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旎龠的来历

作品:《不道神界

    前有就恨,今有怨,岂能尽欢颜。

    骞尧看见这两个一模一样的家伙,不由得怒从心头起,恶相胆边生。

    骞尧说道:“虽然今日莹雪不在你二人之手,但也因你二人而不得行踪。本君岂能容你二人苟活于世之理。”

    说完,施展开神花之能,变出参天巨花。

    巨花花瓣变化成飞刀直奔神夂与骞尧而来,巨花花瓣迅速的、不断的长出新的花瓣,新的花瓣又变成飞刀飞向他二人。

    如此周而复始,飞刀如同雨点一般飞向神夂与祁真。

    他二人自然也不是坐以待毙之人,纷纷施展看见本领抵御飞刀的袭击。

    神夂用树根编织出防护盾护住了自己。

    祁真只有变成巨剑磕飞来犯飞刀。

    一番密集的攻击过后,神夂和祁真两个人已经是累的呼哧带喘。

    他们二人相视一下,表情中有一丝逃过一劫的喜悦。

    事到如今,他二人是没办法逃避的了。

    只有硬着头皮与骞尧拼了。

    两个人同时变化出许多黑虫来。

    神夂变出飞虫,漫天飞舞,黑压压一大片,甚是让人反感。

    祁真变出爬虫,爬满了一大片土地,密密麻麻的的让人瘆得慌。

    骞尧要是被这些虫子包围住了,本体就又会被啃食一空,就算能够复活,那也得需要时辰。

    骞尧看见这漫天遍地的虫子,心想:“这些虫子目标太多,并且个体非常小,飞刀根本杀不净这些虫子,分泌出胶状也没办法做到尽快悉数消灭的目的,莫不如。。。对了就这么做。”

    想罢,骞尧让花蕊分泌出许多的花粉飘散开来,黏着到了每一只虫子的身上,这些花粉都是含有能的。

    紧接着,骞尧释放了花粉蕴含的能。

    轰隆隆。。。

    轰隆隆。。。

    一连串的爆炸声响之过后,那些飞满天’爬满地的黑虫悉数消失不见。

    骞尧面不改色心不跳。

    神夂和祁真却因为释放了太多的能量场而显得格外憔悴。

    他们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面容上显露出疲惫的倦容。

    旎龠在一旁很是焦急。

    该怎么办?

    一边是兄长,一边是自己爱到忘了自我的人。

    哪一边受伤了她都会心痛。

    有心想劝一劝吧,哪边都不是听得进去劝的主。

    她的心犹如油烹一般的煎熬着。

    小故在一旁倒是显得很自然。

    他是巴不得神夂马上去死的呢,这些年被他欺辱的真是有苦难言,在他的驱使下也做了不少的害人之事。

    如今终于有人给自己撑腰了,他把要挺得直直的。

    他对神夂说道:“我的神夂大人,做尽坏事,迟早是要还的,当你对我那么刻薄且凶狠之时,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的吧?嗯?今日骞尧就要你得到应有的惩处了,你就死心吧,没有人会可怜你的!”

    神夂冷笑了起来,笑的却很凄凉,凄凉中还有那么一丝不屈的劲头。

    他说道:“小故,狐假虎威就是说你呢吧?离开了我,你依旧不也是寄人篱下的嘛?奈铭山依旧不是你的,最该可怜的还不是你么?”

    你!

    住嘴!

    小故接着说:“死到临头你还不忘压我一头,一会送就把你所有的根子都烧了,看你还怎么寸根存灵气。”

    听到死字的一刹那,旎龠心里咯噔一下。

    虽然这位兄长作恶多端不可饶恕,但毕竟是自己的同根手足啊,怎么能忍心眼看着他去死。

    此时骞尧说道:“你二人做尽伤天害理之事,尤其神夂你害了成千上万的凡人,害的他们没有及时的一气化鬼魂,导致如今仅存依稀灵气,此种恶劣行径简直难以饶恕。祁真你身为道宗门徒,却令投妖宗,其险恶用心昭然若揭,本君岂能饶恕你。你二人受死吧!”

    说完,又一次施展开神花之能。

    遍地开始迅速长出许多的鲜花,鲜花开满千步方圆,满满登登无一空袭。

    甚至和祁真很是好奇,这是什么操作啊?

    这是要干什么?

    种花给我们欣赏吗?

    此时,这些花朵的纷纷离开枝干飘了起来,在空中成千上万的小花朵错落有致的朝着一面开始旋转。

    神夂和祁真明白了,这不就是回旋镖吗?

    如果这些回旋镖开始攻击这二人,他们两个必将被撕的粉身碎骨,犹如细末一般。

    神夂、祁真吓的魂不附体,立刻用树根编织成防护罩,将自己罩在了里边。

    骞尧的攻击开始了,这些花朵回旋镖都含有能,所以花瓣中都有锋利的隐形利刃。

    这些回旋镖同时向此二人发起了猛烈的攻击。

    他二人编织的防护罩,一层又一层的被回旋镖削掉了。

    他们二人也是不断变出树根,并且迅速的编织成防护罩来抗衡。

    最后,两个人用尽了最后的能量场,实在没办法在变出任何东西了。

    然而,骞尧的能量场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

    那些花朵回旋镖肆无忌惮的攻击这两个人,他们被回旋镖撕的体无完肤。

    就在这时,一道水屏障横空出现,护住了两个家伙。

    花朵回旋镖打不透水屏障了,就一朵一朵的消失开来。

    骞尧只好收了能法道:“牧戎懂师兄,你还是念祁真的同门之情么?”

    水屏障消失后,不二骞从天而降道:“骞尧啊,往后叫我不二骞可否,因为牧戎懂已死!”

    骞尧问道:“也罢,不二骞师兄,你还在念及祁真的同门之情么?”

    不二骞答道:“非也,是家师北皇道人要见他,见你要结果他,我便出手就下了他一命,别无它意。”

    原来如此。

    骞尧说道:“既然大师尊想要见他,本君也不便做的太过分。你带他去见大师尊吧!”

    不二骞说道:“多谢千岳大帝网开一面!”

    骞尧说道:“师兄真是客气了。”

    不二骞说道:“哪里,哪里!”

    说完便将祁真扶起,坐上水鹏鸟腾空而起飞向帛琉山。

    此时旎龠早已经跑到奄奄一息的神夂旁边扶他坐起来,抽泣道:“兄长,你怎么样了?”

    神夂已经没办法再说话了,嘴唇子微微颤抖了几下,没有蹦出半个字来。

    小故拿出匕首道:“旎龠,你速速起开,让我结果了他。”

    旎龠岂能眼看着小故杀死神夂而不顾呢?

    她用身体护住神夂道:“小故师父,你不要杀死他好吗?求求你了,呜呜呜。。。”

    旎龠开始拼命的抽泣着。

    骞尧是个知恩图报之人,他看见恩人旎龠如此拼命的护住神夂,心中不免产生了一丝怜悯之心。

    他问道:“旎龠谷主,本君问你,你与他有何关联?”

    旎龠回答道:“创世魂迸之时,我与神夂本是同根而生的两棵附有灵气的小树苗。只因北皇无心之举坐断了我二人地上的树干,因而失去了修炼的绝佳时机。后小故师父修炼得道,我兄长便恳求他收我为徒。小故师父人很不错,便慷慨的吧迷心之能悉数的传授予我。后来兄长慢慢的吸食凡人本体修得妖道,并且将小故师父两位妹妹夹持,要挟小故师父替他做事。我去劝告未果,只得愤然离去来到了妄念谷。”

    原来如此。

    那小故兄长为何不说及此事呢?

    哦,可能是怕被人笑话的吧。

    骞尧又想起一件事,问道:“旎龠谷主,那天花灵媚称你大师姐,又是为何?”

    旎龠说道:“哎,此事一言难尽啊!”

    于是她说起了这一段往事。

    原来旎龠来到妄念谷之后,起名妄念的含义是想要忘记想念兄长的意思。

    后来禹殳真人经过此地,发现了她,本想要封印了她的,但因后来禹殳掐算出旎龠并没有做过坏事,自己又缺帮手,所以提出要收她为徒。

    旎龠正愁于没有像样的能发之际,这不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吗?

    于是旎龠当即决定拜他为师。

    当旎龠学了不到四个月,花灵媚上山拜师,禹殳真人欣然接受。

    在两年后的一个夜晚,一名身受重伤的仙卑来到了樊阳观,此事只有旎龠一人在观中,禹殳和花灵媚出去降妖了。

    旎龠想要救治此仙卑,可是仙俾已经命在旦夕,没有救治的可能了。

    最后仙俾告知旎龠,自己的灵气虽然会灰飞烟灭,但是本体完好无损,希望将自己的本体赠与旎龠,因为当时的旎龠还是个木头人的外形。

    你越欣喜若狂,当仙俾死后便将灵气全部注入到了仙俾的本体,因此得到了全新的血肉本体的旎龠才有了如今的样貌。

    哪承想,就在此时禹殳真人回来了,看见眼前一幕,错以为是旎龠杀了仙俾躲了本体,便出手将旎龠打成重伤。

    后来禹殳真人知道了真相,后悔莫及的他乞求旎龠的原谅,但是旎龠心灰意冷没办法接受他的歉意。

    禹殳深知自己所作所为已经伤透了旎龠,诚心送了只仙鹤给旎龠以示悔意,但是旎龠从未召唤过仙鹤。

    旎龠为了救骞尧,才召唤了仙鹤,因此禹殳才会认为旎龠已经原谅他了。

    其实旎龠内心也已经原谅禹殳了,只是碍于面子嘴上硬撑着而已。

    听到这些的骞尧五味杂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反正依目前的情形,神夂是杀不死了。

    他叹了口气道:“也罢,暂且饶过神夂一名,带过后,他依旧作恶多端,本君带斩不饶!”

    旎龠赶紧磕着头说道:“多谢公子不杀之恩,多谢公子不杀之恩。”

    小故却不干了,他气的蹦起多高道:“兄弟你不能放过他,他是个狡诈多变之徒,今若放他生路,过后定是后患无穷的啊。”

    骞尧说道:“无妨,量他也掀不起几层浪了。”

    小故固然愤怒不已,也不敢违背骞尧的意愿,只得愤愤的作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