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小故惹事

作品:《不道神界

    疑心,很多时候都会给自己带来麻烦。不二骞怀疑祁真图谋不轨,偷偷前去察探,结果遭受了他的暗算。

    不二骞拼尽全力释放了所有的能。

    霎时间,祁真设下的虫之结界土崩瓦解,整座道阁轰然倒塌。

    在道场上习练斗术的所有门徒惊出一身冷汗。

    万千虫子被冲击波抛向四面八方,而后又消失不见。

    一只巨大的马蜂从道阁之内飞了出来。

    妖怪,有妖怪,快捉住妖怪!

    众门徒纷纷施展自己修炼的能法,攻向马蜂。

    就在此时,从地下钻出无数的树根,缠住了这些门徒们脚。

    啪嚓。。。

    众多门徒齐刷刷地倒在了地上。

    紧接着那只马蜂扇动着翅膀离开了景贞观而去。

    不二骞哪里去了?

    其实他释放完了能,已经筋疲力尽了,没有来得及离开就已经被压在了底下,名且已经昏迷不醒。

    这些门徒爬了起来,来到倒塌的道阁这里,什么也没有看出来。

    此时,北皇和六戈也已经听到声音,来到了事发地点。

    问清情况之后,北皇开始感应废墟里有没有什么人。

    不见祁真,那只马蜂精难道把祁真给吃了?

    北皇因何感应不到不二骞所在呢?

    因为不二骞昏厥之前已经设下水屏障,所以感应不到他的存在。

    六戈说道:“上尊,这是何方妖孽所为?”

    北皇迟疑了片刻,之后说道:“依本尊看来,那只马蜂就是祁真了。不知何故他会化作马蜂,并且毁了道阁这就无从得知两尾。”

    六戈不解的问道:“上尊,祁真缘何会化作马蜂了?”

    北皇答道:“本尊早已掐算出他以修炼妖能,并且与那神夂融合了本体,他现在的成就非同小可,而且他还在不断的修炼长进之中。”

    六戈叹了口气说道:“真不应该呀,毁了他修真之路啊!上三宗再无祁真的位置了,可惜呀!”

    平日里火豹子脾气的北皇在这件事上却是平心静气的很。

    他说道:“无量尊,本尊会让他重回道宗的。”

    六戈心中暗想:“但愿如此吧。”

    奈铭山这边,骞尧整日茶饭不思,坐在宫殿外的城墙头上,等待着有莹雪的消息传来。

    小故见了此般情形,心中无比的焦急,这样子的骞尧迟早会出现差池。

    不行,一定要让他做点事情,分散一下他的注意力,让他少一些思念的痛楚。

    伊犹趴在宫殿顶上,默默的看着骞尧的样子,心中也是盘算着怎样让骞尧少一些想念。

    小故和伊犹相视了一下,便领会了对方的心思。

    小故忽然想到花灵媚和雨媚烟,心中有了一个计策。

    小故示意伊犹随他过去。

    于是两个人来到一片幽静的密林之中。

    小故悄悄的对伊犹说道:“我有一个拙劣的计谋,欲让大帝出去散散心,顺便让两个老相识给他找点麻烦,这样他就不会这样子痛苦下去了。”

    伊犹问道:“老相识?”

    小故回答道:“是大帝前往弼霓山途中相识的两个人。一个叫花灵媚,一个叫雨媚烟。”

    伊犹如梦方醒一般说道:“是禹殳真人那两个徒弟?”

    小故好奇的问道:“你认识禹殳真人?”

    伊犹说道:“他在南竹辕州还算是有名号的,他捉妖之际曾有一面之缘。”

    小故说道:“难怪!”

    小故思索了片刻说道:“此招虽为小儿科,但是能够让骞尧少一些痛楚,也只能出此下策了。”

    伊犹说道:“好,甚妙。我觉得挺稳妥。”

    二人商量了一番怎样施计,能让骞尧彻底信以为真的计谋被提上了议事日程。

    伊犹日行万里,夜行千里的本领这次派上了用场,他拖着小故到处游荡,寻找花灵媚与雨媚烟的踪迹。

    功夫不负有心人,两个人终于在中梅悟州察探到了他二人的下落。

    得知她二人踪迹后,小故和伊犹急忙回转到了奈铭山。

    骞尧见到二人齐刷刷的回来了。

    便问道:“你等去了哪里?因何不告知本君?”

    小故急忙说道:“兄弟呀,我二人见你茶饭不思的样子,着实心痛啊。于是寻遍千山万水,去找帝后的蛛丝马迹,功夫不负有心人啊,终于找到了人点线索。”

    听到这话的骞尧,立刻有了兴趣。

    他急忙问道:“此话当真?”

    小故说道:“哥哥何时骗过你呀?不信你问伊犹。”

    伊犹说道:“是啊骞尧,此事千真万确。”

    骞尧这才有些相信小故了,脸上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来。

    骞尧接着问道:“那踪迹何处?”

    小故回答道:“我二人在中梅悟州那里探知,很多人看见有一人牵绑着一女子在大街上走动。”

    听了这句话的骞尧就像炸了锅一般,立刻说道:“快快随我前去,探个究竟!”

    伊犹看了一眼小故,心中想到:“这家伙撒起慌来真是脸不红心不跳,要是我早就露馅啦。”

    小故说道:“兄弟莫急呀,这只是道听途说而已呢,待探得确切消息,咱们再去也不是呀。”

    骞尧迫切的说道:“哎呀兄长,此事刻不容缓,去得那里在细探。”

    小故说道:“那,取得那里寻不见,你切莫怪罪小故啊。”

    骞尧说道:“兄长这是说的哪里话来,不怪罪,不怪罪。”

    小故高兴的说道:“那样便好,我等这就前去。”

    说话间,骞尧和小故已经骑上了伊犹。

    伊犹鸣叫一声,腾空而起。

    它四足生风,如同一道闪电一般在空中留下一道光的痕迹,久久没有消失。

    说时迟那时快,伊犹驮着两个人没到半兀的时辰就来到了中梅悟州上空。

    不远处便是池野县境内的池野山了。

    尽来池野山出现妖怪,让池野县城黎民饱受其害。

    所以花灵媚领着雨媚烟来此捉妖。

    在县城等了许久,迟迟不见妖怪的出现。

    或许妖怪得知花灵媚到来了,吓的不敢出来。

    足足九天了,仍是不见其踪迹。

    花灵媚说道:“若今晚它不再出现,我便进山去寻它,定要将此妖捉住不可。”

    小故自然不能之界将骞尧带到花灵媚他们面前,因此来到池野山的一个无名山洞中。

    并且告知骞尧,据探得的消息,今晚那个牵绑女子之人会从山下牵着女子路过。

    骞尧坚信不疑,伊犹却是想笑却不敢笑出来,憋得它直咳嗽。

    这小故也太能编了。

    转眼间,夜幕悄悄的降临在池野山。

    夜晚的池野山云雾缭绕,雾蒙蒙,灰蒙蒙,伸手不见五指。

    再好的眼力也恐怕是看不清东西。

    渐渐的,来到了深夜,骞尧站在洞口迫不及待的看着山下。

    果然,远处有两个身影迅速的有远而近。

    骞尧二话不说,施展开神花之能长出参天巨花便喊道:“呔,终于让我逮到你了,看你还哪里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