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阿犹的决定

作品:《不道神界

    错看红尘处处仁,弼霓有灵不是神,尧郎宅心误遭凌,

    骞尧等人在北岸等候已有一兀的时间了,弼霓山那边的阿犹仍旧还是没有动静。

    小故得知阿犹有所悔悟的消息后,说道:“它要是早有悔意,也不至于到如此地步了。”

    骞尧却说:“大哥莫要如此说,既然它已悔悟,定会有解决弼霓山之难的良策。”

    小故说道:“我看未必!”

    伊犹瞪了一下小故。

    吓的小故立马躲到骞尧身后去了。

    就在此时,忽然听到阿犹呼唤伊犹的声音道:“弟弟,你过来!我有事说!请让骞尧也过来!”

    这种声音只有伊犹才可以听的见,别人毫无察觉的。

    这是它们兄弟之间特有的传音方式。

    伊犹对骞尧说道:“我大哥请你过去。”

    嗯?

    什么时候的事啊?

    小故说道:“我什么也没听到啊,你怎么就知道阿犹请我兄弟过去?”

    伊犹解释道:“我与哥哥之间有有感应的,它只要想与我说话,无论相隔天涯海角,我都可以听得见。”

    原来如此啊!

    既然要我们过去,想必它已然做出了决定。

    于是,伊犹驮着骞尧和小故重新回到了弼霓山。

    阿犹已经在那里等候了。

    等骞尧他们落到了地面,阿犹长长的叹了口气。

    它说道:“事到如今,已不是怪罪谁人之过的时候了。我思虑再三,目前想要弼霓山恢复原貌,唯有一招可解。”

    伊犹关切地问道:“何招可解?”

    阿犹心有所思,又顿了片刻之后它说道:“弼霓山如今生灵本体尽毁,所剩的只有那些无辜的灵气了,而我的本体乃是万年晶石所化,唯有我的本体散尽整座弼霓山,才能让那些灵气重生本体而复活。”

    什么?

    你的意思是,牺牲你自己的本体来恢复弼霓山的原貌么?

    伊犹急忙说道:“哥哥,不可呀!这样你的灵气不就成了孤魂了么?”

    阿犹说道:“弼霓山我守候了上万年,到头来却是自己亲手毁了它。既然一切皆由我一手造成,我便要为它负责。如果弼霓山不恢复本来的面貌,我孤零零一蠢兽活着又有何意?或许盘古就不应将我创造在苍穹之间。眼前一幕,已让我肝肠断,救万千灵气于重生,舍我其谁?”

    骞尧说道:“不可呀,阿犹。此事咱们从长计议,千万不要做什么一意孤行之事了。”

    阿犹说道:“你不要劝了千岳大帝,若是你第一次来到这里之际,我做过顺水人情,也没有今日之灾祸了。如今我心已决,你也知道我的性格的,就不要枉费唇舌了。”

    大家谁都知道,一旦阿犹所决定之事,十头牛都别想拉回来。

    伊犹只说了一句:“哥哥,珍重!”便腾空而起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弼霓山。

    这种生死离别谁都不愿看见的,骞尧也理解伊犹的举动。

    怪只怪眼前这位大倔驴悔悟的太晚了。

    阿犹见伊犹走远了,便开始了自己的行动。

    他开始运力,用尽全身的气力在释放能量场。

    霎时间,深夜里的弼霓山恍如白昼。

    一道道彩虹光茫从它体内向外迸射,之后散落在地面之上。

    地面上开始出现荧光球,荧光球最后渐渐的形成了各种各样的形态,有花有草、有蛙有鸟。

    最后进变成了各种各样的本体。

    那些躲藏在土壤里的各种灵气纷纷钻了出来,各自寻找和自己原来的本体一样的钻进去了。

    整座弼霓山如同盘古大神创世魂迸之时一模一样了。

    东边,一抹淡红渐渐浮现。

    在海面形成一巨块红布。

    一些海鸟早早的在天空飞翔,迎着朝阳呈现点点银白。

    随着阿犹本体最后一粒晶石找到了灵气,它的灵气也已经渐渐的变得微弱了。

    因为它过度运行能量场,所以波及到了灵气,导致灵气即将灰飞烟灭。

    突然听到一声凄凉的叫声,有远而近。

    循着声音望去,原来是伊犹驮着长颈怪飞来了。

    眨眼之间就来到了阿犹灵气近前。

    长颈怪似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它的大眼睛已是满眼泪花,虽然它不会说话,但是它那豆大的泪水已经是此处无声胜有声了。

    阿犹的灵气说道:“颈颈,我知道你舍不得我,但是没办法改变这一切了。我知道其他灵兽都不待见你,因为你的脖子太长了,长的太怪异了。所以你一直想把自己的脖子变短,有一次看见你把脖子缠在椰树上用力的拽,我就知道你是多么企盼脖子能够短一些。现在好了,我这团灵气就给你了,你吸收我的灵气之后就可以重塑本体了。”

    长颈怪似乎听懂了,用力的摇着头,依旧那样凄凉的鸣叫着。

    阿犹倔强的性格哪会听它的,它用尽最后的能量场进入了长颈怪的本体。

    一道七彩祥光从长颈怪体内迸发而出。

    在定睛观瞧,长颈怪的脖子果然没有了。

    呈现在大家面前的是一个酷似阿犹却又有点像长颈怪的灵兽。

    伊犹问道:“哥哥,是你么?”

    此时,那灵兽说道:“我不是你哥哥,我是长颈怪。”

    说完这话,此灵兽异常的兴奋了起来。

    它喊道:“我会说话了,我会说话了,太好了,我会说话了。”

    伊犹显得极其悲痛,再怎么说,阿犹依旧是它唯一的亲人,从此再也见不到它了,难受也是理所当然的。

    虽然兄弟两个性格不和,但彼此之间仍旧会有牵挂的。

    他们两个原本是一块混沌时期的五万年结晶之石,盘古的灵气团迸入之时,冲击力过大,导致晶石一分为二,因此便诞生了孪生兄弟。

    长颈怪兴奋了一阵之后恢复了理智,它来到伊犹面前说道:“伊犹,我虽然不是你哥哥,但是我体内还是有阿犹的气息存在的,我决定以后叫鄂犹,就由我做你的哥哥吧,你且看如何?”

    伊犹强忍住悲痛,点了点头说道:“嗯,无论如何,你体内还是有我哥哥的气息存在的,叫你声哥哥也不为过。哥哥!”

    鄂犹高兴的点了点头说道:“哎,弟弟!”

    红日已然越过海面,肆无忌惮的挥洒它的灿烂朝阳。

    一眼望去,海水中满是金灿灿的,耀眼夺目的同时给人一种希望。

    此时再望向弼霓山。

    哇,好美的景致啊。

    绿油油、绚烂烂。

    那些椰海竹林已经悄悄地生长了出来,美丽的花朵争相开放,蜜蜂蝴蝶齐齐飞舞,各种飞禽走兽穿梭在琳琳种种的奇草异木当中。

    弼霓山恢复了原来的样貌,甚至比以前更美了。

    伊犹对鄂犹说道:“哥哥,从此你就是弼霓山新的镇山灵兽了。”

    鄂犹问道:“难道你不与我一起守候弼霓山么?”

    伊犹回答道:“哥哥你有所不知,自从那一天我救了一个人,我便对他有了怜悯之心,他的前生太苦了。我决定从今以后要做他的坐骑,协助他成为王者,从此不再受苦,不再受人鄙夷。“

    鄂犹问道:”是何人?”

    伊犹回答道:“这个人便是千岳大帝,骞尧!”

    骞尧闻听此言,急忙摆手道:”使不得使不得,骞尧何德何能,要您做我的坐骑?论辈分,您还是我的长辈呢,骞尧怎敢肆意妄为呢。绝对不可以!”

    伊犹义正言辞的说道:“骞尧你就莫要推辞了,我意已决。”

    鄂犹说道:“既然弟弟你志在于此,我也不便横加干涉。你真的和阿犹是亲兄弟,决定之事谁也无法改变,也罢,随你去吧。”

    伊犹又说道:“骞尧,你不是需要本体么?现在可以取了。”

    这个!

    好吗?

    鄂犹也说道:”趁我没有改变主意之前,速速拿去好了。若我改变主意,便又是一场大战咯!”

    骞尧说道:“其实我只要其身上一寸根须即可,回到奈铭山我便用神花之能将寸根种如地下,长出新的枝叶,那些凡灵便可以又本体可塑了。

    (未完,正在续更...)

    (请稍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