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又要退婚?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坐了小半个小时,冷飒就起身去了一趟洗手间。仙宫倒是不愧雍城三大娱乐场所之名,里面装潢不仅富丽堂皇且服务周到,即便是第一次来也完全不用担心找不到地方。

    冷飒刚从洗手间出来在门口的洗手台洗手,萧浩然就出现在了他的身边,“冷小姐。”

    冷飒脸色微变,“明淑呢?”

    萧浩然有些无奈地,“三小姐对我有偏见,我亲自将明淑小姐带出来的,难道还能让她出什么事?你放心,我朋友来了,他们里面也有女孩子,我请她们照顾明淑小姐了。”

    冷飒这才点点头,“萧少有什么事?”

    “我这两天就要离开雍城了,前两天我说的事情,三小姐考虑清楚了吗?”

    冷飒甩了甩手上的水渍,从旁边抽出一张方巾擦手,“多谢萧少关心,不过事已至此做什么都晚了,冷家也不可能真的得罪傅家,不是么?”

    萧浩然看着她,“难道三小姐甘心一辈子就这么毁了?我也听冷老说过傅家的意思,不过恕我直言,三小姐真的觉得傅家会说话算话,到时候放三小姐离开么?”

    冷飒轻叹了口气,“就算傅家说话不算话,我又能如何呢?冷家得罪不起傅家,我总不能为了我自己,置父母和弟弟于不顾。”

    “我可以……”

    “不用了。”冷飒摇摇头,“我知道萧少是一片好心,不过还是算了吧。”说完也不给萧浩然再说话的机会,冷飒转身向外走去。

    她身后,萧浩然望着她离开的背影眼神幽深。

    “既然你如此不识趣,可就不能怪我了。”对于冷飒的胆小,萧浩然很是轻蔑。

    冷飒一行人在舞厅里玩耍的时候,她们的行踪却已经被人传进了傅家。

    傅家一家四口再带上一个傅安妮难得坐在一起吃晚饭,管家脸色有些难看地拿着东西进来。看到坐在桌边神色冷峻的傅凤城脚下一顿,一时有些不知道该进还是该退。

    傅督军见状皱眉,“什么事?”

    管家看了一眼傅凤城,欲言又止。

    “跟大哥有关?什么事?”傅钰城先一步开口,看到管家手里捏着的信封,“是谁给大哥写的信?犯得着神神秘秘的吗?”自从傅督军宣布了婚期,傅钰城面对傅凤城就总是有些阴阳怪气的。

    管家连忙摇头。

    傅督军有些不耐烦,“说!”

    管家连忙将手中的信封奉上,小声说,“刚刚有人匿名送来的,跟…冷三小姐有关。”

    傅督军迟疑了一下,接过来递给了傅凤城,“既然是你媳妇儿的,你自己看看吧。”

    傅凤城接过来,信封并没有封起来,里面是两张照片。看了一眼照片微微皱眉,却没有说什么将照片直接塞了回去。傅钰城好奇地伸长了脖子,“大哥,是什么照片?”

    “没什么。”

    傅钰城有些不高兴,“没什么是什么?既然有人专程送上门来,总不会是什么日常照片吧?”

    “凤城?”傅夫人优雅地放下了手中的汤勺看着傅凤城。

    傅凤城拿起信封递给傅钰城,“你想看就看吧。”

    傅钰城眼神变了变,什么叫他想看?虽然…他确实想知道里面是什么。只是傅凤城这么轻易就给他,反倒是让他有些不得劲儿了。

    虽然有些郁闷,傅钰城还是打开了信封抽出里面的两张照片,脸上的神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看着傅凤城的眼神不仅有同情怜悯,还有幸灾乐祸。

    “大哥,要不…还是算了吧。”傅钰城劝道,“要是真闹出什么事儿,对咱们傅家影响不好。”

    傅凤城却十分淡定,“有什么影响?以后傅家无论出什么事,想必雍城百姓也都能接受了。”

    傅钰城脸色又是一变,盯着傅凤城冷淡的表情忍不住磨牙。

    “钰儿?”

    傅钰城冷笑了一声,将照片递给傅夫人。傅夫人看了一眼顿时脸色大变,啪地一声将照片拍在了桌面上,吓得捧着汤碗的傅安妮忍不住抖了抖,暗暗后悔今晚为什么要来前面凑热闹。

    虽然她妈咪不管她,傅扬城也不着家,但是一个人安安稳稳地吃饭他不香吗?

    “督军!”

    傅夫人厉声道:“退婚!必须马上退婚!我傅家怎么能娶这样的女人进门?这才刚订婚,她就敢跟别的男人去这种地方?以后还有什么是她不敢干的?”

    傅督军看了一眼也微微皱眉,又扭头看了一眼坐在一边的傅凤城。

    “老大,你怎么看?”

    傅凤城反倒是在场的人中最淡定地一个,喝了一口汤将碗放下方才问道,“怎么了?”

    傅督军瞪了他一眼,“别装傻!冷家这丫头……”他对冷飒的印象不错,按说冷飒既然答应了婚事就不会故意想要再悔婚才对。但是这照片上是什么地方他们一眼就能认出来,也不可能是假的。

    “去舞厅怎么了?”傅凤城神色平静,“现在年轻人去那些地方玩儿不是寻常事么?她高兴就好,我相信她有分寸。”

    “有分寸?!”傅夫人气得脸色铁青,“有分寸跑到那种不三不四的地方去?我看她就是故意的!”

    “嫁进傅家本就委屈她了,她高兴就好。”

    “你……”

    傅督军看着他,“你真的不在意?”

    “我相信她自有分寸。”傅凤城道。

    傅督军点点头,他也觉得自己不应该看错人,不过回头还得将那丫头叫过来敲打敲打,“夫人,算了。现在的年轻人跟老一辈不一样了。只是去坐坐玩玩,也没什么……”

    话还没说完,就听傅夫人冷笑道:“督军自然觉得没什么,咱们家三姨太不就是督军在舞厅里认识的么?但是你别忘了,我们这是在娶妻,不是纳妾!”

    坐在一边的傅安妮低着头不敢说话。她的生母说起来也曾经是雍城少见的高学历的女子,即便是现在出国留过学的女子也不多见。但是最后她却并没有独立自主,或者与志同道合的人携手共度一生,而是进了督军府做了督军的姨太太。

    傅督军脸上闪过一丝尴尬,轻咳了一声,“当着小辈的面,说这些做什么……这毕竟是老大的事,还是让他自己做主吧。”

    “凤城,明天就去冷家退婚!”

    傅凤城摇了摇头,“母亲,这不妥。”

    傅夫人终于忍不住瞪着傅凤城厉声道:“你这是故意跟我作对还是被冷家那丫头迷昏头了?!总之我绝不允许你娶那种女人!”

    “母亲想让我娶谁?”傅凤城淡淡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