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杭暧要遭殃

作品:《不道神界

    爱情没有若即若离,爱了就是爱了,恨过的永远不会有原谅二字。

    骞尧,从没有恨过莹雪是封印自己的那个封印仙女,或许这就是那所谓的爱情吧。

    如今这世间,骞尧终于知道自己最喜欢谁了,那个人就是花灵媚。

    但是他不敢奢望花灵媚,之所以会害怕花灵媚并不是她有多可怕,而是他怕自己真的会死心塌地的爱上她,那样对莹雪太不公平了。

    清晨洒满金灿灿的阳光,风中轻摆的树叶上、满是露珠的花蕊上,到处都是亮晶晶的。

    打败了老妖怪的骞尧,站在山巅之上,被晨光照射的如同金人一般。

    他在思念莹雪,至今杳无音讯的她不知是生是死,一种抓心挠肝的痛苦也许只有骞尧自己能体会到。

    雨媚烟来到他身边,默默无闻的陪在她身旁。

    其实,骞尧知道雨媚烟的心思,只不过他只当她是一个妹妹而已。

    帛琉山上,倒塌的道阁之下,昏迷多日的不二骞终于醒来了。

    看见水屏障马上就要失去能力了,他立刻施展水之能,将自己变成水,从废墟的缝隙当中溢了出来。

    嚯,这是怎么了?

    这还是帛琉山吗?

    发生什么事情了?

    他感应到了北皇的灵气极其微弱的存在着,就是找不见他在哪里。

    寻来寻去,他找到了金镖所在的地方。

    不二骞问道:“师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北皇发出极极微弱的声音道:“全部都是杭暧所为,他无端前来荡平了帛琉山,你二师尊已遭不测,我也只有这点灵气尚存。”

    不可能。

    绝不可能。

    杭暧不会给干这种事情的,绝不会。

    不二骞不肯相信北皇的话。

    他环顾四周,发现地面很多的坑洞,并且还有断裂的树根和残存根须。

    这明明是神夂来过的样子。

    不对,应该是祁真,因为他的能法已经和神夂一般不二了。

    因此他质问道:“师父,既然是杭暧所为,因何会有残根断须在此?莫非他拜神夂为师了么?徒儿敢断定此事乃祁真所为。师父你为何要如此的袒护于他?”

    这————

    北皇无言以对了,本来就是如此的吗,自从祁真来到帛琉山以来,北皇道人处处袒护着这小子,无论他做了天大的错事,本皇从来就没有责罚过他,甚至连句呵斥都没有。

    不二骞继续问道:“师父,此事您为何要栽赃于杭暧身上?”

    北皇当即怒不可遏的说道:“孽徒,你既然要给杭暧解脱罪责,别以为你那点龌龊之事就光彩到哪里去,识相的赶紧前去畲魍山帮助你三师尊灭了这个小药物。”

    什么?

    三师尊去了畲魍山?

    这还了得?

    不二骞急道:“师父您真是昏庸无德之辈,从此你我师徒缘分已尽,从此再见既是仇人,最后喊您一口师父,珍重!”

    说完化作水鸟飞向天空,随即奔着畲魍山得方向俯冲而去。

    再土中渐渐恢复灵气的北皇口中念叨着道:“孽徒啊,孽徒,为了不齿之事就要抛弃师门了,罪过呀,罪过!”

    其实,大家谁都没注意到,在一旁有一堆篝火正在有力无力得燃烧着。

    这堆篝火就是黎柯,当他被树根控住之时,将自己灵气燃烧起来,从而摆脱了树根的束缚和控制,留在了地上。

    树根只是带走了黎柯得本体而已。

    黎柯灵气变成篝火观战了所有的打斗经过,但是碍于自己能法有限不敢再出手,就这样苟活了下来。

    黎柯见现在已经很安全了,这才恢复了本来的样子。

    他来到北皇旁边说道:“师父!”

    北皇十分的高兴,他说道:“太好原来你还活着,快快助为师恢复灵气。”

    黎柯却说道:“不,师父,方才徒儿亲眼目睹了您的所作所为,祁真固然是您的孩子,也不可如此骄纵袒护,您是个不道之神,从此黎柯将要离您而去,不再称您为师父。您我以后就不要师徒相称了,黎柯将要另寻名师。告辞了,请您珍重!”

    说完,变成火鸟飞上了天空,盘旋了几下之后便消失在云端,不知去向。

    北皇的怒气更加旺盛了,他怒道:“走吧,都走。无良之人,逆徒、孽障,你等接不会有好结果。”

    冥顽不灵,还心存邪念,这就是堂堂北皇道人,上三宗之一,道宗之主的他既然如同泼妇一般骂开了街。

    帛琉山太悲凉了,远处只有那颗蟠桃树依旧屹立不倒,在下边的那个雷棺依旧电闪雷鸣的摆放在那里。

    池野山这边,远处云端有一红袍道人疾速驰来。

    此人正是虹昆道人。

    他不一会便来到山洞外边。

    洞内花灵媚正在疗伤,恢复能量场。

    虹昆走进洞内之时,骞尧、花灵媚、雨媚烟全部跪倒叩见于他。

    虹昆将他们一一搀起,说道:“快快起来,快快起来,不必多礼,不必多礼。”

    虹昆接着说道:“本尊感应到花灵媚徒侄身受重伤,便来此相救了。徒侄过来,师伯于你疗伤。”

    花灵媚说了声是,便来到了虹昆近前。

    虹昆从袖口掏出一个小葫芦,开了葫芦盖,倒了一些荧光物质在手上,一口气吹在花灵媚身上。

    神奇的效果出现了,满身是伤的花灵媚居然恢复了。

    她身上是的伤完全痊愈了。

    花灵媚作揖道:“感谢三师伯疗伤之恩!”

    虹昆和蔼的笑了笑说道:“徒侄不必拘泥于礼节,本尊不习惯于此。”

    骞尧上前说道:“叔父,别来无恙!”

    虹昆答道:“无恙,无恙。尧儿你学会了我道家能法,叔父甚是欣慰。”

    雨媚烟撒娇道:“都是人家的功劳啦!”

    虹昆捋了捋胡子和蔼的笑道:“妙哉,妙哉,可以借灵气施能法,徒侄技高一筹,值得赞许,值得赞许。”

    骞尧忽然想起什么问道:“叔父,侄儿感应到您上有一股强大的怨气,不知对何人有如此大的怨恨?”

    虹昆立即脸色大变,大怒气冲冲地说道:“杭暧这个小孽障,居然荡平了帛琉山,伤了你大师尊、吸噬了你二师尊的灵气。看来不将他灭了,不知会干出何等的孽事。”

    花灵媚、雨媚烟二人双双怒的青筋暴起,骂道:“还有这等邪祟,不将他灭了,岂能扬我道家神威?”

    骞尧也是我进了拳头,他说道:“弟弟,这次你休怪为兄手下不留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