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相谈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咳咳,大少夫人,您就不怕……那位出事儿么?”徐少鸣轻咳了一声,忍不住问道。冷飒道:“出事了傅家不就不用娶了?傅督军想必也不会怪罪我的,毕竟…我又没有碰她。郑小姐有廉耻之心,见到受害者自惭形秽,伤心欲绝以至孩子没了难道还想要碰瓷?”

    傅家缺一个首席财政官的女儿当儿媳妇么?傅督军之所以退步不是因为郑缨的身份而是因为她肚子里的那块肉。

    傅督军膝下还活着的有五子四女,但是有三个都是庶出。

    在如今所谓的庶出甚至还不如古代,如今法律明文规定便是一夫一妻制,傅督军所有的庶子又都是新法颁布之后生的。虽然说民不告官不究告了也不究,但同样的这些孩子压根就没有正统的法律身份。除非认到傅夫人膝下,否则这些子女就永远都是外面的女人生得,没有法律继承权。

    到了年轻一代,就更没有姨太太一说了。即便是如今的皇室子弟,也都是一夫一妻。哪怕再怎么风流成性,也只能将人养在外面,连带回家都不行。

    另一方面,傅家二少三少虽然已经成婚,二少却膝下无子三少只有一对双胞胎女儿。五少今年才十四岁,要结婚生子还不知道多少年。傅督军却已经五十有八,并不年轻了。

    也正是因此,傅钰城拿孩子做要挟,又有傅夫人求情,傅督军才勉为其难地接受了这个儿媳妇。

    郑缨要是聪明,就绝不会让这个孩子有事。

    徐少鸣不得不为她的理直气壮而折服,“大少夫人说得是。”

    “劳驾称呼我冷小姐,我还没嫁进傅家呢,别占我便宜。”

    徐少鸣在心中叹了口气,雍城的人到底是有多瞎才认为这位冷家三小姐性格温顺淑婉的?这要是算温顺淑婉那郑家大小姐简直就是贞洁烈女。

    “大少想跟冷小姐聊聊,不知道方不方便?”徐少鸣问道。

    冷飒看了一眼傅凤城,“当然。”

    徐少鸣安排得很是周到,“二楼有一家咖啡厅,不知道冷小姐喜不喜欢?这位…小姐也可以去坐坐休息一会儿,或者再逛逛,今天所有的消费傅家买单。”

    白曦摆摆手道:“不用了,不用了。我也有点累了,去吃点东西也好。”傅家的便宜可不好占,差不多就行了。

    于是一行人移驾二楼的咖啡厅,徐少鸣陪白曦坐在与冷飒二人隔着两张桌子的位置。完美的介于看得见但对方如果声音不大就肯定听不清楚他们说什么的距离。

    轻轻搅动着咖啡,两人之间弥漫着一股安静而诡异的气氛。

    直到冷飒觉得杯子里的咖啡都快要凉了,才听到对面的男人淡淡道:“冷小姐不像冲动行事的人。”

    冷飒放下咖啡勺,抬头看她,“傅先生也不像会随波逐流的人。”

    冷飒有点好奇,傅凤城到底是为什么答应娶她。

    “一个废人,你在指望什么?”

    冷飒一手撑着下巴打量着傅凤城,目光扫过他眉梢的痕迹。

    察觉到她的目光,傅凤城眼眸微沉。

    冷飒抬手在自己眉梢地位置轻触了一下,“当时,你是怎么想的?”她当然知道那是什么造成的伤,也知道当时的凶险。当时只要再差半寸,这世上只怕就没有傅凤城这个人了。

    傅凤城沉默了良久,方才道:“活着。”

    冷飒道:“很好,我也觉得活着最重要,不过我更想好好活着。冷家不肯放弃和傅家的亲事,傅督军不愿意和我祖父撕破脸,既然如此…对我来说,嫁给傅大少还是傅四少,没什么差别。”

    傅凤城微微眯眼,“我以为你对傅钰城还是有些感情的。”即便他不关心这些事情,傅钰城毕竟也是他弟弟。他自然还是听说过傅家四少和冷家三小姐男才女貌珠联璧合的传言的。虽然如今看来,这个传言显然很有水分。

    冷飒轻笑一声,“他是我未婚夫啊,我总不能见面就先踹上两脚吧?傅先生,我是文明人。”

    “……”想起倒在地上爬不起来的傅钰城……没看出来。

    “你也不在乎,嫁了一个废人?”傅凤城问道。

    冷飒眨了眨眼睛,好一会儿才终于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轻声笑道:“傅先生,你放心。我不会给你戴绿帽子的。”

    “……”傅凤城眼神骤冷,周遭的温度以几乎肉眼可见的速度急速下降。

    “好…好可怕。”不远处正盯着他们的白曦紧张地抓紧了手里的勺子,仿佛只要傅凤城有丝毫动作她就要把勺子砸过去,“傅…傅大少真的不会打飒飒?”

    徐少鸣无语,“大少从不随便对女人动手。”更何况,他现在更担心冷家三小姐会不会打他们大少呢。毕竟这是个能把一个大男人一脚踹出去的女人啊。

    白曦有些郁闷,“傅大少长得这么好,看外表真的跟飒飒很般配啊。可惜……”

    徐少鸣伸手轻轻敲了敲桌面,提醒她自己还在。

    白曦看了他一眼,对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虽然姓徐的看起来不坏,但是只要一想到飒飒要嫁给傅凤城,她就待见不起他来。

    无辜被波及的徐少鸣叹了口气,道:“我们大少…其实真的很好。”

    “是啊,只可惜…红颜薄命……”

    “……”这位白小姐真的是大学生吗?安澜大学的学生都不学国文的吗?

    两人说话的功夫,另一边的冷飒已经站起身来了。

    白曦和徐少鸣见状连忙起身过去,“冷小姐,谈完了么?”

    冷飒点头道:“谈完了,傅先生,回见?”

    傅凤城沉默不语,周身的气息依然冷肃,显然方才的谈话并不怎么让他愉快。

    冷飒也不在意,对两人挥挥手拉着白曦示意她走了。白曦一脸茫然,匆忙朝徐少鸣挥挥手拉着冷飒走了。

    “冷小姐,十天后是五少和六小姐的生日,督军打算办个舞会,到时候还请冷小姐不吝莅临。”

    冷飒挥挥手表示知道了。

    “大少?”徐少鸣有些迟疑地低头看向傅凤城。

    “回去。”傅凤城淡淡道。

    徐少鸣道:“大少和…冷小姐谈得不愉快么?如果大少不愿意,不如跟督军说了,督军应该不会勉强的。”

    傅凤城道:“不必,回去。”

    这是愿意结婚了?

    “让人去查查。”

    “查什么?”徐少鸣一愣。

    傅凤城冷飕飕地扫了他一眼,徐少鸣打了个激灵连忙道:“是,明白了。”

    查少夫人。

    这位未来少夫人跟传言中差得实在是太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