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初闯弼霓山

作品:《不道神界

    海,常被用来形容一个人的宽广胸襟。

    如今,骞尧站在南海之滨,眼望广阔无垠的大海,别有一番心情。

    浩瀚三界,芸芸众生,千姿百态,林林总总,这泱泱碧波不知又隐藏着何其多的奇珍异兽。

    飘过这片海域就可以抵达弼霓山了。

    陆有走兽飞禽,海中必有鱼虾蟹蛤,水陆皆见其彼影。

    骞尧化作数十朵花儿,伴随着小旋风在海面上随兴的飞舞着。

    飞翔在海面的水鸟看见骞尧似惊奇又似恐慌,鸣叫着远远的飞走了。

    时不时有小鱼小虾跃出水面,他们平生的追求无非就是吃与住罢了,人神则不同,多了份责任,多了分爱,多了份欲望,多了分奢。

    远处已经隐约可见弼霓山的轮廓,巍峨而连绵的五座山峰,貌似只有在海市蜃楼中见过。

    快到山脚之际,海面突然波涛翻滚,貌似有什么东西就要跃出海面。

    果不其然,一只巨大的怪鱼腾空而起张开大嘴欲将骞尧化作的属实花朵一口吞下。

    幸好骞尧早做了准备,他施展神花之能加大了旋风的威力,使自己飞上九重天。

    那只大怪鱼没能吃到骞尧,沮丧的落回海里之际,水下似乎有以更大的东西正在向上冲出。

    哗啦啦。。。

    一只比那怪鱼还要大上数十倍的巨物跃出水面,将那怪鱼一口吞下之后落回到了海里。

    骞尧余悸未消,但也只能继续前行,因为不知海里还会有什么怪异灵兽会一跃而出一口吞下自己。

    并且弼霓山愈发的的近了。

    渐渐的来到了弼霓山上空,翠竹成荫,椰林成行,花草繁茂,灵兽遍地,云烟飘渺,仙气升腾。

    骞尧见到此山此水,内心不由得诗兴大发。

    便咏了起来:

    竹烟椰雨翠波涛,瀚海弼霓仙气高,

    画花涂蝶神来笔,盘古独宠只亦遭。

    咏罢,骞尧变回人形落在了地面之上。

    就在这一刹那,骞尧不知道踩到了什么,粉红色的霞光慵懒的飘向四方。

    仔细一看,原来是一种花的花粉,这种花不知何故,被碰触的一刹那,花粉就慢慢吞吞的从花蕊中飘了出来,十分的赏心悦目。

    扑嗵嗵。。。

    一群似鸟非鸟,似蝶非蝶的怪异灵兽被惊得飞向了天际。

    啊呜呜,啊呜呜。

    一只脖颈高有一丈的,满身绒毛的,似鹿非鹿,似龙非龙,似犬非犬的奇异灵兽不慌不忙的走了过来。

    当它鼻息中闻到骞尧的气场之后,箭射一般的飞奔而去,不一会就消失不见了。

    骞尧心中暗想:“此地远胜桃沁花百里千倍,真不愧是称作仙境啊!”

    突然,一声怪叫传来,惊得骞尧毛骨悚然。

    远远的看见一灵兽疾驰而来,随之传来一种饱含敌意的气息。

    当看清晰之际,骞尧大喜曰:“这不是救过我的那只灵兽吗?它怎么也在这里呢?”

    说话间,灵兽便已经来到了骞尧近前。

    它抬起两只前足仰天鸣啸。

    之后它发出声音道:“何人,胆敢擅闯弼霓山仙境!”

    骞尧这才知道,这灵兽居然会人的语言。

    骞尧说道:“在下特为好友寻求本体而来,绝无冒犯之意,寻得之后便尽快离开,定不会叨扰贵宝地的。”

    灵兽闻听此言,声声鸣叫,一直前足开始刨了起来。

    它警告道:“我奉劝你还是尽早离开为妙,此地绝不是你寻什么本体之处。”

    骞尧腆着脸说道:“弼霓山仙气旺盛,灵兽繁多,借骞尧几只本体,应该是微不足道的吧?”

    看见骞尧仍旧不想离开,这灵兽恼怒了。

    它鸣叫三声之后,向着骞尧飞奔而来。

    骞尧见过这家伙攻击祁真之时的速度,所以绝不敢掉以轻心。

    唰!

    灵兽朝着骞尧疾速攻击了过来。

    骞尧忙闪身躲开,没等他站稳,灵兽又一次顶了过来。

    骞尧奋力躲了出去,第三次攻击就又到来了。

    骞尧一边躲着,一边施展神花之能迅速长出参天巨花,自己站到了巨花花蕊之上。

    灵兽看见骞尧站在了高处,脚下祥云升腾飞到了骞尧的上空,随即朝着骞尧俯冲了过来。

    骞尧急忙造出花盾牌护住了自己。

    咣!

    一声巨响过后,灵兽被弹出去数丈开外,拼命用翅膀保持住了身体的稳定。

    骞尧的花盾牌却已经破碎不堪了。

    灵兽并没有就此作罢,他又一次开始了攻击。

    骞尧从巨花花蕊中分泌出胶状物,并且朝着灵兽喷了出去。

    灵兽被忽然间迎面而来的物质吓了一跳。

    急忙飞起到更高的空中,躲过了胶状物的攻击。

    灵兽更加的恼怒了,它说道:“好你个凡人,不但擅闯弼霓山,还敢对本镇山灵兽不利。看你猖狂到几时?”

    说完,镇山灵兽又一次开始了攻击,此次速度更加的快了。

    如同疾风一般,转瞬间就到了骞尧的近前。

    骞尧急忙遁入花蕊中才得以逃生。

    镇山灵兽见骞尧无了影踪,便把火气撒到了参天巨花身上。

    咣!咣!咣!

    镇山灵兽一次又一次的撞击着巨花。

    渐渐的,巨花花径不堪灵兽的攻击,最终截为两段,重重的摔落在地消失不见了。

    随即骞尧也无处遁形了。

    骞尧不想与之出现矛盾,只想着快点找齐本体回到奈铭山。

    可惜事不随人愿,镇山灵兽异常的强大不算,还是个非常吝啬的家伙,根本不给骞尧寻找半屉的机会,也不允许骞尧寻找。

    灵兽看见骞尧现身了,更加起劲的发起了攻击。

    并且速度越来越快,使得骞尧根本无法在施展神花之能了。

    骞尧很想抓住机会反攻这家伙,降伏它好让自己有喘息之机。

    但是无论如何,他只有招架躲避之功,却没有一丝反攻的机会。

    骞尧已经精疲力尽,因为这灵兽速度太快了,骞尧每次都是拼尽全力在躲避和招架的。

    就在此时,骞尧一不小心就被灵兽撞到了左肋。

    砰!

    骞尧被狠狠的撞了出去,足足飞了两丈多远才落地。

    骞尧被撞的金星四冒,漆黑一片。

    灵兽并没有因此而作罢,它居然又一次撞了过来。

    这一次要是撞上,骞尧可就只有重生的份了。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忽然一声嘶叫,远处疾速飞来一灵兽。

    此灵兽居然和镇山灵兽长的如出一辙,一般不二,一模一样。

    镇山灵兽见到那只灵兽来势汹汹,便停止攻击骞尧,转而奔向那只灵兽。

    咣!咣!咣!

    两只灵兽接连相撞了三次,最后镇山灵兽略胜一筹占了上风。

    后者灵兽跌跌撞撞的来到骞尧身旁发出声音道:“快到我背上来!”

    骞尧管不了那许多了,急忙跃上后者灵兽的脊背。

    后者灵兽迅如闪电一般驮着骞尧离开了弼霓山,直奔南竹辕州地界而去。

    灵兽真不愧为灵兽,南竹辕州和弼霓山之间的路程,骞尧走了百兀之长的时间,灵兽却用了不足十兀。

    来到南海北岸,骞尧已经昏昏欲睡了,灵魂只好将他驮到一座山洞之内,让他痛痛快快的睡了起来。

    不知过了几个兀的时间,骞尧这才渐渐的恢复了知觉。

    好痛呀,感觉肋条都断了好几根呢。

    骞尧有些搞不清楚了,从祁真手里救了自己的那只灵兽到底是眼前这个,还是那个镇山灵兽呢?

    骞尧问道:“恩公,那天救过我的是你还是那镇山灵兽呢?”

    此灵兽出声道:“怪不得被人称作傻蛋呢?你想一想,那阿犹兽救过你的话,今日又怎会置你于死地呢?”

    骞尧这榆木脑袋,只有有人点拨才会思索问题,听了此灵兽的话,觉得非常之有理。

    骞尧问道:“恩公,那么你又是谁呢?为何与之长相一般不二?骞尧真是想不通了!”

    此兽沉默片刻之后说道:“我叫伊犹兽,曾同为弼霓山镇山灵兽,与那阿犹兽乃是孪生双兽,只因性格不同便分道扬镳,它留在弼霓山继续做镇山灵兽,我却过海来到南海北岸居住。”

    原来如此,骞尧这才知道那日救了自己的灵兽叫伊犹兽。

    伊犹问道:“你不知死活的前往弼霓山作甚?”

    骞尧忍着疼痛的回答道:“我本是奈铭山宗外宗之主千岳大帝,只因前任宗主作恶多端,残害了诸多凡人的灵气,使其错过了一气化鬼魂的时机,导致无法入轮回道,本君便答应他们前往弼霓山寻找本体,好使其有个本体,也好有个归宿。”

    听了骞尧所说,伊犹说道:“想法倒是挺好,只可惜有阿犹的情况之下,你断难能够拿到一副本体。无论如何,我是不会去帮助你背叛阿犹的!”

    骞尧说道:“本君不敢再奢望什么,恩公已经救了本君两次了,您对本君恩重如山,本君只有感恩戴德之理,哪里还有过多的奢求呢?”

    伊犹很为难的说道:“弼霓山之中可做凡人本体之宝物比比皆是,你若不肯放弃,我不会横加阻拦,一切就要看你造化了,我也该走了。”

    说完,还没等骞尧说上话呢,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速度真是快的惊人。

    骞尧却开始了苦思冥想的处境,到底怎样才能让阿犹甘愿让自己在弼霓山寻找本体呢?

    骞尧走出山洞之时,已是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隐约的释放着最后的威力。

    骞尧化作数十花朵重新回到了海边。

    层层叠叠的海浪和喧闹的波涛声搅得骞尧根本无法集中精力去想下一步应该怎么办。