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你快还是我快?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萧浩然抬起头来,再看向冷飒的眼神已经满是惊恐了。

    这是冷家的三小姐?!

    或许他终于明白,冷老太爷为什么不喜欢这个孙女了,根本就不是单纯的因为她不听话!

    在被枪口顶住太阳穴的那一刻,他真的毫不怀疑如果萧轶然不开口这个女人真的会动手杀了他。

    “时间不早了,动手吧。”傅凤城一手撑着额头,微微蹙眉提醒道。

    萧浩然猛然抬头看向傅凤城,傅凤城神色淡漠地看着他,“你以为,我再跟你开玩笑么?你、还是郑缨,选一个吧。”

    萧浩然自然不肯做选择,无论是选哪一个都不是他想要的。

    “把这三个人带去找郑缨。”傅凤城吩咐道。

    徐少鸣愣了一下,很快回过神来,“是,大少。”

    说着就上前一只手提起那被打断了一条腿的男子扫了另外一个还站着的男人的一眼,那男子立刻识趣地上前战战兢兢地扶起被冷飒踢晕过去的男人。

    算起来,今晚倒是他的运气最好了。

    有时候什么都不知道,真的是一种福气。

    “等等!”见状,萧浩然连忙叫道。

    此时他已经面如土色,满头大汗。颤巍巍地伸手抓住了落在地上的棍子,面带祈求地看向萧轶然。萧轶然神色有些肃然,却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轻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偏过头了去。

    萧浩然终于有些绝望了,他对郑缨的感情并不是假的,否则也不会明知道郑缨已经有了傅钰城的孩子还千里迢迢从京城赶来。

    他既然肯为郑缨得罪傅家得罪傅凤城和冷家,自然也不愿意让她因为自己遭受那样的事情。

    最重要的是,如果萧轶然不肯帮他出头,今晚…就算他拒绝也不可能平安走出这里的。从一开始,萧浩然就算漏了两点。他没想到冷飒竟然这么难缠,更没想到傅凤城会为了冷飒出现在这里。

    世人就是这样,当那些悲惨的事情发生在别人身上的时候,并不觉得如何。但一旦转移到了自己或自己最重要的人身上,才觉得别人丧心病狂毫无人性。

    对上傅凤城淡漠的眼神,萧浩然终于颤抖着手低下了头。

    在傅凤城的眼睛里他看到的只有淡漠,连一丝一毫的愤怒都没有。

    萧浩然突然大叫一声,举起手中的棍子朝着自己的左腿砸了下去。

    然后便是一声惨叫,棍子滚落到了地上,萧浩然的腿无力地垂在地上,一时间汗如雨下。

    冷飒微微挑眉,真不愧是甘愿喜当爹的男人。这么看来至少萧浩然对了郑缨的感情倒是真的,只是…如此一来,冷明淑又算什么?

    “你可以带他走了。”傅凤城开口道,“别让他再出现在雍城。”

    萧轶然苦笑,“我想他这辈子大概也不想来雍城了。”上前一把拉起萧浩然扛在肩上就往外面走去。

    他看着身形修长消瘦,扛着一个并不比自己矮多少的男人竟然也毫不费劲,“我走了,明早的车北上。小嫂子,过段日子咱们再见?”

    “三皇子慢走。”

    萧轶然伸出一只手对她挥了挥,拉开铁门扛着人走了出去。

    萧轶然带着萧浩然走了,那位早就被吓得软倒在一边的张经理却被他们给留了下来。此时傅凤城和冷飒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他整个人更是如同面条一般软瘫在地上爬不起来。

    “告诉商绯云,如果明天上午之前这事解释不清楚,仙宫就没有必要存在了。”傅凤城居高临下看着地上满头大汗的男人道。

    冷飒微微挑眉,这仙宫舞厅竟然是商绯云的产业吗?

    商绯云这个名字,对冷飒来说也算是如雷贯耳。

    南六省除了官方,暗地里还有一些势力。

    其中最大的势力有三股,飞云会商绯云,龙门龙薄云,洪帮洪天赐。

    其中,只有商绯云是女的。

    甚至整个安夏数得上的黑道势力中,也只有商绯云一个这么厉害的女人。

    “大…大少!”张经理战战兢兢地道:“这件事、这件事老大她…她不知道啊。是小的鬼迷心窍,收了萧浩然的好处,求大少饶命啊!”这件事是他趁着商绯云这几天不在雍城擅自做的,如果到了老大跟前,他的小命只怕也要保不住了。

    旁边徐少鸣低笑了一声,这人难不成竟然以为大少比商绯云更加仁慈?

    傅凤城看了一眼徐少鸣,徐少鸣立刻憋住了笑意做严肃状,“是,大少。我会去处理地。”

    上前一把拎起张经理就往外面走去,那三个伤得伤昏得昏的男人被他横了一眼就立刻乖巧地跟了上去,半点也不想留下来面对傅凤城和冷飒。

    阳台上再次安静下来,冷飒有些好奇地打量着傅凤城,“看来,傅先生如今在雍城,能量依然不小啊。”

    如果真的如外传的完全废了被傅督军放弃了,无论是萧轶然还是方才那位张经理,只怕都不会那么给傅凤城面子。或者…她还应该更深入地了解一下这位曾经的傅家少帅。

    “让冷小姐见笑了。”傅凤城淡淡道。

    冷飒有些好奇,“傅先生,你和你们傅家,真的能接受我这样的媳妇儿?我可没有郑小姐那么乖巧懂事,现在你想必也看出来了。而且…以后我也并不打算收敛。”

    傅凤城道:“你是跟我结婚,不是跟傅家。另外…郑小姐那样乖巧懂事的,傅某也消受不起。”

    冷飒瞬间想到不久前郑小姐才刚刚给傅大少带了一顶色泽光鲜生命力十足的帽子。

    “所以,只要我不…效仿郑小姐,做什么都可以?”冷飒问道。

    傅凤城看着她,“你也可以效仿郑小姐。”

    “嗯?”这么大方?

    下一刻,傅凤城已经举起了右手,黑洞洞的枪口直对着冷飒。

    冷飒叹了口气,晃了晃自己手里刚刚抢来的战利品,“你猜我快还是你快?”

    “你真的是冷家三小姐?”傅凤城放下了手,慢慢靠回了轮椅里问道。

    “如假包换。”冷飒毫不心虚地回答。

    傅凤城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家母对冷小姐可能有一些不满意。”

    冷飒毫不意外,傅夫人要是对她满意那才是奇了怪了。

    “傅先生的意思是?”

    “我不想再退一次婚。”傅凤城淡定地道,“如果冷小姐让我再丢一次脸,我想你可能需要提前考虑一下全家逃亡路线了。”

    “……”就是说要她撑住,绝对不能让傅夫人退婚嘛。

    行!你家权势大你牛逼呗!

    “我尽力。”

    “是必须。”

    “你太无情了,郑缨你就轻轻放过,对我就猛下杀手。你果然还是更爱她。”冷飒幽幽道。

    傅凤城面无表情地道:“可能是因为她可有可无,我对夫人一往情深,难舍难弃甘愿同生共死。”

    “……”麻蛋!这狗男人又诅咒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