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随便睡

作品:《我在豪门当夫人

    冷飒回头看着朝着自己走过来的人微微扬眉,“有事儿?”傅钰城盯着冷飒看了好一会儿才开口,“你在这里做什么?”冷飒看了一眼傅钰城身后正朝她们走过来的人,“郑小姐说这家店很不错,邀请我们过来看看。”跟在郑缨身边的郑纤立刻变了脸色,连忙道:“你别胡说!”

    “你没有邀请我们?”冷飒不解地问。

    “……”郑纤无言以对,有些焦急地拉着郑缨,“堂姐,我…我没有……”郑缨温柔地拍拍她的手背,轻声说道:“没关系的,这是公共场所,大家都能来的。”

    郑缨不愧是郑家大小姐,名动雍城的美人儿。郑缨的父亲是南六省财政局首席财政官,在南方也算的举足轻重的大人物了。郑缨同样就读于安澜大学,不过学的却是商学院。她出身名门,容貌出色,性格又温柔大方,自然也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称一声校花也不为过。

    郑缨放开了郑纤走到傅钰城身边,“冷小姐,难得在这里遇到了,不知你喜欢什么不如我跟钰城送给你,就算是向你赔罪可好?”

    冷飒饶有兴致地打量着眼前的女子,或许是目光太过露骨,傅钰城上前一步将郑缨挡在了身后目光警惕地瞪着冷飒,“你想做什么?”

    “……”冷飒无语,她做什么了?

    傅钰城眼神高傲地看着冷飒,“我不管你打得什么主意,但你既然已经答应嫁给大哥了,最好安安分分不想多想。你要是敢伤害阿缨……”

    “钰城。”郑缨无奈地道,“你别胡说,冷小姐不是这样的人。”

    傅钰城轻哼了一声道:“谁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宁愿嫁给…哼,还不是贪慕我们傅家的荣华富贵。”

    冷飒一把抓住想要上前理论的白曦,扫了一眼眼前大放厥词的傅钰城,含笑看向郑缨,“郑小姐,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冷小姐请问。”郑缨笑容微滞。

    店里的人们也纷纷竖起了耳朵,这可是前几天的事情之后冷家小姐第一次和郑家小姐对上啊。

    她会问什么呢?

    只听冷飒淡淡道:“你方才说,这里是公共场所谁都可以来?”

    郑缨有些疑惑,“不错。”

    “这么说,在你眼里傅钰城也是公共场所,所以可以随便睡?”

    轰!

    宽敞明亮的店里,一半人呆若木鸡,一半人涨红了脸,却都在竭力克制住不要发出任何声音,又忍不住扭头去看那边两位主人公脸上的表情。这位冷小姐…也太劲爆了吧!即便是跟在郑纤身边的女生里面也有人忍不住攥紧了衣服压抑自己的兴奋。

    郑缨一瞬间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看着冷飒平静的眼神之后她终于明白自己并没有听错,冷飒真的在大庭广众之下问出了这种话,顿时脸色惨白。

    傅钰城连忙扶住她,扭头对冷飒怒斥道:“你在胡说什么?!”

    冷飒微笑,“在我还没跟他解除婚约之前,你想睡至少也该跟我商量一下吧?”

    傅钰城想要上前,郑缨紧紧地抓住他,眼睛已经红了,“钰城,你…你别怪冷学妹,是我们、都是我的错……”

    白曦一只手抓着冷飒的衣袖,眼睛亮晶晶的一脸崇拜地望着自己的小伙伴。她们家飒飒果然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

    “别胡说,不关你的事。”傅钰城搂着郑缨柔声安慰,“爹娘已经同意了婚事,我们很快就会成婚了。阿缨,我心里只有你一个。”郑缨眼眸微垂,一滴眼泪挂在眼睫边欲落不落十分惹人怜爱。郑缨有些无力地靠在傅钰城怀里,望着冷飒眼中满是愧疚,“冷学妹,我……”

    冷飒打断了她,“我跟郑小姐同级,谢谢。”

    郑缨顿了顿,强笑道:“我忘了,冷小姐也是我们学校的高材生。这件事……都是我们的错,只要你说有什么可以补偿你的,我都可以答应。但是…我已经,我不能离开钰城,还请你原谅。”

    高材生倒是算不上,冷飒除了当年十五岁就直接参加大学入学考试努力了一把,平时的成绩也只在上游徘徊,算不得拔尖。

    “什么都愿意补偿?”冷飒挑眉道。

    郑缨点了点头,眼中满是真诚。

    冷飒点头,扭头看向站在不远处想上前又不敢的店长,“听说你们店里有三颗极品宝石?”

    店长连忙点头道:“是,有一颗蓝宝石,一颗红宝石,还是一颗黄钻。无论大小还是品质,都是极品。是咱们总店的镇店之宝。”

    “多少钱?”冷飒问道。

    “啊?”店长有些呆滞。

    白曦偏着头笑眯眯地道:“问你多少钱才肯卖。”

    店长回过神来,有些呆滞地道:“这个…一百、一百二十万元。”

    在如今的安夏,一百二十万绝对算得上是个天价。毕竟…即便是傅家这样的人家,傅钰城念书的时候一个月的零花钱也才两百块。一个普通工人的工资甚至才不过三十块钱。

    冷飒看向郑缨,“付账吧。”

    “你…你……”郑缨险些晕过去,她怎么也想不到冷家这个书香门第出来据说温婉娴静的冷明玥竟然这么不要脸面。

    冷飒问道:“怎么了?傅钰城连三颗宝石都不值啊?”

    郑缨自然不能说不值,却也不能说值。别说她拿不出来这笔钱,就算是整个郑家要拿出这笔钱也得掏空大半个家底。郑缨脸色涨红,哽咽了一声终于忍不住低声呜咽起来。

    “冷明玥!”傅钰城终于忍不住上前一步伸手去抓冷飒的手臂,“你到底想干什么?”

    “啪!”傅钰城的手还没碰到冷飒,一个响亮的耳光就甩在了他的脸上。

    傅钰城被打懵了,有些回不过神来。

    冷飒抬手轻吹了一下自己的指尖,淡淡道:“傅钰城,你太放肆了。”这几年的平淡生活和学生生涯已经让冷飒作为银狐时期的冷漠冲淡了许多,平时看着也只是话少一些不够热情罢了。但是当她沉下脸来的时候,那种冷漠逼人的气势却丝毫不减。

    “你说什么?”傅钰城不可置信地盯着眼前突然变得冷漠的少女怒不可遏,“你好大的胆子!我……”再一次试图上前,这一次冷飒没有客气,飞起一脚直接将人踹了出去。傅钰城一个不防,直接跌落到地上摔得闷哼一声。他身上本就有伤,这一摔痛得他眼前发黑。抬起头就看到冷飒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傅钰城,你太放肆了。”还是一模一样的话。

    傅钰城几乎整个人都被怒火点燃了,“冷明玥,你算个什么东西,竟然敢对我动手!你……”

    “她不算什么,那我呢。”一个森冷的声音突兀地在门口响起,仿佛要将在场所有人都冻结一般的阴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