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记仇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飒飒以后想做什么?”安露西好奇地问。冷飒懒洋洋地道:“混吃混喝等死。”她上辈子已经浪够了,真的觉得这辈子可以混吃混喝等死了。

    宋璇嫌弃地睨视她,“我看也是,不然以你的能力怎么会在文学院混日子。”

    冷飒不满,“你这是看不起我们文学院?想试试来自文学院老教授们的愤怒吗?”

    宋璇道:“讲真的,晓晓想当医生,曦曦…呃,白曦你能干什么?”

    白曦愤怒,“我要当老师!老师!”

    “好吧。”宋璇点点头,“曦曦想当老师。飒飒,你呢?”

    “傅家大少夫人啊。”冷飒优雅地道。

    “…要点脸好么?”宋璇半晌无语。

    冷飒微微一笑道:“好啦,你放心吧。虽然我现在还不知道想做什么,但也不会真的一辈子混吃等死的。”

    宋璇有些不甘愿,“我觉得你现在就在浪费自己的能力。”这是宋璇的真心话,冷飒是她见过的最聪明的女子,学什么都快。明明是文学院的,只是偶尔蹭蹭课医学院的课程她学得只怕也不比安露西差。甚至还会去听外语学院,商学院的课程。

    可惜她喜新厌旧,有时候听两次就不去了,整天到处乱跑。

    冷飒长了这样一副脸,却在学校存在感不强,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她行踪飘忽,很多同学对她压根不熟。

    冷飒无奈,“阿璇姐姐,我才十七岁,还是个宝宝啊。”对未成年人能不能不要这么苛刻。

    宋璇无语,“好吧。”等她能自己做主了,如果冷飒还是如此懈怠,就把她抓去做苦力!

    说话间,两人跟前的账册都已经算好了。宋璇拿过来做了整合统计,对其他三人道:“上个月三间店,所有收入一共六千块。扣除成本和工资以及安园的花费,还剩下三千千二百零八块。零头先放着,我们一人可以分到八百块。”

    白曦眼睛闪闪亮,“啊,正好我可以买月星阁新出的首饰了!”

    安露西也很高兴,“我要请人帮我买一批国外的医学书。”

    宋璇不理会两人,淡定地道:“我要存钱以备离家出走被家里断了钱。”

    三人看向冷飒,冷飒悠悠然道:“我想要一把1098J。”这个时代已知最好的安夏国产的狙,可惜这玩意儿有钱也没地儿买。

    “那是什么?”三人问道。

    冷飒摆摆手,叹了口气,“玩具。”低调,吓到小伙伴就不好了。

    “……”

    一行人从小店出来往学校走,正好遇到一群人押着几个穿着绸缎华服的男女浩浩荡荡地路过。冷飒和宋璇连忙一人一个将白曦和安露西拉到路边,安露西踮起脚看着绝尘而去的队伍有些疑惑地道:“那好像是卫家的人,他们抓的是谁啊?”

    “卫长修那个卫家?”冷飒问道。

    安露西点头道:“是啊,领头的那个是卫家在雍城的总经理身边的保镖,跟着一起去拜访过我祖父。”

    宋璇没什么兴趣,“管他们呢,谁知道哪个倒霉蛋惹上了卫家。”

    白曦嘿嘿笑道:“也不知道只是惹上了卫家在雍城的人还是惹上了卫长修。要是惹了卫长修,可就惨了。”

    宋璇点头,“听说卫长修这人记仇,咱们快走吧,别迟到了。”

    “嗯嗯。”白曦连连点头,脖子却还是忍不住往后望,显然是对即将倒霉的人十分好奇。

    傅家

    “砰!”傅夫人手里的茶杯被砸在了地上瞬间碎成了一片片碎片,“你说什么?!”

    站在跟前的丫头吓了一跳,战战兢兢地道:“回…回夫人,舅老爷,一家子都被人给抓了。”

    傅夫人冷声道:“什么人这么大的胆子,敢在雍城里抓人?”

    丫头道:“传话的人说…是卫、卫家的人。”

    傅夫人道:“给赵局打电话,让他们立刻去把人救出来。”

    “可是…”

    傅夫人有些不耐烦地道:“可是什么?!”

    丫头道:“可是,那些人抓了人之后,就直接…直接送到督军跟前去了。”

    “什么?!”傅夫人一向淡漠平静的脸色瞬间剧变,猛地站起身来道:“怎么不早说?!”

    丫头不敢说话,她还来不及说啊。

    傅夫人站起身来就要往外走去,却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停下了脚步迟疑了片刻又转身走了回来。在大厅里来回转了一圈方才道:“去叫大少爷和四少爷来见我。”

    “大、大少爷……”丫头想说,大少爷这些日子都不肯见人,就算是督军召唤他也几乎不去,有时候真有事还是督军自己亲自去大少爷的院子。

    傅夫人显然也想到了这个,眼眸一沉挥袖道:“算了,我亲自过去!”

    傅凤城看着急匆匆而来的傅夫人和傅钰城,目光慢慢地扫过傅钰城脸上青青紫紫的伤痕,端坐在轮椅里没有说话。

    傅夫人有些着急,凝着眉脸色阴沉。

    “凤城,我记得…你跟卫长修认识?”傅夫人看向傅凤城问道。

    傅凤城垂眸道:“不熟。”

    傅夫人迟疑了一下道:“你表哥表弟跟卫家有些冲突,你可认得与卫长修说得上话的人?”

    傅凤城抬眼看着傅夫人,道:“我跟卫长修,关系不好。况且,我如今这样母亲觉得卫长修会给我面子么?”

    傅夫人一顿,只听傅凤城继续道:“卫长修的三弟卫长逍跟四弟是同学。”

    傅夫人眼眸微沉,“你四弟还小,他能懂什么?更何况…那卫家三公子跟他也不是一个学院的。哪里说得上话?凤城,虽然你舅舅家跟咱们也不熟,但毕竟是亲戚,能出力还是要出些力的。”

    傅凤城抬头道:“母亲,你忘记了么?我跟卫长修不仅关系不好,而且还有过节。你确定要我去跟卫长修说情?”

    傅夫人愣了愣,傅钰城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傅夫人这才回过神来仿佛想起了什么,神色有些不自在。

    傅夫人叹了口气,“我还以为你们只是那时候年轻气盛,事情过了也就罢了,怎么这么几年过去了还僵持着?”

    “卫长修记仇,母亲没听说过?”他也记仇。

    傅夫人皱眉道:“那你舅舅那里怎么办?”

    旁边傅钰城有些不以为然,“娘,你别着急。这事儿我去找爹就是了,不管怎么说总是亲戚,难道爹还能站在卫家那边不成?”只是他这会儿还肿着一张青紫交错的脸,着实是有些滑稽。

    傅凤城手指漫不经心地轻叩着轮椅的扶手,对于弟弟这番信心满满的言论不予置评。

    ------题外话------

    存稿箱的坏处是总是容易忘记自己放了几章上来,在床上跟被子缠绵不休的时候突然想起来存稿箱好像空了,赶紧上来补,今天差点来不及更新了。

    ps:亲爱的们,求收藏求关注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