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六戈呀六戈

作品:《不道神界

    光芒闪耀的背后是需要更加的辛勤付出。

    帛琉山景贞观之所以能够位列上三宗,北皇和六戈也是付出了艰辛和努力的。

    可是,再怎么努力,北皇心中仍有一个心结未能解开。

    这个心结便是祁真了。

    北皇道人最不想看见的就是祁真成为如今的模样,当初祁真设计害骞尧的时候,北皇是完全知情的,只是他没有阻止而已,没想到如今的祁真更加变本加厉的做一个坏人。

    今日一早,景贞观门徒一如既往的来到道场上习练斗术。

    忽然,有些门徒发现太阳升起来的方向有一团黑漆漆的东西正在逼近帛琉山。

    坐在道阁内的北皇睁开眼睛说道:“该来的终究还是会来的!”

    六戈嘴角微微颤了颤说道:“万年道观,将毁于一旦了吗?”

    此时,外边已经有遮天蔽日的飞虫布满了整个帛琉山,门徒们正在奋力的驱赶。

    正在此时,从地下伸出无数个树根来,他们刺入门徒们的后背,进而控制住了他们的灵气,随之灵气被剥离出本体,本体随即倒地而亡。

    只有黎柯和几名道行高一些的门徒没有被树根控制住。

    北皇和六戈纷纷走出自己的道观,两人相视之后一脸的无奈和惋惜之容。

    树根向北皇和六戈袭来,北皇甩动拂尘将来犯树根悉数斩断,六戈从袖口中拿出现形刀,默念口诀扔向天空。

    现形刀在天空瞬间变得巨大,随即放出七彩祥光,霎时间那些虫子门都消失不见了,那些树根拖着门徒灵气钻回了地下。

    北皇说道:“祁真,你要做什么?”

    此时,天空中浮现两个身影,一模一样,一般不二,如同孪生兄弟一般。

    六戈说道:“神夂?你还没有死呢?”

    天空中神夂哈哈大笑道:“六戈,当初你设下苦肉计,差点害死老夫,在没有杀死你之前,老夫岂能先你一步。”

    六戈知道,神夂这家伙坏的不能再坏了,与他没有过多言语的必要,唯有将其歼灭才是真理。

    想到这里,六戈从袖口中掏出来定妖弓,默念口诀扔向空中。

    定妖弓变成六尺来长回到六戈手中,六戈拉满定妖弓,对准神夂就发了出去。

    定妖箭呼啸着,闪耀着七彩祥光奔着神夂的心脏位置便射了过来。

    神夂看见定妖箭过来了,不慌也不忙,伸出他那树根盘根错节形成的手竟直接将箭给握住了,并且垫在膝盖上给给撅折了。

    六戈这是第二次被人毁了神兵了,他气急败坏的讲镇魔戟拿了出来,默念口诀仍向空中。

    镇魔戟放出七彩祥光,变成七尺长的仙戟直奔神夂袭来。

    神夂不慌也不忙,眼看着镇魔戟就要刺到自己了,他才伸出手将镇魔戟握在手中,并且同样的折为两段。

    镇魔戟立刻化作烟尘消失不见。

    连损两件神兵利器的六戈无法相信这是事实,他连忙将噬灵矛掏了出来,默念口诀又一次扔向了空中。

    噬灵矛瞬间幻化成九尺多长的仙矛在空中释放出七彩祥光,噬灵矛开始吸收神夂和祁真的灵气。

    这两个人怎能容忍噬灵矛吸收他们灵气,两个人齐齐出手,释放出万千飞虫围住噬灵矛,不一会的工夫就将其啃的七零八落掉在了地上,之后化作烟尘消失不见。

    六戈心中已有了定数,此战我必亡之。

    不过他不能退缩,就算是想退缩也没这个机会了,此次神夂、祁真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只有与之拼死一搏才会有一线生机。

    六戈的手颤抖着,摸摸索索的把万灭锏掏了出来,默念口诀扔向空中。

    万灭锏祥光一闪,变成足有九十丈高的仙锏屹立在天地之间。

    这是上次被杭暧毁掉之后重新炼造出来的升级品,其中蕴含了六戈不少的心血。

    万灭锏释放出了一种物质,这种物触碰到景贞观门徒身上毫无反应,就像是没有那回事一般。

    但是触碰到祁真和神夂身上,一种即将粉身碎骨的的感觉让他二人着实难受。

    祁真化作万千飞虫四散而去,神夂变成许多树根逃入地下。

    万灭锏突然雷声大作,一道道闪电从里边释放了出来。

    卡擦擦。。。

    卡擦擦。。。

    几到闪电过后,变成虫子的祁真被迫变回人形,逃入地下的神夂也被迫重新回到了天空中。

    自然是那种痛楚依然困扰着这两个贼人。

    眼见着,六戈就要赢了。

    忽然间,一股怪风袭来,万灭锏轰然破碎,炸裂成无数的碎铁渣滓掉落了下来,之后化作烟尘消失不见了。

    祁真和神夂立即恢复了本来的样子,那种令人作呕的被卑鄙德行又回到了他们的身上。

    不过他二人也有些好奇,是什么人帮助了他们?

    这个人怎么会这么厉害?

    六戈也想不通,本来马上就要打败这两个妖孽的,为什么万灭锏会被毁掉了呢?

    到底。。。

    啊。。。

    六戈道人两肋、前胸、后背都被金刺穿破了。

    这不是上次掳走莹雪时所用的招数吗?

    能够让人的心脏变成金蒺藜刺破身体。

    很显然,六戈也是中了这个招数,心脏变成金蒺藜刺破了他的身体。

    看样子六戈这次必亡。

    果真,六戈应声栽倒,之后身体开始迅速的消散,一块块的变成烟尘消散在空气中。

    北皇道人眼看着二弟就这样与自己天人永隔了,但是毫无办法,这一切来得太快了,没等他反应过来,六戈道人就已经不在人世了。

    北皇跑过去时,六戈就只剩下一身道袍了。

    远在牧狼山修行的虹昆道人突然感应到了二哥已经不在人世了,他睁开眼震惊万分的回想着二哥被杀的瞬间。

    这又是哪里来的高手?

    出手这么干净利落,很显然是修炼到了超我形态能法之人。

    自从爱琊老祖出现以来,三界之中就怪事连连了,这是巧合还是必然?

    难道说爱琊这个家伙是幕后主谋不成?

    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

    虹昆道人站起身来,腾空而起来到云端之上。

    施展开五行仙能,腾云驾雾奔向帛琉山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