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执迷不悟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这晚最后冷飒带着冷明淑坐着傅家的车回了冷家。

    刚进了门,早就因为不放心等着女儿的二老爷夫妇和三老爷夫妇就迎了上来。看到被冷飒拽在手里一脸迷迷瞪瞪模样的冷明淑,三夫人顿时就慌了手脚,“哎呀,这是怎么了?淑儿这是怎么了?萧少呢?”

    冷飒将冷明淑推到三夫人怀里,“喝醉了,给她泼一杯凉水差不多就能醒了。”

    “……”众人无语,这是人说的话吗?

    二夫人拉着冷飒仔细打量着,“玥儿,你没事吧。”

    冷飒笑着摇摇头,“娘,我能有是什么事儿?这麽晚了,你们怎么还不睡?等我做什么?”

    二老爷无奈,“你也知道这么晚了还不回来,我和你娘怎么放心的下?这萧少怎么没有陪你们一起回来?”

    二老爷有些不满,萧浩然说带着明淑一个人怕她拘谨才请玥儿作陪的,这么晚也就罢了,怎么连人都不见?

    冷飒悠悠道,“还指望萧少呢,我们坐傅家的车回来的。你们那位萧少…这会儿大概跟三皇子一起走了吧。”可能被送进医院了,毕竟皇室子弟如果真的瘸了有碍观瞻。

    “三皇子来了?”三老爷夫妇惊讶地道。

    冷飒道:“人家三皇子早就到雍城了,不过不是为了冷家来的。”

    二老爷和三老爷对视了一眼,冷老太爷曾经是帝师,虽然不是当今皇帝的老师但也是三皇子的伯父的老师。而且那位退位的太上皇如今的安亲王可还活着呢,三皇子来雍城却连冷家的门都没有登。

    这是否说,皇室已经不那么在意冷家了?

    “娘…娘……”冷明淑被三夫人扶着,有些难受地叫着。

    “淑儿,你怎么了?”

    冷明淑靠着三夫人呜呜咽咽起来,“娘…淑儿难受……”

    三夫人也顾不得许多,“二哥,二嫂,我先带淑儿回去了。”

    二夫人点点头,“快去吧,让人弄点醒酒汤给淑儿喝了,早点歇着。”

    目送三房一家离开,冷飒才挽着二夫人的胳膊往回走,“爹娘,咱们也回去吧。”

    二夫人有些不放心地回头看了一眼三房的背影,“这是怎么回事啊?淑儿一向端庄自持,怎么就喝醉了。”

    冷飒轻笑道:“萧浩然要她喝,她还能不喝?”

    二老爷皱眉,“萧家那个,不知道淑儿不会喝酒?”连他这个不怎么亲近的二伯都知道,萧浩然身为未婚夫竟然一点都不打听淑儿的事么?

    冷飒冷笑一声,“就是知道,才让她喝的。爹娘,萧家这门婚事好不了,三叔和三婶若真是心疼冷明淑,还是退了得好。”

    二夫人轻叹了口气,“哪里那么容易啊。”冷衍如今在京城做事,萧家虽然没什么实权了毕竟还是京城的地头蛇,皇室的身份在那里。不仅如此,即便只是三房,只怕也不会愿意退婚的。

    “我也觉得萧家对这门婚事有些冷淡。”二老爷皱着眉头说,“萧浩然这次来冷家,可是半句婚事都没有提过。”

    “回头还是提醒三弟一声,让他跟老太爷说说吧。”二老爷思索着。

    二夫人轻哼一声,“只怕人家不领情。”到底也没有阻止二老爷,二房夫妻俩性子都软,心也不坏。即便是冷明淑平时性子高傲些,到底没在他们做长辈的面前失礼过,姑娘家的婚事关系着一辈子。

    二夫人想着自己女儿不顺的婚事,到底也不忍看着冷明淑再不顺了。

    冷飒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才取出了那把从萧浩然那里抢来的战利品。

    蓝箭29,目前安夏已知的最好的枪之一,即便是全世界也能排名前十。

    当然这样的性能对冷飒来说算不了什么,但这不是没办法么。

    她就算闭着眼睛也能画出比这先进几百倍的图纸,也不代表她现在就有能力做出来。

    人生不能太吹毛求疵啊。

    冷飒愉悦地轻抚着那冰凉的枪身,犹如在看一个自己最钟爱的美……帅哥!

    “嗯哼哼,先让姐姐看看,怎么给你动个小手术呢。你是不是也对自己的造型很不满呀,不用担心,很快你就能变得更漂亮更厉害了。”冷飒一边轻哼着小曲儿,一边毫不客气地将手里的宝贝拆成了一堆零件。

    “这种好东西竟然落到萧浩然那种白痴手里,正是暴殄天物。回头能弄一把1098J就好了。”冷飒一边忙碌着,一边惋惜着,“对了,傅凤城肯定很容易弄到这些东西吧?”要怎么才能在保持自己淑女形象的同时,让傅凤城心甘情愿地替自己弄到东西呢?

    “……”冷小姐,您竟然认为自己在傅大少面前还有淑女形象这种东西吗?

    雍城某处公馆里,私人医生替萧浩然处理完了伤势站起身来,“大夫,怎么样?”

    医生恭敬地对萧轶然说,“小腿骨折,建议尽快做手术。半年内应该能恢复个七八成,不过…以后恐怕做不了高强度的运动了。是否要立刻安排住院?”这公馆虽然不错,但是想要动手术却不行。

    萧轶然断然拒绝,“不,明早回京。回去之后再做手术吧。”

    医生想了想觉得应该问题不大,还是提醒道,“一定要尽快,拖延不得。”

    “知道了,谢谢大夫。我让人送你回去。”

    “应该的,三皇子留步。”

    送走了医生,萧轶然才转身对躺在床上的萧浩然道:“明早回京城。”

    萧浩然脸色苍白,眼中却满是仇恨,“傅凤城那个残废,我不会放过他的!”

    萧轶然宛如看白痴一样看着他,“看来这次的教训还不够,我劝你,这辈子都别出现在傅凤城面前了。”

    萧浩然猛然抬头,“要不是三皇子袖手旁观,我怎么会变成这样?堂堂皇子,连个残废都怕,你就不怕把陛下气死么?”

    萧轶然并不生气,饶有兴致地扫了一眼萧浩然地腿,“萧浩然,你以为……傅凤城是什么人?他肯放你走,是他不想要你的命,不是他不敢。懂么?”这蠢货捡回了一条命不知道珍惜,竟然还想作死。

    “还有那个郑缨。”萧轶然冷笑道,“傅凤城如果真的看重她,别说她只是怀了傅钰城的孩子,就算傅钰城跟她双双殉情了,他俩连尸骨都埋不到一块儿。”

    萧浩然铁青着脸不再说话,但是只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萧轶然的话他并没有听进去。

    萧轶然啧了一声也不再多说,人自己要找死别人是拦不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