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看我不顺眼?憋着!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冷飒与白曦告别之后就回了冷家,刚一进大门就遇到了迎面而来的四堂妹冷明淑。“三姐!”冷明淑是典型的按照冷家传统培养出来的名门淑女,无论是衣着打扮还是平时所学所行都是依照古礼。加上她是三房嫡女,比起其他已经出嫁的庶女或者几个年纪小被冷飒“带得有点偏”的姑娘,她最得冷老太爷的喜欢。

    冷明淑一向也不屑于跟冷飒来往,从前冷飒是傅四少的未婚妻,但上面还压着个傅大少。如今冷飒被傅四少抛弃转而成了傅大少的未婚妻,但傅大少是个废人。

    而冷明淑却从小和京城的皇室萧家定了亲。虽然跟她定亲的是如今承平帝堂弟的儿子,并不能算是皇室嫡系,但那位萧少爷将来也是能继承他父亲的郡王爵位的。因此,冷明淑自小就以未来的郡王妃自居,自然看不上她们这些姐妹。

    冷飒停下脚步,“四妹,有事?”

    冷明淑瞪着冷飒道:“你今天在外面做了什么?!”

    冷飒微微蹙眉,冷明淑的声音有点刺耳。

    冷明淑显然是气得不轻,“你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那种话!我们冷家的脸面都被你丢尽了!你…你竟然还把郑家大小姐气昏了过去!真是、真是不知所谓!”

    “你在教训我?”冷飒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少女,冷明淑一向标榜自己端方守礼,就算看不上她跑出去念书抛头露面也绝不会当面失了礼数。这会儿竟然当面斥责她?

    冷明淑顿了一下,咬牙道:“三姐你自己胡闹,也顾忌一下别人吧!冷家不是只有你一个人!”

    冷飒不由轻笑,“我不顾别人,你的嫁妆是大风刮来的?”

    “你胡说什么?!”冷明淑变色道。

    冷飒道:“祖父不肯退婚,真的只是因为冷家丢不起这个人?直接退婚和转而嫁给傅家大少,到底哪个更让冷家丢脸?大哥和三哥要升职了吧?四哥的聘礼也办妥了吧?还有你…四妹,订婚这么多年萧家也没来人问候过,三年前我跟傅四少订婚,萧家立刻就派人来了。如果不是有傅家这门姻亲,你确定萧家还想娶你?听说,祖父在你的嫁妆里又多加了两个在京城的商铺?准备派人去京城跟萧家商量婚事?”

    冷明淑不由后退了一步,“你…你怎么……”

    冷飒冷声道:“别得了便宜还卖乖,真当自己高洁无暇就别拿别人的好处。另外…帮我转告祖父,我是答应了嫁进傅家,但他也可以试试我敢不敢悔婚。看我不顺眼?!憋着!”

    “你!”

    “一边儿去。”冷飒瞥了她一眼,神色淡漠。冷明淑不由得后退了一步,冷飒目不斜视地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姐!姐!”刚走进二房的院子,一个矮小的身影就从里面冲了出来扑向了冷飒。冷飒忍着没有一脚踢出去,站在原地任由他抱着。

    冷峰今年才刚十二岁,因为冷老太爷坚持传统教育,所以冷峰从小就在冷家的私塾念书。只是这些年上私塾的人渐渐少了,有钱人家大都更愿意将孩子送去学校,而没钱的人也上不起冷家的私塾。于是这几年冷家的私塾几乎只有冷家和一些旁支的孩子了。

    冷飒伸手在他脑袋上拍了一下,“怎么了?”

    冷峰红着眼睛,抬头望着她,“姐,你真的要嫁给傅凤城?”

    “对啊。”冷飒道。

    冷峰道:“可是、可是他已经是个废人了啊。”

    冷飒捏着他的脸蛋道:“只要自己不觉得自己废,那就不是废人。真正的废人是自己都放弃了自己的人。”

    冷峰眨了眨眼睛,满脸迷茫。

    冷飒道:“总之,这是大人的事情,你一个小鬼少管。下半年就给我去学校上学去。”

    冷峰还想说什么,冷飒微微眯眼抬起手,冷峰立刻训练有素地抱着脑袋躲到了一边,“姐,你这么凶…我相信你不会被傅大少欺负了!”

    他姐…是真的很凶!外人根本不知道他姐到底有多凶!想起据说双腿断了行动不便的傅大少,冷峰突然对这个未来姐夫报以了深深的同情。

    等有了姐夫,姐就不会再凶我一个人了吧?冷峰同学美滋滋地想着,完全忘记了刚知道自家姐姐将要嫁给一个废人的心情。

    “你以后就别去私塾了,这几个月在家好好复习。下半年直接去考中学。”冷飒道。

    冷峰有些迟疑,“听说…中学要学好多课,我…我连小学都没有上过。”

    冷飒冷冷瞥了他一眼,“我教了你三年,你如果敢让我知道你什么都没学会……”

    “没没没!我考!我一定能考上!”冷峰惨叫道,虽然这么叫着声音里却还是充满了欢快。

    身为小孩子谁不喜欢新事物呢,冷峰也羡慕过那些去学校上学的小孩子。三年前姐姐就说要他去学校上学,只是爹娘不敢跟祖父硬扛,祖父气得病了一场,最后爹就只能劝姐姐放弃了。

    不过这三年只要有空闲姐姐都会教他私塾里不会教的东西。

    如今终于能跟别人一样去上学了,冷峰怎么能不高兴?

    只是…这些却都是姐姐牺牲了自己换来的。想起爹娘的话,冷峰忍不住又红了眼睛,抱着冷飒道:“姐!你放心。我很快就会长大的,等我长大了一定去傅家救你出来。”

    冷飒忍了忍,终于还是没忍住在他头上敲了一下,“要长大就先把眼泪给我收回去!”二房这一家子当真是一脉相承的多愁善感。无论是二老爷二夫人还是冷峰甚至三年前的冷明玥都是一水儿的包子。

    这样的性子还凑成了一家子,不被人欺负才怪。冷家三房,也就二房一家四口过得最委委屈屈了。

    房间里,冷二老爷夫妇听到院子里姐弟俩的打闹声,对视了一眼都不由露出了几分笑意。

    冷二老爷拉着妻子道:“纹娴,你放心。我去看了爹拨给我们的产业,我以后会好好经营的。以后再也不会让你和两个孩子受委屈了。”

    二夫人拿着帕子抹了一把眼泪,道:“我去库房看看,该给玥儿准备嫁妆了。傅家只怕会把婚期提前。哼!家里出的嫁妆如果比大姑娘和四丫头少,看我不找老太爷闹!”

    “要不,老爷子给的…也先分一半出来给玥儿吧。傅…傅大少不太好,多带点钱总没错。”冷二老爷道。

    两人相视一眼,又双双叹气。

    都是他们做父母的无能,如今也只能为女儿做这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