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真相背后的真相

作品:《全球刷怪

    海狮城的防护墙外,寒风呼啸,冰雪漫天。十月初的北半球,日落的时间越来越早,日出的时间却越来越晚。凌晨五点,距离太阳升起还有好几个小时,但整座海狮城,却已经逐渐要从沉睡中慢慢苏醒过来。海狮港将要在十月份的最后20多天里,完成对今年最后几趟南来北往的超级客户的接待工作,吞吐货物的总量,或许要占到今年一整年的10%左右。

    往年这个时候,正是海狮城最热闹的时间段,南城的商业街彻夜不眠,各种烟花能从晚上放到天亮,甚至连红糖水之类的违禁品,海狮城的警务总署都能睁只眼闭只眼地不去管理,随便那些瘾君子们喝到死都无所谓。

    可今晚,在海狮港建成的第128个年头,南区却突然冷清了下来。

    海狮城的守备军团全体出动,城市进入一级戒备状态。

    所有的旅客全都被驱赶回酒店,所有的酒店、商铺和娱乐场所全都打烊关门,大量军警涌上街头,漫无目的却又气势汹汹地搜捕着任何一个可疑的身影,海狮城的地标帆船酒店被里外里封锁得彻彻底底,酒店里的所有相关人员乃至持有外国护照的客人,都被一网成擒地抓进了海狮城第三号超级大楼的警务总署。

    就这阵仗的夸张程度——哪怕是十年前,第三次幻灵界危机哨声吹响的那一次,没有受到直接波及的海狮城,也不过就是启动了二级戒备状态而已。

    然而,对于已经知道今晚一切反常现象背后真相的人们而言,没有任何人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甚至包括那些被误抓的“上流人物”在内,大家都很理解和同情一个死了儿子的父亲的心情,只是恰好,这回这个死了儿子的父亲,有能力搞出这么大的动静而已。

    那些从警务总署大楼里跑出去的人们,在第一时间就将李俊国的死讯传遍了海狮城的所谓上流社会,每一个听到这个消息的人,无不对此感到难以理解的惊讶和难以置信。

    李俊国,海狮城三号人物,板上钉钉的接班人,只差把六代目的身份写进宪法里了,而且作为海狮城历史上唯一的本土出品的荣耀王者级高手,身边也绝对不乏保护措施,可就是这么一个本该活得比谁都长寿的人,比海狮城任何一个人都难以被搞死的人,居然就这么猝不及防地说挂就挂了。这何止是不科学,简直就是……很特么不科学!

    海狮城时间五点三十分,南城通往港口的南门,缓缓开启。

    如刺刀一般的冷风吹入城内,不少彻夜未眠的外国游客和商人们,带着这个惊天的消息,鱼贯走出城门,返回自己的船上。

    在明亮如白昼的强光灯的照射下,海狮港最先苏醒过来。

    六点不到,一辆满载货物的三十万吨级的超巨型货轮,便鸣响汽笛,朝着东方驶去。

    南城市常局兼海港局的大楼里,早睡早起的李光明,穿着睡衣站在落地窗前,看着新一天的到来,脸上带着微笑。房间里温暖如春,他戴着老花镜,手里端着一杯咖啡,小口轻啜。

    他的贴身侍卫长洪一默从屋外走进来,小声在李光明的耳边说了句话:“局座,没有直接证据,但要判的话,办法也多得是。”

    李光明淡淡问道:“我家的小李呢?睡了吗?”

    洪一默正色道:“委员长一夜没睡,一直在等结果。”

    “唉……还是这么幼稚。”李光明轻轻摇头,“结果哪是能等得来的,自己不动手,永远都不可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洪一默不解道:“那我们……”

    李光明道:“海狮城,不是法外之地,我们是讲依法治国的,一切自有法律说了算。”

    洪一默听得满头雾水:“属下不懂局座的意思。”

    “唉……”李光明轻轻把咖啡杯放在窗台上,转身问道,“你知道李俊飞车里的死亡爆弹是谁放的吗?”

    洪一默看着李光明,房间里明明不算热,额头上却微微出汗:“知……知道。”

    “所以呢?”李光明把手搭在他的肩上,嘴角一扬,“那答案不是很明显了吗?”

    洪一默半懂不懂,只能模棱两可地抹汗道:“属下保证,这件事不会再有其他人知道。”

    这个回答,倒是挺合李光明的心思。

    “诶,这就是对了。”他拍了拍洪一默的胳膊,说道,“你去干你的事情吧,我家小李今天怕是没心思管其他事情了,海狮城还是离不开我这把老骨头啊。”

    “是。”洪一默匆忙退下。

    李光明的书房,房门一关,又只剩下他孤孤单单的一个人。

    他重新端起那杯喝了半天还是很烫的咖啡,微微吹了口气,感觉这杯咖啡,比前些天云家和马甲相继嗝儿屁,他弟弟坐上城务管理专员位置的那天,要香甜得多。

    你有儿子……

    我没儿子……

    但是儿子这个东西,也是会死的啊……

    市常局大楼内,洪一默浑身冒汗地来到侍从室内。

    值班的人员见到,赶紧起身敬礼:“主任!”

    洪一默点了下头,走到值班的年轻人跟前,伸手在桌面上敲了敲,对他说道:“给司法中心下个红头批示,今晚李俊国将军的案子,务必从严从重从快办理,海狮城人民要看到一个正义的结果!海狮城的司法精神不容践踏!任何人,只要和这件事沾到一点关系的,就必须给出说法。落款就写市常局秘书处和海狮城司法委员会。”

    值班人员连连点头:“是,属下马上让人去拟稿!”

    说着就要离开,却又被洪一默叫住:“等等!把关于耿江岳的所有情报全都给我调过来,从出生到现在,全部都要!”

    “是!”

    洪一默下完命令,快步回到自己的侍从室主任办公室。坐下后,立马关掉了令人心烦的暖气,没一会儿,属下就同时送来了早饭,以及关于耿江岳的全部档案和调查报告。

    洪一默喝着奶茶,接过了还带着机器余温的刚打印出来的耿江岳的文件。

    东西一入手,明显比普通老百姓的档案厚实许多,可又没法跟海狮城那些履历丰富的“重要人物”相比,充其量,差不多就是大学毕业后升任尉官的程度。

    翻开第一页,洪一默认真地从第一行字往下读。

    耿江岳,男,3018年1月1日出生于北城96号楼公立妇产医院,原编号HS301801014816,曾用编号HS30180101111,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都是在96号楼第三学校就读,3024年有有过一次灵力暴走的记录,也就是8年前,6岁的时候……

    洪一默看着这条记录,马上就联想到8年前的那次停电。

    再然后,他突然瞥到耿江岳的高考得分,眼睛瞬间瞪大。

    480分?!真的假的?

    洪一默狠狠地被震到一下,感觉自己是不是看错了,随即急忙又仔细看了看耿江岳的各科目得分,这才不由得摇了摇头,满心惊叹和佩服。

    但同时,又带着几分疑惑。

    这分数……居然没有上大学的记录?

    他带着疑惑接着往下翻,没一会儿,当看到耿江岳的灵力初始觉醒值,总算解开了这个疑惑,可很蛋疼的是,又有了新的疑问。

    3点灵力值,凭什么能和魏关山打?……

    而且再往下看,耿江岳的几次灵力值测试,全都在以一种无迹可寻的规律跳动。

    3点,4点,8点,16点……

    洪一默轻轻地捏住眉间,眼里满是看不懂。

    难道是那次灵力暴走,让他变态了?

    洪一默盯着耿江岳的灵力测试记录,过了老半天,才继续往下翻。

    而越往下翻,看到的东西,就越是让他心惊。

    几乎把耿江岳诡异的灵力增长曲线,都忘到了一边。

    “经鉴定确认,暗夜精灵血脉觉醒,具备先天精神防御屏障,对精神系技能有极强抗性……9月初北城停电事件中,多人目击其具备秒杀邪祟级超灵体的能力,并能使用大复活术,北城守备军团办公室有确凿相关影像及对话记录。

    9月中南二岛天鲸海景大酒店事件中,已被确认具备星耀级以上战斗力,疑似具备秒杀精怪级幻灵界生物的能力……最后一期狼王捕猎大赛破历史最高分,疑似具备免疫多重元素伤害以及普通物理伤害的能力……

    贝马城任务中,全队12人阵亡9人,除1人未进入战场,幸存者仅2人,殉职人员中包括全球排名第2986位的王者猎魔师熊波,白银级猎魔师徽章由王神机亲自授予,昨天由王神机推荐进入海狮大学猎魔师学院全日制本科临床专业学习……

    已知技能包括治疗术、寒冰刺甲及瞬身术,本命灵能装备、本命灵能武器、本命守护神兽情况不详,综合战斗力评定:疑似王者级。”

    洪一默一口气把耿江岳的这套资料看完,看完后肚子也不饿了,脑子也不转了。

    就这么一个深不可测的家伙,他刚才居然想着要稍微研究一下,然后单枪匹马去干掉他……

    妈的,好险,幸好没有贸然出手。

    虎背熊腰爱出汗的洪一默,脑门上又挂下了冷汗。

    前些天给李俊飞车里安炸弹的时候,他都没这么紧张过。

    昨晚上听到李俊国被人干掉的好消息时,他也淡定地只是继续抱着姑娘睡。

    可此时此刻,他满脑子里就只有一个想法。

    如果他想要弄死耿江岳,有没有可能先死的那个人会是自己?但问题的问题是,如果不去杀耿江岳,他刚刚几分钟前,可是刚跟李光明吹了牛逼啊!

    这特么怎么玩儿?!

    除非是附魔伤害硬碰硬才有戏吧?

    不过这个家伙,很明显是隐藏了自己的实力。

    16点灵力值……

    怎么可能!

    正经人有用16点灵力值就秒天秒地还顺便来一手【大复活术】的吗?

    你当我洪博士是没读过书的?!

    老子学习很好的好吧!

    “来人!”洪一默一擦汗,怒吼一声。

    外面立马跑进来一个娇俏可爱的女上尉,弱鸡道:“主任……”

    洪一默扯了扯领子,眼里冒火道:“叫风纪处的陈武过来一下!”

    “好。”女上尉扭着腰赶紧跑开,几分钟后,又小跑回来,小声回道:“主任,陈主任刚刚几个小时前受了重伤,正在医院抢救……”

    洪一默眼睛一瞪,立马又转头翻开耿江岳的资料,扫了几眼后,又命令道:“去把北城守卫军团一个名字叫王曜京的巡防队长给我叫过来!”

    “好。”女上尉扭着屁股赶紧跑开,几分钟后,又小跑回来,小声回道:“主任,王曜京中尉前不久参与猎魔师任务的时候殉职了。”

    “嗯?”洪一默的眼睛瞪得更大了。耿江岳这狗日的,天煞孤星么?他想了想,有点内心发虚地对女上尉道:“你去帮我问一下,北城守卫军团的徐震,最近身体还好不好?”

    “好。”女上尉甩着波赶紧跑开,几分钟后,急急忙忙跑回来,小声道:“主任,徐中校早上四点多的时候去了委员长的宅邸,到现在都没出来。需要我帮您预约他吗?”

    洪一默想了想,突然感觉这么找人,太暴露他的动机了。

    万一他真的把耿江岳弄死,那到时候岂不全世界都知道是他干的了?这么一来,万一耿江岳真的和王神机有什么关系,那李诚诚岂不是更加坐稳现在的位置?

    “不用了!”洪一默暗道一声万幸,耿江岳克死了那么多人,成功地拦截住了他的一次莽撞行动,又问道,“我们这边,现在谁在盯李俊国将军的这件案子?”

    女上尉道:“暂时没有人。”

    洪一默想了想,一拍桌子,沉声道:“那好,我亲自去!”

    “现在吗?”

    “嗯!”

    洪一默眼神一沉。

    李俊国的死,算是意外收获,但这份收获,只有李光明和他知道。

    接下来只要当耿江岳挂掉,全世界必然都会把凶手的锅扣在李诚诚头上,那么到时候,李诚诚的专员做不久,接班的政治资本也就攒不够。而李光明……今年才不过89岁,前不久遍访名医,身体的某些机能终于有所恢复,所以运气好的话,谁说他不能再抓紧生一个?

    努力活到120岁再交班,也不是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