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最后的杀手锏(求支持)

作品:《不道神界

    亘古以来,人与兽斗,不是为了食之就是为了驯化。

    而骞尧却是为了奈铭山成千上万的凡灵,来到弼霓山与镇山灵兽斗法。

    镇山灵兽一边说着,一边施展开金之能变出一张巨大的金网罩,迅速的扣住了骞尧。

    骞尧想要变成数朵花儿已然来不及了!

    再看金网罩内形成一股强大的能量场被金网罩罩住的所有物体包括空气都开始变成金子。

    照这样下去,金网罩最后会变成一个巨大的金疙瘩,骞尧会被死死地困在里边,直至他窒息而亡。

    这样,他的本体依然存在,真龙灵气根本没办法重新塑造本体,这就等于骞尧真正意义上的死亡了。

    骞尧急忙施展开神花之能,变出十朵巨大莲花,分别护住东、东南、南、西南、西、西北、北、东北以及上下等等十个方位,运行能量场,变成巨大的花盾牌阵法。

    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是变成金子了,把骞尧的花盾牌阵法牢牢地困在当中了。

    阿犹得意的说道:“看你还怎么脱身?”

    金疙瘩之内许久没有动静,要知道里边的空气已经是极少的了。

    莫不是真的就被禁锢到里边了吧,小故担心的想着。

    许久之后,仍不见金疙瘩有任何的异动。

    阿犹心中暗想道:“看样子,这家伙应该已经被我消灭了吧。这么半天也没动静。”

    阿犹说道:“本灵兽在三界之内还没有过敌手,就凭你一个宗外宗野仙也想逞能,真是自不量力!”

    话音刚落,听到一股金属破碎发出的声音。

    金疙瘩被炸成大小形状不同的金颗粒散向四周。

    骞尧被巨大莲花花盾牌保护着悬停在半空,随即骞尧收了能法,落回地面。

    阿犹完全被镇住了,真是不可思议呀,他怎么做到的?

    可这就是现实,骞尧就是从那金疙瘩里边出来了。

    骞尧说道:“没想到吧?是否认为我必死无疑?”

    阿犹仍旧一副高冷的面容,伪装的令人丝毫看不出他的惊讶表情。

    它说道:“你只是侥幸罢了!”

    骞尧心想道:“哼哼,看你那惊讶的样子吧!”

    于是微笑着说道:“你还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我今天非叫你心服口服不可!”

    阿犹冷冷的说道:“好狂妄!休要猖狂,看我杀手锏!”

    什么?

    杀手锏?

    刚才不是出过杀手锏了吗?

    阿犹一边说着,一边又开始施展金之能。

    从地下冒出来无数个小金人,朝着骞尧奔跑过来了!奔跑的速度极其惊人的快!

    骞尧见状,这是什么操作?

    骞尧变成数朵花儿躲开了小金人的进攻。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整座弼霓山布满了小金人,并且他们还会飞起来。

    就连躲在树上的小故也被他们发现了,小故只得施展迷心之能骗过了他们。

    骞尧一看这是躲又没处躲,藏又没处藏。

    只有硬抗的份了。

    不一会,小金人已将骞尧团团围住了。

    那真是叫水泄不通。

    他们的目的原来是要把骞尧身上的皮肉全部抠掉。

    尤其是方才骞尧受伤的伤口出成了他们的突破点,就像驱虫一般往里钻。

    痛的骞尧面目狰狞,那种揪心的痛楚可想而知。

    骞尧痛的满地打滚了起来。

    但是无论滚到哪里,那些一眼望不到边小金人们如山似海的涌上来了。

    这种令人窒息的场面绝非平凡人所能够驾驭的了。

    此时,有一个密集恐惧症的人,一定会吓到晕死。

    骞尧的伤口在迅速的变大、变多,血水不住的渲染着小金人的身体。

    但是,依旧有其他的小金人还在向骞尧奔跑过来。

    骞尧如同捅了马蜂窝一般,被乌泱泱的包围在里边。

    小故庆幸自己没有被捉住之余,也替骞尧捏着一把汗。

    心中默默祈祷:“挺住啊兄弟!不要被他们打败呀!”

    骞尧突然想到,雨媚烟的灵气在自己本体之内时,曾经用过的能法。

    对呀,我可以这样做呀。

    骞尧痛楚的脸上忽然闪现一丝喜悦的气息。

    忽然,一轮红日升上了天空,太阳的中心是一朵美丽鲜艳的花儿。

    这轮花太阳升上天空之后,开始迅速的释放出一种超声波来。

    这超声波迅速开始传遍整座弼霓山。

    蓦的,那些灵活精巧且又凶猛无比的小金人开始抱头鼠穿起来。

    那场面绝非是震撼二字所能表达的,他们有的钻入地下,有的像无头的苍蝇一般在空中横冲直撞。

    没到半兀的时刻,全部消失不见。

    不过再看弼霓山,那是一幅截然不同的景致了。

    到处都是被波及的无辜神灵在那里哀嚎,有的伤,有的残,有的亡。

    那些花花草草,那些灌木丛石,那些椰林竹海已经是荡然无存了。

    骞尧看着眼前的一幕,心中产生了无穷的悔意。

    我真不应该来到这里,这三界最美的景观,眼睁睁的毁在了自己的手中。

    阿犹环顾了一下四周,那双巨眸中燃烧起愤怒的火焰。

    它说道:“这就是你,是你给这里带来了灾难,是你毁掉了三界最美景致,你就是千古罪人。”

    骞尧思索片刻说道:“哼,论起罪人,你难辞其咎,原本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好事情,就因为你的横加阻挠,演变到了现在这副景象。若不是你,我早已带着诸多本体回到了奈铭山,而你也可以继续守候弼霓山,你我各自相安。如今倒是好,你没了弼霓山美景,我也没了本体可选。试问,论起过错是你还是我?”

    阿犹,额头上的印记放出重重光茫。

    眼眸内的火焰更加猛烈了,就要烧到外边来了。

    它满汉怨恨的吼道:“胡说八道,若不是你这无耻之徒前来此地寻衅,我又怎会用出杀手锏?你可知这上万年来,弼霓山从未设过结界,就是因为三界众生都对弼霓山有所敬畏,没有任何人会冒然来此的。你,就是你,就因你的到来,将整个弼霓山毁了。居然不知悔改,还抢词狡辩,简直不可饶恕!”

    骞尧也不干落后,他带着满身的伤口,向前踱了两步说道:“我来此地又不是为了一己私利,我是为被妖人所害的万千凡人前来此求助,我的所作所为绝对是为了三界苍生着想,我的心苍天可鉴。”

    哈哈哈。。。

    阿犹愤怒到了极点,将怒气化作了笑声表达出来,也是够奇葩的家伙了。

    它歇斯底里的吼道:“为了苍生毁苍生吗?这里的本体都有自己的灵气,凭什么就要被你夺去本体?你想要利用那些灵气得到本体后组建兵马是也不是?这不是为了你一己私利,那又是何?”

    骞尧并没有马上开始反驳,而是顿了顿之后平心静气的说道:“那些花草多是无有灵气的本体罢了,它之所以与其他地方的花草不同,是因为它可以寸根即可成长的神奇生命之灵力,所以我才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只是为那寸根而而已。”

    阿犹心想:“哎呀,是自己理解错了吗?那要果真是这样,我岂不赔大发了?拼劲全力,不惜毁掉整座山的代价,就是为了驱逐为一求寸根而来的好人么?哎呀,我真是愚蠢啊!”

    不过,我身为堂堂镇山灵兽,怎么可以在他面前认错?

    这样岂不颜面扫地了?

    它眼眸中那团熊火虽然渐渐灭去,但始终不肯低下高傲的头颅。

    它又说道:“无论怎样,这一切皆因你而起,你要为这一切付出代价,我唯有将你体内灵气取出,尽散在弼霓山,重现我弼霓山绝美景致。受死吧,年轻人!”

    骞尧此时的能量场渐渐开始恢复,并且伤口也在复原,因此没有了痛楚的他更加有心打败阿犹了。

    他缓缓地说道:“看来你完全没有悔意,那骞尧只有动手教你怎样做好一个镇山灵兽了!”

    阿犹说道:“看来我只能拿出真正的杀手锏了让你见识见识了,你是至今第一个,也将是唯一一个见到这招术的了!”

    什么?

    杀手锏?

    到底有几个杀手锏啊?

    骞尧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好啊,尽管放马过来吧!”

    阿犹腾上天空盘膝而坐,闭幕拢嘴,双手四指斜着压住自己的肋骨。

    一道道光环进入到它的体内,仿佛是在蓄积某种能量。

    眼看阿犹正在一圈圈的变胖,面部变得臃肿,五官都开始挪移了。

    身体一更是在不断的增长中。

    这是要做什么吗?

    莫非?

    它是在蓄积弼霓山所有的能量场么?

    最后阿犹整个人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肉球。

    它说道:“虽然这是三界的能法禁术,今日为了惩罚你这冥顽不灵的家伙,只能够施展出来了,毁灭吧你这无耻的恶徒!”

    禁术?

    能法还有禁术?

    是个什么样的东西呢?

    其实,骞尧并不知道他已经身处最最危险的境地了。

    阿犹这次真的就要施展终极能法了。

    就在此时,忽听得远处悠然嘶吼道:“大哥,不要啊,你不能杀了南君弃子呀!”

    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原来是伊犹正在没命的本来,眨眼之间来到了阿犹身旁,用力将其顶了一下。

    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