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 绝杀后的追捕

作品:《他和她们的群星

    几个纵跃之后,余连便已经越过了三个十字路口,自身已经一跃而下,落入了楼房之中的巷道中。他拉住了一个伸出来的广告牌,一个飞荡便从一个开着窗户进入了室内。

    “抱歉,女士们,请继续哦。”余连对被吓到了的房客们诚恳道着歉,然后继续前进。

    “抱歉,抱歉,先生们,请你们也继续。”余连继续前进,纵身从两个推门出来查看的绅士的身边掠过。

    他直接下了一层楼,从左侧的窗户穿出,一个力场闪烁已经滑到了对面的建筑物里。他快步地跑过了走廊,出门的时候,已经到了一条巷道的上空。

    狭窄的巷口上,依然能看到巨大的光年竞技场,那里的声浪滔天,那里的勇气纵横。

    “绝杀!绝杀!绝杀!我们绝杀了对手!我们的兵工厂将要继续前进!”他听见了现场DJ撕心裂肺的欢呼声,几乎震动了整个城市。

    然后,从球场中传出了欢呼声,宛若雷鸣,几乎要震动天地。

    谁说地球人没前途来着的?余连在心中喝了个彩,随即一个纵身,毫无声息地落在了地上,然后把自己的身影贴在了巷道之中。他一边快速行走着,一边操纵着天空的无人机离开了球场。

    无人机的探针依然在将它的视野共享给了自己。数艘警备飞艇已经赶到了现场,正在缓缓地驶向球场的天空。当然了,如果球队真的因为裁判的原因输了,确实是得准备震荡弹镇压球迷骚动了。

    可是,他们赢了。在最艰难的情况下,绝杀了对手……

    越来越多的球迷围住了球场,大声地歌唱着。他们并没有打砸抢,只是聚在一起大胜欢庆着胜利,就仿佛赢得了冠军。理智一点的球迷们都知道,球队已经很难继续前进了,然而,他们依然觉得,自己就像赢得了全宇宙。

    可是,周边涌入了那么多人群,彻底将方圆十个街区的交通都彻底瘫痪了。

    这个时候,任何人想要从大路离开,怕是光挤到地铁站就得花上几个小时了。其他人还好,但对于继续要离开的文森中将一行,就必须要想想办法了。

    大路不能走,就必须得走小路了。光年球场周边这些仿帝国式的神殿式建筑都不算特别高,建筑物之间有阶梯和空中走廊连接,颇有些设计感。可如此一来,建筑空隙在地面上自然形成的巷道,就显得有些曲折复杂了,甚至很有可能带着人走到死路上。

    就连雾都住了几十年的本地人都有可能在里面迷路,就更不用说别人了。

    可是,对于文森中将而言,这些建筑之间宛若迷宫一样的巷道,就是能让他们脱身的,最合适也最安全的通道的。

    当然了,文森中将也确实担得起余连对他的重视。这位未来的大反派既然会冒险选择在这种地方和阿普伍德议员碰面,自然也给自己的撤离路线有了完美的规划。

    他甚至有可能已经预料到了球场会发生冲突,会发生骚乱,附近的交通会彻底瘫痪,于是早已经给自己准备了预案。

    不过,现在他想要安全的,迅速的,并且不被附近住户发现的撤离方式,便只会选择走这些巷道了。而能够让他们最快最安全地从光年球场穿过这边街区的必经之路……余连一个纵身,便来到了空中走廊上,四处张望了一下,露出了笑容。

    在他八点钟方向的两栋神殿式楼房中间的狭窄巷道中,三个穿着普通大衣,看上去并不起眼的男人,正匆匆地走了过来。

    他们的步伐很快,但并不显得慌乱。他们虽然紧紧贴着墙壁的一面,却并没有鬼鬼祟祟地东张西望。他们一直走的是警戒队形,但不是行家却也猜不出什么一二。

    就算是周围有人通过窗户看到了他们,也只是觉得这几人应该是在匆忙赶路,绝对不会怀疑他们行踪鬼祟可疑,于是报个警什么的。

    在前面探路的,那个卫士米尔,负责随时挡子弹;断后的则是那个哨兵诺戈。至于此行的目标敏奇·文森中将则走在了中间。

    如果余连没有猜错的话,那个叫诺戈的哨兵此时应该展开了灵性知觉。相比起来,鹰眼术虽然能让他看得更远,但只能看到自己的前方,却看不到周围。

    他们确实是又慎重又稳健,就算是这种场合也都没有放松警惕……可是,说句实在话,有点过头了。文森中将虽然是个必须死的大反派阴谋家,但那是未来的事了。

    现在,他被帝国关押了十八年,才刚回国,早就和时代脱节了。世人看来他只是一个失去了一切权位和名望的过时老人,做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混点养老钱就好了。他所有的谋划也都只是开了个头,谁又会专门来针对他呢?

    所以啊,被喊做“胆小鬼文森”也是可以理解的。余连一边这么想着,跳出了回廊,爬到了楼顶,一个轻轻地灵能念动,将屋顶边上所有的花盆都扫了下去。

    “敌袭!”文森中将跳起来大叫了一声,反而把他身边的两个保镖都吓了一跳。

    卫士米尔退后了一步,将文森中将按在了墙壁上,用身体挡住了对方。他大衣下的皮肤开始变得愈发冷硬,出现了一丝金属般的光泽感。另外一边,哨兵诺戈也将手按在了大衣下的手枪上,但并没有马上拔出来。

    他似乎感受到了火盆掉落的方向有人,但到底是故意的袭击者,还是玩耍的熊孩子,就无法确定了。

    而且说句实话,他是比较偏向后者的。

    被人埋伏?被人袭击?为什么啊?他们又没做什么,这不合逻辑啊!

    他刚刚这么一想,其中一个花盆就回旋着砸了过来,“呼”的一下就瞬间崩裂。内里的泥土就像是子弹一般砸到了其余的花盆,顿时形成了连锁反应,直接在三人面前化作了一大片泥雾。

    到了这时候,诺戈才意识到,他们真的是被袭击了。

    他二话不说地便拔出了手枪,同时推了一下米尔:“带着将军走!上大路!”

    诺戈的判断很清晰,对方的袭击也是背地里来的,一旦上了大路,己方便安全了。

    可这时候,他们便已经晚了。黑影直接从那团泥雾之中钻出,快得让诺戈反应都来不及,就像是直接从那那团黑雾中瞬移出来的似的。

    ……这不科学!我已经展开灵性感知了,他不可能这么快!力场闪烁?这也不可能啊!

    除非,啊,那些花盆中被注入灵能了,已经形成了他闪烁的媒介了?

    受过专门教育的诺戈瞬间便想到了这个可能性,心顿时凉了半截。他知道,力场闪烁只是很基础的步伐战技,说白了即是用灵能让身体拥有爆炸般的移动速度和冲刺能力,因为太快,普通人看来就跟闪烁似的。可是,修行到高深之处,确实是能通过灵能包裹的媒介,在短距离形成空间跳跃的效果。

    理论上,还是立场闪烁这个“低等”战技的范畴内,对灵能和身体的需求也都还在低环的范畴内,但所需要的技巧却相当精深,就算是高环者,也鲜少能达到这个境界的。

    所以,这是一个隐藏了自己力量的高环者!

    诺戈很快就做出了这个判断,一时间再无战意。什么贴身格斗,什么枪斗术,全部都忘了一干净。

    他几乎是机械的抬起了枪,下意识地想要扣动扳机,但这样僵硬的动作自然早在余连的估算范围内。后者右手一扣一拉便将对方的手枪缴械了,左手抬起,袖管中滑出了一枚蝴蝶刀,直接扎入了对手的咽喉。

    一环的哨兵诺戈,连大声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当场就失去了性命。

    可是,另外一边,卫士米尔已经将文森中将背在了自己的背上,跑出了数十米了。

    他的卫士强化的是体质和力量,但我们都知道,体质一旦有了进化,速度和爆发力也一定会有相应的提高。

    余连直接将手枪放在了背上,向着对方奔跑的方向便开始冲锋。

    然后,几乎是在同一个瞬间,早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的蜂鸟无人机也从建筑物的缝隙中钻了下来,直接出现在了米尔和文森中将的正面。

    米尔微微一怔,那个无人机便以一种决死的态度当头撞了过来。

    “啪!”蜂鸟无人机撞在了卫士强化过的身体上,当场分崩离析,然而,其身上一直带着一枚超小型的电击炸弹却直接爆开了。

    这玩意并不致命,却依然形成了可以让人麻痹的电弧缠绕,就算是米尔这样的卫士也都瞬间陷入了麻痹僵硬状态。

    要不是米尔在蜂鸟扑过来的瞬间就察觉不对,在千钧一发之际将文森中将直接丢了出去,后者怕是已经要晕厥过去了。

    “将军,快逃……&()*()@#!¥”电弧的麻痹让他一时间都难以控制自己的嘴角了,脸上露出了痛苦加屈辱的神情。

    文森中将从地上爬了起来,头都没有回便开始奔跑。他知道,只要自己跑到大路上,跑到正在骚动的人群中,自己就一定会安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