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魔化严重

作品:《不道神界

    苍天不会辜负有情人,但也从没有让无情人失望过。

    杭暧这次麻烦大了,不但虹昆想要灭他,骞尧都已经深信他杀了六戈和北皇。

    骞尧说道:“叔叔,当真是他所为无疑么?”

    虹昆余怒未消的说道:“你大师尊还能骗我不成?”

    骞尧也是满腔怒火的说道:“既然如此,我等立刻前往畲魍山将他捉了问罪。”

    花灵媚说道:“请恕徒侄不孝,徒侄很想随同师伯前往畲魍山!无奈,还有捉妖大任在身,不能随同前往,还望师伯恕罪。”

    雨媚烟想要说些什,但是被胡令妹那冷峻的眼神给吓退了,没敢说出只言片语。

    花灵媚不想去畲魍山是有原因的,因为师父再三告诫,不得与帛琉山发生任何瓜葛,所花灵媚铭记在心,半点都敢违背,于是就找了借口要开溜。

    虹昆自然是知晓此事,所以也不会加以责备了。

    他和蔼的微笑着说道:“徒侄既然有要事在身,本尊也不好强人所难,二位徒侄请便。”

    花灵媚说道:“多谢师伯!”

    说完,强行拉着雨媚烟骑上仙鹤飞走了。

    虹昆看着晨光中远去的背影,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没有说什么。

    骞尧对小故说道:“大哥,奈铭山不可群龙无首,你速速回山主持大局。我与叔叔办完了事情即可回山。”

    小故听后说道:“兄弟说的甚是,我即刻返程,兄弟你放心吧!”

    小故刚要准备疾速飞奔,骞尧说道:“大哥你骑着伊犹回去吧!”

    伊犹二话不说驮起小故腾空而起,疾速飞往奈铭山而去。

    虹昆说道:“尧儿,随我来!”

    骞尧说了声:“来也!”

    二人腾空而起跃上云端直奔畲魍山而去。

    巡山小妖眼力那不是盖的,远远的就看见虹昆和骞尧越来越近,急忙跑回云波洞禀报。

    杭暧和蟒臣听到禀报,立刻出了云波洞来一探究竟。

    此时骞尧和虹昆已经来到洞外,守门小妖们剑拔弩张的在与他二人僵持。

    杭暧见是骞尧,心中无比的高兴,急忙勒令小妖道:“退下!”

    小妖们不明所以,但也只能是听从命令,纷纷收了兵器退在一旁了。

    杭暧看见虹昆那张要吃人的脸看着自己,就已感觉到一股杀气了。

    没等杭暧说话,虹昆怒冲冲的问道:“我帛琉山与你有何仇河怨?竟然下此毒手?”

    毒手?

    这是说的哪里话来?

    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杭暧轻轻的问道:“叔叔这是说的什么呀?杭暧有糊涂。”

    虹昆继续说道:“装什么糊涂?亲手毁了帛琉山还敢狡辩?”

    什么?

    帛琉山被毁了?

    何时之事?

    杭暧可不干了,这种事情怎么可以诬陷到本君头上来了?

    他怒道:“我近来忙于师父大婚事宜,怎会闲的跑去帛琉山。你有何证据能够证明是我所为?”

    虹昆说道:“我大哥北皇道人亲口所说,就是你攻击了帛琉山,将帛琉山所有门徒屠尽,之后害了二哥六戈道人。将我大哥打的仅存一点灵气续命。”

    杭暧怒了,十分不悦的吼道:“无稽之谈,虹昆你好狠毒啊?竟然会用如此卑鄙手段来做借口,你灭我上千妖族还不够,今日又要对我云波洞下手?不过,有我杭暧妖君在此,你休想得逞!”

    虹昆也怒了,他也吼道:“小半妖,你休想狡辩。我大哥从不说假话,更不会诬陷好人。有胆做没胆承认么?”

    蟒臣在一旁忍无可忍了,他真的没想到虹昆也是个冥顽不灵的家伙。

    他怒斥道:“胡说八道,尽来我与妖君形影不离,又怎会去帛琉山行凶?虹昆,你识相的就速速离去,如若不然,休想离开我畲魍山半步。”

    骞尧见蟒臣都替杭暧说话了,看样子这小子完全和他们穿一条裤子了,真是不可饶恕啊。

    杭暧看了一眼骞尧,他的想法时想要他说一句公道话,可是当看见骞尧那对自己恨之入骨的眼神,他完全的失望了。

    没想到自己最在乎的人现在宁可相信别人也不肯相信自己,好失望啊,你居然这样对我,我还有什么可以牵绊的呢?

    想到这里时,杭暧内心的魔性大爆发,没有牵绊的他已经没有什么力量可以遏制魔心的控制了。

    杭暧眼眸中燃烧起熊熊的黑色火焰,挡在脸上的面具也破碎了,露出他那惨不忍睹的面容。

    骞尧和虹昆完全惊呆了,这还是那个娇小可人的小乞丐吗?

    骞尧说道:“真是没想到,你居然为了遁入妖门,将自己的容颜都要毁尽。太不象象话了,简直不可饶恕!”

    杭暧说道:“住嘴,本君想做什还需要你的同意么?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

    骞尧说道:“既然这样,本君也没什么可手下留情的了。今日定要将你打到灰飞烟灭不可。”

    什么?

    这就是自己整日惦念之人所说的话?

    杭暧的魔性更加的严重了,身后黑色魔光闪现出来,整个人变的异常的恐怖,浑身散发着魔气。

    他吼道:“你二人既然认定帛琉山之事,为本君所为,也罢,也罢!今日本君就叫你二人有来无回。”

    说完就要施展魔能,一旁的蟒臣说道:“妖君,此等泛泛之辈,何须劳您大驾,蟒臣一人足矣!”

    听了这话,杭暧收了能法,但还是有些担心的说道:“此二人能法堪称一绝,要小心!”

    蟒臣说道:“请妖君放心!”

    说完施展开蛇之妖能,万千金蛇从他体内爬出,直奔虹昆和骞尧袭来。

    虹昆施展五行仙能,放出三昧真火去烧袭击自己的金蛇。

    骞尧施展开神花之能,地面长满了小鲜花,小鲜花花蕊长出小手抓住了袭来的金蛇,并把它们捏断。

    第一波攻击,蟒臣完全溃败。

    但是他迅速开始了第二波攻击。

    这次他发出的是钻石蛇,成千上万只钻石蛇亮闪闪的爬向骞尧和虹昆。

    虹昆的三昧真火也不起作用了,骞尧的花中小手也没办法抓他们了。

    不一会的工夫,两个人被钻石蛇团团围住了。

    轰隆隆。。。

    两声巨大的响动响彻天际。

    钻石蛇被炸得四散弹去,落在地上之时已经是残断的寸节了。

    蟒臣这波攻击已经耗费了很大的能量场了,但是依旧本肯认输。

    骞尧对虹昆说道:“这个家伙我来对付。”

    虹昆点了点头说道:“侄儿小心行事!”

    骞尧说了声是,上前来到蟒臣对面说道:“我来与你一战,你一人斗我二人未免有些欺人太甚之嫌。”

    蟒臣不屑的说道:“随你们怎么来,今日定叫你等有来无回!”

    骞尧施展神花之能,参天巨花又一次迅速长了出来。

    花蕊开始分泌胶状物,滴落下来之际,蟒臣分裂成许多钻石蛇四散爬去,躲开了神花的攻击。

    随即那些蛇爬到巨花花径上开始啃食它。

    不一会神话就被啃食到枯萎了。

    骞尧心说:“这家伙有点本事的呀?”

    于是,他又一次长出新的参天巨花,花瓣如同飞刀一般攻击钻石蛇,蟒臣水形态的蛇继续啃食巨花。

    花瓣飞刀砍到水形态蛇毫无用处,骞尧只好将花瓣飞刀内的能提升到了最高级别。

    再看水形态的蛇们被刀风吹散了蛇的形状,滴落在土上,被土吸收之后没办法恢复蛇的样子。

    蟒臣无奈变回了人形,可是巨花的胶状物又一次向他滴落下来。

    轰隆隆。。。

    又一次巨大的响动,胶状物被击的粉碎。

    杭暧出手了,他看不下去了。

    他说道:“蟒臣,你暂且休息,由本君对付他们。”

    、杭暧恶狠狠的看着骞尧说道:“纳命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