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战五渣!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门口不知何时进来了两个人,一个英挺的青年推着一辆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个有些消瘦神情冷漠的男人。傅凤城!

    虽然冷飒没有见过傅凤城,却在一些小报上见过他的照片。眼前的人看起来与曾经那些照片上的傅少帅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但她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曾经被傅家老太爷誉为傅家的麒麟儿,千里驹,一出生就被冠以凤字的傅家嫡长孙。

    百鸟之王,雄者为凤,雌者为凰。凤有五德,喻圣德之人。凤舞九天,箫韶九成,有凤来仪。有此可见傅家老太爷对这个嫡长孙的重视和殷切厚望。

    只可惜,这样一个注定高高在上的男人却在半年前被摔落入了尘埃。

    轮椅上的男人面容俊美冷淡气势逼人,左边眼角旁有一道伤痕,更是显得整个人都仿佛带着七分煞气。比起魁梧富态的傅督军,傅凤城的面容却如刀刻般深邃立挺。眼下那道凶险异常的疤痕并不会让人觉得难看,反倒是让那张原本被不少人戏称为小白脸的脸上更添了几分野性和霸气凛然的味道。只是那双眼睛,当他一眼望过来的时候饶是冷飒也不住在心中咯噔一声。

    那双眼中仿佛蕴藏着一团幽冷的火焰,稍有不慎就会将人焚烧殆尽。

    哦豁。

    冷飒忍不住在心中吹了声口哨,极品啊。

    傅凤城与冷飒对视的瞬间也是微微一愣,这女孩竟然不怕他?

    看过了傅凤城这样的男人,再看其他人就难免觉得有些索然无味了。即便是原本应该是冷明玥丈夫,与傅凤城同父同母所出的傅家四少傅钰城。

    郑缨放弃这么个极品男人屈就傅钰城,真的下得了嘴吗?好吧…这也不是下不下得了嘴的问题,要是不换说不定这辈子连下嘴的机会都没有。

    傅钰城有些急促地从地上爬起来,脸色变了几变似乎才终于找到了应有的模样,“大、大哥,你怎么来了?”

    傅凤城的目光从众人身上慢慢滑过,最后落在了傅钰城的脸上。对上他的视线,傅钰城也忍不住微微避开了一些不敢与他对视。傅钰城是真的没有想到傅凤城会出现在这里,毕竟从半年前那次受伤之后傅凤城醒过来也已经四五个月了,除了真的在床上躺着动弹不得的三个月,之后这段日子别说是出门就连他自己住的院子傅凤城都没有出去过。

    现在他突然出现在这里,是为了什么?为了谁?

    难道是为了冷明玥?

    不!傅钰城在心中飞快地摇头抛开了这个念头。他这个大哥从小就冷酷无情,受伤之后脾气更是变得阴沉莫测,怎么可能会为了一个没见过的女人专程出门来。

    傅凤城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傅钰城拉着郑缨道:“我…我陪阿缨买东西。”

    郑缨有些尴尬,望着傅凤城欲言又止。

    郑缨跟傅钰城同岁,但是傅家和郑家的婚事却是在她还小的时候就定下的。这么多年郑缨自然对傅凤城这个优秀卓绝的未婚夫十分满意也为之骄傲的,然而傅凤城小的时候国内局势尚不稳定,傅凤城九岁被送出国读书十六岁才回来。回来之后又被送进了京城的大学和中央军进修。原本计划等郑缨满十八岁就成婚,谁知道两年前傅老太太以八十高龄病逝。傅凤城又要为老太太守孝一年,于是就这么拖了下来。

    如果没有半年前的那桩事,那么这会儿郑缨应该已经是傅家大少夫人了。

    傅凤城却没有看郑缨,而是看向冷飒。

    冷飒微微勾了下唇,“我跟朋友逛街,傅先生,幸会。”

    站在傅凤城身后的青年有些好奇地看了一眼冷飒,这些年在岳城很多人都称呼大少爷为少帅。受了伤之后这些称呼似乎极其自然地转变成了大少,傅督军还没有表态仿佛所有人都已经默认了傅家将来绝不会属于傅凤城了。这位冷家三小姐,却称呼他为傅先生。

    这是一个毫无含义的中性词,既不是带着奉承和谄媚的少帅,也不是带着同情和怜悯的大少。

    傅凤城点了点头,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青年。

    青年对着冷飒微微躬身,笑道:“大少夫人好,我是大少的副官徐少鸣。大少说今天少夫人和您朋友的消费都算他的。”

    冷飒有些惊奇地看了看青年,这理解能力也是满分了。

    冷飒也不可客气,“傅先生破费了。”

    青年道:“大少夫人和这位小姐还有什么看上的尽管挑便是。”

    冷飒摇摇头,道:“那倒不必了,不过…刚才郑小姐说要补偿我,我们正谈价呢。傅先生,你弟弟太没有风度了。”

    青年默默地看了一眼刚从地上爬起来的四少,不由对自家大少的人身安全升起了几分担忧。

    “明玥小姐说的是,我会教训他的。”轮椅上的青年淡淡道。

    冷飒打了个响指,“还是跟傅先生说话舒服,叫我冷飒就行了。”

    冷飒三小姐,名飒,小字明玥。

    冷飒这个名字其实是考入安澜大学的时候她自己填写的,原本在家中她就叫冷明玥。

    “好名字。”

    冷飒回头看向站在一边的傅钰城和郑缨,“两位,现在咱们可以继续了。”

    郑缨苍白着脸不说话,傅钰城咬牙切齿地瞪着冷飒,“冷明玥,你疯了吧?一百二十万,你配么?”

    冷飒身边的白曦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见众人都看向她才连忙捂住嘴躲在了冷飒身后,只是小声道:“不是该问,四少配不配么?这好像是郑小姐用了飒飒的未婚夫的补偿吧?”

    傅钰城冷眼盯着白曦,白曦却并不惧怕甚至还朝他做了个鬼脸。白曦虽然在雍城念书,但是她本身却是北方人,而且家中同样权势赫赫,自然不会惧怕傅家的四少爷。

    冷飒轻叹了口气,道:“看来,这笔赔偿我是收不到了。”

    “飒飒好可怜。”白曦给了她一个爱的抱抱,安慰道。

    冷飒突然勾唇,看着郑缨微笑道:“既然如此,我会记得给郑小姐回礼的。”

    “你…你想做什么?”郑缨道,不知怎么的她突然觉得这个在学校一直不怎么起眼的冷明玥有些可怕。

    冷明玥确实是雍城有名的美人儿,若只论容貌精致程度甚至还在郑缨之上,但是在此之前大多数人眼中她也只是个空有容貌的落魄书香门第的姑娘罢了。

    冷飒悠悠道:“三人者,人恒三之。”

    “你……”有些话,即便是跨越了时间和空间也一样让人容易理解的。

    郑缨脸色变了变,突然捂着肚子呻吟起来,“好痛!”

    “阿缨,你怎么样了?”傅钰城连忙将她搂入怀中,恨恨地瞪了冷飒一眼,却碍于坐在一边的傅凤城不敢多说什么。俯身抱起郑缨快步往外面走去,跟着他们一起来的几个女生也连忙跟了上去,片刻间店里的人就少了一大半,原本有些拥挤的店铺顿时显得空旷起来。

    徐少鸣暗暗咋舌,少夫人这战斗力彪悍啊。

    旁边,冷飒淡定地活动了一下手腕,“竟然被这种战五渣绿了,幸好没人知道。”要是她穿在前头这事儿被人记录下来了,她还不被那几个女人笑得从坟里跳出来?

    “……”大少,未来的大少夫人是不是有哪儿不太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