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小故借鹤

作品:《不道神界

    大千世界,芸芸众生,能够相见既是缘分,至于是善缘还是孽缘,自有命理定数,想要改变谈何容易。

    或许,骞尧和花灵媚就是个孽缘。

    自从骞尧遇见花灵媚以来,就没有得到过她的好脸涩。

    小故急中生智,察探了一下花灵媚最害怕的是什么。

    果然不负己望,小故掐算出花灵媚居然害怕逐泥兽这个妖兽。

    嘿嘿,这就好办了,我让你下个半死。

    于是小故又一次施展开了迷心之能,瞬间逐泥兽从地下窜了出来。

    花灵媚本想着将小故抓住封印起来。

    结果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的魂不附体,当即就晕死过去了。

    束缚住骞尧的琴弦随即也回归原处。

    骞尧本想上前救醒花灵媚的。

    可是小故大声喊道:“兄弟,还不快跑?如果她醒来,你还能逃得掉吗?”

    骞尧如梦方醒,此时不跑何时跑啊?

    于是两个人没命的跑了起来。

    但是骞尧仍旧不放心,变出凡人般大小的花偶人让其回去守护花灵媚,免得其昏迷之时被飞禽走兽伤了本体。

    小故说道:“兄弟,你于我说实话,是不是对她有意思?”

    骞尧急忙回道:“哪有,兄长不要说笑了。”

    这边花偶人守在花灵媚身旁,大概过了一兀的时间,花灵媚渐渐的苏醒了过来。

    她的意识由混沌,渐渐的如梦如醉,之后才完全的恢复了神智。

    她一下子坐了起来,看见身旁呆呆站立的花偶人,她似乎明了什么。

    她问道:“骞尧何处?”

    花偶人发出声音道:“走远了,走远了!”

    看样子这个花偶人发出的声音是骞尧预先布置好的了。

    骞尧和小野妖是步行的,自己骑着仙鹤追。。。

    仙鹤呢?

    仙鹤哪里去了?

    而这边,逃跑路上的小故一直在笑,偷偷的笑。

    骞尧不知其因,好奇的问道:“大哥你因何要偷笑?”

    小故说道:“你看头顶上!”

    骞尧仰望天空之际,发现一只仙鹤昏昏沉沉的样子,跟随在他二人后边漫无目的的飞着。

    骞尧立刻明白了,他问道:“大哥,你用迷心之能将它诓了来?”

    小故点点头道:“是啊,把仙鹤留给她,岂不是很快便追了来?我用迷心之能将它框了来,她便暂时追不上我等了,待你我大事已成之日,我便将其还给她。”

    骞尧说道:“既然,咱们有仙鹤了,为和还要用跑的?”

    小姑恍然大悟,对呀,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些呢,真是够蠢。

    于是小故用迷心之能将仙鹤操纵着落到了地面上。

    两个人愉快的蹬上了仙鹤,然后操纵其飞了起来。

    小故说道:“花灵媚啊花灵媚,你这又何必呢?大老远的给我们送来了仙鹤,还真是辛苦你了啊,哈哈哈。。。”

    但是骞尧却没有笑起来,因为他内心有些不安份,总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些对不住花灵媚。

    就在此时,忽然听到有人呼喝道:“大胆妖孽,不但伤我徒儿,还敢掳走仙鹤,还不速速还来。”

    话音刚落,仙鹤便不受小故控制,将他与骞尧甩落了下来。

    骞尧急忙化作花儿数朵慢慢的飘落在地。

    小故将尾巴变成伞状,当成降落伞也是安然无恙的返回了地面。

    接着两个人找寻声音传来之处。

    原来,在他们的来的方向追来一驾仙鹿之紫袍道人。

    仙鹿四蹄升腾着仙气,踏着祥云在空中悬浮着。

    骞尧不认识,但小故认识啊。

    这不是禹殳真人吗?

    他怎么追来了?

    情况不妙啊!

    这家伙的五行道能那可是不次于虹昆道人的呀。

    小故低声的告诉骞尧道:“此人乃道宗第四主禹殳真人,就是花灵媚的师父!”

    什么?

    师父?

    早就听花灵媚提及过他,原来是这般模样的啊,他也不像个坏人啊?

    为啥花灵媚确实那样的不讲情理?

    人不可貌相,看容貌并不能证明他就是个好人。

    于是骞尧挺直腰杆站定,并且理直气壮的说道:“来者何人?”

    禹殳答道:“贫道,禹殳!不知阁下是哪一位?”

    小故抢先答道:“这位便是我宗外宗新主人,千岳大帝是也!”

    禹殳捋了捋胡子道:“有所耳闻,今日一见恕贫道眼拙,还望海涵!”

    骞尧抱拳道:“哪里哪里,仙长言重了。”

    禹殳道:“不知堂堂千岳大帝盗我仙鹤,该作何解释呀?”

    这!

    该怎么说?

    总不能说实话吧?

    骞尧道:“仙长容禀,此事说来话长,容我娓娓道来。”

    禹殳发出爽朗的笑声来,言道:“频道拙徒做了些对不住大帝之事,贫道已然掐算得知。不过,大帝盗我道家灵兽,这也未免有些不妥吧?”

    骞尧脸上又红又热又涨,他从来没有被人这么说过,就算短短几句话也让他有些下不来台。

    手足无措的他,根本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小故看出骞尧的内心,他便说道:“仙长莫怒,高徒咄咄逼人之势令小故无法应对,因此小故便出此下策将其吓晕,夺其仙鹤做个代步坐骑。”

    禹殳言道:“拙徒虽是有错在先,但身为堂堂大帝君,也不可做出盗仙鹤这等下作之事吧?”

    小故继续插言道:“此乃为借,不可称盗。待我与大帝到了海南便会将仙鹤原本奉还,并不会据为己有,怎可称盗?”

    禹殳说道:“贫道已掐算出骞尧乃神宗弃子,真龙本体已被封印,为何还会有如此强的能量场在本体之内?”

    骞尧回答道:“幸有吾师德能兼备,予吾神花之灵气,授吾能之奥秘,方有今日骞尧之能量场尔。”

    禹殳好奇问道:“你师从何人?”

    骞尧答道:“家师爱琊老祖是也!”

    爱琊老祖?

    上万年来,贫道从未曾听过有这么一号人物啊?

    他是何宗之人?

    禹殳好奇的问道:“爱琊老祖是何处修炼的高人?”

    骞尧回道:“不界虚无山!”

    听都未听过,还有这么一个地方?

    不过,天边不尽涯都可以有,怎么就不可以有不界虚无山。

    禹殳真人不喜欢寻根问底,既然自己不知道,怪只怪自己孤陋寡闻,所以他也就不再问及此事了。

    他转变话题道:“宗外宗在神夂掌控之时便是作恶多端,贫道很早就想将其收了,只可惜一直未能出手,今日你坐上宗外宗之主,想必已将神夂除了?”

    骞尧回答道:“并未除掉!”

    禹殳又问:“是否将其封印?”

    骞尧回答:“未曾封印!”

    禹殳勃然大怒道:“此等凶险极恶之徒,你竟然未封印未斩杀,往后定是后患无穷。”

    小故说道:“后患已经有了。”

    禹殳不解的问道:“何出此言?”

    小故答道:“我等就是为寻找被神夂捉去的帝后莹雪才会去太坪山的。”

    禹殳道:“果然不出我所料。”

    小故说道:“说了这么多,仙长何意呢?”

    禹殳便说道:“我已掐算出你二人要前去南海弼霓山,为那些被神夂所害的凡人灵气寻找本体。由此可见,千岳大帝本性善良,与神夂戛然相反。不过,弼霓山镇山灵兽阿犹乃天生拥有高级仙能,你二人加起来也不是它的敌手啊!”

    小故自然是快人快语,他急忙问道:“不知仙长可有良策?”

    禹殳捋了捋胡须道:“良策嘛,贫道倒也没有。不过,贫道认为阿犹毕竟为兽,你与它讲道理那是讲不通的,唯有驯服它才是上策。”

    略思片刻之后,禹殳又言道:“目前,千岳大帝与那阿犹实力悬殊,唯有能够爆发宏能方可巡抚它。”

    爆发宏能?

    禹殳又言:“宏能爆发的可能性极小,但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只有在本体受到极度的攻击,而灵气能够有绝境之下做出反击的激发力,并且本体蓄积到外界元气补充给灵气,才会触发宏能爆发。但是茫茫三界,能够做到宏能爆发的人寥寥无几一切皆要看大帝的造化了。”

    骞尧听到禹殳这番话,不由得一股神秘的元气蓄积到体内,更有了与那阿犹拼死一战的动力。

    小故听了禹殳的话,心里却犯难了,这样子说来,骞尧的胜算几乎没有的啊,那阿犹绝非是平凡物,没等骞尧爆发宏能呢,或许就就被他杀了。

    禹殳真人思索片刻说道:“此行路途遥远,艰险重重,贫道愿把仙鹤借与你二人。”

    骞尧急忙拜谢道:“多谢仙长大发慈悲。”

    小故则不以为然,他说道:“仙长既然要借,又何必饶了这么大一个弯呢?”

    骞尧急忙阻拦道:“大哥莫要无礼!”

    禹殳脸色阴沉的说道:“若不是见千岳大帝为人本性善良纯真,明年的今朝便是你二人的祭日。”

    骞尧极其的惶恐道:“仙长莫怒,仙长莫怒,我兄长顽皮惯了。”

    禹殳甩了下袖子道:“哼,念在千岳大帝的份上暂且不与你计较,还不速速乘上仙鹤,前往南海更待何时?”

    小故知道禹殳脾气不是那么坏,所以他才敢于他说长道短,若是换了北皇,根本都不与之谈论。

    说话间,两个人乘上了仙鹤。

    仙鹤一声鸣叫,腾空而起飞向远方那的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