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术蝎出嫁

作品:《不道神界

    不道世界不道众,鬼妖姻缘怪事弄,不论般配谁心碎,只见痴情万般痛。

    鬼妖大婚在即,蟒臣和杭暧都不愿意术蝎嫁到北海去。

    这两个一个不服一个的冤家对头,在这件事上意见却是异常的统一。

    但是碍于东煞的魔威,他们也只是敢怒不敢言。

    转眼间,大婚之日已经临近。

    云波洞上下开始忙碌的不可开交。

    云波洞外挂起了白色的灯笼,洞内白色的绸缎拉满了整个墙壁,白白的蜡烛摆满了所有的石台之上,唯有几朵鲜艳的花儿映衬着整个喜庆的气氛。

    没过多久,天空阴暗无比,滚滚黑云蓦然而至。

    一股鬼哭狼嚎的惨叫声有远而近。

    突然,从地下冒出无数的小鬼来,他们面目狰狞、样貌恐怖,并且抬出了一个巨大的轿子来。

    轿子可谓用亭台楼阁来形容都不为过,最外围是用鲜花花编成的围栏,看起来还是精心布置过的呢。

    第二重是东西南北各一间楼阁,里边是一张桌子、一张椅子、灯笼与白稠装饰而成,椅子上刻着骷髅头,桌子上镶着金骷髅,要多瘆人就有多瘆人。

    最里重才是一个骄子形状的亭子,亭子顶上镶有夜明珠闪闪发光,四周用绫罗绸缎做成的轿幔,里边是虎皮座椅,镶金镀银十分的豪华。

    最前面是个老妇人模样的女子,穿着一身粉红色的衣服,外边还披着斗篷,胸前戴着一朵鲜花,用扇子遮着面容,不肯露出来,想必也是好看不到哪里去了。

    后边抬轿子的小步卒们抬着大骄子呼哧带喘的,步履蹒跚的行来。

    这个大骄子被抬到云波洞外,显得异常的庞大,小小的洞口与之相比简直是天壤有别。

    老妇人走上前来说道:“哪位是主事的?小的是受鬼王陛下差遣,前来迎接术蝎娘娘进宫。”

    杭暧上前一步说道:“鄙人杭暧妖君,云波洞新的主人,在此等候遵驾多时。”

    老妇人作了个揖,说道:“小的拜见妖君陛下,小的鬼王洞玉螺宫总管,小的叫素曳,有劳妖君等候,真是过意不去呢。”

    杭暧道:“不必,你既然是玉螺宫总管,想必能法也有过人之处,今日想要接我家女帝,必须得过我这一关。”

    素曳白了一眼杭暧道:“哟,没想到妖宗还有这种规矩不成?”

    杭暧说道:“然也,要想轻松接走女帝陛下,哼哼,白日做梦。”

    素曳笑了起来,笑的是那样的瘆人,那样的恐怖。

    随即她把扇子一收,露出她那没有嘴唇子的脸,满是金黄的牙齿,整整齐齐的暴漏在外边。

    她说话漏着风道:“既然妖君有意笔划两招,那小的也就盛情难却了。”

    说完摆开了架势道:“妖君陛下,小的不欺负年幼之人,您先请出招吧!”

    杭暧妖君狂笑道:“您是老人家,我等小辈理应让着您才是,还是您先出招吧!”

    素曳媚笑了一声道:“那小的可就不客气了!”

    说完,施展开阴风鬼能对杭暧下了毒手。

    一股阴风直面杭暧而来,杭暧顿觉不妙,施展开岁岁魔能化作一缕青烟消失不见。

    且看阴风所经之处,万物皆被腐蚀变形,可见素曳的能法绝非常人所能匹敌的。

    杭暧虽然变成一缕青烟,但是多多少少也被刮倒了一点,幸亏他是超我形态的能,能量场超过素曳,不然的话非死即伤那是在所难免的。

    待阴风消失之后,杭暧现回原形说道:“玉螺宫大总管真是名副其实,能法超群,本君佩服!”

    素曳说道:“过奖过奖。”

    杭暧一边说着,一边已经运行能量场施展开碎碎魔能准备攻击了。

    突然,天空飘起了雪花。

    这雪花绝非平常之物,素曳见了冷笑一声道:“妖君好雅兴啊,小的可享受不来!”

    说完施展开阴风鬼能在自己周围泛起一股小龙卷风,护住自己不被雪花粘到。

    杭暧一看,不能之界攻击了,看来只能硬来了。

    于是杭暧释放了能。

    轰隆隆。。。

    一阵巨大的响动过后,素曳用以保护自己的小龙卷不复存在,但是也能伤及寸毫。

    素曳说道:“小的受教了,请妖君再度点拨一二。”

    说完,一股更加强大的阴风刮了起来。

    杭暧自然是不能让他镇住自己了,施展碎碎妖能,碎化成阴风加入到素曳的阴风之中,利用能量场的压倒性实力,将阴风的风向逆转了回去。

    见到阴风向自己刮过来了,素曳急忙收住了能法,但是仍旧有一些余风刮到了步卒的身上,不足们被腐蚀的立刻化为白烟消失不见了。

    杭暧冷笑了一声说道:“堂堂鬼宗大总管不过如此。”

    素曳说道:“妖君不愧是接掌妖宗之士,真是后辈自有才人出,素曳受教了。”

    说着,她偷偷的施展了阴风鬼能。

    虽然是背着手运行的能法,但还是被杭暧察觉到了。

    突然,杭暧觉得脚下有异动。

    不好,素曳这老鬼玩阴的,竟敢偷袭。

    好啊,你来这一套,我也要回敬你一番。

    杭暧,脚底迅速升起了阴风,杭暧腾空而起来到天空。

    说时迟,那时快,杭暧化作雨水从天而降了。

    素曳知道这是杭暧的能法了,依旧施展阴风,从地下升起小龙卷风想要入盾牌一般护住自己。

    哪里承想,杭暧早已混入她的阴风中来了。

    随着小龙卷风围住素曳旋转,素曳发现不对劲了,感觉自己的衣着被小龙卷风一圈一圈的缩小。

    素曳吓的急忙钻入地下躲了起来。

    杭暧收了能法回到了原位站定。

    蟒臣来到旁边竖起大拇指道:“杭暧,今日一战真令我彻底臣服,你这个妖君我认定了。”

    杭暧不屑的说道:“大敌当前,莫要多言。”

    蟒臣也自觉自己说的不是时候了,脸上还有些泛红了。

    素曳从地下钻了出来,蟒臣上前就薅住了她的脖领子骂道:“你竟敢出阴招,是不是想要灰飞烟灭?”

    住手!

    一股黑烟冒了出来,将蟒臣打到飞了起来,要不是杭暧接住,他非死即伤不可。

    蟒臣惊讶的看向自己被打飞的地方。

    原来是东煞魔君来了,他怒道:“哼!放肆!大胆!竟敢对亚来鬼王派来的接亲使者出手不敬,找死不成?”

    蟒臣吓的魂不附体,急忙双膝跪倒磕头道:“魔君息怒,属下该死!”

    杭暧也是有些怵头,毕竟自己的实力真的没办法与之相比。

    杭暧道:“杭暧不敢!”

    东煞余怒未消的说道:“还不快快将使者请进洞内!”

    杭暧和蟒臣毕恭毕敬的对素曳做了个请的姿势。

    素曳背着手大摇大摆地走进了云波洞中。

    进得洞中,见到了术蝎妖帝,毕恭毕敬的施了个大礼道:“术蝎娘娘在上,小的素曳参见娘娘。”

    术蝎背对着素曳也已经感觉到素曳是在磕头了,她头也不回的说道:“爱卿免礼!”

    素曳站起来之后,术蝎命人道:“来人,赐座!”

    小妖们送来了一把虎皮木椅给素曳坐下了。

    术蝎问道:“亚来那边准备的如何了?”

    素曳回答道:“嗯,陛下那边一切已经准本妥当,就等着娘娘移驾过去晚婚了。”

    术蝎道:“那便甚好。”

    过了片刻,素曳说道:“娘娘,时候不早了,我们也该动身了吧?”

    术蝎微微点了点头说道:“起驾!”

    素曳迅速站起身来,来到术蝎身旁搀扶着她走向洞外。

    杭暧此时内心极度不悦,看着素曳就想把她揍扁了。

    只是东煞在一旁死盯着自己不肯放,暂且也是素可奈何的了。

    蟒臣更是伤心欲绝了,他表面虽然没有丝毫的异样,可是内心已经是流血了。

    怎么可以这样,自己已经陪伴术蝎八千年了,突然间就要成为别人的妻子,这令他如何能接受,心就像被刀一片一片的割下来一样。

    难舍难离,却又不得不离得滋味让他备受着折磨,痛不欲生也要强忍,简直是一种最大的酷刑了。

    杭暧和蟒臣跟在术蝎身后送行。

    术蝎走到洞门外回头看了看自己生活了一万年的老窝,那种心酸只有她能够体会到了。

    接着走,走出了云波洞,或许今后就再也回不到这里,最后看一眼吧,我曾经的一切,以后没有机会了。

    刚刚在战斗中被腐蚀的一切,让术蝎的记忆只能是残存的,没有了你,没有了他,一切尽在她的泪水中变的模模糊糊。

    来到轿子面前,有素曳搀扶着走上了最高层的天柜台楼阁,术蝎再一次回头看了看杭暧和蟒臣,双眸已不再是冒着熊熊焰火的女帝了。

    蟒臣再也看不下去了,他大吼一声化作巨蛇腾空而起飞向茫茫云海,眨眼间踪迹不见。

    素曳吧术蝎搀扶着坐上虎皮椅,放下轿幔,下令道:“起驾!”

    说话间,步卒们抬起巨大的轿子钻入地下消失不见了。

    随之,漫天的乌云也是悉数散尽。

    一代妖帝就这样下架到鬼宫而去,留下的只有杭暧的迷茫和蟒臣的孤苦伶仃。

    在远方,一处不知名的山洞内,蟒臣彻底的崩溃了,本是一个野蛮的妖怪,硬汉的角色,此刻却尽情的宣泄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