。”

    “你说什么?!”傅夫人厉声道。

    冷飒淡淡道:“我同意嫁入傅家,并不是把自己卖给傅家了。嫁入傅家之后,我还会继续上学,以后还会工作。所以,夫人希望我做个一心照顾丈夫的贤惠少夫人,我做不到呢。”

    “你竟敢这么说?!”傅夫人手指尖都有些颤抖了,“你以为傅家非你不可吗?”

    冷飒轻言细语,“嘛,这年头也讲究双向选择的,我也不介意再被退一次婚呀。”

    站在冷飒身边的金兰都快要被吓哭了,她没想到自家小姐竟然这么大的胆子顶撞傅夫人。

    傅夫人突然冷笑一声,“说得倒是轻松,既然你这么看不上我们傅家,当初还答应婚事做什么?既然你不想当傅家的大少夫人,那就主动退婚吧。”

    冷飒微微偏着头,清冷的面容竟有几分可爱,“哦呀,我答应大少嫁给他了,他也答应不干涉我的事情了啊。”

    “他说了不算!”傅夫人冷声道:“进了傅家就要守傅家的规矩!”

    冷飒不以为然,“夫人,结婚呢是两个人的事情。人家小夫妻俩过的开心就行了,管得太多容易招人怨恨的。况且…如今安夏的法律都不禁止女子婚后念书工作的事情了。法无禁止即自由啊。傅家的规矩,比安夏的律法还大么?”

    坐在一边的郑缨被冷飒的目光扫过,突然有些不自在,她总觉得冷明玥方才的话意有所指。

    “你!冷三小姐好凌厉的口舌!”傅夫人气得脸色铁青。

    冷飒摇摇头,“不,我只是有些为大少不平而已。”

    傅夫人脸色微变,“你在胡说什么?!”

    冷飒道:“难道不是吗?夫人,你对四少的夫人百般纵容,却对我如此苛求。难道…只是因为我没有怀孕?那不如我也……”

    “住口!”不等她说完,傅夫人已经厉声打断了她的话,“这就是冷家的教养?我算是领教了!”

    冷飒微微勾唇,“让夫人见笑了,我们冷家从小就教女儿家要循规蹈矩自重清誉,万万不能做那些暗通款曲,私相授受的事情。我觉得…我做的还挺好的。大概就是做得太好了,才让四少等不及出去偷吃。唉…可见,冷家的教养也不都是全对的。”

    “你…你!”傅夫人指着冷飒手指头颤抖不已,郑缨也羞红了脸,“冷小姐,你一定要如此羞辱我么?!”

    冷飒微笑,“怎么?郑小姐又要病了么?还是说又要一死以证清白?玩过的戏码就别再玩了,万一不小心弄假成真,没意思。”郑缨和傅钰城的事情刚闹出来的时候,郑缨就在家里寻了一次短见。

    当然了,没死成。

    “你!”郑缨终于忍不住红了眼睛。

    “娘,阿缨!”傅钰城从外面匆匆进来,刚走到门口就看到大厅里傅夫人气得发抖,郑缨捂着脸哭泣的模样。目光落到悠然坐在一边喝茶的冷飒身上,傅钰城脸色微变,“又是你!你对我娘和阿缨做了什么?”

    说着就朝着冷飒冲了过来,这几天他脸上的伤好得差不多了,但是腿却还有微跛速度并不多快。

    金兰吓了一跳连忙想要挡在冷飒前面,却被冷飒一把抓住拎到了一边。

    冷飒抬脚一勾,她旁边的一个空椅子就平平地滑了出去正好拦在了傅钰城跟前。傅钰城一头撞上去,若不是那椅子不轻,他动作也不算快,只怕就要连带着椅子一头栽倒在地上了。即便是如此,傅钰城腹部也重重地撞在了椅背上不由得闷哼一声。

    “你!”

    “四少,礼貌。”冷飒含笑提醒道,“傅家的教养都让你喂狗了么?这么莽莽撞撞的是要干什么呢?”

    “钰儿!”

    “钰城!”

    傅夫人和郑缨也顾不得其他,连忙起身上前扶住傅钰城,“钰儿,你没事吧?”

    傅钰城摇摇头,扶着傅夫人安慰道:“娘,我没事,不用担心。阿缨,你怎么了?是不是她又欺负你了。”

    “……”冷飒倍觉冤枉,她从没欺负过郑缨,这个又字从何谈起啊。

    看看人家相互依偎着的一家三口,再看看自己和金兰势单力薄孤家寡人的模样。冷飒不由在心中轻叹,好孤单啊有点怕怕呢。

    “这是在干什么呢?”门外传来了傅督军洪亮的声音,傅夫人不由得一愣,傅夫人平常白天鲜少有在家的时候,更不会往她这边来。今天……

    门外,傅督军已经大步垮了进来,身后还跟着被徐少鸣推着进来的傅凤城。

    傅夫人脸色微沉。

    傅督军看了一眼大厅里的情形不由一愣,“这是在干嘛?”

    冷飒先一步开口,笑道:“回督军,方才郑小姐在跟我们讲她和四少的感情史呢,您瞧,郑小姐都感动哭了。”

    “我没……”郑缨没想到冷飒竟然如此无耻,光明正大地胡说八道。

    傅督军却没有理会她,挑眉笑道,“哦?都感动哭了,你怎么没哭?”

    冷飒笑道:“这个…我大抵是没法子感同身受吧。说不定哪一日我讲起跟大少的事儿,也能感动哭了呢,这不是还没来得及培养感情吗?”

    坐在轮椅里的傅凤城抬眼,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

    傅督军打量着冷飒,笑道:“你这丫头倒是有些意思。”

    走到主位上坐了下来,徐少鸣推着傅凤城走到了冷飒身边。冷飒微微挑眉,无声地问道,“你怎么来了?”

    傅凤城冷飕飕地看了她一眼,还是没有说话。

    冷飒撇撇嘴耸了耸肩,不说就算了,装什么深沉?

    ------题外话------

    偶尔还是可以二更一下的~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