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大学四人组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第二天周一,上一周发生的事情经过一个周末的发酵已经彻底在整个南六省传播开来。不过一大早人们又得到了一个新鲜出炉的消息,傅家四少昨晚在探望郑缨回家的路上被人暴揍了一顿。据从医院方面得到的消息,傅四少的状况十分悲惨,原本堪称英俊的脸被打成了猪头,没有个十天半个月只怕是难以恢复。甚至还折了一条腿,虽然没有真的毁了,但伤筋动骨一百天,人们都在猜测傅四少的伤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好。

    若真要两三个月,等傅四少恢复了,郑家大小姐的肚子都大了吧?若是那时候才结婚,那可就不好看了。

    另一边面,傅家大少还没结婚,四少就先一步结婚也不太合适。

    虽然傅二少和三少也早就结婚了,但他俩都是庶子自然不能跟原配正妻所生的相提并论。

    冷飒抱着书走进学校,立刻就察觉到无数目光落到了自己身上。

    如此万众瞩目的感觉…冷飒入学两年多还真没有体验过。

    “飒飒……”白曦和两个女生从后面赶了上来,学校的校服都是一样的蓝衫黑裙,白曦剪了一个齐耳的发型,衬得圆乎乎的小脸越发可爱。事实上,白曦比冷飒还要大上两岁多,但是看起来却像是比冷飒还小两岁。

    “冷飒,白曦说你今天会来上学原来是真的,你看起来还不错呀。”跟在白曦身边的两个女生一个带着眼睛梳着两个低马尾,一个扎着一个烫卷了的马尾头上还夹着一个水晶发卡。

    冷飒笑道:“还可以。”

    双马尾女生晃了晃手链上的链子,笑道:“看飒飒还有心情给我们买礼物,就知道还不错呀。飒飒,谢谢你。真好看!”周末在家还能收到礼物,着实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情。

    冷飒笑道:“喜欢就好。”

    “听说郑缨今天也来了。”双马尾女生低声道。

    白曦有些惊讶,“她没有请假么?”郑缨如今在学校里的名声不好,又怀孕了难道不该请假准备婚礼吗?

    双马尾女生拉了拉身边的同伴,“你问宋璇,她跟郑家是邻居。”

    宋璇抱着书,笑眯眯地道:“郑缨的性格你们还不了解么?别人越是骂她她越要做出自己问心无愧的样子。人家将来可是立志要做女强人的,怎么可能为了这点事情就请假退学?”

    白曦有些幸灾乐祸,“嘿嘿,他俩一时半刻恐怕结不成婚了,听说…昨晚傅钰城被人打成了猪头。”

    “……”冷飒抬手摸了摸眉梢没有说话。

    白曦不解,“飒飒,听到这个消息你不高兴么?”

    冷飒微笑,“高兴啊,不过…我早就听说了,已经高兴完了。”她大概是第一个知道这个消息的人。

    白曦不满,“这种事情怎么能这么快高兴完呢?我们就要高兴一整天!不、高兴一周都不够!”

    双马尾女生轻咳了一声,推了推自己的眼睛,“那个曦曦,咱们毕竟是在雍城,还是要给傅家一点面子的。”

    “哦。”白曦点头,做严肃悲怆状,“傅四少,真是…太可怜了。”

    “……”四人对视一眼,不知是谁先开头的终于忍不住扑哧一声笑成了一团。路过的学生们看到四个学姐学妹这副模样,纷纷投以惊悚的目光退避三舍。

    冷飒在学校近两年时间,交际并不算广,关系好的也只有那么几个。

    除了白曦,跟冷飒最熟悉的就是眼前这两个姑娘了。

    宋璇是雍城本地人,她父亲是傅督军麾下的将领,也曾经跟着傅督军出生入死战功赫赫。她的两个哥哥如今一个在南六省下辖的一个州做官,一个出过留学了。双马尾女生叫安露西,祖父是最早留学归来的一批人,如今是雍城大学的副校长,父亲和母亲也曾经出国留学,如今是雍城有名的外科圣手,母亲是安澜大学的教授。

    因为全家留学,以至于她一出生就被母亲取了这么个名字。只是家里老太太叫不怪这么洋气的名字,才取了个小名儿叫晓晓。

    这么算起来,除了有个祖父曾经做过帝师,冷飒才算是四个人中家世最普通的。毕竟冷家如今在南六省没什么权势,最多也只能算是一个有点家底的读书人家而已。

    三人年纪都比冷飒大了两岁岁,不过平时四人聚在一起做决定的倒大多数是冷飒和宋璇了。

    四人并肩往教学楼走去,安露西忍不住问道:“飒飒,你跟…傅大少是不是要赶在四少之前啊?”

    冷飒挑眉,“为什么?”

    宋璇道:“傅大少是大哥啊,难道傅家没有提?傅大少跟四少是一母同胞,又出了这档子事儿。傅家肯定是希望傅大少先成婚吧?”如今时人的思想还是有些守旧的,长幼有序。傅四少既然是傅大少的嫡亲兄弟,做了这么不地道的事情就算了,婚期自然也不能抢在兄长前面。

    冷飒蹙眉道:“不行吧,傅家没提,而且…我还是觉得满十八岁之后再成婚比较好。”虽然也没多久了。

    宋璇点点头赞同道:“我也觉得现在女孩子没必要那么早成婚,你说咱们念了这么多书,出来什么事儿都还来不及做就结婚然后相夫教子,有什么意义?”

    闻言,其他人齐刷刷地看向宋璇,“阿璇,有情况?”白曦睁大了眼睛问道。

    宋璇翻了个白眼,“我妈怕我嫁不出去,非要给我介绍她娘家的亲戚。我都跟她说了现在不想考虑,我都还没怎么着呢,她倒是先哭起来了。说我念书把心都念野了,以后嫁不出去别人都要看我们家的笑话。”

    众人无语,安露西问道:“难道是阿姨被隔壁刺激到了,怕你在学校行差踏错?”

    宋璇再次翻了个白眼,“那倒没有,她还说郑缨比我有本事,我要是有郑缨的七分手段,她就不为我担心了。”

    “……”宋家也算是南六省有名有姓的人家,不用这样吧?

    “郑缨来了……”不知谁兴奋地叫了一声,四人齐齐回头果然看到身后不远处郑缨在一群人的簇拥下走了过来。看到冷飒郑缨不由得脚下一顿,显然昨天冷飒还是给郑缨留下了很深的心理阴影。

    不过郑缨在商学院而冷飒在文学院,如果不是刻意两人倒也不怎么容易遇上。

    郑缨迟疑了一下,终究还是没能立刻克服心理阴影上前跟冷飒打招呼,而是不动声色地转了个方向朝另一条小路走去了。如果在学校里冷飒再像昨天那样给她难看,郑缨当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承受得了。

    “怎么走了?”安露西咬着指尖,有些惋惜地道。她们来学校的路上可是听白曦说了昨天冷飒大战傅家四少和郑家大小姐的戏码。

    “真没礼貌。”白曦不满地道,“见到未来大嫂都不来打个招呼。”

    宋璇和冷飒对视了一眼,身为四人组的智商担当,她们很为队友的脑子感到忧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