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北皇之劫

作品:《不道神界

    伤痕,不管是神仙还是凡人都会有。

    六戈亡故的讯息,通过虹昆的仙能就可以感应到,他要看看到底是谁杀了我二哥。

    一定要手刃这个恶贼,要替二哥讨回一个公道。

    虹昆腾云驾雾前往帛琉山而来。

    这边的祁真和神夂已经对北皇下手了。

    北皇其实坐以待毙之人,他严阵以待准备与这二贼决一死战。

    祁真施展开虫之妖能,万千黑虫子铺天盖地的朝着北皇袭来。

    北皇说道:“这点把戏算得什么?”

    于是施展开金之道能变出无数的金鸟飞向虫军。

    金鸟与虫军相遇,展开殊死的角逐。

    瞬间,天空中金羽毛翩翩飞舞,黑虫子尸体遍布山岭和沟壑,乱成了一锅粥,不知是虫咬鸟还是鸟捉虫。

    经过半兀的较量,北皇的金鸟以剩下三五只的微弱优势险胜。

    北皇脸上露出一丝的笑容,但是瞬间又消失不见了。

    祁真说道:“大师尊,怎么样啊?真儿的能法还算过得去吧?”

    北皇貌似并不是那么大的火气,异于寻常的他回答说道:“你还知道称真儿?”

    神夂在一旁已看出端倪,这话中有话呀,莫非?

    此时,祁真哈哈狂笑了起来,笑的极具讽刺含义,笑的轻蔑一切。

    他说道:“叫你一声父亲,你觉得你配吗?”

    啥?

    父亲?

    这又是从何说起的呢?

    神夂一脸茫然,不知道其中有什么内情。

    北皇微微颤了颤嘴唇说道:“你母亲还好吗?”

    祁真激动的吼道:“这些不需要你来过问!”

    北皇又说道:“这些年了,他应该早已不在人世了吧?”

    祁真闷哼了一声说道:“干你何事?”

    神夂突然想到一件事,他急忙说道:“祁真,不要再拖延时兀了,速战速决为宜,一会虹昆来了就麻烦很多了。你不忍动手,就由我来。”

    祁真并没有迟疑,他立马施展开虫之妖能变出一只巨大的虫子来。

    祁真喊道:“老家伙,今日你就要为伤害我母亲一事付出代价。”

    北皇还想要解释些什么,他喊道:“你母亲的事情并不是本尊有意为之的呀,孩子你要相信我。”

    祁真不屑的说道:“不要说什么能够自救的话了,去死吧!”

    巨大的虫子用触角当作武器开始攻击北皇。

    北皇无奈施展开金之道能,变出巨大的盾牌护住了自己。

    哐,哐,哐。。。

    巨大虫子的触角一次又一次地抽打着金盾牌。

    每打一次,都会在盾牌上留下很深的印记,这样下去,盾牌被砸碎是迟早的事。

    果不其然,渐渐的金盾被砸开了口子,在过了一会儿,金盾牌整个就被砸裂了。

    随之金盾牌消失不见,北皇已经是气喘吁吁了。

    巨大虫子一步步逼近了北皇。

    北皇只好变出一个巨大的金人偶,驱动他与巨大虫展开了殊死的搏斗。

    巨大虫用触须横扫金人偶的肋骨,金人偶一个侧空翻躲了过去。

    金人偶凌空而起,用左脚脚后跟猛磕巨大冲的后脑勺。

    巨大虫身上又坚硬的外壳,所以根本就没有躲避,而是直接硬抗了他这一脚。

    咣。。。

    这一脚踢的着实结实,可惜对巨大虫来说却是毫无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