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6章 是人是鬼

作品:《烈少你老婆是个狠角色

    滑翔基地。

    挂手机后,骆鼎静静伫立在山头。

    刚才是宫一的电话,宫一说骆炫在千金一诺山庄。

    还真是巧。

    这算不算得上是缘分?

    念及此,他好看的眉微微挑了挑。

    “鼎哥。”

    小季抓着两套滑翔设备跑过来,又道:“鼎哥,都准备好了。”

    久等不来小家伙的消息,骆鼎打算亲自沿着小家伙的滑翔路线去寻一寻,才让小季去准备装备就接到宫一的电话。

    “不用了。”骆鼎说。

    “啊?”

    “二宝在千金一诺山庄。”

    银色劳斯莱斯缓缓行驶在山道上。

    在小季的认知中,获知小少爷消息的鼎哥应该恨不能插着翅膀飞过去,但鼎哥却让他不要开太快,以时速40公里的速度行驶即可。这样下去,平时半个小时的车程今天可能要用上一个小时。

    “鼎哥,真的不用开快些吗?”

    “不用。”

    “万一炫少爷受着伤……”

    不待小季的担心说完,骆鼎截话道:“二宝没事。就算有事,蒙烈自会请医生去处理,不用担心。”

    也对啊,鼎哥和烈少是好兄弟,倒是他担心得有点多余。念及此,小季不再作声,仔细开着车。

    “小季。”

    “嗯?”

    “你说蒙烈看到二宝顶着一张和COCO一样的脸,会不会感到震惊?”

    “应该不会。”

    “为什么?”

    小季想了想,回答:“少夫人长得像宁小姐,小少爷们长得像少夫人,那小少爷们自然就长得像宁小姐啊,可以理解。”

    “那你说蒙烈会不会觉得别扭?别扭我找了一个和COCO一样长相的人?”

    “为什么要别扭?这世上长得像的人多着呢?再说少夫人和宁小姐还是有不一样的地方,比如说眼睛,少夫人的眼睛是红的,而宁小姐的眼睛是黑的。”

    微微笑了笑,骆鼎说:“你啊你,明明晓得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闻言,小季微微叹了叹。

    想当初,他就觉得鼎哥和宁小姐是一对,更甚至于他在鼎哥面前提醒过也许鼎哥你爱着宁小姐而不自知,但那个时候的鼎哥信誓旦旦只把宁小姐当妹子,更不惜故意插足烈少和宁小姐之间演一出戏,迫使烈少吃醋。

    后来宁小姐出车祸,鼎哥才后悔不迭,更很是颓废了一段时日。

    再后来就有了十三,一个和宁小姐长相如出一辙的十三。

    现在,更好,一家四口,其乐融融。

    他明显的感觉得到,鼎哥爱十三,爱得特别特别的深,不下当年爱着宁小姐。

    “鼎哥,如果烈少果然觉得别扭的话,他就不会来参加你的订婚典礼。他来,说明他不别扭,一点也不。”

    “是吗?”

    “再说了,当年烈少和宁小姐因为种种原因离婚,早就不是夫妻。哪怕鼎哥你现在娶的是宁小姐而不是少夫人,那也已经和烈少他无关。鼎哥,烈少是见惯世面的人,他不会在意这些。”

    微微点着头,骆鼎说:“你说得有道理。”

    “倒是现在,我倒有点替宁小姐和烈少着急。”

    “因为蒙烈迟迟不原谅COCO吗?”

    小季点头。

    “COCO当年先斩后奏的离婚也确实做得过分了些。不过,不管怎么说,哪怕蒙烈不再在乎COCO的死活,但COCO她一天是我骆鼎的妹子,那她一辈子就是我骆鼎的妹子。蒙烈不管她,我会管她。”

    “鼎哥,你真好。”

    ‘嚯嚯’两声,骆鼎开玩笑道:“我好不好你今天才知道啊。”

    小季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鼎哥,依我看宁小姐的事您不要再操心。哪怕您真的是宁小姐的亲哥,她都已经是个大人了,真没必要再为她操心。如果您再为她操心,少夫人会怎么想?”

    “你是担心少夫人吃醋?”

    “虽然少夫人是个豁达的性子,但并不代表她能够一而再、再而三的看着鼎哥你帮衬着宁小姐。所以,鼎哥你……”

    明白小季后面未尽的话是什么意思,骆鼎笑道:“放心,我会知道分寸。因为我知道现在谁对我才是最重要的。”

    二人说话间,车子抵达千金一诺山庄大门,早接到宫一通知的安保们打开大门迎接骆鼎进去,然后指了指后花园方向。

    后花园里。

    骆炫起初的心神全部在蒙烈身上,当然就没注意到香樟树下站着的宁可。等他看到宁可时已经是半个小时后。

    他一迳倒退着一迳‘啊啊啊’的指着宁可方向大声叫着,因为退得急,他一屁股坐到地上,紧接着‘唉哟’一声。

    怎么就摔了呢?羽丫头急忙上前一把将小家伙扶起来,拍着他裤子上的灰尘,问:“摔哪了?痛不痛?”

    骆炫依旧瞪着宁可站立的方向,指着宁可说:“是人是鬼?”

    好笑的瞪着小胖子,羽丫头说:“怎么说话呢?懂不懂礼貌?大白天的怎么可能有鬼?”

    “她怎么长得和我妈咪一个样?”

    “瞧你那点出息。”羽丫头恨铁不成钢的戳着小胖子的额头,又道:“你刚才那无知无畏的胆子呢?”

    骆炫无视羽丫头的话,蹦到宁可的面前,好奇的打量着宁可。

    微微笑了笑,宁可说:“你叫骆炫对不对?”

    不知不觉,骆炫的眉毛倒立起来。

    “骆炫,你好,我是你爹地的好朋友,我叫宁可。”

    “啊啊啊,你不会是整容了的吧。”骆炫指着宁可问。

    闻言,宁可脸色一变。同时变脸的还有宫一、羽丫头。

    宁可车祸被烧伤从而不得不整容,这是宁可一辈子都不愿提及的痛。如今被一个小孩子一语道破,既尴尬又难受。

    明白宁可的难受,羽丫头上前一把拽过骆炫,教训道:“小东西,你这样说话不礼貌,懂吗?”

    “为什么?为什么不礼貌。她就是整了容的。整得和我妈咪一个样。”骆炫固执的说。接着,为了重申宁可的整容,他又道:“我妈咪是这个世上最好看的妈咪,所以她才想整成我妈咪的样子。讨厌,讨厌你。”

    一边说,骆炫还一边伸手推了脸上一派青白之色的宁可两把。

    骆鼎在山庄保镖的带领下来到后花园,正好看到这一幕,他脸色一正,叫道:“二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